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257章 先天八卦


        温泉小湖的湖面上雾气蒸腾,四周寂静无声,连虫鸣鸟叫的声音都没有。

        八人猜测此地必有怪异,都没有轻举妄动,而是先仔细观察。

        果不其然,看起来是没有任何异象出现,但久视之下,人人的心头都莫名地泛起了一阵阵心悸之意,油然升起了后退的念头,但是古怪在哪里却说不出来。

        易流年身不由己地打了个哆嗦:“有问题,好可怕。”

        林弦惊沉吟一下:“说不得,不能擅入,要先试探下虚实。”

        岳光寒自告奋勇:“我来。这么短的距离不费力,我把自己传送到小岛上夺旗,有危险的话,我再退回来。”

        林弦惊制止了他:“不可莽撞,没必要以身犯险。这样,你试着传送一块石头进去,看看有什么反应再说。”

        “好主意。”岳光寒立即照办。

        但见地上一块磨盘大的石块蓦然消失,须臾之后,并没有出现在小岛之上,而不远处的湖面上空荡起一阵轻微的涟漪,整个小湖微微震动,似乎被惊动要苏醒一般,但很快就又沉寂下来。

        石块凭空不见。

        岳光寒的脸色一白,又过了一会儿方才收功,吐了口气说道:“弦惊提醒的对,这里应该是一座阵法。要是我自己过去,必定会偏离方向落入阵里。”

        “我想感应下阵法的危险程度。你们知道,时间越近,距离越近,我的大预见术预测的越清晰,刚才我顺便试过了。但是只能感受到山摇地动、风云变色、电闪雷鸣、水浪滔天等模糊的现象轮转,居然看不到会发生什么事。”

        “总之,里面不是我一个人能应付得了的。这种情况对我来说很少见,这里的危险等级很高。”

        林弦惊皱眉:“你们看,这温泉小湖的面积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轻身功夫再好也不能一蹴而就,小岳岳传不过去,我估计连澜庭的寸步千里也无法一次到达。”

        “湖水倒是不太深,勉强可以趟过去。危险自不必说,但是不明就里,我们很难采取正确的应对,那就只能硬闯,见招拆招了。”

        霍徽晓这时说道:“危险咱们不怕,但最好事先知道可能是什么样的危险。让我来看看吧。”

        大家知道霍徽晓眉间有一只隐藏的八彩竖瞳,因耗费灵力,只见她用过两次,这是霍徽晓天机术修为强于同门的一个倚仗,具体是何种神通,她不说,众人也就没问过。

        霍徽晓食中二指一并,在眉间一顿一抺,黑白竖眼显现,手指再一分,八彩重瞳显出。

        光彩连番闪动过后,霍徽晓缓缓说道:

        “第一点,是座阵法无疑,是什么阵法我没见过。但征状显示,一定是依据伏羲八卦构成的八阵图演变而成的,其内有很明显的由四象阴阳生发出来的天、地、水、火、雷、风、山、泽现象,并按照乾、坤、坎、离、震、巽、艮、兑排列。”

        “第二点,威力不俗。虽然为了追求效果,范围没有扩大,卦象也单一,没有向六十四卦深入,但强度不小,并且影响控制在湖区以内不外泄,一旦进入就会激发,对我们来说的好处是闯阵不会被外围强者察觉。”

        “实际威力上,据我大致判断,除非精通阵法且功力高深,否则的话,脱胎境强者硬闯都费时耗力,破开不易,普通的还丹境和温养境高手陷入其中,不说必死,能脱身而出就不错了。”

        说到这里,霍徽晓收功睁眼:“好在我们有八个人,虽然修为不足,术法和灵宝的作用不会太大,但合力进入,未必不能破阵。”

        林弦惊点点头:“那就好,知道是什么阵势就能有的放矢。既然是伏羲八卦,我们实力不够,那就走太极线,沿乾一、兑二、离三、震四、巽五、坎六、艮七、坤八的阴阳鱼曲线边缘行走,这样承受的压力是相对最小的,比直入破阵看似绕远,实则省力得多。”

        又商量一番,众人就要出发。

        易流年抬头看了看太阳的位置,抬脚就走,却被霍徽晓叫住:“错了,不要向北,此阵是伏羲先天八卦,方位和我们现在惯用的上北下南相反。”

        林弦惊解释道:“四面八方的位置关系是固定的,但方位是相对的。上古的说法是天南地北,南方为光明之位,所谓向明而治,面南背北,这是符合冬暖夏凉的自然规律的。要知道,阴阳学说,一切都是以自然为评判标准的。”

        易流年一拍脑袋:“哈,对啊,我忘了。要不说孙大圣一个跟头翻上天庭就到了南天门跟前,猴头他从来不走北天门。”

        诸葛昀:“嗯,流年的脑回路确实与众不同。”

        众人寻到了正南的位置,从乾位踏入湖水。

        进入之后,阵法立生反应,四周景物豁然变换,湖面消失,四周是天高地远、云淡风轻的恬淡景致,大家走了一段,并没有遇到什么险境。

        晁天阙问:“平安无事啊,乾位里为什么一派祥和?”

