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245章 意思意思


        一个时辰后,阿布闺秀面色绯红,一步三回头,扭捏着出了帐子。

        在阿布扎比的帐篷外逡巡了片刻,她挑帘进去。

        阿布扎比没有睡,正在榻前呆坐,前面是几坛歪七扭八倒着的酒坛。

        见阿布闺秀进来,他张了张嘴,欲言又止,半晌讷讷说道:“妹子,你,还好吧。委屈你了。其实……这小子也算不错……”

        阿布闺秀已经恢复了正常,拢了拢秀发:“哥哥,你不用担心,是我自己的主意。为了阿布家族和阿肯部族,我,无怨无悔。既然来了,总要做些什么。图存,就要求变。至于是福是祸,是好是坏,留待以后验证吧。”

        阿布扎比望向她,目光闪动,轻声问道:“靠谱吗?”

        阿布闺秀拍拍肚子,轻笑道:“安啦,这个妹妹我可比你懂,族里的婆子教过我的,十拿九稳。”

        阿布扎比看向账外:“这个姓华的小子,你打算怎么办?仙洲里有句话,叫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要不,能保则保吧。”

        阿布闺秀一扬眉:“哥哥,你这叫什么话!必须保!他现在可是你的…….让他多少交代一些事情,糊弄过去,总之不能交给老族长,他们会动刑的,说不定还会杀了他。这可不行!先拖着,等回到圣地再说。”

        阿布扎比说道:“行行,都听你的,别着急啊,我就是试探下你的态度,我当然会护着他。等回去后,我找机会和老族长去说,他老人家一定会理解和支持的。”

        顿了顿,又问道:“那小子,还不知道吧。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他?”

        阿布闺秀抿了抿嘴唇:“我干扰了他的精神,他应该什么都不记得。什么时候让他知道,哼,要看他的表现了。”

        第二天一早,阿肯部族继续开拔前行,阿布闺秀和华澜庭走在一起。

        两人面色如常,似乎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然而却半天谁都没有开口说话。

        最后还是阿布闺秀忍不住,踢了华澜庭一脚说道:“喂,姓华的,你倒是说话啊。我警告你,把仙洲和你门派的事情讲出来,不然我和哥哥都帮不了你,要是落到族长手里,不死也要扒层皮。”

        华澜庭皮笑肉不笑地上上下下盯了她几眼:“昨晚喝多了,现在还晕晕乎乎的呢。再说我都说过了,在下来自自在万象门,其他的无可奉告,爱谁谁。另外,酒后乱…….那个吐真言,不该说不该做的,说不定我也说也做了,还要我说什么?”

        阿布闺秀被他看得心里有些发毛,转过视线直视前方,换了个话题道:“哼,狡辩,都是我和哥哥说得多,你就没说几句有用的。你已经知道我们东来也是情非得已、身不由己了,都是三圣山逼迫的,我们也想找到摆脱部族命运的方法。”

        华澜庭正色道:“圣地部落太原始太落后了,你们缺乏的是文明和文化,要想从根本上改变,照我看,需要先从学习语言文字开始。”

        阿布闺秀不服气:“你们的语言文字,我会呀,这不可以和你正常交流吗?”

        华澜庭摇头:“诺大的部族里,恐怕只有你和阿布扎比等少数人识文断字吧。再说了,你哥哥还能够勉强说是饱读诗书,你嘛,撑死了也就相当于仙洲里七岁孩子的水平。”

        阿布闺秀不干了,反驳道:“胡说!你们东方殊玄仙洲九千多常用字我全部都认识。”

        华澜庭撇撇嘴:“识字只是第一步,要知道文字的前世今生和字里字外的意思才行。”

        “你什么意思?瞧不起人?不信你考考我啊!既然认字,还能不知道字的意思?”

        华澜庭转转眼珠,微微一笑:“那好,我就考考你。请听题,你来告诉我两个人的这段对话是什么意思,是在何种场景下发生的,说的是什么意思。”

        阿布闺秀来了兴趣,侧首看着华澜庭,华澜庭道:

        “甲问:兄弟,你这是什么意思?”

        “乙答:哥们儿,兄弟我没什么意思,就是意思意思罢了。”

        “甲说:不好吧,你这就不够意思了。”

        “乙接着说:哎呀,别和我客气,小意思,小意思啦。”

        “甲说:这样啊,你这人可真有意思。”

        “乙道:好说好说,其实也没有什么别的意思了,你懂我意思的。”

        “甲笑:那成,好吧,既如此,哥哥我就不好意思啦。”

        “乙说:哪里哪里,应该是我不好意思。”

        阿布闺秀已经听的是一头雾水、一脸茫然:“你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意思啊,意思两个字我懂,但他们说的是什么意思啊……”

        华澜庭坏笑:“看看,傻了吧,一个送礼的场景你都听不出来,其实我没什么意思啦,根号二而已。”

        “啥?啥是根号二?”

