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268章 龙战于野


        第三波攻势来自血麒麟。

        华澜庭受到林易两人表现的刺激,起了一丝争胜之心。

        他立在原地纹丝不动,而掌中的金丝铁线已经暗中延长。金丝铁线在正午阳光的映射下闪着微光,翻滚起伏圈绕,缠向攻上来的血麒麟。

        以速度见长的血麒麟们明明可以看的见,却硬是没有一只能够躲的开,有的是脖子被缠上,有的是肚子、四足,还有的是蹄子乃至尾巴、耳朵。

        血麒麟纷纷跳跃摆动,意图挣脱。

        华澜庭右手发力一握,只见血光迸现、血雾迷漫,所有金丝铁线圈绕的地方都如同被剪刀交错切过一般,血麒麟身上各种大大小小的部件散落一地,严重的当即身死,受伤轻微的伤口处无论如何止不住出血,很快峰顶上已经没有能站着的血麒麟了。

        山腰兽群一下变的鸦雀无声,眼中露出惧意。

        华澜庭三人其实并不象看上去那么轻松,短时间内一次性猎杀几十只麒麟,差不多是他们目前能达到的极限了,体内灵力消耗不少。

        三人趁着团灭三支麒麟队得到的间隙,抓紧时间服下回气丹药打坐恢复。

        没过多久,华澜庭眯着眼,望着远处说道:“对方来增援了,还是新品种。”

        林弦惊抬头,也沉声说道:“不止一种,天上还有。”

        地面上新来的麒麟群浑身火红,天上的麒麟则是肋生双翅。

        林弦惊道:“冰火麒麟谷以冰麒麟为尊,火麒麟次之,然后是翼麒麟以及血墨玉三个分支。我对付上面的,澜庭你来挡住火麒麟。”

        这回林弦惊取出了一把华澜庭没有见过的大弓,应该是这三年他新获得的灵器。大弓弓弦若有若无,弓身雕刻的花团似锦,上刻“锦背花雕”四个小字。

        林弦惊虚拉弓弦,灵气为箭,箭不虚发。

        他为节省灵力,只伤不杀,中箭的翼麒麟纷纷掉落尘埃,余者盘旋,不敢再行飞近。

        火麒麟也攻了上来,数量不多,但实力比其他三支为高。

        华澜庭冲了过去,连斩四五只,正杀得兴起,猛然一只火麒麟扑将过来,气势骤起,竟是暗中隐藏修为暴起突袭的一只还丹境中期灵兽。

        华澜庭虽惊不乱,腾身而起闪避。

        火麒麟一扑不中,也是高高跃起,自上而下喷出火焰,袭向华澜庭。

        华澜庭太极巾罩体,身影不见,实际上空中换气,右脚尖一点左脚背,凌空拔起两丈,单手一挥滑过火麒麟颈下,一道血箭标出,空中割喉!

        火麒麟尸身掉落,麒麟群失了首脑,哗然后退。

        没过多时,麒麟群重新分队,火麒麟带领剩下的血墨玉三支麒麟群,组成联队大举攻山。

        华澜庭看向林弦惊:“以前我们炼过的合击之术还记得吧,一起走吧。”

        林弦惊大笑,豪气勃发,率先冲出,口中说道:“如何不记得,所谓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华澜庭随后如影随形跟上,两人身体时而一高一低、时而一左一右、时而一前一后联手进退腾挪,麒麟群内没有一合之敌,合作又杀退一波攻势。

        麒麟群果然有人指挥,再度变阵,让华林二人看的脸色都凝重起来。

        这一轮,先是墨麒麟群集中起来喷吐毒气,在左侧山下形成厚厚一道毒气阵,血麒麟们则在右侧吐息,构建起翻滚的血色气团,中间玉麒麟集结成方队缓缓推进,而火麒麟踏在玉麒麟身上以火气加固方阵,翼麒麟飞临上方,墨血麒麟随后护在两侧,形成了立体攻势。

        易流年也站了起来,问道:“怎么办?”

        华澜庭说:“突破左右两侧的毒阵和血阵消耗不会小,中间更难。不过既然要突围,破阵后也是躲避不开,不如我们三个一鼓作气从中间杀开一条血路。”

        林弦惊点头同意,说道:“我这几年花费时间炼成一阵,名为龙战于野,是冲锋所用的战阵。此地灵气驳杂,不同与仙洲之内,阵法也没大成,但应该可以自行支持一段时间,我们如此这般行事吧。”

        三人低头合议半晌,最后华澜庭说道:“全力突围!如果战阵失效还没杀出,我可以带着你们传送出去,但不能及远,再被追上就要死战到底了。”

        计议已毕,林弦惊掐诀施法,口中念道:“龙战于野,其血玄黄。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阵启!”

        话音落地,脚下气机升起,三人凭空被托起半尺有余,似有一条长约十余丈的龙身时隐时现,在林弦惊的指挥下,张牙舞爪冲向正面峰下,撞入麒麟方阵之内。

        华澜庭在龙首开路,用上了道门术法。

        他双手结印迅速翻转,念道:“南斗生、北斗死,五雷正心,鸣雷轰电,急急如律令!”

