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287章 一场赌局


        辩到最后,两人尽管意犹未尽,却默契地收住了。

        此番论战并无裁判,亦无胜负之分。

        徐无咎当然也通晓易卜之学,林弦惊同样善于谋算,辩论起来必须有正方、反方和截然的观点,争取把对方按在地上使劲来回摩擦,等切磋过了,知道了对手的深浅,也就停嘴了。

        林弦惊说:“痛快。接下来,文攻之后,该是武斗了吧。”

        徐无咎也感酣畅,回道:“好啊,正想继续领教。你们有十人,我方也出大境界相同的十人,分个高下。”

        林弦惊笑了,两人都自诩智者,辩论的愉悦并没影响谋划和好强争胜之心,徐无咎的小九九算盘是打得叮当作响。

        于是他笑道:“徐兄此言差矣,你的建议有失公平。”

        “哦,何以见得?”

        “大家都知道,修行大境界下分为升堂、入室、登封、造极四个小境界,层次越高,阶段境界的分野越明显,像还丹境造极期的巅峰高手瞬杀掉刚入升堂期的一般修士也很平常。这是其一。”

        “其二,我方修为高低不同,又远来是客,拢共就这么十个人,你徐家坐镇此地,挑选的余地就大得多了。”

        “这也就罢了,最后嘛,也是最关键的一点:我们才多大年纪,有本事,徐家也出同样岁数的如何?”

        徐无咎精明,自然看得出万象门弟子了不得,二十多岁就多在还丹境了,同龄人中哪里容易找得到匹配的对手,所以才避而不谈,林弦惊却不肯吃这个亏。

        两人又开始了明争暗斗。

        徐无咎正在琢磨说法,华澜庭附耳过来和林弦惊说了几句。

        林弦惊点点头:“这样,徐兄你先考虑,我们也商量一下,咱们幕间修息片刻。”

        原来是商锦书早到了,提出来要和万象门的弟子们先聊一聊。

        大家到了后堂,只见商锦书面色不太好,正所有所思地举着杯茶水在发呆。

        林弦惊道:“商大哥情绪不佳,发生什么事了吗?”

        商锦书放下茶碗道:“嗯,刚才和公孙兮兮一起与刀、徐、麻三家谈了谈,虽然不是最终谈判,但形势不容乐观。”

        “对了,平戎策的事情解决了,徐家答应无条件放人,这点儿面子还是会给的。”

        谢过商锦书,林弦惊问:“大少下一步有什么打算,需要我们做什么吗?”

        商锦书的手指敲打桌面几下,似下了决心,说道:“我想,赌上一把大的。”

        华澜庭和林弦惊等人静待下文。

        商锦书继续说道:“刚才正好听了你和徐无咎的后半程辩论,看样子还要比武。我突发奇想,想把比武的胜负作为赌局,拖三家进来,也把生意场上的利益之争捆绑进来。”

        华林二人没想到是这么个赌法,惊讶后都十分不解。

        商锦书解释道:“在谈判中,刀徐麻三家联合起来,态度强硬,对外不肯让步,不愿分出市场与我商家和公孙家。”

        “也不是不肯让步,而是要我两家拿出更多的资源筹码和其他地方的市场来交换,要价很狠,我既无权更不能答应。”

        “看这架势,下一步的谈判我要是没有好的点子,恐怕要空手而归了。”

        “说句实话,这也不太有所谓。一次失利并不会影响我什么,挫折教育本就是商家弟子必须要经历的一部分。”

        “但是哥哥要强,要面子啊,家族中人在背后的点点戳戳,我受得了,却不想受。”

        “于是我想赌上一赌。”

        林弦惊想了想道:“我们是没关系,怎么都要打上一场,但有两个问题。”

        “一个,我们未必稳胜。二一个,对方未必肯应下。”

        商锦书说:“咱们这关系,我就不见外了。友谊赛,败了我也没损失,大不了打道回府,权当作小辈之间的一次玩闹,情况不会更糟。”

        “如果胜了,赚多赚少都是赚。这是目前我能想到的,扭转局面的唯一现成好机会。”

        “至于应不应吗,一看我们怎么逼对方入局,二来我出了招儿,对方不接就弱了一分,气势上先压一压,不管是现在还是将来,对后面的往来有利无害。”

        “另外公孙兮兮在平戎策的事儿上帮了忙,算不算她一份儿我事先问过了,她也赞成。”

        华澜庭他们当然愿意帮这个忙,几个人商量过后,林弦惊回到了大堂内,对徐无咎说出了己方的想法。

        徐无咎乍闻之下也是吃惊,眼珠转了几转,摇摇折扇道:“有意思,这玩儿法很新奇,我喜欢。”

