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260章 斩将夺旗


        书中暗表,这根旗杆确实就是那件根据随心铁杆兵的特点仿制的法宝,是在天外陨铁内糅合了数种罕见的材料后打制的。

        此物历经万载,数度易手,中间被得主多次在大战中使用,终至大损,初生的器灵消散,功能缺失了不少,等阶也跌落。

        由于年代久远,铸造方法已经失传,无人能够修复如初。

        最后它落到了紫岳仙宗的手里。

        此物除了坚硬和会自行变化,以及还留有很多精纯的灵气以外,并无其他功效被发掘出来,而且由于没有使用口诀,作为兵器也不趁手,不能按照使用者的心意随心变化,于是数代之后,被收在库中闲置。

        这次大战之前被人偶然想起,紫岳仙宗集合了数位炼器高手之力,炼制了一个特殊底座对之加以束缚,作为了战旗的旗杆。

        大家听晁天阙所言,津津有味、聚精会神,只林弦惊着急地说道:“是如意金箍还是随心铁杆,以后再讨论研究好了。当务之急是收走,要求是连杆带旗一起夺走才算数,不能再耽误了。”

        晁天阙的宝贝着实不少,他又自储物袋中取出一物,略带得意地说:“洞明峰弟子别的本事一般,灵器法宝不缺。这一件可是我的心血之作——聚宝盆,专门锁拿收取各种灵宝。”

        此物落地,化作一口大锅状。

        华澜庭忍不住面露微笑:“是是,师哥这宝贝在洞明峰可是大大有名,就是名字太俗,师兄弟们都叫它洗脚盆……”

        晁天阙有些尴尬:“炼制不易啊,期间失败了无数次,所以被他们嘲笑了很久,直到老师修为增进后才帮了我一把。当前只是小成,但我有信心在以后让它在仙洲大放异彩。”

        聚宝盆祭起,翻转过来,发出道道毫光聚集成一点,射在旗杆之上。

        旗杆受到刺激胀大,这次猛烈晃动了数下后,仍然矗立不动。

        晁天阙尬笑:“还是有作用嘀,就是这家伙变大后太重了,费劲,小马拉不动大车,这可怎生是好?”

        华澜庭虽然说笑,但他不想洞明峰出品的东西被人说没用,凝思苦想半晌,对晁天阙建议道:“师哥,旗杆收不了,这底座总不会也是件奇珍异宝吧。钢刀虽利,拿住刀把就行。”

        “高,实在是高,要不你是我师兄呢。”晁天阙依言施法,果然底座震动,旗杆化作普通大小,随着底座被吸附在了聚宝盆上。

        众人雀跃,能拖动带走就成。

        破了最后一关,如意随心了,大家这才真的放松下来,就等稍作休息缓一口气,好离开湖中小岛。

        正要打坐回气之时,耳边只听得叮的一声脆响。

        众人受惊转头,只见诸葛昀手中的流云枪被震的高高扬起,他的人被掀飞数丈。

        半空中,一柄青钢龙泉剑平平悬浮,荡了几荡后,就势一转,划向七人,气息逼人。

        易流年的虎啸秋风棍迎了上去,他的人倒退数步,但也磕开了宝剑。

        宝剑在空中略停,随即直刺而来。

        风清隽及时以分水峨眉刺架住了势头有所衰减的龙泉剑。

        凌空御剑!

        在这里出现,那只能是紫岳仙宗的,虚空无极剑法!

