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280章 照夜踏血


        万象门弟子受人数制约,在这种大规模攻山战中,发挥的作用不会太大,但有了华澜庭的大穿送术,他们可以作为一支奇兵另辟蹊径。

        九曲连环坞如一条长蛇蜿蜒,尾端的山峰山门最小,但周围山高险峻,陆上山门前的阵地攻坚腾挪不开,而华澜庭却他们可以直接越河攻击水路山门。

        等血月黑沙宗强力攻山,九曲连环坞势必增强受攻击三处的护山大阵强度,并会从其他地方调集兵力增援,这时万象门弟子攻打起来就要相对容易一些,还能给对方造成敌人势大、多处出击的错觉。

        黑沙宗副宗主想了一想,在让他们不必求成、注意自身安全后就同意了这个调整。

        方案一定,华澜庭等人立即出发,从地面迂回到了最后一个河湾的堤岸旁。

        他们要等黑沙宗攻击一段时间后才开始行动,所以趁此时间休息并商量具体战术。

        易流年在林弦惊和华澜庭身边耳濡目染,如今也更加会动脑子思考。察看一番地势后,他率先说道:“水陆山门前面的空场码头不大,明哨不少,估计还有暗哨,我们一旦落地,立即就会被发现。”

        “既然攻山为次,制造混乱为主,山门外的守卫们修为不会太高,我和澜庭可以利用速度往来穿梭引战,诸葛和弦惊与其他人主要击杀敌人和抵挡高手,迅速清场后全力攻打山门。”

        华澜庭道:“如果引出对方镇守山门的强者怎么办?我们马上就逃?变色龙蜥的幻象能够吓唬蒙蔽一时,在这种阵地群战中就不太好使了,对攻山也不会有太大的作用。”

        众人的目光都落到了一旁的地面上。

        地上,子鼠大妖显出身形,变作常人大小,咳嗽一声就要说话。

        来之前,当猫妖说可以提供有限度的帮助时,华澜庭和林弦惊就提出请子鼠随行的要求,子鼠对陪着猫妖做枯燥的研究兴趣缺缺,欣然表示同意。

        子鼠说:“鼠爷我,虽然不介意随手杀几个敢于冒犯的人族和兽妖,但瞎猫不让我深度介入你们的争斗。所以不要痴心妄想,把我作为主力当枪使,我是不会替你们冲锋陷阵的。”

        “充其量,鼠爷我就是保你们性命无忧,救救急,没事儿的时候,就当我不存在好了。”

        林弦惊哪肯这么容易放过强援,试着讨价还价道:“鼠大爷,您老这么威武雄壮,不露两手太可惜了。这么着吧,不用您上阵搏杀替我们挡枪。”

        “说句放肆的话,老话儿说龙生龙凤生凤,什么的儿子会打洞。您作为资深耗子精,能不能钻入地下破坏护山大阵,那可是奇功一件啊。”

        万象门弟子已经和子鼠混的熟了,知道这位大妖爱听奉承话,还有些人来疯老顽童的劲儿,于是说起话来可以口无遮拦。

        子鼠确实没生气,不过拒绝道:“你小子少来。这等级别的宗门护山大阵,地下也有防护,而且很深,鼠爷是没放在眼里,但是做起来挖下去太累了,俺可不干。”

        易流年配合林弦惊说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我亲爱的鼠爷哎,您吃过的盐走过的桥,比我们吃过的饭走过的路都多,出力不愿,出些主意,动动嘴皮子总可以吧。”

        “嗯,你们求我啊。”子鼠摆起架子。

        于是接下来,华澜庭、林弦惊和易流年轮番上阵,谀词如潮,直听得子鼠乐得站都站不稳了,终于说了一句:“反正你们不是就要造成攻势凶猛,护山大阵被破的假象嘛?从这一点去想。”

        大家还眼巴巴等着下文,子鼠却闭口不语了。

        易流年催问,子鼠摇摇头:“孺子不可教也。鼠爷这样的高人,从来都是提点一句,剩下的,你们自己去领悟。”

        易流年此时突然福至心灵,叫道:“我明白了。假象!您的意思是让变色龙蜥制造大阵被破开的幻象,让守卫叫喊通报上去,他们就会通知主力来援。高,实在是高。”

        这倒不失为一个妙计。

        但林弦惊心思缜密,说道:“好是好,成功率不低,但幻象只能蒙骗一时,对方很快就会发现事实并非如此,再发消息辟谣的话,九曲连环坞的主力还是不会上钩。”

        子鼠略显尴尬,想了想,补救道:“这个好办。鼠爷的强项之一就是声波之术,你们不是见过我一声大吼,吓退两只三头地狱犬的神威吗?只要求救信号发出,对方要是再追发辟谣的信息,我就能在空中的线路上截获,让信号发不出去。当然,一次可以,多了我也顾不过来。”

        林弦惊喜道:“可以了,这种信息极少会反复发送的。”

