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254章 前仆后继


        阿肯瑟念动法咒,部族法杖杖身上的金色毫光骤然强烈,间杂着黑色的光晕,发出耀眼的光芒。

        法杖前指,一道粗大的金光射向高台上的护罩,护罩轰然应声碎裂。

        金光冲势不止,打在龙涎香王的身上。大家的耳边只听到隐隐的低微咆哮声传出,散发着明显的怒意。

        接着龙涎香王似乎转了个身,五官不很鲜明的抹香鲸形状的龙涎香王再度蠕动了起来,口中喷出一道黑白相间的光芒,和阿肯瑟法杖后续发出的金光撞在一处。

        轰鸣无声,流光溢彩,两道光芒四散。

        大家被冲击的接连后退,人人屏息观瞧。

        十几道光柱对撞之后,却是阿肯瑟的法杖之力显得后继乏力,发出的距离越来越短,而龙涎香王的黑白光芒步步紧逼。

        阿肯瑟脸上并不见慌乱之色,反而是华澜庭身边的阿布扎比虎目含泪,喃喃道:“真的还是不敌吗?老族长……”

        阿肯瑟的声音传来:“阿布扎比,过来接法杖!”

        “华澜庭,记得你的承诺。老夫将以死相拼,为我圣地部落争得未来一线生机。”

        “此是宿命,老夫无怨无悔。这是必有的牺牲,你不必挂怀。”

        “阿布兄妹,老夫看得见大体的结果,看不清其中的过程,如何选择,你们自决。”

        “阿布扎比,还不过来!法杖认主!“

        “阿肯瑟,当代阿肯部族大部首,神魂归位。先祖佑护,荣光出击!”

        阿布扎比箭步窜出。

        华澜庭紧随跟上,急问:“扎比兄,怎么回事?”

        “龙涎香王积蓄的能量太多了,老族长指挥法杖难以匹敌。他老人家以肉身驱动法杖,不能完全发挥历代先祖遗留的力量,只有舍身成仁,让自己的神魂进入权杖之内,成为其中的一员,才能够充分调动。”

        “人之刚死,神魂的活力最强,此时可以御使权杖发出威力最大的荣光攻击,从而击败龙涎香王。”

        华澜庭听罢一呆,他记起来在脑域之中和阿肯瑟谈话时,对方淡然的眼神中流露出的悲怆之色。

        现在想来,阿肯瑟或许是用圣光大预见术看到了自己陨落的命运。后来,在和阿布兄妹交代完事情,并交给自己信物再次得到自己的承诺后,他那时是微微笑着的,那是了无牵挂、决意赴死的释然。

        华澜庭想要阻止,他加快速度,就要超越过阿布扎比。

        阿布扎比却从后死死拽住他:“不必了。老族长死意已决,这是为我族复兴所付出的牺牲,这是他无上的荣光和解脱,你不要打断。”

        华澜庭一顿的工夫,阿布扎比反而加速冲出,接近了阿肯瑟。

        阿肯瑟朗声长笑,叫了声:“好孩子。”

        法杖末端划过阿布扎比的腕脉,一蓬鲜血标出。阿肯瑟以手点指,掐诀过后,鲜血被打入法杖。

        阿肯瑟从容慈爱的目光扫过阿布兄妹和华澜庭,法杖调转一圈,前端重重击在自己的前额,尸身倒地。

        华澜庭欲叫无声。

        阿布扎比接起染血的法杖,高举指天。

        法杖发出低沉的嗡嗡声,金光大放,源源而出,在空中幻化成一只展翅高飞的雄鹰,盘旋三匝,鹰视四顾,眼光锐利,神态睥睨,悲鸣一声,气势无匹地凌空下击。

        鲸状的龙涎香王似有惧意,但被锁定后无从躲闪,只得扬头迎上。

        轰鸣声中,雄鹰的利爪插入龙涎香王的后背,白黑两色的光晕四散纷飞,两兽纠缠在一起,翻滚搏斗。

        须臾,雄鹰振翅,跌跌撞撞斜飞,身上也有了伤势,金光黯淡,雄姿不复,被收回到了法杖之内。

        反观龙涎香王,气息萎靡,匍匐于地,身形缩小了两圈,偶尔抽动,显见是遭到了重创。它被变色龙蜥欺骗在前,又承受了部族法杖多次攻击,这次要进化到圣器肯定是不可能了,连遁走的气力都没有了。

        阿肯瑟以死达到了目的,大阵已破,阵内大部分幸存的仙洲弟子都缓过神来得救了,龙涎香王也被留了下来。

        阿布扎比以手摩挲着法杖,泪流不止,华澜庭神色黯然。

        就在大家心神放松下来的时候,一道阴恻恻的声音骤然响起:“小子们,高兴的太早了吧!姜是老的辣,阿肯瑟这老家伙没料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吧!”

        话音一落,一头狮子状的虚影在前方地面上若有若无地闪现出来。

        是他!