        霍徽晓答道:“阵法莫测,不用管,没事最好,赶紧向兑位方向走。”

        又一大段路过后,情景突变,水陆兼有,并多出了不少的树木摇曳其间,令人心情愉悦。

        林弦惊道:“这是进入兑位了,刚才我们走了约莫一炷香的时间,一般说来,如果我们能在每个方位的阵法边缘挺过一炷香的长短,就能过关了,你们……”

        他的话到此突然就说不下去了。

        因为周围景色仍美,但天色迅速明亮,天光树影徘徊,辉映水面山石倒影,明光暗影没有规律地交替闪动并且上下翻滚,让人分不清哪里是天色,哪里是水光,越分辨越是晕眩。

        大家一时只觉天旋地转、头晕眼花、立足不稳、行动困难,而灵力的消耗也开始变得大了起来。

        “停步,闭眼!”林弦惊大叫道。

        众人停下脚步,这才能勉强拿桩站稳,但只要一移动睁眼,就如同喝醉酒般跌跌撞撞,呼哧带喘。

        并没有人发动攻击,只是天地水面和树木草石影像光怪陆离地转动,就让他们寸步难行。

        即便是在原地闭眼不动,那感觉也如同在汪洋中被抛飞翻滚的一叶小舟,时而头朝上,时候头朝下,极为难受。

        易流年叫道:“拜托,你们快想对策,这样下去,迟早灵力耗尽晕死过去。”

        霍徽晓急速说道:“在卦象上,八卦对应八种自然现象,兑位对应的是泽,为大面积的水域。”

        晁天阙头脑发晕,问道:“这我知道,泽为大水,兑位的泽和坎位的水有什么分别?要怎么破?对付水,是火攻还是土掩?有什么针对性的术法可用?”

        这句无心的问话提醒了林弦惊,林弦惊也急道:“天之乾的卦象是三道实心直线,因为天是覆盖在上的,天又是多层的,而且是不间断的,所以伏羲以三道横线代表天。”

        “易为变,天有三种可能的变化,天上变,天空中变和天底下变……”

        他要拿桩站稳,一下子说不下去了。

        霍徽晓接道:“兑位为天上的变化。人们没法知道天之上是什么,但是古人很聪慧,他们发现在水边时,天的倒影在水波之下,而水翻起的波浪此时正好在天之倒影的上面,这在风云卷动的开阔水面上更加明显,于是天上动被称之为泽,体现在卦象上为下面两实线,上面一虚线。”

        易流年听到这里灵光一闪:“原来如此,倒影,我明白了,我们要倒立着走才能破这一关。”

        “屁!你倒立一个看看!”林弦惊骂道。

        倒着自然更晕,试都不用试。

        华澜庭一直没说话,此处阵法类似幻象,他尝试沟通变色龙蜥破阵,龙蜥却沉睡不醒,这时听了易流年的话,华澜庭一转念,叫道:

        “流年说得在理,不过不是倒立。天在上,地在下,兑是天在水下,水在天上,那我们就不能在地面水面的分界线上,而是要上去,在空中,对,那是,飞!飞到上面,反而安全,应了天在下水在上的兑卦之象。”

        别无他法,自当一试。

        众人的修为距离凌空飞行还远,但霍徽晓的飞行蒲团早已修好,于是她取出飞起。

        “可行!”霍徽晓叫道。

        果然,一旦离地,光影翻动带来的眩晕感就几乎消失了。

        但是霍徽晓的飞行蒲团最多只能载着四个人短时滞空飞行,这时就显出来慕倥偬让晁天阙加入小队的好处来了。

        晁天阙跟随风火伦日久,比华澜庭学艺的时间更长,铸器造诣更高,连着风火伦的功夫和武器法宝也学了个全,他自己就打造了两只风火轮灵宝,同样能够短时飞行。

        这样一来,八人全部到了空中。

        御空而行,光影的变动仍在,但天光和地水界限分明,众人不再眩晕。

        易流年大感轻松,笑道:“还是哥哥聪明吧。兑为大泽,临水而美,赏心悦目,兑加心为悦,飞翔的愿望也兑现了,当然更开心,古人把泽卦赋予一个兑字,大有道理,起的好啊。”

        然而,他们的好心情没有持续太久。

        因为,飞不动了。

        他们毕竟限于修为,两件灵宝的品阶也不太高,能量有限,至多能坚持小半柱香的飞行时间,就再也无法驱动了,眼看八人就要落回地面。

        刚进阵法,不能用尽所有储备。没奈何,华澜庭说道:“大家集中在一起,我以寸步千里身法带你们虚空瞬移两次,希望可以出了兑位阵法的范围,不过我带人转移,灵力会耗掉至少一大半儿,需要时间恢复,后面几关要靠你们的了。”

        八人靠近,拉手抱团,华澜庭负重发动了寸步千里。

        接连两次后,他们如愿顺利冲出,跌入了离位的火阵之中。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