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269章 鸣沙山下


        殊玄仙洲等五块大陆不知形成于何时,但北方太初魔原,是公认历史最为悠久的,早在人类出现之前就已经存在。

        初时,魔原上植被茂盛,各类花鸟虫鱼、飞禽走兽在此繁衍生息。历经无数个万年之后,开始有兽类,甚至是花草植物,采天地精华吸日月灵气,进化为灵兽,统治了这块大陆。

        时至今时,灵兽们依然是魔原的主人,占据了三分之二的土地,据说其中不乏有上古神兽的后裔留存,是其他大陆上的顶尖大能都不敢轻易招惹的存在。

        魔原上的灵兽不但种类繁多、数量尤为庞大,尽管它们的修为进境非常缓慢,但若论整体实力,非其他大陆可及。

        例如像殊玄仙洲,虽说人口不少,且由于灵气充足而强者众多,但单论修真者的绝对数量就少得多了,西方妙高圣地的人口最少自不必说,就连中央厚土大陆和南方华言神域的人口,也是比不上魔原上的兽类总量的。

        幸好魔原宽广无垠,灵兽们只求在魔原上优哉游哉,它们多数以种群的形式生存,相互之间是有适者生存、物竞天择、弱肉强食的竞争,但少有占据其他大陆的企图,不然现下的格局如何,还不好说。

        兽类没有开化,缺少教化,人类却有觊觎之心。

        灵兽几乎全身是宝,无论是用来修行、炼丹、布阵、铸器,还是直接豢养为兽宠,都是修真者不可或缺的,所以自古就常有其他大陆上的修士不惜冒险进入猎杀灵兽。

        长此以往,人类逐渐占据了魔原三分之一的地盘,这也造成了双方的敌对状态。

        进入魔原的各地修士大多修为高强,以散修居多,后来也逐渐形成了若干大大小小的势力,譬如血月黑沙宗就长于御兽,以灵兽军团出名。

        即便如此,在人类控制的地域,数以千计、规模不等的散修猎兽组织还是最为活跃的力量。

        这就是魔原目前的现状,来自不同大陆的修士星罗棋布,虽不团结,但正在对灵兽领地进行步步蚕食,而灵兽视人类为入侵家园的大敌,两边势成水火,特别是在犬牙交错的边界上的厮杀非常残酷。

        再说华澜庭等人,休整过后,就在诸葛昀的引领下,返回了血月黑沙宗。

        血月黑沙宗占地广大。

        最外围一圈,是一道护宗水域,宽达上百丈,内有水兽把守。再向里,是一圈宽有数里地的壕沟,然后才是广袤的沙丘与沙山。

        这里沙子的颜色不是泛黄发白,而是暗黑色,也是血月黑沙宗得名的原因之一。

        血月黑沙宗的总部城池,就建在低矮的黑色沙丘沙山之上,连绵起伏,房屋造型奇特,且外墙都是一水的白色,涂有血月的造型,极具异域风味的同时,还带上了一抹肃杀之意。

        经过壕沟时,华澜庭他们能看到底下地面上多有黑中泛红的颜色,显见是陈年鲜血的凝结,再结合水域和壕沟的防守布置,看来太初魔原上的争斗,比仙洲里还要惨烈。

        听闻诸葛昀有同门前来,血月黑沙宗宗主章泣痕在晚间摆下宴席相请,并亲自出面。

        连日来,自在万象门一行提亲队伍,已经习惯了黑沙宗三日一大宴五日一小宴的做派,北地寒冷,此时又是冬天,当地人皆习惯豪饮吃肉。

        章泣痕一身白袍,前胸秀着宗主才有的血月弯刀图案,他的人一副垂垂老矣的模样,看不出一派宗主的雄姿,只说起话来中气十足,震人耳膜。

        只听章宗主言道:“诸葛能在魔原巧遇同门,又是件令人高兴的事情。来来,本宗提议,大家满饮此杯。”

        华澜庭等人一干而尽。

        华澜庭和易流年是高兴,原来诸葛昀说的惊喜,是风清隽和文茵也在提亲的队伍之中,四人相见当然要把酒言欢。

        提亲的队伍中包括有宋霏霏,以及诸葛昀在第四峰天权峰的同门裴洗盏,还有就是来自招摇峰的老相识罗思雨、顾辰枫和名叫覃翊与蒋干城的两名男弟子。

        血月黑沙宗是御兽大宗,派四名招摇峰弟子跟随前来也是应有之义。

        另外,带队的是一名雷罚殿叫安平太的执事。

        这也不是自在万象门不重视此事,诸葛昀毕竟只是小辈弟子,而且此行只是提亲。如果是大婚的话,当然会有重要人物出面。同时。安平太带来了大量灵石灵器等物品作为聘礼,让血月黑沙宗很是满意。

