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241章 各自为战


        阿布闺秀低头寻思片刻,想不出有什么玄机,遂问:“这句话有些决绝可怕,不过想不明白就不要担心了,一切听老族长的安排就是了。”

        阿布扎比晃了晃脑袋:“可老族长最近的行为太反常了,完全像是变了个人。我怕圣山单独给他的功法有害,破坏了他的神智。不管是为了控制他和整个部族,还是另有原因,都让我不安。”

        “他老人家总不会是认为,真把部族置于必死之境,才能绝处逢生吧。”

        犹豫了一下,阿布扎比继续说:“先不说这个。有件事还要让你知道,老族长坚持认为,所谓东方的契机,会着落在阿布家族头上。”

        阿布闺秀这次没有感到意外,回道:“那也不奇怪呀,我们阿布家族在部族里一直是特殊的存在。”

        “阿肯部族的阿指的就是阿布家族,然后才是肯氏,只有大部首才能以阿肯为姓氏。咱们家族曾经是部族的领导者,后来由于人丁越来越少,才不得以让出了位置,但也始终是部族里个人武力最强的,现在也证明是最适合修炼的家族。”

        “我们的地位也是超然的,像哥哥你可以列席族长会议,我可以以女性的身份出征,我们也能和其他部落首领的后代一样,学习和阅读早年间从殊玄仙洲里流传过来的文字和书籍。”

        阿布扎比道:“我就是深感责任重大,但又不知道怎么去做,毫无头绪。上代大部首没有留下太多的线索和提示,这才整日里愁眉不展。”

        “老族长让我严守这个秘密,说等到了殊玄仙洲里,才能够告诉你。”

        “而且你知道,我和你完全没有受到三圣山功法弊端的限制,我俩在修炼中是没有透支生命力的,连你我现在的样貌,都是我用老族长教的方法弄得比较显大,以防被圣山和其他人看出异常。”

        阿布闺秀劝解道:“不管怎样,听从老族长的调遣见机行事,先从了解殊玄仙洲人文地理、宗派实力、功法术法上着手,看能不能找出什么端倪。”

        阿布扎比还是眉心紧锁:“这些我也想到过,但哥哥另有一桩事放心不下。“

        ”阿布家族没有孬种,为了改变部族的命运,我想你我都宁愿献出生命,而不会皱半点儿眉头”

        “可是,说是家族,其实人丁凋落到只剩下四人,而小弟阿布沙迦和小妹阿布闺蜜年纪还小,名义上是被三圣山带走,破例收为弟子,其实我了解过,两人的境遇比困在领地上的人质还不如,既没修习功法冥术,还被限制了人身自由,形同于仆人杂役一般。”

        “就算我们有所收获,能在仙洲里落脚扎根,或者说找到了解救部族的办法,也不可能有能力杀上圣山救出弟弟妹妹。”

        “万一你我身有不测,两个娃娃该怎么办?阿布家族不能在我们这代断了香火。难道说,要靠两个半大孩子承担起拯救部族的使命?”

        提到弟妹,阿布闺秀眼中冒出怒火:“三圣山,我和他们势不两立。”

        兄妹俩计议半天,没有想出什么办法,等到了下午,有族人过来传话,大部首阿肯瑟让两人前往大帐外听命。

        来到大帐,外面站满了人,有各部落的族长,其他的都是阿肯部族年轻一代的强者。

        阿肯瑟背对大家负手而立,等人到齐,他双手一划,众人面前显出一面光幕,上有密密麻麻,有星星点点闪耀,他转身郑重说道:

        “这次我们的运气不错,原本只是要对破除两洲之间的壁障进行试验,顺带试探殊玄仙洲的反应,以及探察并争取布下多个突破点,为今后圣地的大规模进攻做准备。”

        “没想到对方没有派出高手清剿,而是以他们的什么青年菁英弟子大赛为名,来的都是和你们差不多等级的低辈弟子。”

