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281章 空间暴动


        情况急迫,华澜庭单刀直入:“照夜前辈,您必然知道九命猫妖了?”

        照夜踏血灵猿愣怔了一下,放低声音道:“你等居然知道九命猫妖?哼,哪又怎样!休想拖延时间,速速离开。”

        华澜庭言短意赅:“我可以请猫妖大人解开您的禁制。”

        灵猿气得想笑,就要发作,忍了忍复道:“亏你想的出来。好,总是好意,我与你分说一二。”

        “猫妖大人确可解开禁制。”

        “但是,魔原广袤,哪里去找到行踪不定的猫妖一族?”

        “另外,恐怕你们不知道吧,不是所有猫妖族人都有本事破解神魂禁制的,起码要五命猫妖才行。”

        “再有,就算找到,本座都没有这个面子求得大人出手,你们算老几?猫妖们向来古灵精怪、喜怒无常,遇到狠的,不治便罢,搞不好还要伤上加伤。”

        “你在逗我玩儿吗?最后一次,快快走吧。”

        多说无益,华澜庭不再多言,取出一根猫妖走之前留给他的一根尾巴上的猫毛捻动,呼叫了三次,才传来猫妖疲惫烦躁的声音:“老夫忙死了,有事快说,有屁快放。”

        时间不多,华澜庭直奔主题:“我等被困,恳请大人出手,答应解开一只灵猿大妖的魂魄之禁。”

        猫妖不答,似在考虑。

        华澜庭急道:“要什么条件,开出来好了。”

        猫妖就等他这一句,立马说道:“老夫说过不要术法秘诀就不会要,你只知道些试验的皮毛,你要让老夫见到教你的师父,我要和他探讨。”

        “成交。”这有何难,华澜庭立即把猫毛抛给了灵猿。

        灵猿已经等得不耐烦,接过猫毛。

        同为兽族大妖,灵猿自有方法辨别猫妖的真假,三言两语后,它得到了猫妖的承诺。

        只犹豫了很短的时间,照夜踏血灵猿就决定反水了。

        这倒不是它见异思迁,而是,它本就对当这个九曲连环坞的守山门神心不甘情不愿,说是恨之入骨也不为过。

        因为,它不是九曲连环坞从小家养长大的灵兽,它是被九曲连环坞至强者以力降服的,在下了强大的禁制后,才放心安排在此。

        现在既有黄金灵猿的毫毛背书,更有猫毛印证和猫妖的亲口允诺,机会难逢,值得冒险。

        灵猿极为干脆,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决心一下,它立即利用自己的控制权限摧毁了此处山门的阵法,说到:“护山大阵缺口已开,剩下的我就不管了,接下来该你们在事后尽快兑现承诺了。”

        众人喜动颜色。

        林弦惊说道:“走,传回大队所在,我们的力量还占据不了此地的山峰。”

        回到另一侧,血月黑沙宗正处在进退维谷的境地。

        他们的攻山冲锋是给防守一方造成了不小的损失和压力,但自身的伤亡更大,已经保持不住浩大的攻势,开始难以为继。

        听到对方已经发出求救信号,看到护山大阵突然就运转缓慢弱了下来,副宗主大喜过望,他斟酌片刻,却下达了撤退修整的命令。

        九曲连环坞守将接到末尾山门和大阵被破的坏消息,正在焦急,见黑沙宗后退,暗道庆幸,急令着手修复阵法,而没有整顿人马下山追击。

        岂不知他贻误了战机,错过了击退并能歼灭对手的时机,以致导致了大本营后来的丢守。

        黑沙宗副宗主随即召集重要将佐前来议事。

        通报情况后,副宗主的声音低沉而坚定,说道:“当前形势诸位都知道了,对方护山大阵出现缺口,威力大降,求援信号已发,我们初步达到了目的。”

