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275章 云端下载


        转道黄柏荒原不免增加了行程,为赶时间,华澜庭现在灵石大把,他发动了在秘境里掌握了口诀但没实践过的大穿送术,直接把众人传送了出去,至于暗中随行的元颢真人和安平太能不能跟上就管不了了。

        还不能传的太远,坐标也不够精确,众人降落后,又徒步了半天才到了黄柏荒原的边缘。

        这里十分好辨认,刚还是树木葱郁绿野花香,前面马上就变得沙土茫茫一片荒芜,分界处如同刀砍斧剁过一样,很是诡异。

        大家踏进荒原急行。

        没走出多远,他们就发觉了异常,不论速度快慢,似乎总是在原地踏步。

        仔细观察周边景物并记住后,再走一段,还是如此!

        再怎么走,不远处枯死的树木、不知是人是兽的尸骨依然如故,没有变化,印证了他们根本就没有前进。

        他们想起来黄金灵猿说过的上古阵法遗迹。

        这种感觉,就好像走在一条向后运动的轨道上,并且轨道还能随着他们的速度相应调整,这样在反向作用下,结果就是大家始终留在了原地。

        林弦惊连用数种天机术法试图破阵,都没有效果。

        华澜庭使出了寸步千里和大穿送术,倒是能出去一段距离,但术法受到阵法限制,移动的距离很短。

        这是以前从未出现过的情况,这阵法很厉害,他又不可能无限制地使用术法,就算累死他也走不远。

        大家一筹莫展。

        查木赫看见前面很远处有野兔、黄羊之类的野兽出没,天上也时而有苍鹰盘旋,对迟日暮和池天寒说:“二位,麻烦放出灵兽试试看。”

        迟日暮的灵兽是一只魁伟雄壮的独角大犀,池天寒驯养的是一只穿云大鹫,两只灵兽放出后是通行无阻。

        但奇怪的是,当两兽带上人后,却变得一般无二,独角犀怎么奔跑都离不开原地,穿云鹫飞上一人多高就开始空扇翅膀,实际上没有前进。

        看来阵法是对灵兽豁免,只对人生效。

        查木赫不懂阵法,但经验老道,盯着兀鹫说道:“有门儿。穿云鹫能升上去,我估摸着着阵法在地面上不知多广,但向上是有范围的,脱离后就不起效了,这是弱点。”

        姜是老的辣,这阵法果然向上后效力减弱,他们虽没有飞行法宝,但在试验后,穿云鹫先是自行飞起,大家随后抛出绳子缚在双爪足端。

        穿云鹫是大型猛禽灵兽,带上二十人左右还不成问题,众人被拖拽着,突破了减弱的阵法壁障后,在半空中向前“飞”去。

        途中几次落地让穿云鹫休息,他们逐渐深入了荒原。

        又一次的飞行中却出了问题,高空中的穿云鹫前进不得。

        这次不是干飞不移动,而是受阻难以前行。

        大家回到地面尝试,那感觉就如同在没顶的河流中行走,四面是空旷透明的,但无形的“水流”时缓时急,还不时有旋涡和浪头打过来。

        众人能够缓慢移动,不是像身陷沼泽那般动弹不得,然而越向前,河流似变大海,“水中”的阻力愈发厚重,开始寸步难移了,遇到“风高浪急”,还会被打退向后。

        灵力损耗太多,大家退了出来。

        他们尝试向左向右行进一段再突破,各种术法齐出,前进的距离有多有少,但结果大同小异。

        查木赫叹道:“里面还是有野兽在活动。这道屏障,应该是对人族和外来灵兽都不予放行。”

        迟日暮不甘心,命令独角犀退后,加速向前冲刺。

        独角犀重逾几千斤,身如战车,奔行起来地都在晃,它以头上独角和天赋神通硬行闯入,但很快就身不由己被逼迫了出来,大家都能感受到独角处激起的,那种肉眼看不见但能察觉的到的无形涟漪。

        林弦惊有些急躁,取弓怒射出一支灵气箭,自然如泥牛入海有去无回。

        华澜庭拍拍他的肩表示安慰。

        林弦惊要主持大局,看起来一如既往地沉稳,但内心里比谁都着急煎熬。

        他对宋霏霏的情意一直不假辞色,但不接受也会被感动。

        这次宋霏霏被白额魔隼所伤,林弦惊没有明说,心里非常自责,他认为是他的气箭攻击致使魔隼跌落到宋霏霏身边的,这才导致了悲剧。

        华澜庭眯着细长的眼睛盯视前方,忽然说道:“我们的术法和独角犀的攻击都是有用的,可以令壁障内部产生波动,那问题就在于力度不够了。众人拾材火焰高,那就,集中火力,攻其一点!”

