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286章 善易不卜


        徐无咎率先发难,侃侃而谈:“徐某亦读《易》。易虽晦涩难懂,非常人所能掌握,然一般都承认其有象、数、理、占四个功用。”

        “在我看来,象是表象,现象。上至天文地理,中至世间百态,下至面相手相,皆为象。”

        “所谓观乎天文,以察时变。”

        “文是什么?文的本义是花纹,就是花样。天文是天上的花样,人文是人们玩儿出来的所有花样。”

        “所谓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是为——文化。”

        “而一切的现象,都是要靠人的头脑来观察分析的。”

        “再说数。”

        “数不是术算,那是死的;数不是定数,那是指最后的结果,也是死的。数,是变化的过程。”

        “既然数是无时不在变化的过程,同样要靠人的头脑来观察解析。”

        “然后是理”。

        “理是推理、道理,是最需要严谨和富有逻辑的。所谓理所当然、势所必然——照着理做、顺着理走,结果就应当是那个样子的。”

        “循理才叫未卜先知,道理和推理就更应该是靠人的头脑来归纳演绎的了”。

        “以上三者我都认同认可。独独最后这个占存疑。”

        “占卜,通俗说就是算命。我就纳了闷了,掐指一算就把命运和未来都搞掂了,是吉是凶就出来了,还常常号称铁口直断、灵验无比。”

        “这不是儿戏么?那不是迷信吗?天机卦象,怎么会有头脑的思考和智慧的分析管用?”

        等徐无咎停下,林弦惊马上接上说:“徐兄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犯了读书人囫囵吞枣、不求甚解的大忌。”

        “正是因为你这样的人太多,所以易经这样一部讲天地人文自然哲理的经典圭臬,长久以来被误解看作成了一本占卜算命的书籍,何其荒谬、可笑、悲哀啊。”

        “迷信?迷之一字放在信前面,就解释了什么是迷信——不管信什么,信到恰到好处差不多就好。入迷了,过头了,过份了的相信,才叫迷信。”

        “卦象是有吉有凶,所以很多人认为易经主张宿命论。此为大错而特错矣。”

        “易经里最常用的字之一就是如,如是如果、假如——易之吉凶都是有条件的。”

        “江湖术士和骗子们最爱铁口直断,那是为了收费,不然只讲道理没有结果,谁肯交钱算命?”

        “确然,古时易经被用来占卜,但那是有条件的。”

        “第一,大多只对国家大事进行卜问。例如是否要开启战端,是否会风调雨顺、国泰民安,是否会发生大的变故。那时是不算个人前程和私利的。”

        “第二,一般是在没有其他办法和手段进行决策的时候才去占卜。如果深思熟虑、想尽办法后,还是难以取舍时可以卜算,当你成竹在胸、方向明确而笃定时,是不可以占卜的。”

        “第三,占卜的结果仅做参考之用,不是要可丁可卯、不走样地遵从。武王伐纣前的占卜结果不吉,姜太公说蓍草、龟壳之物岂能尽信,这才成就了后来周天子的八百年天下。”

        徐无咎诘问道:“可笑。占卜算命,不用来知道吉凶悔吝的结果,占卜之前还要想清楚,那还有何用?是不是占卜前,我还要先占卜下该不该占卜啊?”

        林弦惊摇头:“无咎兄,你有大才,须知一个人做事,一问结果,动机就不纯了,直接要结果,这不合乎自然的道理。”

        “一棵树,它能长就长,不会去先想一想将来能长到多大、长到多高,长成什么造型,不然它宁可特么的不长了。”

        “因为,长大以后,最可能的结果,就是被人几斧子砍断做成器物,多悲催,那还长什么长?长个什么劲儿?”

        “问什么结果呢?问来问去,最后就是个死字,凡人难逃,千古帝皇未闻有万万岁的,哪怕仙人,也不能与天同寿。”

        “古人说不以成败论英雄。武圣关公是最典型的案例。武财神哪有成功?开始是出身低微,结局是败走麦城,中间也多次出逃,还为脸面而放走曹操。”

        “人们拜关老爷,是因为他为世人树立了一个值得努力的忠义方向上的价值楷模。”

        “伏羲六十四卦,只是告诉你现在正处在其中一种什么样的情境之下,这时你要注意些什么,于是你有所警惕,就可趋利避害,占卜完了当然就有所得了。”

        “所以,易经不是用来卜的,不是用来预知结果的。”

        “易经和占卜如同辞典,是用来翻查的,然后你就会多一种参考,多一种可能的路径,让你多了一种更合乎象、数、理的选择。”

        徐无咎继续发问:“易经多次言道:自天佑之,无往不利。命好又算得好,就不用人为努力了,有付猪脑子不也行?还要学习和智慧何用?”

        林弦惊:“我就呵呵了。老天真会保佑一个人诸事顺遂?”