        “此为我血月黑沙宗危急存亡之时,是搏取机会,留得一片青山,有个地盘固守反击,还是离开故土,逃亡他乡苟延残喘,就看在座诸位的了。”

        “自在万象门的这些年轻弟子,他们是友军,他们也是外人,连他们都能不顾危险,深入敌后,斗智斗勇,还取得了惊人的战果。”

        “老夫虽攻山时可以做到身先士卒,然并无破釜沉舟的必死之心。对比这些青年英豪,本座惭愧啊。”

        “此役目的达成,宗门危机未除,攻不下九曲连环坞老巢,宗主那边即便取胜,我们还是要背井离乡。”

        “本座决心已定,决意发动噬血黑沙大阵!誓死报效宗门!”

        “这是命令,敢不从者,立斩不饶!”

        副宗主是宗中老人,修为既高,还深孚众望,在场人中,是有几个怕死不想拼命的,但看到其他人同仇敌忾、破釜沉舟的气势,也只得把话咽了回去。

        血月黑沙宗有两大镇宗杀器。

        第一件是血月弯刀,为宗主章泣痕执掌。

        第二就是这噬血黑沙阵,依靠长久不休日夜不停祭炼而成的黑沙结晶进行布置。

        噬血黑沙阵有两大功效,其一是阵势覆盖范围之内,己方修士与异兽的修为可在一定时间内暴涨三成,其二是对手的武器、灵宝等会受到污染,威力大减,同时对任何阵法都有强烈的腐蚀效果。

        当日总部被破,事发既突然,敌方又势大,章泣痕来不及布置,而且也没有玉石俱焚的决心,但他把所有黑沙结晶都带了出来,这次行动前给了副宗主库存的一半。

        噬血黑沙阵是有明显的副作用的,参与发动阵法的人,轻则修为大损难以复原,重则在阵法消散后很快毙命,修士皆惜命,所以副宗主一直没有痛下决心。

        此时用出,效果奇佳,九曲连环坞的护山大阵还没有修好,黑沙宗集中全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破了一座山门,占据了其中一个山峰,并大肆破坏,致使护山大阵停止了运转。

        九曲连环坞主将集中全部人手围攻反扑,黑沙宗的剩余力量据险死守,他们已如瓮中之鳖,难免死伤殆尽的结局。

        动手前一刻,副宗主此去明知无幸,他力拒万象门弟子的参战要求,而是要他们去联系主力大军,并在回程中尽量扫清障碍,如果伏击战成功,大军能赶来增援,或许他们中的部分人还能够生还。

        等到万象门弟子们赶到预定的伏击地点时,血月黑沙宗已经取得了大捷。

        章泣痕和万象门等两家援军顺利汇合,提前布下了口袋阵,迎接九曲连环坞的回援兵马。

        几方血战一场,黑沙宗高手和整编起来的一个灵兽军团又损伤近半,但九曲连环坞至少付出了两倍以上的代价,援兵几乎被全歼。

        见面后,章泣痕听从了林弦惊的建议,凡伤重者留下缓归,战力尚存的兵不卸甲赶到九曲连环坞大本营。

        他们到了以后,黑沙宗前来偷袭的一部人马已经尽数阵亡,但也消耗了守军相当的力量,九曲连环坞护山大阵失灵,余者和他们一样是疲惫之师,数量和士气皆不如,于是九曲连环坞大本营被看到希望的黑沙宗一战攻克。

        至此,三方大战告一段落,血月黑沙宗和九曲连环坞诡异地交换了总部所在地。

        其实,如果九曲连环坞的胆子大一些,他们尽管在进攻黑沙宗总部时有所损失,又在伏击战中大败,但和冰火麒麟谷联手的力量仍然占优,决一死战的结果虽然会是惨胜,必定可以灭掉血月黑沙宗。

