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253章 荣光一击


        这样的召唤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想当初,那一晚,当心性单纯率直又青涩的阿布闺秀芳心可可,羞涩而坚决地走进关押华澜庭的帐篷,准备对貌似被封了灵力的华澜庭强行生米煮成熟饭,因年轻的部族少女第一次对异大陆男子产生心仪,也为长远计,决意为阿布家族在仙洲里留下一脉骨血的时候,华澜庭当时万般无奈,在情急之下就召唤了一次。

        他召唤的是在中央天井析易宫内,由器灵分身赐予的异种灵兽——变色龙蜥。

        华澜庭的修为已经能够驱使龙蜥,龙蜥在空天青烟玉中经过温养也解除了一层封印,能力开始恢复。

        正是变色龙蜥制造出了幻境,让阿布闺秀误以为自己得手成事,这才免除了华澜庭尴尬万分的局面。

        如今,华澜庭再次唤醒沉睡的龙蜥,向它询问和求助。

        变色龙蜥听罢来龙去脉,喜出望外。

        它曾经实力极为强大,与盛年期的一代老祖都能对抗数日之久,此时最盼望的就是重回巅峰,它又历经数万年修炼,见识广博,对大陆异宝知之甚多,对于这不世出的龙涎香也有所耳闻,更加知道这具有迷幻作用的奇香与其善于变幻的特长合拍,有助于它更快地解除封印并增强能力。

        寻思半晌,变色龙蜥蜴以意念和华澜庭沟通道:“小主人,此物甚合吾意,先说好了,到手后要分我一些,且它初具灵性,蕴含的能量驳杂庞大,也不是你现在能吸取的,需要我先过滤掉阴戾负面的冥气后你才能利用。“

        ”不过这是后话,我这时的修为所剩十不足一,没有本事直接强取这东西。”

        “那便如何是好?”华澜庭问道。

        “别急。不能强攻,还可智取。不能力敌,咱们就以巧破力,四两拨千斤。本尊不能直接降服它,那就干扰它。”

        “恰好我和其能力相似,皆据迷幻之功,我可以趁它全力以赴无暇分心的时候施加影响,让它以为已经到了转化的临界点,以不圆满的状态提前进入虚弱期,剩下的就看阿肯瑟那老头儿的了。”

        华澜庭别无他法可想,目前只得如此,虽然他心中还在担心一件事。

        时间推移,没过多久,大阵即将布成。

        这个时候,殊玄仙洲其余的精英弟子战队已经全部被引入焉支山口之内,圣气凌人大阵马上正式自动开启。

        阿肯瑟正在忙碌着,他控制不了大阵,但可以组织阿肯部族的战士和猿人们逐步撤离,他嘴上说着生死都是一时的表象和假象,行动上还是在尽力保全族人。

        不多时,阿肯部族之人撤离干净,阿肯瑟只留下了阿布扎比、阿布闺秀兄妹和华澜庭,他带着三人来到了大阵的中心位置。

        这里矗立这一座高台,旁边有一顶孤零零的帐篷。

        华澜庭远远举目观望,高台之上有护罩罩住,里面雾气霭霭,翻滚蒸腾,看不太清内里的情况,影影绰绰可以辨识有一物,半人来高,一人多长,通体洁白如玉,呈偏平椭圆状,这就是异宝龙涎香王了。

        运足目力,华澜庭依稀可以看出这家伙居然长得像是一头鲸鱼的模样,正自缓缓蠕动,后背的喷口内有肉眼可见的气息笔直喷出,直上云霄后快速散开,空气中有淡淡的香气传来,令人迷醉。

        走近后,阿肯瑟说道:“大阵启动了。有护罩保护,并且龙涎香王已能收束香气的释放范围和方向,这一大片地域是唯一的安全区。你在这里等一会儿,我和阿布兄妹有话要说。”

        阿肯瑟领阿布兄妹进了帐篷,留下华澜庭一人。

        时间其实不长,但华澜庭却等的心急如焚。

        一方面,他清楚时间越久,仙洲战队的弟子们就越危险,陷入阵中死亡的几率和数量就越大。

        他在心里催促变色龙蜥,龙蜥却说此时不是干扰的最佳时刻,龙涎香王还没有全力发动大阵,此物具有灵性,过早动手会引起警觉,这么近的距离内,这里没有人能抵御住龙涎香王的本能攻击。

        另一方面,华澜庭一直最担心的自在万象门战队同门的安危。

        如无意外,伙伴们也应该来到了山口内,他不认为他们有能力抗住龙涎香王奇香的迷幻和冥气的侵袭,别的战队有些无可避免的伤亡他还能承受,自己人出了事是他万万不能接受的。

        与此同时,焉支山口四周的边缘范围内,包括万象门预备队在内的五十支战队的所有人员都觉察到了异常,空气中弥漫起一股奇香,由淡薄转为浓郁。

        大家试图对抗,但无论何种驱除和防护手段都无济于事,众人的神智开始出现模糊,脑中幻象丛生,功力不足的已经形如僵尸摇摇晃晃。没一会儿,有修为差的就开始向同伴动起手来,各队大乱。

        风清隽九人也不能幸免,其中精神修为最强的霍徽晓还能保持住清醒,她大喝一声,一掌拍醒了岳光寒:“不对劲,即刻发动!传送到戒指那里,先找到澜庭!”

