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289章 笙管笛箫


        风清隽问道:“这么神奇吗?这紫金钵盂到底是什么宝物?”

        凌烟树温和说道:“出自何人之手,我也不是很清楚。曾有人笑谈是唐长老西天取经时,用来化缘化斋的东西,这来头可就大了。”

        “不过,有据可考的最早一任主人是南方华言神域的一位高僧大德,他给此物取名‘佛里佛气’。此乃正话反说——这位高僧是旗帜鲜明地反对佛里佛气的,反对任何人打着佛祖菩萨们的名号故弄玄虚、招摇撞骗。此物除了疗伤,还有其他功效。”

        小聊过后,凌烟树和华澜庭两人就进了一处静室,等再出来,华澜庭行动如常、神采奕奕,据他自己说,很多平时修炼落下的暗伤隐疾也被佛光治愈,看样子过不了多久又可以冲击六丁六甲境了。

        大家都很高兴,林弦惊趁势邀请凌烟树同去出席大后天的宴会。

        凌烟树想了想后说:“可以。此宝非凡,吾得之甚喜。这个人情是要还的,疗伤只是小事,就是去没问题,但凌某只能为你们观敌掠阵、摇旗呐喊、跺脚助威,帮个人场,打打杀杀就不要叫我上了。”

        林弦惊答应下来。

        随后,林弦惊和商锦书与公孙兮兮一起商量人选,万象门弟子和两家驻守城内以及带来的高手都是要去的,稳妥起见,最好再召集些帮手。

        他们在这里商议,刀徐麻三家也在密议。

        元阳城外,有一诺邓山,是刀家的私产。此刻,刀家家主刀白凰正泡在一处温泉池里,等待徐家与麻家的家主。

        刀白凰是名红光满面、神态威严、身体精壮的老者,半躺在温泉里闭目养神的时候,徐家家主徐俊先到了。

        徐俊的个子不高,面白无须,像是个书生,只脸上的鹰钩鼻子显露出桀骜不驯的性格。

        不久,麻家家主麻三斤也到了。此人出生时早产,当时只有三斤重,但现在的体重足有三百多斤,一坐进去,连池水都微微漾出些来。

        三家的上代家主先后退隐,如今他们三人,就是掌控元阳城的实权人物。

        麻三斤性急,先开口问道:“两位,上半场失利,这接下来的宴会是怎么个说道?”

        刀白凰道:“所以找你们过来计议一下,先听听足智多谋的徐老弟怎么说。”

        徐俊道:“形势我们都清楚,就是个尺寸拿捏的问题。”

        “此次商锦书和公孙兮兮亲自出马,摆明了不能空手而归,对方势大,我们不得不做出些让步。另一方面,两人都是后生晚辈,对方没有派出重量级的老辈儿人物过来,也说明两家不是要强逼我们就范,没有破脸吞掉你我的意思。”

        “照我看来,咱们无需示弱,在让出些份额的同时,索要到足够的资源补偿即可,还能在实质上加深和商家与公孙家的往来关系,对我们在西南的长远利益是有帮助的。”

        麻三斤说:“话是这么说,我没意见,具体要如何先占上风,再适当往回收一收才好?”

        “当然不会也没必要大打出手,靠的是气势和实力”,徐俊回道:“商锦书和公孙兮兮必然带齐人马前来,但我们才是地头蛇,根据掌握的情报,聚集三家在城里的全部高手,都不必借调周边依附宗门的力量,我估计就可以稳压他们一头。”

        麻三斤问道:“商大少和公孙二小姐身边肯定有顶尖高手随行,我们尽管在元阳城周边呼风唤雨,西南排在前头的修真宗门家族我们还使唤不动,我担心…….”

        徐俊答道:“麻兄不必担忧,顶尖高手多自持身份,肯委身作为保镖已是极限,只会负责少主的人身安全,轻易不会在这种级别的商场争斗中下场,出面的多半会是温养境的强者,我们集三家之力还应付得来。”

        刀白凰道:“这个问题老夫也想到了。为了确保震慑之力,我已着人去请一位玄珠境的大能来坐镇撑场子了。”

        麻三斤喜道:“那敢情好,这样一来就万无一失了,有劳刀老哥了,不知是哪位高人会驾临?”

        刀白凰道:“此人从我父辈开始就资助其修炼,前些日子刚刚有幸突破进入玄珠境,碍于情面,加上奉送上大量灵石,当可前来助阵,否则我也请不动。他名路牙子,是血炼峰的新晋长老。”

        西南有一山脉名为十万大山,血炼峰是十万大山数十个修真门派中的一个,虽只占据一山,因实力强横,其他门派都唯其马首是瞻。

        麻三斤放下心来,三人又说了说具体的安排,各自散去。

        第三天头上,商锦书带领六七十人上诺邓山拜会。

        刀家已经摆好了阵势,宴席设在山间户外,一大片平整如镜的地面上相对着摆下了几十张红木宽桌,双方主宾和高手在前方落座,其他人坐在后面。

        温风习习,先礼后兵,双方寒暄过后,先是吃菜把酒言欢,扯些风花雪月、山中风物等没用的闲篇儿,待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刀白凰起身开始了正题:

        “诸位,于峋峋山间温酒浮白,本是人生一大乐事,然我等都是修炼习武之人,枯坐无趣,不如活动活动助兴如何?”

        商锦书笑道:“正该如此,客随主便,三位家主有何提议啊?”