        众人分散排开,一声令下,火力全开,打向一点。

        多彩的术法之光凝聚而成的灵力汇集一处窜入,摧枯拉朽,一路推进。

        然而,还是功亏一篑,最终消散,阵法形成的气海空隙随后又被填补上了。

        他们又试着连续攻击,推进的更远,但仍未击穿壁障,众人不免泄气。

        恢复了冷静的林弦惊沉默了一会儿言道:“靠谱。此处阵法既然是远古遗存,必然不复全盛时的威力,依靠吸纳此间天地灵气补充,而且作为人为阵法,其运行和波动应有一定规律可循的,不似自然之力不易琢磨。”

        “澜庭,只要能找到壁障之气的运动规律,发现薄弱之处,我们的全力数击,就有可能打透它!”

        华澜庭闻弦歌而知雅意,双手一划,一道光幕现出,正是风火伦的独门术法——数据光瀑。

        华澜庭一面以灵力探入阵法壁障,收集其中的气机波动数据,一面利用数据光瀑进行演算。

        横向移动了数百丈后,华澜庭道:“弦惊说对了,确实不是无序的,有呈现一定规律的迹象。我继续推算。”

        大家跟着又走了几里地,华澜庭已经是额头见汗。

        要知道,到了他如今的修为,寒暑已经不太能影响身体了,出汗是全神贯注、灵力耗损又精神紧张的缘故。

        这也不怪华澜庭,他的功力能够支撑数据收集和光瀑计算,问题是他很长时间没跟在风火伦身边学习了,公式推导和术数演算能力比不上晁天阙,现在是小马拉大车,当然汗都下来了。

        万象门的人在这方面都帮不上忙。

        他们对数据光瀑是见怪不怪了,别的人可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都凑过来看稀奇。

        胖姑娘奚如笺也在其列,见华澜庭冒汗,她突然指着光幕上不断闪动的一个式子说道:“华大哥,答案是五千零一点六八九七。”

        “什么?”华澜庭还没反应过来。

        等他苦哈哈演算出来,悚然一惊,停下光幕,回头问道:“你怎么算出来的?”

        奚如笺一摊手:“不知道啊,我眼睛扫过,脑子里就出来得数了。”

        华澜庭摆手制止住大家的惊呼,直视奚如笺说道:“流年你过来,给我随便报个数。嗯,位数多点儿。”

        易流年想了想,把自己的月份生日数字又加了几位数,报了出来。

        华澜庭道:“就这个,如笺姑娘,你给我开个根号。”

        “三一七五点零六零三。”奚如笺几乎是应声答道。

        华澜庭一头汗,启动数据光幕算了起来,果然没错。

        见大家都看怪物似的盯着她,奚如笺一耸肩:“我说过不知道啦。师父收养我以后,教我功法术法什么的,我都笨得一塌糊涂,进境极慢,就是看过一些魔岭妖洞里存放的古籍后,人家再给我讲解提示一些,我就很快能领悟。你问我运算过程我说不出,好像就是会在脑子里蹦出来一样。”

        华澜庭捂脸叹道:“尼玛,人比人,气死人。”

        “风老师和我说过,世间就是有这么一些人,他们在某些方面很笨拙,甚至在某些方面有缺陷,但就是天然具有某种连接和开启宇宙一角秘密的能力。”

        “老师说,动物兽类的天赋神通就是掌握了某种这样的力量。”

        “老师说,其实作为万物之灵,我们人类,每个人与生俱来,也是有和宇宙天地沟通的某种非凡特殊能力的,只是你压根不知道,或者不确定,或者是没开发为显性的能力。”

        “比如这种计算能力。老师说,这不是经过大量的术算训练,在头脑中运算的结果,而是她已经具有了从天上‘云端’进行,哪个,对了,老师称之为下载和存储的本事,所以能信手拈来。要和她比这个,谁都会崩溃。”

        易流年热切地问:“这神通怎么开发出来?”

        华澜庭翻翻白眼:“对于你这种被世俗浸染,心思不再单纯的俗人,很难。”

        “那不是单纯,是单蠢。”易流年嘀咕了一句。

        华澜庭续道:“我也问过老师。”

        “老师先是说我们修道就是在开发。后来又说佛道儒等诸子百家和三千旁门左道各有各的法门,主旨都是要归于寂静、去除杂念。没准儿你做个自在香甜的好梦就有了。”

        “再后来,被我逼问急了,老师说了个法门: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

        “我琢磨,其实他老人家也不知道……”

        “如笺,等事情了了,你跟我回自在万象门吧,就算门里不肯收你为弟子修炼,风火伦老师个人也必定求着你,让你拜在他门下的。”

        闲话不表,有了胖丫奚如笺的加入,华澜庭数据光瀑的运算速度像插上了穿云鹫的翅膀,又横向移动了几里地后,他找到确定了一处相对最为薄弱,且内部波动最小的地方。

        全部人马集火如钉,终于凿穿了阵法壁障。

        他们迅速跟上通过,进入了,荒原中心。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