        商议已定,等黑沙宗大队人马明火执仗开始大举攻山,攻势如火如荼,引动了大阵和守军的调配,此处防守力量减弱的时候,华澜庭以大穿送术将众人送到了对岸的山门前码头之上。

        到了后,他们立即各司其职行动起来,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山门前鸡飞狗跳一阵大乱,杀声四起,火光冲天。

        转眼之间,山门守军死伤一半,他们顺势向前攻打护山大阵。

        声势闹的是不小,但护山大阵岿然不动,可不是他们十几个人能够撼动的。

        再下去,守军就要看破他们是在虚张声势了。

        变色龙蜥马上祭出了幻阵,阵法一覆盖上护山大阵,幻象立成,就有守卫被幻象迷惑,慌乱地叫喊起来:“护山大阵破了,护山大阵破了,赶快上报!”

        叫喊的人越来越多,消息可就层层传了进去。

        大本营的主将得到了消息。

        本来他在最初的惊慌过后,已经调集人手挡住了黑沙宗的进攻,发现三座山门可以固守无虞,既然应付得了,就没有惊动主力求援的打算。

        这一听到尾端山门也被攻打,而且对方还破了护山大阵杀了进来,看来敌人比想象的更多更凶猛,中间三处的攻击是在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丢失大本营这个责任他可担待不起,他马上就对外发出了大本营被围攻、敌方势大、大阵出现缺口、形势岌岌可危的紧急求救信号。

        然而没过多时,如林弦惊所料,主持护山大阵的人来报告说消息是假的,经查,护山大阵安然无恙。

        守将气得立即追发了一条击退敌军、重夺山门、不必回援的消息出去,却不知被子鼠在暗中拦了下来。

        主将气极,命令山门守将即刻出战,定要歼灭来犯之敌。

        坐镇这处山门的守将是一只大妖级别的灵兽,它有控制此处大阵运转的权力。

        最初,它注意到门前虽失守,但山门和大阵遭受的攻击力度不高,因此没有贸然出战的想法,后来手下突然传回山门被夺的消息,这就严重了,结果它没有详查就快速报了上去。

        它随后也发现了这是谣言,这时主将的命令也到了,气急败坏,急火攻心,大妖风驰电掣地带人冲出了山门,它要撕碎对方,洗刷耻辱。

        华澜庭等人接到子鼠的传音,知道大功告成,本待撤离,却被守将拦住了去路。

        大妖灵兽是一只高大魁梧的老猿,通体雪白,没有一根杂色,唯两手两足末端处血红,乃是猿类灵兽中的异种,名为照夜踏血灵猿,除浑身坚硬无比外,天赋神通是威压惊人。

        华澜庭他们要逃跑,刚聚集在一起以便发动大穿送术,不想正中照夜踏血灵猿的下怀,威压席卷而至,压迫的众人接连后退到了码头的边缘,身后水面上早已聚集起大群的水族灵兽,被逼下去,在水中更是难以逃脱。

        大家都是呼吸不畅,大妖级灵猿的威压太强了,众人几无还手之力。

        易流年正要呼叫子鼠来救,林弦惊取出一物,低喝到:“照夜前辈,你看这是什么!”

        照夜踏血灵猿展目一看,此物它却认得,是黄金灵猿胸前的本命毫毛!

        照夜踏血灵猿虽是猿中异种,黄金灵猿可是猿族中的王者,一旦突破到大妖级别,修为就会突飞猛进,而且本命毫毛中蕴含的血脉气息,对其他猿类有天然的压制作用。

        此物不会假,黄金灵猿更不会轻易赠与他人。这种本命毫毛,黄金灵猿也只有几撮而已。

        照夜踏血灵猿迟疑片刻,终开口道:“你等既然持有此物,本座可以放你们离去。以后不要再让我见到你们。”

        见此信物有用,众人皆喜,华澜庭在照夜踏血灵猿放缓气息后,就开始准备发动大穿送术。

        林弦惊作为精擅排兵布阵、谋略攻伐之道的能者,却不肯放过一丝一毫的机会,见华澜庭的大穿送术随时可能启动,他壮着胆子试探到:“前辈,既肯放过我等,等同于背叛了九曲连环坞,何不相帮到底,助我们破开大阵?”

        照夜灵猿闻言仰天一声怒吼:“你等不要得寸进尺!本座职责所在,看在毫毛份上,不予为难放你们走,已是触犯门规,必定受罚,竟还敢提出非分要求!”

        “再迟一息,你们别想走了,都留下来吧。真真,气煞我也!”

        众人被震得气息不稳,不敢再说。

        事情本应到此为止,不想照夜踏血灵猿随后多说多加了一句无心话语,却让华澜庭止住了大穿送术的发动。

        他,从这句话里,嗅到了转机。

        照夜踏血灵猿怒道:“一群不知天高地厚、不识好歹的小辈!本座神魂中下有禁制,如若反水,被人得知,立时灰飞烟灭。”

        “休要多言,给我马上有多远,滚多远!”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