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282章 公开密谈


        猫妖和风火伦一个德行,做起试验来是废寝忘食、夜以继日、不眠不休,疯狂之下倒是让它在这半年里有了一些收获,只苦了子鼠和解了禁制的照夜踏血灵猿,既要干苦力活儿,还要时不时被充作试验品。

        得意之余,猫妖的胆子更大,今天它亲身尝试,试图破开平行空间的壁障,不想就引发了空间异动。

        这种不当操作造成的平行空间的撕裂碰撞,严重的会导致空间坍塌,受到波及的区域过后会变成什么样子很难讲,很可能一切事物都被就此抹除,此地就此换了人间。

        轻的也会带来空间风暴,卷入其中的空间乱流,飘到哪里就凭天由命了,通常的结局是被撕成碎片,九条命也不够挥霍的,何况这只猫妖目前只有五条命而已。

        这就叫做,好奇害死猫。

        华澜庭他们哭都来不及了,胡乱结了两个真武玄元阵试图抵抗,猫妖还算仗义,施法以自身道域护住众人,然后他们就被随之而来的空间风暴包裹了进去。

        得亏猫妖的道行不够,两处空间只是出现了一丝微小的紊乱,生成的空间风暴规模和威力一般,一行人失去知觉后随波逐流,从魔原上消失。

        华澜庭一伙儿人再苏醒过来,发现身在一处荒郊野岭,环境很是清幽湿润,就是渺无人迹,大家且花了一阵子才恢复了行动能力。

        还在懵懂时,华澜庭怀中的猫毛震动,传来猫妖的声音,他答了一声。

        “可算是有回音了,急死老夫了。怎么样,你们都还好吧?”猫妖有些心虚不托底。

        “还好,人都在。”

        “有没有断胳膊少腿儿?”

        “没有,修为也在。你们呢?”

        “那就好,万幸万幸。老夫和死耗子与那叫作袁照夜的死猴子也没事。既然联系的上,离的也不会远。”

        “那我们去找你们吧。”

        “别别。”猫妖知道他们平安,立即拒绝了邀约,“初来花花世界,这里好玩儿的紧,我们三个化形去游荡,有你们碍事,早知道,早应该离开魔原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华澜庭无语,问道:“此地是哪里?”

        “东方殊玄仙洲的西南部。”

        众人闻听俱都欢喜,只要人活着,没被大风刮到异世界就行。

        “好了好了,有事起奏,无事退朝,老夫要去嗨了,你们自便,有事托梦,无事勿扰。等玩儿够了,我们会去那个什么什么自在万象门去找你不自在的。”

        猫妖说完就切断了联络。

        大家终于彻底醒过神儿来,林弦惊测算了下大致的方位,他们开始商量行止。

        西南部没有万象门的人驻扎,众人决定先到西南第一大城元阳,那里必然会有商家的商号,先和门里取得联系,然后再回转宗门。

        出来的时候,其他弟子和曲流殇两人都随大队先走了,现在一行人包括华澜庭、林弦惊、易流年、诸葛昀、风清隽、文茵、宋霏霏、章晗蕴和奚如笺、牧犴这五男五女。

        距离元阳城还有不短的路程,大家劫后余生,又没有事情牵绊和时间限制,于是优哉游哉溜溜达达,顺陌上花开的山间野径缓缓而行。

        半路上,华澜庭想起来他在西南还有一个朋友,就是在雾岚山结识的无平阵道宗平戎策,两人曾约好有机会见面,平戎策说他会倒履相迎。

        西南部的文风武风皆盛,修真门派和普通村镇多混居一起,他们走到有人烟的地方打听了一下,知道绕一段路就可以经过无平阵道宗,于是众人转道去拜访平戎策。

        无平阵道宗坐落在一座大山的脚下,下山之时,能看到山坳里有一大片宅院,错落井然、屋舍俨然,气势不凡,有阵法的气息流动。

        来到大门前,华澜庭上前叫门。

        出来一个家丁问他们找谁,当听到华澜庭说找平戎策时,家丁脸上露出古怪的神色,迟疑了一下,让他们稍等。

        一会儿,从门里走出一个中年汉子,倨傲的表情中带着警惕,扫视一圈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找平戎策何事?”