        徐俊言道:“几家也都是经商之人,所谓刀枪无眼,和气生财,以和为贵,我看就让两边的众位高手放出气势,在这场地中间空中较量一番,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彩头大家都说的差不多了,压过半场就收手,这样也不会伤了彼此的和气。”

        这边并无异议。

        元阳城三家率先出手,过半人的气息威压混合,组成一道气墙停在了中线,等待对方迎上。

        商锦书一方的高手也同样释放灵力威压向前,开始了无形的交锋。

        说是无形,肉眼可见场中间空气中的气机鼓荡,甚至有闷响发出,两道气墙忽进忽退,见到有薄弱处被攻入,立时有侧方的气息过来协助抵挡反击。

        如是来往几回,不分高下,谁也推进不到对方的席前。

        到了这时,双方温养境的强者开始有人介入了,气息进退的速度猛然加快,隐隐有风雷之音响起,功力弱的此时要是身陷其中,恐怕都要被撕裂。

        随着出手人数的增加,攻势和声息反倒是减弱了下来,这是两边都步步为营寻求配合,不断寻找对方的弱点,再发出雷霆一击。

        僵持了几个回合,气墙愈发浓厚,气息在其中翻滚纠缠扭曲,地面都有了龟裂的迹象。

        元阳城一方人数稍多,略占上风,气墙逼近了几丈,但商家一方稳固防守,他们推不过中线,但气墙也不得寸进,形成拉锯之势。

        见此情景,知道该自己上场了,请来的玄珠境大能路牙子痰嗽一声,轻轻放下手中酒杯,一股沛然的滔天气势直冲出来,到了本方气墙前化作无声,全面渗入之后,威压陡然增大,气墙又缓慢而坚定地反攻了过去。

        商家一方竭尽全力,这回却无论如何守不住了,只能延缓对方气墙前进的速度。

        确如徐俊所料,保护商锦书和公孙兮兮的大能只管护好少主,不会参与这种争斗,商锦书就把目光投向了林弦惊。

        林弦惊回首示意,他身后三人手扶桌案,加入了进来。

        为首一名老者黑袍白面山羊胡,明显像是没睡够似的,带着两只黑眼圈。第二人獐头鼠目,几缕胡须杂乱向外龇愣着。最后一人一身白袍,高大威猛,豹头环眼。

        这三个非是旁个,正是林弦惊召唤回来助阵的猫妖、子鼠和灵猿。

        三大妖兽化身人形也在元阳城里游荡,听到有这样好玩儿的事情,都乐得过来凑热闹帮忙。

        照夜踏血灵猿化名袁照夜,子鼠给自己取了个肖子属的名字,唯独猫妖要显示与众不同之处,起名毛矛茅,叫起来非常拗口。

        三人都是处在温养境不同阶段的大妖,这一掺和进来,这一方立时声势大涨,打了对手一个措手不及,气墙忽悠一下就被推了回去,直逼对方的前台。

        这也不能怨路牙子无能,他才进入玄珠境不久,境界还没有彻底稳固下来,又是勉强侥幸突破的,以致他的寻常一击被三名大妖联手迫了回来。

        嗯了一声,路牙子老脸微红,有些挂不住,终于正视起来,层层加力,气息如潮水般一个浪头接一个浪头涌了上前。

        毕竟境界之差摆在那里,温养境进入玄珠境,要很多倍灵力的积蓄才有可能。

        猫妖三人虽也加大了输出,然而挡住再退,挡住再退,每次是卸掉了对方不少的力道,每次后退间隔的时间更长,却扭转不了颓势。

        商锦书、公孙兮兮和林弦惊都拿不出更多的力量了,他们是外来者,带来的和本地的人手就这么多,只能眼睁睁看着己方的气墙慢慢在回移。

        难道要输了这一阵,双方扯平,拉回到之前的谈判底线上?

        这种实打实的碰撞来不得虚假,只能硬碰硬。

        就在这时,他们的后方噪音大起。

        众人回头一看,俱都哭笑不得。

        但见温和大叔凌烟树不知从哪里搞到的家伙事儿,面前鼓瑟笙箫俱全,中间混着不起眼的紫金钵盂,他一边跺着脚,一边吹吹这个,敲敲那个,嘴里还不忘喊几声加油,他背后还插着四杆护背旗,随之乱抖。

        我滴天啊!额滴神啊。

        这凌大叔不打诳语,言出必践,真的是摇旗呐喊、跺脚助威帮人场来了,问题是他显然不善乐器,这锣鼓敲得是杂乱无章,并不美妙。

        你还别说,这一打镲,路牙子的攻势真的受到影响,放缓下来,而且还在徐徐退后。

        不对!这不是鼓乐之功。

        就有细心的人发觉耳边隐隐传来若有若无的梵唱之音,还有淡淡的金色光芒从后方蔓延过来。

        凌烟树看上去至多是温养境初期的修为,这是?“佛里佛气”紫金钵盂的力量!

        好法宝!

        有了紫金钵盂的加持,佛音梵唱和佛光普照的加入,路牙子一方的攻势渐渐如白雪遇阳光般,在一点点消融。

        血炼峰的名字凶恶,但修习的是道门正宗的玄功,居然抵御不了法器紫金钵盂。

        再过片刻,路牙子脸色灰败,支持不住了。

        徐无咎后悔,错失了这件威力巨大的宝物。

        刀白凰、徐俊和麻三斤三人苦笑,商家这个后手着实厉害,连玄珠境帮手也奈何不了。

        本待说几句场面话收场认负,突然一个刺耳的声音喊道:“且慢,你家毕小爷不服,有话要说。”

        三人转头一看,徐俊心中暗道一个好字,有这人搅局,事情也许还有挽回的,余地。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