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267章 邂逅重逢


        华澜庭此时微微气喘,心头已是火起。

        自己落地以后,正在四下走动,辨别所在之地是哪里的时候,就莫名其妙地遭到了血麒麟兽群的袭击。

        麒麟兽是原生于北方太初魔原的灵兽,大规模的族群仙洲里就没听说过。

        这些血麒麟大多只相当于得药和结丹境的修为,也有少部分炼己境的,为首的也不过是几只还丹境初期的灵兽,但胜在悍不畏死,且数量众多杀之不尽,自己只能且战且走。

        方才抽空用紫斗占法快速演算了一下,宫位星情显示东南方向巨门星化气为暗并化忌,星象虽有阻碍,但是没有羊陀火铃等煞星出现,应该是有利于逃脱,于是他展开身形向东南奔去。

        已经进入五气朝元境造极期的华澜庭身法不慢,可是血麒麟兽群依靠天赋神通血遁之术,竟能衔尾紧追不放,其中一只还丹境血麒麟身下血光之色连闪,已然孤身迫近他的身后。

        被激起火气的华澜庭,决定再次斩杀立威。

        他取出道门法器太极巾往身上一罩,身影瞬即消失不见,再出现时,已经来到还丹境血麒麟的身侧,随后双手一圈一收,金丝铁线发出,一颗狮头鹿角、虎眼圆睁的麒麟头颅旋转着飞上半空,无头兽身坠落,暗红色的兽血洒落一地。

        后面跟随的血麒麟兽群受到惊吓,停了下来,犹豫混乱了一阵之后,似乎收到指令,又鼓足勇气跟了上来。

        看着数百只血麒麟组成的红色兽群,华澜庭腹诽几句,只好继续朝前奔去。

        过不多时,前方出现一座百丈高的山峰,峰上山石嶙峋,寸草不生,来不及仔细观察,华澜庭想着上山可以据险而守,总好过在旷野之中被围攻,于是脚下加速冲向峰顶。

        刚冲过了半山腰,华澜庭突然听到山峰另一侧传来兽吼之声,暗自一惊,难不成其他方向也有兽群?

        如今前有堵截、后有追兵,只有不再藏拙,全力出手以杀止杀了。

        上了峰顶,还没止住脚步,就见对面一道身影也是疾冲而上,两人差点儿撞在一起。急忙收势停下,定睛一看,华澜庭惊喜地大叫一声:“弦惊,怎么是你!”

        林弦惊也是大喜过望:“澜庭,真的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都三年了,你杳无音信,要不是上面肯定你没事,大家都担心你挂了。”

        看着林弦惊略显狼狈的样子,华澜庭哈哈一笑:“你不在门中,跑到这里作甚?这都三年不见了,是不是想我了?功夫见长啊,天机预测术都能算出来我的位置了。”

        林弦惊喘了口气说道:“少来,真能算出来,我就不走上这一趟了,你看看我后面。”

        华澜庭往他后面的山下望去,不由倒吸一口凉气。

        这个方向上也是一片一片的麒麟灵兽,却不是血麒麟,而是几百只漆黑如墨、黑压压的墨麒麟兽群。

        见状苦笑一声,还没等他再说话,右侧峰下忽地又窜上来一个人,身形奇快,一个急停立住,也是惊叫出声:“澜庭?弦惊?怎么是你们俩,好神奇啊,你们是猴子派来的救兵吗?”

        华澜庭和林弦惊也是愕然,齐齐开口:“流年?”

        三人面面相觑半晌,随后大笑俯身张臂抱在一起,各自锤了锤对方才又分开。

        林弦惊道:“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话说澜庭失踪,流年被派出执行任务后,我们这是多久不见了?没想到在此地重逢。”

        易流年回道:“别后离情稍后再叙,你们两个还是先帮我打退追兵吧。”

        华林二人这才注意到,易流年来的一侧的山腰上同样站满了麒麟灵兽,浑身晶莹,碧绿色的光华闪耀,这一批却是玉麒麟一支。

        三人都看清楚了状况。

        此山一面是悬崖深谷,只三面有路,分别被血麒麟、墨麒麟、玉麒麟兽群占据,此刻兽群正停在山腰逡巡修整。

        林弦惊面色一肃,说道:“不对,此事大有蹊跷。我们三个之前并没有相约见面,却无巧不巧地都被麒麟兽群赶到此处,这其中透着古怪。”

        易流年故友相逢,不在意地说:“管他呢,如今我们三兄弟齐聚,只可惜少了诸葛那厮,不然我们营造处四子来个大杀四方,然后找个地方把酒言欢。”

        华澜庭和林弦惊都是心细如发之辈,没有理会易流年,华澜庭问林弦惊:“这里是太初魔原?你是为什么过来的?”

        林弦惊看到兽群没有急于攻山,于是回道:“这里确是北方太初魔原。你们两个分贝走后,门中一直平静,直到前些日子,诸葛要到魔原来提亲,我就陪着过来了,后来待的气闷,我就自己出来散心游历,没想到半路上就被袭击,这都被纠缠半天多了。”

        易流年闻听,惊讶地问道:“你说啥?诸葛提亲?什么情况?我肿么不叽道?这个一心修行的武痴也开窍了?哪家的姑娘这么不开眼看上他了?我认识么?”