        华澜庭正要回答,一旁的林弦惊抢先道:“敢问尊下是哪位,和平戎策如何称呼?”

        来人脸色不豫:“我是他堂叔平素建,你们到底有什么事?”

        林弦惊说:“我们和平戎策有旧,打过交道,你让他出来就知道了。”

        平戎建不耐烦地说:“藏头缩尾,名号都不敢报。实话告诉你们,平戎策犯了家规,正在幽禁反思,概不见客,请回吧。”

        说完,竟回身咣当一声关上了大门。

        大家吃了个莫名其妙的闭门羹,易流年不忿:“这什么态度,有这么待客的吗。”

        他要再去扣门,林弦惊止住他说:“有古怪,看来平戎策处境不佳啊。我们先走,摸清情况再说。”

        一行人来到附近的镇子上住下,华澜庭三人出去打探。

        平家在这里的势力不小,镇里人虽不清楚内情,但平家家大业大人多嘴杂,也有些消息传出来。

        据说是平素简和平戎策叔侄在多年前云游回来后,曾经一度受到家族的重视,后来不知怎的,平素简在元阳城里和人斗法殒命,平戎策也随之被冷落,以致被关进后山老宅里不许外出。

        按照镇里人的说法,平家自三位先祖建派以后开枝散叶,如今人口众多,家族里内斗的很厉害,平戎策这一分支的人丁和势力单薄,一直不受待见,好容易有了起色后又很快失势。

        华澜庭和平戎策的交情还不错,人家的家事他们管不着,但大老远来了,总要见上一面。

        林弦惊曾听华澜庭说过具体经过,想了想道:“先被重视,后被冷落,这应该和平戎策得到了阵法传承有关。正常去见,人家不知敌友,以为我们是他的朋友不肯接待,要想见的话,就要反过来。”

        “怎么反过来?”易流年不解。

        “装作与他有仇,闹上一闹,说不定他家里人幸灾乐祸、乐见其成,就有机会了。”

        三人商议一番,第二天又一起来到平家大门前。

        一群人这次不安静了,气势汹汹地在门前大呼小叫,叫嚣吵嚷着让无平阵道宗交出平戎策,并和家丁在门口争执起来,还就势要冲进去。

        平素建闻讯带着人出来了,看见是他们,皱眉喝到:“又是你们,好言好语不听,敢在无平阵道宗门口闹事!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吗?”

        易流年也大声道:“无平阵道宗怎么了?我们昨天也是好言好语的,天下事抬不过一个理字,他平戎策得罪了我自在万象门,以为逃回老家就没事儿了!”

        “我们此来就是讨要个说法,让他出来道歉认错受罚,你要做不了主,就让家主出来。”

        平素建对自在万象门也有耳闻,知是东部大派,听了这话,沉吟下问道:“原来是事出有因,你们是来寻仇的。请问平戎策如何开罪了贵派?”

        林弦惊道:“那年在雾岚山,他叔侄无故打伤我师弟,他们逃得快,这山高路远的,本也懒得追究,现如今正好有事到此,那这笔账就要好好算算了。”

        “我们小辈之间的事自己来解决,要是贵宗庇护门人,就不要怪我们的长辈出面了。”

        林弦惊连唬带诈,平素建掂量一下,挤出一丝笑容道:“是非对错,不能凭你们一面之词。本宗处事公平,你们且等等,我回去先报告此事。”

        时间不大,平素建出来说:“家主正在闭关,主事族老说了,这事儿需当堂对质。如果错在平戎策,自会让他给个交代,本宗绝不护短。但如果是你们寻衅滋事,平家门前,还轮不到万象门的后辈撒野。”