        不见人影,一道声音冷冷响起,发自旗杆的底座之中:“几个小辈,也想偷袭夺旗,幸好老夫陆庚在此,你们功亏一篑,可惜了。”

        陆庚?这人他们知道。

        来此之前,慕倥偬曾给他们讲了三方大战的形势,其中就说到自在万象门一位脱胎境强手被紫岳仙宗的陆庚强力斩杀,令门中长老会十分震怒。

        陆庚不属于紫岳仙宗老一辈的人物,但在当今的壮年一辈中赫赫有名,以战力傲视同门,专修太一混元功和虚空无极剑,是宗里脱胎境中的佼佼者。

        他独自斩杀对手后,上品宝剑被毁,自己也身负极重之伤,被救回后安置在了底座之内疗伤,等待大战结束再回山修养。

        紫岳仙宗炼器师们做的这个底座,除了束缚旗杆的作用,还是个微型空间,人在其中,可以借助旗杆中的灵气温养受伤的肉身和神魂。

        此地最为安全,陆庚一直全身心入定修复严重的伤势,是以没有在华澜庭他们来到时觉察,等底座被聚宝盆收取后才警醒过来。

        他一则伤势沉重,实力跌落了很多,不欲冒任何风险。二来也没把一群小辈放在眼里,要是换作平常,他三下五除二就能干掉八人。

        最麻烦的是,底座中设置的疗伤法阵已经充分运转,强行停下需要一个过程,打断后对他的伤势恢复也非常不利,权衡之下,他选择了虚空御剑对付八人。

        林弦惊没有算错,这一关,才是他们面临的生死之战,旗杆只是个插曲。

        也亏得林弦惊的谨慎,闯阵的时候,不善易理的诸葛昀和易流年都没有作为主力出力,他俩和风清隽的实力相对来说消耗的没那么大,情况比华澜庭和林弦惊几人要好得多。

        而诸葛昀为人老成,得了林弦惊的吩咐后始终处在戒备的状态,得以在第一时间发现敌袭,及时挡下了消无声息的一剑,后续易流年和风清隽的出手,让众人免于一上来就出现死伤。

        众人纷纷散开。

        林弦惊脑中念头急转,审时度势,分析局面。

        林弦惊在计算,陆庚也没闲着。

        形势上他自觉胜券在握,不会有任何悬念。

        自己尽管伤重,而且不方便出去动手,但剩下的几成修为,再加上眼光见识,以及虚空剑技,也在这八个已经被自己看破虚实的疲惫小辈之上。

        唯一可虑的是,刚才以普通龙泉剑的接连三击没能一举灭杀对方此时最强的三人,看来自己受伤势影响,这八人联起手来,仍有和自己周旋一阵儿的能力。

        陆庚从来没有如此重伤过,对此心有余悸。他击杀万象门高手,在宗内是有功之臣,救下战旗更是功上加功,伤害是自己受着,实在犯不着冒着加重伤势的风险费时耗力,那样得不偿失,不战而屈人之兵不是更好?

        战力突出的陆庚不但搏杀能力出众,对敌经验也老到,他想到这里,聚力放出了脱胎境高手的气息,嘴里说道:

        “念在你们能走到这里,在后辈中也是难得的人才,自己放下兵器自封经脉吧。本座心慈留你们一命,就算不想加入我紫岳仙宗,也可以让万象门日后换你们回去。老夫网开一面,奉劝你们不要自误!”

        最后一句他更是加上了余力,属于脱胎境强者的气息和威势直逼迫得众人人人色变,不得不连续后退来消避。

        八人在正常的时候,都无法给脱胎境修士造成什么真正的威胁,何况此时虚弱。

        陆庚,这是在以势压人警告众人。

        换个境况,他们遇到同等高手,不论如何拼命都难有生机,最好的结果就是束手就擒。

        然而,林弦惊在一番算计后,他为人行事历来力求稳妥周全,但并不缺悍勇。

        这一刻,在他心中,反而,起了杀机!

        此人击杀门中师长,即为死敌。

        此人不可能没有付出代价。

        其一,不敢现身出现,必有苦衷;其二,三击不曾杀伤诸葛昀三人,自己等人应可与之一战;其三,虚言恫吓,心存迟疑,当有难言之隐。

        自在万象门弟子,非有万般不得已的顾忌,宁死不降。

        更大的信心,来源于他对同门们实力、能力与心力的了解。

        当下开声言道:“陆庚,你身为脱胎境强者,偷袭我等,卑鄙无耻。如今身受重伤,还在虚张声势、色厉内荏,真当我们是傻子吗?有本事,就靠气息禁锢封印我们!你杀害我万象门师长,今日,就是你的偿命之期!”