        问题是,两方出兵的目的是为了利益,包括地盘和资源,而不是为了和血月黑沙宗拼个鱼死网破。

        那样一来,一是损失太大,实力大降后,反而可能会被周边其他势力盯上吃掉;二是会彻底得罪自在万象门等两家援军宗门,后患无穷;三是两家的联盟本来就不够坚固,此时兵力相对保持较多的冰火麒麟谷更不愿再损兵折将。

        如此,战机稍纵即逝,各种牵扯之下,脆弱的平衡局面形成下来。

        血月黑沙宗得以喘息。

        九曲连环坞和冰火麒麟谷得到的是大量的地盘和黑沙宗一部分带不走的资源,但黑沙宗得到了九曲连环坞大本营的所有资源存留,缺憾是只能在周边范围内龟缩不出。

        有利的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血月黑沙宗利用这些资源不断招兵买马,实力慢慢回复,拖得越久,对手越发没有吃掉他们的可能了,地盘不够可以再夺,元气未灭就不怕。

        这样,这一大片区域内的三大巨头都在战后舔伤休养,其他中小势力趁机暗中蠢蠢欲动,暂时有了一个平静的局面,至于以后如何演变,暂且容后再说。

        且说华澜庭等人,因为两家援军都被各自的宗门允许滞留此地半年,为血月黑沙宗的休养生息保驾护航,于是他们继续在太初魔原的九曲连环坞修炼了六个月的时光。

        期间,诸葛昀和章晗蕴举行了大婚盛典。

        大战初歇的时候,华澜庭询问濑户麻衣、奚如笺和牧犴等人的去留。

        濑户麻衣是域外人士,她想回去修炼。

        她不但得到了酒井卧四人的功法,同来的另外三名高手在九曲连环坞大本营之战中身死,门派秘籍也被她拿到了手,一旦回归献给濑户家族,她本人和家族的实力势必大涨,以后称霸麻绳岛也不是难事。

        华澜庭不为己甚,准许她离开。

        濑户麻衣投桃报李,将载有她家传伪装秘法的玉碟送给了华澜庭,并说这也算完璧归赵了。

        因为,此法是她祖上在很久很久以前得自东方大陆,名为“长安十二时辰神隐术”。

        濑户家最多只能炼成第一阶段,名为“秋风生渭水,落叶满长安”,仍需在不同的时辰中借助有形之物方能隐形。

        她希望华澜庭能修到更高的隐匿层次。

        第二层次是“举目望日,不见长安使人愁”,第三境界为“尘梦无凭,长在长安。”

        濑户麻衣表示要走后,奚如笺和牧犴了无牵挂孑然一身,都愿意留下来,也愿意加入自在万象门,两人各有异能,大家当然欢迎。

        效仿濑户麻衣的做法,奚如笺献出了她义父临死之前留给她的魔岭妖洞体修密法,她义父修为一般但资历甚老,所藏之淬体法门极为珍贵。

        牧犴的灵兽沟通术大半是天生遗传,但很多兽语都是可以教给招摇峰之人的,这同样宝贵,必会极大地增强万象门的御兽水平。

        曲流殇和方青展愿意暂时留下,等还一起回归殊玄仙洲时再分开。

        半年之后,大家告别了血月黑沙宗。

        万象门的高手们直接离开魔原,华澜庭想先去山洞再回门里,一是与猫妖、子鼠和照夜灵猿道别,二是顺便看看猫妖研究平行空间有什么进展,如果猫妖愿意,可以同回万象门,去见老师风火伦。

        大家这半年待的滋润,修为各有增长,不料人逢喜事精神爽,乐极生悲坏事来,正兴高采烈地来到山崖附近,忽觉前方隆隆作响,天空变色,正在惊疑,猫妖领着子鼠和灵猿踏空飞来。

        猫妖一脸惊慌,身上还有处处残破和血迹,惶急大叫道:“你们早不来晚不来,偏生这时节来找死!点儿背不能怨社会,命苦不能怨官府。都怪老夫,对不住你们,大事不好,空间暴动了。”

        “赶紧随我,一起逃命!”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