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247章 五行秘奥


        霍徽晓对天机预测术的使用比以前更加纯熟,算筹一出,闭目凝神没过多久就有了结果,她睁开眼睛,皱眉道:“三点警示。”

        “其一,我发现有三道影像在附近盯住了我们。如果记得不差,很像是我们救援林弦惊他们时逃走的那三个黑衣人。”

        “奇怪的是,我算到身边曾有气息和其呼应,因此他们才能掌握我们的行踪,但我仔细搜寻几遍,却无论如何在我们九人中找不到信号来源所在。”

        “大家我是信得过的,不可能有敌人的内应,难道说有人被下了不定时的定位追踪装置?”

        “其二,周遭有不止一拨人马,另有怀有敌意的人在远处窥伺,人数不详,实力不弱。”

        “第三,这两批人肯定都不是冥修和猿人,气息明显是仙洲修真者的路数。”

        岳光寒入门最晚,在这些人中的修为最弱,他不敢过多使用灵力,测算速度上不如霍徽晓,但他的大预言术对越近的事件看得越清楚,这时说道:

        “晓晓姐说的不错,第二拨人我没精力顾不上去观察,但那三人离得很近了,相信很快就会发起攻击,而且是分三个不同的方向,个人修为应该在我们之上。”

        “信号源我也没有发现,只能多加留心,再出现时当可抓住。”

        风清隽说:“如此的话,现在没时间去探究为什么踪迹会暴露了,先应付掉这两拨攻击再说,当时最后伏击我们一队的三个蒙面人都有还丹境初期的实力,你们二队有什么配合的手段吗?”

        预备队的整体修为水平比正选队员要弱,但这些人都是六十代弟子中出类拔萃的佼佼者,个个要强心气儿高,在临来前的集训中没少演练各种作战方案,众人中的指挥者霍徽晓沉声说道:

        “我们此行的任务是救援华澜庭,必须闯过这两关,而且还要保存实力。两拨人都很难缠,所以原则是不宜硬拼,不能恋战,我的策略是出其不意,速战速决,不求歼灭,退敌为上。”

        “这样,等会儿风清隽师姐和霏霏一组,晗韵和文茵一组,琼丝和袁更一组,分别先抵挡住三人的进攻,尽量拖延,晁师兄在旁策应保护,为我和岳光寒争取时间,我要协助他发动新开发出来的天机攻击秘术,争取重创一两个,赶走这三人。”

        “然后我们全力向前,第二批人要是发起攻击,看情况,能速胜则战,不然我和光寒就把大家集体传送出去一段距离,虽然对我俩的消耗不小,但可以摆脱他们,救澜庭要紧。”

        风清隽问:“要不咱们不接战,直接传送走呢?”

        “必须先给他们造成损伤,迟滞其行动能力,不然他们能够对我们进行定位,靠我和光寒两个人并不能实施远距离传送,一直被追踪干扰的话,分心之下,不利于救援。”霍徽晓答说。

        方案既定,大家全神戒备。

        岳光寒所料不差,只前行了百丈远近,追踪而来的三名黑衣蒙面高手就从后方和两侧现身,出手袭击预备队。

        对方这次出动人手到俗世界里袭杀,不是不想派出更高级别的修士,而是修为更高的人很难避过四擘盟和万象门坐镇强者的神识探察,必会引来类似级数大能的干预,只有还丹境初期的人方可混迹于数百名战队队员之中而不引起关注。

        还丹境相当于自在万象门的五气朝元境,在场九人的修为都还没有达到这个层次,但以万象门优秀弟子的能耐,在短时间内合力抵挡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风清隽手中的分水峨眉刺转动,灵力光晕大如车轮,寒光四射,她速度奇快,展开了绕身紧逼,而对方的攻势多被宋霏霏以凤翅朝阳刀御使红焱赤焰术接下,三人打做一团。