        “开根号是数算里的一种,根号二约等于一点四一四,根号二而已的意思就是,一四一四而已,意思意思而已的意思啦……”

        阿布闺秀头都大了,娇嗔道:“这个不算,太绕了。你你,再换一个。”

        华澜庭无奈,翻着眼睛想了想:“行,那你听这道题,是父亲和儿子之间的对话,你告诉我儿子到底在三次考试中到底有没有进步。”

        “第一次儿子说:老爹,对不起,这次测试中我有一半题目没有回答上来。”

        “父亲说:没关系,下次继续努力。”

        “第二次儿子说:老爸,这次我有一半题目都答上来了。”

        “父亲说:不错嘛,有进步啊,再继续努力,你行的。”

        “第三次,儿子汇报说:父亲,这一次我只差一半题目就全答对了。”

        “父亲很开心,鼓励道:行啊,干得漂亮!我早说过你可以的。”

        阿布闺秀有些凌乱,自语道:“第一次是一半错了,第二次是一半对了,第三次是差一半全对……你讨厌,这不是一个意思嘛!”

        华澜庭颔首:“然也,有进步,孺子可教也。”

        阿布闺秀恼了,一跺脚:“没你行,你最牛,你人定胜天。”

        “不敢不敢。”华澜庭摆手。

        “你还不敢?你能把天儿都聊死,还不是人定胜天?”

        阿布闺秀又道:“这些只是日常俗语,哪里谈得上是什么文明和文化了,再换一个,有没有高雅一点儿的?”

        华澜庭:“那好,来个有文化的,回文诗懂不?”

        阿布闺秀切了一声:“小意思,不就是什么人过大佛寺,寺佛大过人嘛。”

        “那是小儿科,我有个更复杂更有意境的,且听这首:

        枯眼望遥山隔水,

        往来曾见几心知。

        壶空怕酌一杯酒,

        笔下难成和韵诗。

        途路阻人离别久,

        讯音无雁寄回迟。

        孤灯夜守长寥寂,

        夫忆妻兮父忆儿。”

        阿布闺秀在心里跟着默念两遍,喃喃道:“这首诗是在思念妻子。”

        “双眼都望得干涩了,但山高水阔,人来人往,并无知己。酒壶已空,不忍再斟,提笔对笺,难和成诗。山遥路远,离别已久,鸿雁传书,漫漫无期,长夜独守,孤灯寂寥,作为夫君和父亲思念妻子与儿女。”

        “也还好吧,用词直白,不难理解,不复杂啊。等等,你说是回文诗?我反过来读读看。”

        “儿忆父兮妻忆夫,

        寂寥长守夜灯孤。

        迟回寄雁无音讯,

        久别离人阻路途。

        诗韵和成难下笔,

        酒杯一酌怕空壶。

        知心几见曾来往,

        水隔山遥望眼枯。”

        “妙啊,绝了!眨眼间就从思妻诗变成了思夫诗。”阿布闺秀不由睁大了眼睛。

        华澜庭笑而不语。

        阿布闺秀瞧着华澜庭得意的样子,心里仍旧不想服气,说道:“你说得都是些文字游戏,和我族命运没什么直接的关系,我想知道的是你们道门里的道,而不是语言的小术。另外,我对你们道家的符箓之术非常感兴趣,你讲讲这个。”

        华澜庭作深沉状:“文以载道,大道至简。怎么能说这些日常朴素的语言文字是小术呢?也罢,你要听大道,我就试着说说。”

        “你喜欢符箓之术是吧,那就先说这符好了。”

        “何为符?有符号、符节、符箓等等。从字源看,符字最早从竹而来。远古,人们在竹子上结绳记事,再后发展到在竹简上书写文字。”

        “后来,有人将其一分为二,一半自己留着,一半送给别人保留。等到需要传话办事的时候,就让人拿着自己这一半过去,如果可以和另一半对上,则可以确认是约定的人来的信息,值得信赖。此处,符,表征为信。军中的传令虎符也是由此出现的。”

        “这就叫符,符合之符,符是一种确信,是对彼此认同的规则的一种确认。”

        “就如同匹配的钥匙和锁头一样,它们之前是一体的,是互为阴阳和表里的。”

        “一把大锁,一把任凭你使出牛劲敲打锤击都打不开的大锁,只要钥匙对了,轻轻咔哒一声就应声而开,毫不费力,自然而然,豁然开朗。”

        “大道亦如此。道门修炼的精神和身体状态也好,日常使用的语言和文字也好,所谓春天花会开,当你所坚持做的和你追求的东西暗暗契合的时候,一切都会被‘打开’”。

        “我想阿肯部族也是如此,大的方面要开化进化,小的方面要找到制约束缚潜能开发的那个症结,若是真有什么钥匙或者符箓之术能够解开对上,也许问题就解决了。”

        华澜庭只是信口胡诌一说,走在两人后面的阿布扎比听到,却是心里微动,虽然还是没有头绪,不知怎么解决,抓之不着,却隐隐感到有什么东西,似乎在他眼前的冥冥之中晃动。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