        华澜庭此时也等不了了,他快步向帐篷里闯去,迎面碰上阿布兄妹走出来。

        一眼扫去,两人面色凝重。

        阿布扎比是冷冽中带着几分决然之色,走过华澜庭身边时拍了拍他的肩膀,并没有说话。

        阿布闺秀神色凄怆愤然,只见到华澜庭,眼中流露出一丝柔色,但也没有说话,只深深看了他一眼就擦肩而过。

        华澜庭心中焦急,虽觉不对,但顾不上和两人交流,径直闯进了帐篷,叫道:“大部首,我还有一事相求,动手的时机您来把握,越早越好,但能不能帮我找到同门伙伴的位置,我……”

        阿肯瑟和阿布兄妹交代完事情,似乎轻松了许多,面带笑容:“不用说了,可以。你先拿着这个。”

        说着递给华澜庭一物,华澜庭接在手中看了看,装进了空天青烟玉之中,诚恳道:“大部首放心,我答应的事情必会去做。”

        阿肯瑟点点头,握住华澜庭的手说:“你闭上眼,我借助此地的威压,勉强能帮你找寻同门的位置。”

        华澜庭闭眼,脑海中渐次出现焉支山口内各处山峰和密林的影像,虽不清晰,已可以看到人影。

        那是各支战队的图像,其中有人还在挣扎和坚持,没有完全被迷幻住,有人已呆若木鸡如同行尸走肉一般,还有少部分弟子正在斗法,开始了自相残杀。

        图像轮转,华澜庭终于搜索到了风清隽九人,不及考虑为什么是预备队出现在这里,华澜庭叫了一声后退出了脑域景观。

        阿肯瑟说:“你带闺秀去,大阵不会波及她,让她带你们回来安全区。”

        华澜庭应了一声,跑出去找到阿布闺秀,说了句:“跟我来,帮我救人。”阿布闺秀还没明白过来就被他拖着向外飞奔。

        在路上简单说明了情况,两人依照方向来到了自在万象门弟子们所在的方位。

        然而这里并不见人影,几遍寻找没有后,华澜庭扩大了范围,却遇到几伙儿失神的仙洲战队,对方早已不辨敌我,朝着华澜庭就展开了攻击,华澜庭不得已出手反击。

        好在对方并不会向阿布闺秀招呼,于是阿布闺秀帮华澜庭料理打倒数名疯子般的对手后,两人迅速逃离。

        华澜庭顾念变色龙蜥的任务,料想队友们不会无故失踪,应当暂时无事,只好返身回到安全区里。

        再说岳光寒了发动空间传送,众人落脚之处是在一间帐篷里。

        原来,华澜庭被俘后,身上表面看得见的东西都被搜走,连戒指也在内,后来还是阿布闺秀找回了他的物品带在身边,刚才去见阿肯瑟时就放在了帐篷内。

        大家知道华澜庭是人戒分离了,好在这里似乎是冥修的驻地,而且也没有了香气和冥气的威胁,商量片刻后,就小心翼翼地开始出帐探寻。

        接连搜索几座帐篷都是空无一人,就在他们要继续向深处寻找的时候,不意碰上了赶回来的华澜庭和阿布闺秀两人。

        风清隽一声雀跃,扑过来就拉住了久别重逢的华澜庭的双手,华澜庭也是大喜,见大家都没事也放了心,这时来不及叙话,迅速交代几句后,他就领着众人向中心而去。

        他心里只想着赶紧让变色龙蜥尽快行动,浑没注意落在后面的阿布闺秀神色恹恹,眼神追着他和风清隽的背影不放。

        来到中心区,阿肯瑟站在账外,手中握着金中透黑的部族法杖,仰视高台上的龙涎香王,正密切关注着其中的变化,阿布扎比站立在后。

        听到声音,阿肯瑟只回首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嘴里说道:“你们都退开。”

        华澜庭等人和阿布兄妹依言后退出很远。

        在华澜庭的暗中催问下,变色龙蜥终于出手了。

        在场众人没有感觉,而龙涎香王很快出现了变化,它缓慢蠕动之势渐渐停了下来,浑身白光大盛,背上的喷口也不再吞吐香气,随后身上显出了一圈圈黑色的光环,明暗闪烁,沿着它的身体滚动。

        阿肯瑟叫道:“就在此时!部族法杖,荣光一击!”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