        刀琼丝生猛无比又力大无穷,一上来,一口门板大小的合扇板门刀舞动疾如风车,唠叨刀刀法几乎没有停顿地罩住了对手的上半身,袁更的左手地府判官笔和右手虎头护手钩则灵力吞吐,专攻其下半身,一时间竟压制得对方连连后退。

        章晗蕴和文茵身法高妙,两女同使坤凰出岫剑前后呼应,她们的对手修为虽高但技巧不足,加之顾此失彼,尽管无惧二人凌厉的反击,却被带得身形不稳,脚步虚浮,虽能够形成威胁,急切间并伤不到她们。

        不知不觉中,对方有两人渐渐被引到了一处。

        突然间,刀琼丝、袁更和章晗蕴与文茵乍然后撤四散,跳出了战斗的圈子。

        预备队员之间配合精妙,空档刚一拉开,在一旁蓄势完成的霍徽晓与岳光寒发动的秘术就启动发出了。

        岳光寒的大预言术中有一项功能是诅咒,能够暗算对手,威力不算大,胜在效率很高,当日小试牛刀,曾让易流年当场坠马。

        岳光寒进入万象门时功力低微,之所以被门中破例接收,就在于他带来的大预言术非同凡响,十分神奇,具备预测、传送、诅咒等多种能力,让瑶光峰精通天机预测术的诸位长老名宿都啧啧称奇。

        入门之后,峰中首脑和大能对大预言术进行了细致的研究,连带着看家的大衍天机诀都借此得到了更好的完善,岳光寒自然也被重点照顾,不但修为增长迅速,大预言术的水平也日渐提升,最近还被授予了一门新开发出来的奇术,称之为五行诅咒术。

        此术将大预言术中的诅咒功能和五行生克能力相结合,杀伤力极大。

        五行之说源于道家的阴阳学说,世人只知五行代表金、木、水、火、土五种元素,世间万物皆由这五种基本元素构成,而阴阳属性赋予了五行相互对立、相互制约又相互转化的性质。

        五行代表五种基本元素和相生相克的属性规律,这种说法并不为错,道家很多功法术法也是由此开发衍生出来的。

        然而时至今日,道门对五行学说的研究早已超越了简单化和表面化的元素与属性认知,认为其蕴含的更是天地存续的五种基本状态和运行过程。

        类似“金克木、木生水”和“刀可砍树、火焚木生土”等等这些只是以表面现象来解释五行,并没有揭示五行运行的内在规律。

        自在万象门的典籍有云:水曰润下,火曰焱上,木曰曲直,金曰从革,土曰稼穑。意思是说,水具有朝下的属性,火具有向上的属性,木具有伸张的属性,金具有内敛的属性,土具有中和的属性。

        因此,严格说来,五行不是简单地指代金木水火土五种物质,而是藉由这五种物质具有的五种特性,来说明宇宙万物具有的五种基本动态和变化形态——收敛、伸展、润下、炎上和中和。

        例如,木为草木,象征着生命、生长和生发,突破束缚的成长自然是要“伸展”的;而水往低处流,滋润万物,即为“润下”;任何火势都是向上升腾的,即为“焱上”;金坚硬无比,却可以被压成丝状,其“收敛”之力强劲;土则象征大地,承载时间一切软硬纯杂之物和善恶美丑之象,其力代表“中和”。

        继续引申,收敛就是“向内”,伸张即为“向外”,润下和炎上表征“向下和向上”,中和可以理解为“过渡”。

        试想,宇宙万象之变化,有哪一条、那一点“不在五行中”呢?

        正所谓:金木水火土,内外下上中。宇宙万物变,万变不离宗。

        此诀方为五行之行的真义,亦代表着五种秩序——任何事物从新生、壮大、全盛直到衰败、消弭的发展过程,都离不开这些状态。

        由此,被术法诅咒的人,就要同时承受向上、向下、向内、向外和中和过渡之力的撕扯拉伸挤压,其中的难受可想而知、不言而喻。

        岳光寒的功力仍嫌不足,在霍徽晓的加持下才勉强让术法成形,威力和峰中长老使出来的不可同日而语,效果也难以持久。即便如此,两名偷袭者在其中仍然生不如死,七窍中鲜血狂喷,身体各部位都出现了凹凸变形的现象,要不是其修为达到了相当的火候,已然爆体而亡。