        “天老爷可一点儿都不傻,谁敢说老人家傻?老天保了你就佑不了他,顾了左就顾不了右,你需要下雨,别人还嫌太涝,这样还怎么佑之?佑之就是偏心,就是不公平。是下雨还是刮风,该怎样就怎样,老天才不管你喜欢什么。”

        “自天佑之,无往不利。这里的自是自己的意思,不是来自的意思——你自己努力,老天才可能会帮你。”

        “求神拜佛,那是种信念中的必要形式和仪式感——谁家里还不摆点儿花花草草,布置些装饰物品?你手中的咫尺大千扇平时不也是种装饰,一种个人的标志和形象的表征?”

        “可如果多拜拜多供供就管用,那和贿赂有什么两样?那样的话,神佛不就成了贪官污吏了?”

        “老天是不会做这种事嘀。你好好做,老天就按自然的规律顺便帮帮你;你不好好做,老天就按自然的规律早晚收拾你。自然的规律就是道,就是一种循环往复的规律。如此而已。”

        徐无咎冷笑:“孔圣和亚圣都读过易,解过易,怎样呢?善易不卜!听见了吗?是不卜,是敬而远之!”

        林弦惊反驳道:“二圣的话是善易者不卜和不卜而已矣。什么意思,孔孟并不排斥占卜算命,而是劝人不要完全相信和依赖。”

        “孔子既懂易也用易,如果他老人家不会也不用,以其修养学识,怎么会有自信和资格去评价否定占卜呢?”

        “况且,孔子专门著述谈论易,说的是要慎重,因为这东西有时候准,有时候不准。有些事是大概率可能发生的,有些事是小概率事件。”

        “易经告诉我们,做任何事都是有条件的,凡事都有阴阳顺逆,还互为表里,并且随时在变化。预测的时候是一个结果,预测完了情况还会变的。”

        “孔圣是说,这东西不要常用,必要时玩一把还是可以的。”

        “如果想占卜,需要自己先深思熟虑,有个大概的答案后,才据此占卜测算。最后的结果是引导你进一步思考。多一个卦,就多一个方向。多几个卦,人就能更加周到地去考虑问题,就不会被情绪主导,犯错几率就更低。”

        “先圣们的很多话因时间消磨而被曲解了。”

        “敬鬼神而远之。是尊敬而保持一定的距离,不是要你远离、摒弃、拒绝、憎厌鬼神。”

        “很多人家都有祠堂家庙,你不要天天去求去拜。祖先们都不做家族老大很多年了,还天天找人家聊,你不烦人家还烦呢。但是,时逢祭日、清明等特殊的日子,你是可以去拜祭的。”

        “与其说做给先人看,不如说实际上是做给活人看的。意思是告诉后辈子弟,我死了,你们也要来拜,你死后,你的孩子们要来拜。等以后一代代故去后,都会供在这里,后人们都要来祭拜。”

        “因为,这里是我们家的先人做人做事形成的家族精神的传承所在地。一个个牌位,代表的是薪火相传的经验和教训、鲜血与荣耀积累起来所形成的家风、家规、家训。”

        徐无咎继续追问:“连你自己都说算命是个计算上的概率大小的问题,时准时不准,准了也可能会变,那还算个球啊。”

        林弦惊道:“嗯哼,算不准还要不要算?当然了,算不准才算!算准了那还算个屁,躺在那里等着就好了。”

        “什么时候算?”

        “信息不全、条件有限的时候;犹豫不决,左右为难的时候。并且,要诚心正意、平心静气,一次只问一件具体的事情。最后,是只问应该如何,而不问结果怎样。这样,才能引动上天勾动因果,得到最贴近的答案。”

        “六十四卦,严格意义上讲,没有好坏之分。”

        “卦通挂,顾名思义,算卦卜卦,就是把自己不同时期和境遇下的像画出来挂起来看。“

        “人贵有自知之明,所谓旁观者清当局者迷。人看别人都容易,看自己最难。当你算得一卦,就是把当下的自画像挂在墙上,自己退后好好看一看,好像跳出事外看别人一样,这会更容易对自己的现状有一个清楚、清醒、清晰的认识,以指导后事。”

        徐无咎:“林兄弟的辩才,徐某佩服,千说万说,不如你给区区在下测测天机、卜上一卦?”

        林弦惊:“我的卦金很贵的,如今你我敌友不明,还是免了。不过我可以免费送你几句。”

        “徐无咎。你这个无咎,其实就是易的一种终极追求的说法,易求无咎,而不是大吉大利。”

        “试想,大吉大利又如何?非但吉中藏凶,大吉大利后更必是凶,得到的同时必会付出和失去什么,没人能永远只占便宜不吃亏的。”

        “无咎无咎。无咎不是没有过错,正解是:只要你行的端,做得正,就算有点小毛病、小错误,别人也很容易理解你和原谅你,不会引发大的灾祸降临。”

        “无咎是适可而止后的及时行乐,无咎是尽力之后的接受和不勉强。是的,我在过程中尽力了,对结果,我,不勉强。”

        针对命运是否可以破解,是认命还是造命,林弦惊和徐无咎都系能言善辩之辈,两人唇枪舌箭、你来我往、毫不停顿、洋洋洒洒。

        此处省略一章至少三千字……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