        “另外,你们派个人随我进去。既然是来寻仇的,事情搞清之前,也不要指望我们扫榻相迎吧。”

        平素建的话倒也在理没漏洞,目的到达即可。

        就这样,华澜庭跟着平素建进了门,穿过宅院到了后山。一路上看似没有阻碍,华澜庭瞧得出到处阵法机关重重,没人领着很难闯入。

        平素建在后山一处朴素的茅屋前停下,掀帘带华澜庭走了进去。

        多年不见,平戎策的样子变了一些,华澜庭还是能一眼认出。

        平素建阴阳怪气地说道:“戎策啊,待的还好吧?不要怪族老和叔伯们狠心,你不闹事,还是平家的优秀子弟。这不,堂叔以为你是个老实孩子,仇家还是找上门来了,你要把事情给我当面说清楚。”

        平戎策抬头看见华澜庭,一脸诧异之色。

        华澜庭上前一步,越过平素建,抢在平戎策开口前喝到:

        “平戎策!还认得我吗?你倒好,猫在这里躲清静。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多年前你在雾岚山打伤我师弟,不会忘了吧?就没想到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华澜庭一壁说着,一边朝平戎策猛眨眼睛。

        有平素建在旁监视,华澜庭不方便传音,所以以目示意平戎策。

        平戎策的心性简单率直,但那是以前,经事之后早已变得成熟了,很快反应过来,变脸道:

        “呵呵,原来是华道友,真是吓到我了,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记到现在,还不辞辛苦,跋涉万里找到这里。”

        “怎么着?看我在家里处境不好,来落井下石?这是平家,不是你自在万象门。当日之事,说不上是误会,但我也没错。想替你师弟出头,划下道儿吧,平某奉陪。”

        见平戎策明白,华澜庭继续说道:

        “你别不服,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可惜了的,平家没你这么不晓事,不会包庇于你。”

        “需要怎么做,还不用你教。”

        “要不这么着吧,我师弟就在外面,他约你公平一战。”

        “搭上命是不会了,当年你怎么伤的他,再付出点儿利息就行。”

        “就这一个要求,是汉子,就不要缩头不出!”

        顿了顿,华澜庭边挤眼边又说:“这一句句你听仔细了,从头上好好想想。我们既然来了,不会只动动嘴就走。”

        平戎策是个文化人,听罢眼睛一亮,思量半晌,先问平素建:“十五叔,族里怎么说?”

        平素建答道:“你也快三十的人了,自己闯的祸自己背。平家是不能任人上门欺负,但做人要有担当。再说了,你本事不小,未必会输,在家门口你怕什么。”

        平戎策转向华澜庭:

        “也罢,你也给我仔细听端详了。”

        “里外里,我平戎策都不是人了,还有什么好顾虑的。”

        “后面的事儿,就照你说的办好了。”

        “山不转路转,你们阴魂不散,我就做个了断。”

        “顶多赔上性命,真当我这些年闲着没进步?”

        “剑出无眼,我随时候教,尽管放心。”

        见平戎策答应了,两边约好明天一早在山门前一战,了结彼此的恩怨。

        平素建说只要族老听后没意见,这事儿就这么定下了。

        当晚天黑后,华澜庭等人却出了镇子,兜兜转转来到了平家后山的顶峰之上。

        等了没多久,果然看见平戎策施施然一个人出现。

        平戎策和大家打过招呼,笑道:“哪位道友想出这么个主意,我都差点儿被蒙过去。”

        原来,白天华澜庭和平戎策的对话中暗藏玄机,华澜庭每句话的头一个字连起来是:

        你可需要搭救?

        话里话外的意思是来都来了,打算动手,想办法救他出去。

        而平戎策回答下来也是一句话:

        夜里后山顶见。

        字里行间,告诉华澜庭不必担心,他随时可走,晚上面谈。

        众人相视而笑,然后一起听平戎策费了些时间,把自己的遭遇和境况说了一遍。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