        陆庚不想被林弦惊看穿叫破了虚实,他伤重烦乱,一下失了耐心,反变得暴躁,气急败坏地喝到:

        “好小子,小瞧了你们。今儿个虎落平阳被犬欺,陆爷龙翔浅底还被虾戏了,以为本座奈何不了你们?爷还需要偷袭?我看你们八个才是偷溜进来的!”

        “气煞我也!那好,虚空无极,剑来!”

        龙泉宝剑无风自动。

        陆庚修为有损,但剑技不失。他心气浮躁,但经验尚在。一口剑并不大范围攻向众人,而是只追打一人,他要各个击破。

        虚空无极剑法神出鬼没,龙泉宝剑在空中进退自如,变向流畅,人虽远离,如在掌握,一手御剑术煞是惊人。

        八人合力防御,还是手忙脚乱,险象环生。

        先是诸葛昀承受攻击,其他人协防,等诸葛昀的流云枪法散乱,易流年顶上,运虎啸秋风棍以三式风系术法绝招抵挡,败退之后,风清隽以峨眉刺和暗器迎击。

        再下来,八人已经跟不上龙泉剑的节奏了,阵势大乱,败象已露。

        华澜庭的灵力早已接近枯竭见底,灵力运转艰难,很多术法动用不了。空天青烟玉中的灵气他在俗世界和八阵中用了不少,变色龙蜥又占用了部分,也不能救急。

        林弦惊的大盾不能使,修为所剩无几,跌坐在地,靠着霍徽晓的黄金杵和晁天阙的几件保命灵器才逃过陆庚的杀招。

        岳光寒功力最弱,就没发挥多少作用。

        诸葛昀武道精湛,厮杀经验最多,见状狂呼:“大家散开!退后!陆庚受伤,消耗也大,拉开距离!看谁坚持的时间长!”

        陆庚占了上风,心里却在暗暗咒骂这些个小子一个比一个精,总能找到他的痛脚。他剧斗之下牵动伤势,的确也在变得虚弱,距离一远,控制宝剑所耗费的真气越多,他开始力不从心了。

        大家三一群两一伙儿分散开来,虚空无极剑的力道减弱,让他们又勉强坚持了一会儿。

        陆庚虽然愤恨,心里却不怎么慌张。

        这就是修为高深的好处了。

        以他脱胎境的功力,一早就看出来八人修为的弱点。

        这八人在俗世界里都动过手,易流年和林弦惊几个还受了不轻的伤,他们是服了慕倥偬带来的门中灵药才快速痊愈和恢复的。

        但是,药力治愈毕竟不如自然修复,这里的细微差别就是存在的隐忧。

        没有外力刺激还好。他们在闯先天八阵的时候,尽管一再消耗,但同时也在不断利用携带的丹药补充,并不觉得到了油尽灯枯的境地。

        可这一弊端在这时就显现出来了。

        生死搏斗,时间一长,陆庚此时还马马虎虎行有余力,八人却接连开始出现了突然之间就虚脱无力的情况。

        他们被拖入了陆庚事先算到的阶段。

        局势再变,万象门小队,陷入危局!

        再无手段,陆庚是强弩之末,他们却必见死伤,难逃全军覆没的下场。

        陆庚在底座之中,脸上浮现出阴阴的笑容。

        易流年急了,朝着远处坐在地上的林弦惊吼道:“你算出来没有?让我们拼命掩护你,倒是给个章程出来啊!哥哥先死了,你以为人家会给你替我收尸的时间?”