        另外,别看安平太的修为不算很强,但为人长袖善舞会交际,在门内门外的人缘好人脉广,早年间曾和宗主章泣痕打过交道,据说章晗蕴能进入万象门,还是他从中说项起了作用。

        跨越两地费时,提亲队伍数月前出发,先由万象门护送,辗转经过多个公共传送阵到了边界,再由黑沙宗派人接回,这边的传送阵就稀疏了,要车马劳顿许久才能抵达。

        席间宾主尽欢,大家瞧得出来章泣痕对诸葛昀这个准女婿还是中意的。

        章泣痕育有两女,还有一个养子。

        大女儿章晞蕴远赴中央厚土大陆拜师学艺,二女儿章晗蕴去到了自在万象门。由此可见,章泣痕有自己的想法,舍得让两个女儿小小年纪就远走他乡,也说明他本就有交好万象门之意。

        再者,诸葛昀不过三十出头的年纪,虽然人是有点儿木讷寡言,但修为已至五气朝元境登封期,起码在血月黑沙宗就找不出这样的人。

        这些天里,诸葛昀还和血月宗的同龄弟子进行了友好比试,无人是其对手,连几个长上一两辈儿的宗中高手也没能取胜。

        酒宴过后,万象门弟子们继续在住处喝茶叙旧。

        这是易流年出的主意,他对诸葛昀和章晗蕴两个,怎么就在这三年里,其实是他执行任务后的两年中搞上了的这件事,特别的好奇。

        诸葛昀对此事是三棍子打不出个闷屁,章晗蕴也笑而不答,易流年只好向同来之人挨个打听。

        几个人各有各的说法,这让易流年大为不满和不解。不明白他们八人当中,除了林弦惊和宋霏霏两人还悬而未决,其他三对儿中,反是蔫不拉几的诸葛昀抢了先机捷足先登。

        华澜庭没有易流年那么八卦,于是和罗思雨、顾辰枫几个招摇峰的弟子攀谈起来。

        华澜庭失踪了三年,但在六十代弟子中的名声人气不减。蒋干城走过来敬酒,恭维了几句。

        哪知那名叫覃翊的弟子,却阴阳怪气地说道:“华师弟身手高强,有一帮门中大佬罩着,机会多,风头劲,资源足,师兄我倒也是佩服的紧。”

        说是佩服,任谁都听得出来他言下的揶揄和不满之意。

        罗思雨见话锋不对,出来打圆场道:“各人有各人的机缘,同门之间也不用较真儿。就说我,此来和血月黑沙宗的前辈们交流,可说是收获颇丰,回去御兽水平必会提高。”

        覃翊哼了一声,找了借口径自先离开了。

        顾辰枫道:“澜庭你不要介意,这个覃师兄在御兽上展露出来不俗的天资,峰中长辈都很宠着他,养成了这个臭脾气,他人其实不坏的。”

        华澜庭并没太往心里去。

        他岔开话题说:“章宗主不是还有个养子吗,我记得名字叫云天化,那年晗蕴来的时候他也陪着,在三流四洞叠水瀑那里,好像还照过一次面。这次怎么没见他?”

        章晗蕴脸色有些不好,还没说话,蒋干城大咧咧答道:“华师兄,师弟劝你少谈这个话题。我在和黑沙宗弟子们闲聊天时,他们私下告诉我云天化前些天离宗出走了,至今未归。”

        诸葛昀道:“都是自己人,也没什么不可以说的。云天化是宗主养子,很得老人家喜爱,大家都说他是未来的宗主继承人。他自小和晗蕴一起长大,青梅竹马的,就有了那样的意思,要不怎么肯千山万水地陪她到仙洲拜山呢。”

        章晗蕴插道:“我可没那个意思。这人心胸狭窄的很,仗着父亲宠他,把我视为禁脔。当时我一口同意去门里学艺,就是想躲开他。”

        诸葛昀继续说道:“如今这个局面,云天化自然受不了,但这事勉强不得,他就负气出走了,宗主也拿他没办法,想来散散心之后会回来的。”

        众人又盘桓数日后,到了回山的日子。

        拜别章泣痕,在数十名血月黑沙宗高手的护卫下,万象门众人踏上了返程的路途。

        车队先是通过大型传送阵传送了两回,又接连赶了几天的路,奔向下一个设有公共传送法阵的集镇。

        这天午后,他们路过一处叫鸣沙山的地方,此地由于气候和地理的原因,风吹沙粒造成气流的旋转,会时常发出类似“抖空竹”般嗡嗡的声音。

        别看雷罚殿执事安平太战力平平,他修习的功夫在耳目感应和气机探察方面非常灵敏,突然说道:“我怎么觉得附近的声响不太对头,似有大批人马聚集的迹象。”

        血月黑沙宗的护卫首领笑道:“安执事多虑了,您听到的,必是鸣沙山发出的天然鸣响。”

        “此地虽然出了宗门的势力范围,但我们走惯了的。这里少有灵兽出没,倒是常有猎兽团队进出,但小股人马岂敢在太岁头上动土,捋我血月黑沙宗的虎须。”

        话虽如此,安平太心有疑虑,还是命令万象门众人小心戒备。

        果不其然,很快就出了事。

        他们,中了埋伏!

        对方大概有三百人的样子,分作数股,从四周的沙丘后面现身冲了下来,迅速将车队包围并分割开来,其中很多人的身边都伴有豢养的灵禽异兽。

        护卫首领见状大叫:“不好,大家靠拢迎敌!是黑鬣狗子们!杀无赦!”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