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279章 围点打援


        血月黑沙宗宗主章泣痕是痛心疾首。

        本来按照他的计划,黑沙宗要力撼九曲连环坞和冰火麒麟谷的联合大军。

        以实力而论,在以外围道道防线消磨对方的有生力量后,尽管黑沙宗处于弱势,凭借宗门总部所在地的水陆屏障和护宗大阵,他有信心坚守到自在万象门和长女所在宗门援兵的到来。

        万象门两家已经传回消息,他们不能大规模来援,但会派遣数量可观的高手组队驰援。因为人数的关系,经过传送阵跨大陆而来需要一定的时间,到现在还差几天才能赶到。

        谁知九曲连环坞和冰火麒麟谷提前发动了攻势,这本也没什么,章泣痕早已做好了万全的准备,但千不料万不料,宗内出了叛徒!

        一般的叛徒还则罢了,此人却是他的义子,未来的宗主继承人云天化!

        云天化因为章晗蕴芳心不属、诸葛昀上门提亲的事情离宗出走。章泣痕认为年轻人出去散散心,随着时间推移,慢慢接受了现实就没事了。

        哪料云天化想不开,全然不顾章泣痕的养育培养之恩,激愤之下竟然叛变,投入了九曲连环坞的阵营,更要命的是,他亲自引军前来攻打黑沙宗。

        作为少宗主,云天化知道太多黑沙宗的秘密,更对水陆屏障和护宗大阵内的兵力部署和强弱之处了如指掌。

        如此一来,联军一路长驱直入、势如破竹,迅速突破攻进了血月黑沙宗。

        黑沙宗此战损失惨重,章泣痕不得不放弃了总部,带着能带的东西和残兵败将突围逃走。

        逃到此地后收拢兵马,宗中高手伤亡近半,四大灵兽军团被打散,剩余的只能整编为一个半军团,而且还要面对联军接踵而至的围剿追杀。

        华澜庭等人万没想到他们走后,事情发生了如此的急转直下,震惊之余都是面色沉重,章晗蕴和诸葛昀更是义愤填膺。

        冷静下来后,林弦惊询问章泣痕下一步的打算。

        章泣痕身有伤势,颓然道:“本宗无能,一败涂地,如今已不做他想,只能尽量减少损失。我打算带领残部离开这里,前往魔原西边偏僻处、对手够不着的地方立足,等逐渐恢复元气后再图复仇。”

        林弦惊默然,盘算片刻又宽慰几句后,他和华澜庭等人告辞出来,要先给宋霏霏治伤。

        有了地灵犬之肺,猫妖没费太大的气力就完成了招魂和修复,宋霏霏昏昏睡去,修养数日后即可恢复如初。

        猫妖全付心思都在平行空间上,做完事后马上就要辞行,华澜庭和林弦惊送它出来。

        猫妖摆了摆尾巴说道:“老夫虽然贪婪计较,但也知道好歹,治伤是举手之劳,这次交换总的说来是我占了便宜,你们付出的更多。”

        “老夫对人类的门派之战和人族兽族之争没有兴趣,不想介入,因此大忙恕我不会相帮,但如果你们以后有什么需要,小来小去的可以提出来。”

        林弦惊自然不会放过机会,在和华澜庭商量后,他二人和猫妖低语几句,然后猫妖就自行回转石洞去做它的研究了。

        送走猫妖,林弦惊先是叫来了牧犴,拜托他帮个忙,随后又召集万象门弟子开了个小会,在得到牧犴的汇报后,他沉思一番,就和华澜庭一起再次去见章泣痕。

        见面后,林弦惊开门见山说道:“章宗主,作为诸葛的同门,万象门即是黑沙宗的友军,我们虽然年少力弱,但林某不才,有一个想法想和您商榷。”

        “但讲无妨。”

        “我认为,黑沙宗还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逃亡魔原西部可以作为最后的选项留存。在这之前,我有一反击的方案,需要听听您的意见。”

        “是吗?两位请讲当面,我洗耳恭听。”

        章泣痕被养子反叛,一生心血差不多毁于一旦,心情极度沮丧,虽无逆转乾坤的信念,但也不会拒绝林弦惊的好意。

        林弦惊颇有大将之风,侃侃而谈:“首先,我想再了解一些情况。如您所说,九曲连环坞和冰火麒麟谷,双方加起来的实力要大过血月黑沙宗。”

        “不错。”

        “那是不是意味着,为了取胜,对方也要尽出精锐,才能压制住黑沙宗。”

        “是这样的。据我估计,这次他们起码各自出动了五分之四的力量来对付我。”

        “很好,那就是说,九曲连环坞的宗门只有五分之一的兵力留守?”