        这是表明了他自己的初始态度。

        对于林弦惊来说,没有一口拒绝就有谈下去的可能。

        徐无咎接着话锋一转:“要我是家主,那就拍板同意了。可惜我不当家,兹事体大,我要报过,才能给你们回话儿。”

        这是故作大方示好,但抬出了挡箭牌作为退路,进退有据,没说行也没说不行,话不说满,垫上个台阶先。

        “另外,名不正言不顺啊。诺大的商家自己不出面,让万象门的外人出来当枪,难免落下黔驴技穷的闲话,好说不好听啊。我这可是为你们着想。”

        这句话说得有些风凉,绵中带刚,暗含讽刺,反手一耙,占住了道理,但也在点儿上。

        林弦惊有备而来,不会让他如意,翻手取出几块玉牌:“不好意思,这是我们几个的商家外姓白金子弟卡牌,我们虽不姓商,算上头尾几个字,也是货真价实的商家子弟。”

        徐无咎被噎住,又问了几句赌斗的细节安排和牵扯的利益大小后说到:“好,你们稍等,我去和家里说上一说,还要问过其他两家的意见。我会力争,但结果不好讲。”

        过了一段不短的时间,徐无咎满面春风地回来了:“成了,但我们三家也有条件。”

        这件事看上去异想天开,是商锦书无奈之下的神来一笔。三家之所以答应下来,也是有背后的原因的。

        首先,对于刀徐麻三家而言,不论商家还是公孙家,都是足以碾压他们的庞然大物,只是仙洲四大家里,除了屠家之外,其他三家以商人自居,不会动辄以武力开路,如无必要,多以威势、实力和各种商业手段来进行正当竞争。

        这也是三家敢于抗争,不轻易让步的原因,但他们也知道不能过于强硬,否则刚则易折。

        其次,元阳城是他们的根基所在,商家和公孙家的生意遍布五大陆洲,西南不是必得的重地,一直以来也没有十分较真儿。

        然而,这次是商家长孙商锦书和公孙家二小姐公孙兮兮亲自出马,这本身就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地暗示了一个要有所得的态度,作势争取更多的利益是可以的,但如果半点儿面子不给,后面的事还很难说会如何演变下去。

        因为这两个因素,三家不得不就坡下驴接招。

        当然,三家老奸巨猾,也提出了条件,不能任人宰割,做事经商要留下回旋和反击的余地,才能获取长远的利益。

        三家的意思,这次小辈间的比斗,只能作为一半的赌局。

        如果万象门输了或是平局,商家和公孙家或者偃旗息鼓,或者接受三家大部分的苛刻条件。

        如果万象门赢了,那三日之后,刀家将在郊外老宅里摆下宴席,邀请徐家麻家和商家、公孙家的人参加,双方再做一次整体实力上的碰撞,根据这另一半比拼的结果,再深入商谈彼此利益纷争的解决办法。

        至于如何碰撞,徐无咎也没细说。

        经过考虑,对方的做法本也在算计之内,虽不完全可控,总是有了转机,商锦书和公孙兮兮都同意了。

        再往下来,就是如何比斗的安排了。

        协商后,双方各有让步。

        万象门不再坚持年龄的问题,徐家可以派对等还丹境的人出战,徐家也不要求十人应战,而是五局定输赢。

        但徐无咎还是耍了个心眼。

        他平时忙于家族事务,又惯于用计取胜,手里还有族中异宝咫尺大千扇防身,日常练功的时间就被挤占,他没有十足的把握出场取胜。

        徐无咎对于胜率在百分之五十以下的事情,通常是不会出手的,他提议之前和林弦惊的一场文比算作一场和局,这样实际上是要武比四场,并把林弦惊排除在外了。

        徐家的四人是族中子侄徐无失、徐无误和招揽来的修士劳埃德与贾满都,这四人的岁数可要比华澜庭他们大上许多。

        华澜庭、易流年和诸葛昀肯定是要出场的,这关系到商家和公孙家的利益,必须遣出最强者,第四人最后确定为宋霏霏。

        宋霏霏顶替林弦惊,不完全是考虑到两人的关系,主要的原因是实力。

        宋霏霏在被猫妖医好魂魄之伤后,不知什么原因,她的悟性大涨,在过去六个月里功力大进,不好说超过其他诸女,但进步幅度异常明显。

        为示公平,双方抽签过后,顺序是由易流年对徐无误,诸葛昀对劳埃德,华澜庭战贾满都,宋霏霏压轴战徐无失。

        要想取胜,四场中必须赢得三场。

        八人都没有交过手,现在判断强弱,还言之过早。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