        正是极耗灵力的大范围攻击术法,五雷鸣光掌。

        术法展开,以他如今修为,五种颜色不同的雷电光球在身前幻化成形,低空掠向前方,发出滚雷般的爆响,回音震地,地面为之颤抖,被雷霆集中的麒麟兽都在一瞬间化为齑粉。

        华澜庭双掌连发,从方阵中开出一条通路,而来自两侧和上方的攻击都被龙形战阵挡住。

        五雷鸣光掌分为十三层,每多一层,对手掌的反作用力增加一成,华澜庭还只练到第五层,待发到第十掌,他手臂酸麻,承受不住压力退了下来,由易流年接上。

        易流年把极道流年控制在身前三丈,以求可以支撑更久,术法所指,当者披靡,这时他们已杀入方阵正中,随后又换做林弦惊以锦背花雕弓的箭气开路。

        如此反复几次,虽然麒麟方阵也在随之移动,龙形战阵已经缩小到五丈大小,但三人也快杀到边缘了。

        一路上麒麟兽死伤无数,各色鲜血混合在一起铺洒弥漫,倒是应了其血玄黄的话。

        与此同时,战团两里地之外的一处小山丘上,此时正有一人一兽在观战。

        兽乃一头能吐人言的高阶冰麒麟,这时面带不愉之色说道:“陈供奉,事先你可没说对手如此厉害啊。我方战损如此之大,你支付的那些灵石可是不够看了。”

        姓陈之人此刻也是面沉似水,想着自己受伤未愈,被派过来执行一项任务,原以为轻松,不想宗中临时传信要他布局狙杀华澜庭三人,他临时受命人手不足,只好向合作方冰火麒麟谷借兵,为此已经是付出不菲的代价了。

        他之前已经知道华澜庭三人难缠,没料到这三个小子不但潜力奇大,而且现在的修为也是让他吃惊,怪不得宗中如此重视,不惜请动高人动用天机预测术来测算伏杀。

        想到这,他开口说道:“冰塔,废话少说,现在该我们上了,擒杀力竭的三人,宗门自会补偿你们的损失。”

        “要不是赶上你们要发动大战,只肯出借这些兵力,也不会如此费劲。”

        这会儿时间里,龙战于野战阵已经消失,华澜庭三人各凭本事使出浑身解数,火力全开,功法尽出,他们现在也都是在带伤作战了,灵力消耗极大。

        五大麒麟兽群损伤泰半,余者伤重虚弱。

        眼见三人就要突出重围,却不知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冰塔和陈供奉两名生力军强者就要出击绝杀。

        危急之际,远处又有一路人马狂飙突进,疾行而来。

        正要启动身形的冰塔和陈供奉也看见了。

        冰麒麟观望片刻,收势停下说:“看来你们的算盘要落空了,对方有援兵,是有高手带队的血月黑沙宗灵兽军团,我不便出手了。”

        陈供奉急道:“为什么?机不可失,失不再来,难道冰火麒麟谷怕了血月黑沙宗?”

        冰塔回道:“怕是不怕,我们两家相互敌视已久,但冰主下过命令,充分准备好之前,不允许我们挑衅轻启战端。”

        陈供奉听了不语,看了看那路人马的数量,想着自己伤势未愈,咬牙说道:“好,算你狠,算他们命大,我们撤。”

        华澜庭三人也是注意到了新来的人马,先是惊疑,待看清了当先一人的容貌后,都是长出一口气,并发现麒麟兽群开始退却了。

        领头一人头大瘦高,正是林弦惊提到的来魔原提亲的诸葛昀。

        四人聚首,自是一番亲热寒暄。

        原来,诸葛昀见林弦惊出门三日未归,担心之下分三路找了过来,最后让他及时赶到,接应到华澜庭三人。

        易流年看到他身后各种各样的灵兽战兵,大声叫到:“好你个诸葛,这下我知道未来的嫂子是谁了,你小子行啊,无声无息背着我们搞上了。”

        诸葛昀嘿嘿一笑:“别说那么难听。此地位于血月黑沙宗和冰火麒麟谷的交界之处,咱们还是回去再说话吧。”

        回到血月黑沙宗领地的一处哨站之内,众人清洗修整一番后才有时间坐下叙话。

        诸葛昀说:“大致的情况路上我们都相互交流过了,到这里就安全了。我说澜庭和流年啊,等下回到血月黑沙宗,可还有惊喜等着你们呢,什么惊喜我先保密。”

        林弦惊问易流年:“你怎么也到魔原了?”

        易流年说:“不好意思的很,原因我也保密。”

        说完又得意地补充道:“不是我对兄弟们藏私啊,我在执行门中只有最忠诚最被信任的人才可以担负的长期秘密任务,很重要,但没有期限限制,不然我这性子还不接呢。这次是奉命进入魔原。”

        众人做鄙视状后不再理他。

        林弦惊道:“诸葛这边差不多了,也该回去了,而且这次发生的袭击也必须让门里知道。”

        又说了会儿话,诸葛昀安排三人休息。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