        章泣痕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老夫也考虑过反戈一击。”

        “但是,一来兵力不足、士气不高;二来路途不近,而且人家必然有所防范,沿途安排下人马提防;三是九曲连环坞的大本营地势亦险要,易守难攻,很难攻破护山大阵。“

        “此举,不妥。”

        林弦惊也不急,娓娓说道:

        “我们有一朋友,可以知晓周边较大范围内修士和兽类的大致聚集分布情况,而我据此经过分析,发现了一条可以避开重兵把守区域,沿薄弱处切入,迂回到九曲连环坞大本营的路线。”

        “竟有此事?嗯,请继续说下去。”

        “我的想法是:您要先分出一部分兵力向反方向出逃,造成突围的假象,以此吸引敌人的追兵和大部分注意力。当然,这部人马恐怕凶多吉少,全军尽墨也不是没有可能。”

        “接下来,所余全部人马挥军沿那条隐秘的路线行进。大军出动,固然可以借掌握情报的先机,迅速推进一大段路程,途中仍难免不被发现,这只是佯攻,暂且放在一边。”

        “此外,我会要求您从宗中挑选最为精锐的高手,和我们组成一个突击队,参加者的修为至少要在还丹境以上。这队人马必须武装到牙齿,带上所有有助于隐匿行踪和攻山掠地的灵器法宝,为的是神不知鬼不觉地先于大军快速赶到九曲连环坞的大本营。”

        “到了之后,不惜一切代价全力攻山。攻陷不是目的,目的是引起对方的恐慌,迫使他们向九曲连环坞主力发出老巢被袭的消息。只要压力足够大,不怕九曲连环坞不紧急回援。”

        “就算九曲连环坞要追杀黑沙宗残余、要驻守黑沙宗总部,还要分兵驻防战区内的重要据点,那也必然会调集派出相当多的力量增援。他们占了黑沙宗总部,自己的老巢要是也被人端了,这笑话就闹大了。”

        “如果此局面形成,那么黑沙宗大军就是一个诱饵,双方必定在途中某个地方遭遇,军势对比应该还是九曲连环坞占优。”

        “所幸的是,那时我万象门和另一宗门的援军定可到达魔原,您要事先派人迎接和联系上,这非常关键,然后请两方少而精的高手队伍无论如何按时赶到遭遇地点,三方设下埋伏,合力给九曲连环坞回援人马予以痛击。”

        “根据您刚才提供的两个宗门来援人员和人数消息,三方力量汇总,当可击溃这支九曲连环坞的人马,并且能有效大量杀伤消灭对方。”

        “此消彼长,一是扳回了一局,二是令双方实力对比发生变化。尽管,我方还是会处在弱势。”

        “届时根据战场情况,可以在胜利后马不停蹄继续反攻,一鼓作气拿下九曲连环坞的大本营,并先留住援军一段时间,大家交换场地,贵宗以此作为立足地,做长期抗衡的打算。”

        “如果战果一般,援军也不能长时间在此,至少可以从容撤往西部,还让对方吃了个哑巴亏,灭一灭他们嚣张的气焰,以后行事就会投鼠忌器。这样的结果,总好过一泻千里、毫无还手之力地被狼狈赶走。”

        林弦惊说的时候,章泣痕一边就在脑中随之推演。等他说完,虽没马上同意,眼中神采已不像之前的萎靡不振。

        三人又讨论了一会儿,章泣痕下令宗中高层人物立即集中议事。

        林弦惊的设想是好,但这只是大面的思路走向,要想落地执行,中间有太多的细节和假设以及相应的处置方案要协商制定。

        足足一个时辰之后,过程的争论和战术细节的安排不表,总之结果就是两个字:干了!

        危难之下,血月黑沙宗上下的效率极高,想法当即就化为行动。

        首先,应召了一批宗中死士,悲壮地领着大队老弱残兵和负伤的灵兽出逃,旨在引开敌方的大股追兵。

        然后,精挑细选出现有宗中三分之一强的实力高手和战力强大又无损的灵兽,配备了一半带出来的秘宝重器,由一名副宗主领衔,协同万象门弟子即刻出发,沿林弦惊给出的路线进行闪电长途奔袭,偷袭九曲连环坞的大本营。

        接下来,一名资深副宗主和三名强者与元颢真人、安平太接连出发,从不同的方向上赶往边界,务必确保有一路能联系上并带领两个宗门的援军到位。

        最后,章泣痕率领大队人马悄然出动。

        如若此战成功,少年牧犴当记首功一件。

        根据他的信息画出的这条路线,不是荒无人迹兽影,就是对方布防的间隙,突击队的人兽俱都精干,他们放开速度毫不停歇,随身携带大量灵石作为补充,经过半天一夜的狂奔疾行,终于无惊无险地抵临九曲连环坞。

        接近以后,必须修整才能攻山,而且如何攻打还是个难题,华澜庭、林弦惊和副宗主等几个高手借机商议起来。

        九曲连环坞正如其名,依河倚山而建,一条大河曲折蜿蜒,形成九个天然的河湾,九曲连环坞就坐落在大河一侧河湾处的九座高矮不一的山峰上。

        九座山峰可以互相守望,护山大阵连成一体,能量能够循环往复并进行调整,大阵既坚固且灵活。

        这是优点,缺点是阵势狭长,某几处的防御强度提高,其他地方必然摊薄,但少有会面对九处山门同时遭受高强度攻击的情况,所以算不得明显的漏洞。

        再有就是,九曲连环坞临水,因此宗门豢养的水族妖兽很是强大,没有虚空飞渡的本事,或是付出足够的代价,要想从河上进攻可不是明智的选择。

        突击队的规模有限,全面进攻是想都不用想了,副宗主的意思是集中火力,从陆上大张旗鼓地强攻距离相对比较挨近的三座山门。

        林弦惊对此并没有异议。

        但他在实地观察了地形地势后,心中却有了,其他新的想法。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