        一招得手,时效一到,两人就地栽倒,爬不起来。

        第三名袭击者见状大惊,他也是见机的快,当机立断,马上放弃了和风清隽与宋霏霏的缠斗,飞身过来,毫不拖泥带水,捞起两名同伴就走。

        此时,霍徽晓和岳光寒施展秘术后灵力消耗过半,风清隽等人要保存实力,都没有赶尽杀绝去追赶,大家转头齐向前方遁走,只有没有动手的晁天阙取出一样东西扛在肩上,在走前激发出了一枚灵力炮弹射向对方。

        晁天阙追随风火伦日久,单论铸器能力要在华澜庭之上,他从贾小纯的灵力蛋筒中得到启发,自己暗中做了一门灵力发射器,威能比贾小纯的可要强上许多,这一炮正中第三人的肩头,虽没一举轰杀对方,却大幅削弱了其战力。

        众人这快速一战逼走了对手,没过一会儿,又受到了另一伙黑衣人的围攻,这次对方足有十人之多,风清隽认出来就是当初参与截杀正选队员的那队人马。

        好在这两拨人似乎不为统属,这些人跟随过来捡便宜,并没有同时攻击他们。

        众人以灵识探察,发现这十人的个体实力不如那三人强,但皆为生力军,人多势众,而他们已经有所消耗,打起来可不容易对付。

        霍徽晓正要按照预案,命令风清隽七人先力战一番,给对方造成一定的损伤,同时为她和岳光寒布置传送阵法赢得时间,岳光寒忽然附耳过来,和她说了几句悄悄话。

        霍徽晓眼睛一亮,在对方围上来之前和大家快速低声商议,临时改变了作战方案。

        岳光寒人小鬼大,为人机灵,他审时度势,想出一法。

        但见他还是和霍徽晓原地不动,两人合作准备布置传送阵法,而风清隽七人分作两队,由战力最强的刀琼丝和修为较高速度又快的风清隽抢先上前,联手缠住了对方五人,全力以赴暂时拖住了对手。

        剩下的五名弟子各自迎向一名对手,人人奋勇,一来就都放出了自己拿手的杀招。

        袁更是判官笔和护手钩左右开弓齐出;晁天阙没动用自己的兵器,他接连发出了三枚灵力弹,呈品字形呼啸着奔向对手;章晗蕴要把斑翅飞蜥留在以后再用,但祭出了雌雄双剑和光系术法;文茵纵身飞起,在空中三个起落变向,从后方攻向敌人;宋霏霏把红焱赤焰术提升到极致,粗大的火焰卷向最后一人。

        有意无意,五人不着痕迹地一起发出强大的攻击,很快把对手五人围在了当中。

        看样子,他们是要故技重施,用霍徽晓和岳光寒的五行诅咒术算计被围的五人。

        但其实,岳光寒心里另有计较。

        他和霍徽晓清楚的很,虽说两人刚才吞服了提升灵力的丹药,再用一次秘术当可废掉对方这五人,但也会被一下掏空修为,之后己方的七对五固然赢面居多,但是也要付出代价,而他自己和霍徽晓恢复起来耗时很久,在其后营救华澜庭的过程中就难以发挥出作用了,此计为下策。

        如果选择按照原先的计划,在打斗过后将己方九人全部传送离去,一则在七对十的情况下,未必能有效杀伤对方多人,如愿破坏对方继续追击的能力,二来一次性传送九人对他和霍徽晓的负担同样极大,传送的距离也有限。

        权衡之下,为了追求最佳的战果,他还有一项新掌握的能力可以拿出来,而且消耗要比使用五行诅咒术要小。

        说时迟,那时快,施法蓄势已成,等袁更五人再次疾退,一哄而散,岳光寒在霍徽晓的配合下,又是一记术法发出,在无形中轰向那集中在一处的五人。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