        林弦惊额头的汗水涔涔而下,十根手指运转如飞,和地上飘浮的算筹连成一片,应道:“不要鬼叫。差一点儿,就差一点儿了。”

        易流年护着的华澜庭也坐在地上,双眼紧闭。

        战事一起,林弦惊就传音告诉大家,他要以大衍天机诀算出胜负手,让大家掩护他。

        华澜庭自是相信林弦惊的能力,但他临危冷静,最后脱力之后干等着也不是事儿,不符合他的习惯,索性以紫微斗数推演生机,这并不需要太多的灵力支撑。

        如今,他的脑海之内星盘闪现,十二格星局中,代表八人和陆庚的光点急速变幻,相互之间的数十根连线跃动不已,就是停不下来。

        听到林弦惊到现在也还没算出来,华澜庭也急了,脑子忽然就不转发木了,下意识地呆问易流年:“流年,两点之间什么最短?”

        “直线啊。”易流年随口答道。

        “为什么?”华澜庭随口接上。

        “你说为什么!你扔根骨头出去,你说狗是绕着圈儿追还是笔直追?”

        “笔直啊。”

        “狗都知道你还问!”

        突闻此语,华澜庭眼前的星盘陡然停住,一根线条闪耀,两端的一头指向陆庚,另一头落在代表岳光寒的光点之上。

        华澜庭猛地睁眼,大叫:“弦惊,是光寒!他属狗!”

        林弦惊虎躯一震,得此明示,有了!

        一根算筹突地自动抛飞而出,他余光扫过,遂以手点指一处,大叫:“光寒!大穿送术,给我把洗脚盆像狗骨头似的,有多远扔多远!”

        岳光寒修为不及,掺和不进激战,一早就坐地全力恢复,此刻闻言立即发动。

        方法确实简单,然而越简单越容易忽略,更甭提刚才在脱胎境强者的气势威压下,人人自危,思维不自觉地绷紧,大家都没想到这一手。

        诸葛昀还在和风清隽一起对龙泉剑做最后的顽抗。

        聚宝盆被岳光寒的大穿送术扔到了十几丈外的温泉湖里。

        盆里有底座和旗杆,岳光寒此时的能力只能送出这么远了。

        稳妥起见,岳光寒使出吃奶的力气又来了一次,末了还竭尽所能附送了一个诅咒术甩了过去。

        第二次传送的距离更近,但已经够了。

        底座里,陆庚晕头转向。

        移动了十几丈,这本没什么,问题是疗伤法阵连续受到震动干扰,破开炸碎,对他造成了冲击。

        这也还好,不过吐几口血的事儿,顶多是引发了伤势发作,护体真气紊乱。

        有趣的是旗杆也失去了束缚,贯穿下来。

        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脱胎高手肉身强悍,顶多疼上一下而已。

        悲催的是旗杆随后被他抱住了。

        这就有些不大妙了,旗杆迅即胀大,重逾千斤的铁疙瘩压了下来。

        虽然倒霉,导致陆庚骨骼多处断裂,内脏出血,伤上加伤,其实也并不致命。

        脱胎者已非凡体,生命力顽强,假以时日,辅以好药,用不了三五年之后,又是一条好汉。

        要命的是,底座空间也塌陷了,陆庚滚了出来。

        恨其斩杀门中强者,好容易有了报仇的机会,自在万象门众人是人人奋勇,各个争先,拼尽最后一股子儿气力,疯虎一般涌上,要将陆庚乱刃分尸。

        陆庚奄奄一息,气若游丝,却还不得死,八人也只剩下拳打脚踢的力气。

        远处传来声音。旗杆一倒,有外围强者觉察,正在赶来。

        易流年放出了之前派不上用场的斑翅飞蜥。

        斑翅飞蜥一口咬在陆庚脖颈大动脉上,毒素同时顺血攻入,元神也被吞噬,陆庚这才一命呜呼。

        报仇雪恨!

        斩将,夺旗!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