        林弦惊还没作答,就听一侧的兽群发出嘶吼,看下去,却是墨麒麟们摆出了攻击的架势,正在缓缓上行。

        性急的易流年现在有了帮手,胆气大壮,说道:“让我来,哥如今也是五气朝元境入室期高手了,让你们开开眼。”

        林弦惊微微一笑:“你先别嘚瑟,你看看澜庭和我。”

        易流年上上下下打量两人几眼,感受了一下,泄气蔫蔫地说:“好家伙,弦惊你比我只强不弱,澜庭的修为我竟然看不出来,不会进入六丁六甲境了吧?天理何在啊。”

        见已经有墨麒麟攀上了峰顶,林弦惊把手一挥:“流年,请吧,看你的了。别泄气,以后在修炼上兄弟我会继续拉你一把的。”

        易流年哼哼两声,复又变得豪气干云:“谢了,不用,我这三年可没闲着,你俩睁大眼睛瞧仔细了。”说着飞身而起,冲入兽群。

        易流年手中武器已经换作了一把长刀,金色的光华内蕴,杀气不显。

        墨麒麟以周身剧毒出名,只见易流年在兽群中左冲右突、身法如电,拉出道道残影,墨麒麟喷吐的毒气沾不到他的身上,而所到之处皆是找准墨麒麟的眼睛、耳后、下腹等要害之处,出手只是一刀,中刀的墨麒麟马上就变得干瘪萎缩,浑身血气似被抽光一般尸身倒地。

        不一会儿功夫,经过易流年虎入羊群般的杀戮,山顶上再见不到一只活着的墨麒麟。山腰上的墨麒麟群骚动起来,数十只体型更大的麒麟走了出来,围向易流年。

        林弦惊对华澜庭说道:“麒麟兽群普遍等阶不高,但是数量太多了,这是依靠炮灰消耗我们体力的节奏啊。另外,现在它们还是以族群为单位单打独斗,我就怕后面要是联合起来群攻作战,我们三个就吃不消了。”

        华澜庭点点头:“看这个样子不会是偶遇,它们一直对我死追不放,肯定是有人指挥受命的。我事先自己都不知道会来到魔原,你说谁会有这么大能量,可以算到我们三人会同时在这里出现?”

        林弦惊面带忧色地说:“太初魔原的麒麟兽一脉,多出自冰火麒麟谷。门中和麒麟谷素无瓜葛,如果排除有内奸等其他因素的话,只能是有天机大能算出我们会在此处现身,从而设下埋伏。”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些麒麟兽就是被临时征召雇佣而来。好大的手笔啊,出动这么多数量,所耗费的代价可是不菲。我们三个虽然不赖,按说还值不当惊起这么大的动静。”

        华澜庭想了想说:“对方既然先派炮灰来送死,应该是没有能对我们一击而杀的高手存在,不然不用费这么大周章,这是我们逃生的机会。”

        说话之间,第二批墨麒麟已经把易流年围在当中了,却见易流年将金刀悬放胸前,双手掐诀,然后刀身上指,随着全身的转动,只见漫天金色刀影而不见人身,尔后一股层层盘旋的气势凭空升起,并且迅速扩大将墨麒麟群覆盖在内。

        几个呼吸之间,周围的数十只墨麒麟尽数倒毙当场。

        易流年这时举刀而立,峰顶上的墨麒麟已被全部清场,山腰上的兽群被秒杀之举震慑,全都缓缓后退,一时间看来是没有再敢出列上前的了。

        易流年漫声长吟:“黄金错刀白玉装,斩断尘缘出光芒。丈夫三十功未立,提刀独立顾八荒。”

        装逼完毕,易流年身形一动,回到山峰中间。

        华澜庭和林弦惊一起问道:“这是什么术法?”

        易流年身子一软一晃,脸色发白,勉强笑着说:“还好还好,侥幸侥幸,我称之为——极道流年。”

        林弦惊这回没有出言嘲讽,而是由衷地说道:“不错不错,难得难得,都有道域的雏形了,等你到了七星北斗境,必然大成。”

        易流年盘膝于地说:“太耗费真元灵力了,我需要小半个时辰恢复,后面看你们的了。”

        接下来有所异动的是玉麒麟兽群。

        林弦惊取出的还是鸢形燕尾盾,注入灵气后迎风即长,化作一人多高,盾身发出不同从前的淡紫色光芒。

        林弦惊的出手比以前要狠辣果决,他也不使用道门术法,就是依靠手中大盾的沉重厚实和边缘的坚硬锋利在兽群中游走。

        所过之处,凡是被大盾撞到的玉麒麟全部飞起,在空中就筋断骨折身亡,能够躲开的,后续不是被大盾边缘锋刃切割,就是被盾尾尖刺刺穿胸腹。

        玉麒麟本以肉身似玉、防御强横著称,但只片刻功夫,攻上来的数十只都象瓷器瓦片一样被林弦惊击裂击碎,无一活口。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