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285章 坐而论道


        “群英荟萃”大会是一场活动,历史悠久。

        群英会最早是刀家出资举办的,为的是彰显家族声威,后来成为刀、徐、麻三家联合主办的元阳城盛事,旨在提升三家的影响力,同时为家族招揽吸纳人才,暗地里也有比拼实力的意味。

        对于元阳城里和周围的修真门派与广大修士,尤其是散修来说,这是一个展示自我的平台,既可通过在会上扬名立万儿,为自己争取更好的资源和出路,还可以为宗门争光,另外也是相互交流以及物品买卖的一个场所。

        顶尖高手是不常出现的,西南部和其他地区真正重量级的修真名门大派也少有参与,但就元阳城方圆千里范围内而言,群英会是规模最大、最热闹的大型公开集会了,往往吸引数千修士参加,普通民众就更是视为节日了。

        群英会的组织和规程较为散漫,而且每次都不完全一样,没有设置什么严格的比赛制度和排名系统。

        会场会分为很多场地,修真者们自行聚集,只要有人提出比试方式并有人应和就行,所以方式灵活多变、多种多样,可以是无限制的生死搏斗,也可以专门比斗术法、阵法、比拼灵器法宝,甚至是辩论道法等等,当然各种功法术法和奇珍异宝等修行资源的交易更是随处可见。

        虽然没有名次之争,但三家为每一场比试都设立了或多或少的奖励,少的只是象征性的,能够连胜或者坚持到最后的话,奖励也是很丰厚的。

        任何比试都没有裁判监督,没有统一的规则,有时候胜负也没个定论,三家只负责秩序的维护。

        尽管不够严谨规范,反而这种规矩的松弛,得到了修士们的青睐和拥护,一般没有借故闹事的人。

        群英会不定期举办,有时一年,有时两年,这次是隔了三年才有,势必更加热闹非凡。

        这些都是商锦书后来讲给他们的。

        商锦书说是请他们帮忙,其中有客气的成分,并不会主动拉他们入局,所以当时没有提及此事,现在既然万象门弟子愿意参加,他也乐见其成。

        得了这些消息,十个人又在城里游玩了一天后,就在商家驻地内修炼做准备了,林弦惊也开始阅读和分析商家提供的情报资料。

        大会开幕的前一天,大家伙儿正在会馆内打坐,林弦惊怀中储物袋内传出了报警的声音。

        商锦书是商家大少,出手的东西都不一般,给的这个传音装置是个高级货色,除了日常传讯使用,紧急时会可以气息触发,并发回位置信息。

        这是平戎策出事了!不然不会没有联系,而是直接自动示警。

        让人去通知商锦书后,大家全体出动,马上动身赶往出事地点。

        到了地方,是处偏僻但临街的小楼,门脸上没有任何标牌标志。救人要紧,易流年一脚踹开大门,大家闯了进去。

        里面有人,而且还很多,见他们无故破门而入,几句话没说明白,两下里就动起手来。

        叮叮当当一阵乱打,大厅的家具器物被毁坏了不少,万象门弟子占了上风,直打上了二层楼,这时就有几名高手出来,拦下了众人,局面更加剑拔弩张。

        正要再战一场,商锦书得信儿后匆匆赶来,进门后立即叫双方住手,对方有人认得商锦书,很快,就有一女子从里间屋走了出来。

        此女绿裙曳地,气质颇佳,粉面桃腮,一双杏眼亮如秋水,除了微胖以外,相貌身材没有明显的瑕疵。

        一见商锦书,她嘴角和眼角同时一弯,说道:“什么风把商大少吹来了?这风可不小,屋板家具可都禁不住呢。”

        商锦书一抱拳:“公孙二姑娘好。这绝对是场误会。来,我给你们介绍,这位是仙洲四大商家中,公孙世家的二小姐公孙兮兮,你们万象门先解释下缘由吧,免得大水冲了龙王庙。”

        公孙家和商家的情况类似,也是在西南一带长期经营不力,决定派出公孙兮兮带队亲临,以图扭转局面。

        商家和公孙家是竞争对手,但两家关系尚可,两人当然认识。

        商锦书来后忙得团团转,知道公孙兮兮也在元阳,但还没来得及约见,他闻讯后,知道这里是公孙家的地盘,于是匆忙过来调和。

        林弦惊立即解释了原因。

        公孙兮兮的手下叫道:“胡言乱语,既无此事,更无此人,是你们搞错了吧。”

        公孙兮兮那也是精明无比、心细如发的人物,略想了一下道:“此地是你们的住所之一兼库房,是我们长期租下来的,我记得屋主在地下仓房里住着,该不会是他吧。查!”