        别人不认得,华澜庭却一下认了出来。

        当日在脑域之中,三圣山派来夺舍的长老所化之狮身被苍鹰摔晕,阿肯瑟也是大意了,没有对装死认怂的长老赶尽杀绝,觉得它已无威胁,这一念之慈却埋下了祸端。

        不想这位长老在三圣山上是排名垫底,其人修行潜力已尽、行将就木,但他能苟延残喘得以不死,一是因为为人狡猾阴险,二是由于生命力坚韧,这才得以长时间坐在长老的位置上,没被后来者替代。

        他重伤以后,神魂被阿肯瑟收纳,装作奄奄一息,其实在暗中恢复,直到大部首身死才跳出来发难。

        神魂不能在外滞留太久,这人自有自己的如意算盘,他仰天狂笑:“真是抱歉的很,便宜最后都让本长老占了。”

        “不妨告诉你们,龙涎香王幼小的灵识受创严重,但其内的药力和冥气损耗不大,平常不敢想也做不到的事,现下本长老尽管也虚弱,却未尝没有机会夺舍,成为药灵。”

        “部族法杖之力已消耗殆尽,到时先干掉你们,等到回去后,就算三圣山,也要供着老夫。不说了,告辞,等会儿见。哈哈哈哈。”

        一道流光飞出,直入龙涎香王体内,引发了起伏波动。

        华澜庭大急,一旦龙涎香王恢复行动力,这里无人制衡,岂不是前功尽弃?阿肯瑟大部首也白白丢了性命。

        他沟通变色龙蜥,可龙蜥刚才发功哄骗龙涎香王成功,已是没有余力再出手了。

        论神魂精神之术,这里的人都无法制止夺舍。

        华澜庭还在想办法的时候,阿布扎比把阿布闺秀叫到了身边,轻声说道:“妹妹,老族长说他算得到结果,看不清过程,所以让我俩根据情况,我们有选择权,可以自行决定。那时我并不完全明白他的意思。”

        “现在看来,哥哥,要追随他老人家而去了。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为了部族的未来,我相信阿肯瑟爷爷的话。你也是,接下来自己选择吧。”

        阿布闺秀的眼神悲伤而决绝:“哥哥,阿布家族只有视死如归的勇士,没有胆小逃生的懦夫。妹子虽是女身,并不例外。放心,我知道怎么做。”

        阿布扎比洒然一笑,手中法杖已刺入妹妹的手腕,念动咒语,法杖一天两次认主,传给了阿布闺秀。

        这时,龙涎香王停止了波动,圣山长老夺舍了,笑声传出:“受死吧,小子们,今天的荣光是老夫的。”

        阿布扎比扬声道:“未必!是你得意的太早了。黄雀捕螳螂,还有雏鹰跟在后!”

        法杖同样重击前额,阿布扎比雄壮的身躯倒下。

        这一切发生的很快。

        阿布闺秀高高举起染血的部族法杖指向天空。

        只有阿布兄妹知道,大部首阿肯瑟为了一线未知的天机,并没有全数动用法杖内的力量,还是想着留存下来先祖的能量,或者为后人所用,或者用作传承。目前的危机未尝不在他的算计之内。

        他让阿布扎比自己选择,阿布扎比选择了一样的道路,他选择步阿肯瑟的后尘,牺牲自己,用生命之火,再次点燃部族的荣光。

        部族法杖黯淡跌落,而雄鹰再出,振翅,这次是倾尽全力,向龙涎香王发出了,荣光一击!

        巨响过后,这次连惨叫的声音都发出,圣山长老连带龙涎香王的神魂就都碎灭了,龙涎香王的躯体又再缩小了一圈,只有白黑相间的气息还不时散发出来。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

        等华澜庭等人反应过来,阿布闺秀已经在默默收殓阿肯瑟和阿布扎比的尸身。

        尘埃落定,危局已解。

        大部分仙洲精英弟子生还,恐惧之下,都退出了焉支山口,而冥修也退走了。

        靠近大陆桥出口的地方,山风烈烈,阿布闺秀和华澜庭并肩而立,是阿布闺秀在走之前把华澜庭叫过来的。

        目光望向仙洲之内,阿布闺秀说道:“在帐篷里,老族长告诉了我和哥哥很多事情。”

        “他说,他算得部族复兴的契机在东方,契机承载之人是你。”

        “他说,为此,他很有可能要付出生命的代价。甚至,甚至不止一人,还会牵扯到兄长和我。”

        “他要我和哥哥在遇到情况时自己抉择。”

        “他的预见应验了,他和哥哥先后为了在长久以后重现部族的荣光而去,选择了牺牲自己。”

        “作为幸存者,我要回到圣地,回到部族,陪伴我的族人,等待那一天的到来。”

        “我不知道那会是多久,有生之年能不能等到,但我知道你会来,我也会,等你……和……你,明白吗?”

        华澜庭重重颔首:“我答应了大部首,等我足够强大时,会去帮助你们。”

        阿布闺秀微微低头,轻笑一下,马上收拢了笑容,轻叹一声,看了眼华澜庭,踟蹰说道:“我知道,你,已经有了道侣。”

        华澜庭啊了一声。

        “她很美。”

        “我不会,和她争什么。”

        “但是,我会等,等你,和我们的……血脉结晶。”

        最后一句低不可闻。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