        手下很快上来回报:“二小姐记性真好,屋主是名散修,叫王金彪,后门守卫说昨晚是有人来找他,并住了下来,这两人不久前出门。”

        公孙兮兮此刻手里正拿着近期的情报阅看,抽出一张道:“有了,你们说人叫平戎策是吧,这人几天前刚被徐家下了黄色追缉令,所料不错的话,应该是王金彪贪图赏金,把人卖给了徐家。”

        事情八九不离十。

        平素简不善交际,但在元阳城里也有三名挚友,平戎策正是要找这三人了解情况。其中一人外出云游,他扑了个空,第二人胆小怕事,闭门不见,找到这里后,王金彪十分热情,留平戎策住下。

        王金彪本性不坏,与平素简也是实心交往,但他有个好赌的毛病,最近更是赌运不佳、债台高筑,要不是惧怕公孙家,他连这处祖宅都要抵押出去。

        无平阵道宗在发现平戎策失踪之后,虽无证据,但平戎策正巧在万象门弟子上门约战后消失,万象门逃不了瓜田李下之嫌。

        平家猜测平戎策可能的去向之一是到元阳城为叔父报仇,于是通告了他们依附的徐家,徐家向所属势力发出了追缉令,悬赏捉拿平戎策。

        王金彪获知此事,他被债主天天催债,迫于无奈,为了赏金,决定出卖平戎策。

        平戎策的阵道修为不弱,但对王金彪疏于防范,这才着了道,幸好在受制前激发了装置报警。

        事情分说明白,误会解除,林弦惊也道了歉。

        公孙兮兮道:“无妨,不打不相识。你们既然是锦书大少的朋友,黄色追缉令又不是很高的必杀等级,事情还出在我公孙家,明天是群英会的日子,由我和大少一起出面说项,应该可以保这平戎策出来。”

        林弦惊谢过公孙兮兮,都是同辈差不多年岁的人,大厅收拾过后,大家坐在一起,重新认识结交一番。

        第二天一早,众人前往群英会会场。

        商锦书自有专人接待,徐无咎也派了手下在门口等待林弦惊一行,先是领着他们转了一圈,会场里人来人往络绎不绝,会场又占地广阔,只逛了一部分后,他们就来到了一处楼阁之内。

        徐无咎已经等在里面,作为东道之一,上过茶水,通过姓名后,他哈哈一笑:“相请不如偶遇,徐某本是一念兴起,不想诸位乃名门高弟,万象门近来可是风头很劲啊,这另我对今天的切磋十分期待。”

        林弦惊道:“好说好说,彼此彼此。听闻徐大公子文武双全,我看此处名为坐而论道阁,不知要如何个切磋法儿?”

        徐无咎说:“心在修行中,身在江湖里,动动手是免不了的。”

        “不过,想必林兄也打听过了,群英会上不拘形式。想我西南,武风灿然,文风更是鼎盛。你我皆非俗人,怎能一上来就打打杀杀,还是先欢聚一堂坐而论道为好,不若先盘盘道、论论法,岂不快哉。”

        林弦惊抚掌:“甚合吾意,我等兄弟皆善此道,正想请教一二。徐兄既为地主,就请命题吧。”

        徐无咎呷了一口浓酽的普洱茶,手中折扇刷地一开一合:“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我看不如以我这扇子为题,各自赋诗一首,先暖暖场。”

        徐无咎的扇子白羽为骨,锦缎为面,正反两面分别绘有松鹤,形制上没有太大的独特,但装饰把玩的同时,也是一件厉害的灵宝。

        林弦惊知他出题就不会先说,沉思后道:“咫尺扇面,隐含大千。好题目。“遂吟道:

        素是自然色,形因裁制功。

        飒如松起籁,飘似鹤翻空。

        盛夏不销雪,终年无尽风。

        引秋生手里,藏月入怀中。

        麈尾斑非疋,蒲葵陋不同。

        何人称相对,清瘦白须翁。

        “好诗!”徐无咎叫了一声:

        “松起鹤翻,引秋藏月。我这扇确名‘咫尺大千’,扫却人间炎暑,招回天上清凉。林兄的诗写意写实兼备,且听我的!

        风从扇中出,问风本何从。

        风亦不自知,当复问太空。

        空若是风穴,既自与物同。

        同物岂空性,是物非风宗。”

        林弦惊也赞道:“空穴来风。徐兄的诗,从俗象中发问见雅,饱含哲理,妙哉。”

        两人对视而笑,眸中微见火花。

        徐无咎道:“果然好对手!接下来,坐而论道吧。我为主场,为示公平,这里有一筒,其中装有高手雅士拟就的若干题目,林兄可先检视,再随意抽取一题,你我论辩。”

        “不必查看了。”林弦惊手一挥,取出一纸,读了出来:

        “命运是否可以破解。副标题是,天机卦象还是头脑智慧更有用。主反客正。”

        两人都很满意这个题目。

        林弦惊主修天机预测,徐无咎更崇尚智计谋略,正好,碰撞一番。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