        “因此,三圣山调整了此行的任务,改为全力击杀这批人,让殊玄仙洲修真界出现传承上的断层,这对未来的计划大有好处。”

        “为了实现这个目标,三圣山已经在陆续输送过来更多的部族战士,并在焉支山口布下绝杀大阵。”

        “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延缓各支战队的推进速度,为人员输送和布置大阵留出足够的时间。”

        “我知道,这么做势必造成部族战士和猿人的大量牺牲,但一来这是三圣山的命令,我们无从反对。二来,你们和部族同样也会受益。”

        “此前十万平民的死伤让我们收集到了海量的修炼资源,三圣山对此表示满意。但这些凡人的生气、死气和负面精神力杂驳不纯,效用有限,只有修真者才能提供更高品质的所需。”

        “三圣山传下话来,这次对抗修真者的所得不必上缴,可以全部留用、论功行赏。如今已经证实,这些能够修复我们生命力流失带来的损害,并促进修为的提升,仅此一节的吸引力,对你们个人而言就足够大了。”

        “另外,部族中由此会产生更多的强者,增强部族的实力,加重我们被三圣山看重的砝码,进一步为阿肯部族成为所有圣地部落的领袖铺平道路。”

        “所以,本部首希望你们人人奋勇、个个争先,为部族的再次崛起出力,你们中间的佼佼者必将载入部族重现辉煌的记录中,为世代族人所铭记和膜拜!”

        “三圣山赐下的宝物能够显示被定位的殊玄仙洲人马的位置。现在,你们按照名单组队,各自率领本部战士和猿人,前往他们行进的路线上,截杀指定的战队。”

        “记住,你们在修为等级上整体不弱于对手,还有人数上优势,并且那些战队都已经三圣山的秘法成功干扰了情绪,在渐渐失却理性,只要先让猿人消耗他们的战力,胜算是非常大的。”

        “阿肯部族的勇士们,为了你们部落的荣光和部族的荣耀,为了你们自己的生存和强大,出发吧!”

        在场的部族兽衣冥修们被阿肯瑟的话语煽动,纷纷高举手臂发出怒吼,然后依照指示离开去召集人手。

        众人散去,阿肯瑟把阿布扎比单独叫进账中,对他说道:“阿布,你负责的那支队伍来自自在万象门,我给你加派人手,务必消灭对方,最好连预备队也不要放过。”

        阿布扎比问道:“他们是实力最强的一支吗?”

        阿肯瑟说:“这我不太清楚,未必是最强,反而可能是其中最年轻的。”

        “那为什么交给我?您知道,我和闺秀联手,理应面对最强的战队。”

        “我自有理由,具体你就不要问了,也不要小看对手,这是他们的一些基本资料。去吧,我等你的好消息。”

        阿布扎比按下疑问,出来后点齐了归他指挥的人,加上他和阿布闺秀,这一路足有二十名兽衣冥修,还有上百名猿人跟随,一行人按照光幕显示的方向进发。

        根据部署,他们在半夜赶到了一个叫葱岭的地方,此地是最有可能拦截到对方的地点,在接连放过两支殊玄仙洲的战队后,阿布扎比让大家原地休息。

        第二天黎明时分,山顶上放哨侦察的猿人传来消息,远远数里之外,有一队人正在接近山岭。

        阿布扎比召集起所属人马,阿布闺秀问他:“哥哥,咱们人多势众,是不是设下埋伏,等对方进坑后一拥而上?”

        阿布扎比拿出阿肯瑟给他的资料又看了看,想了想道:“他们有合击技能,要尽量减少族人的损伤,照我的话去做。”

        接近的正是自在万象门的华澜庭等十人,他们一路疾行,途中只在午夜稍作修整,此时正奔葱岭的方向而来。

        接近山脚,领头的华澜庭止步扬手:“停,前方有情况,有多股冥修的气息出现。”

        众人从后半夜赶路,这时略有疲乏,闻听后精神一振,纷纷放出灵识探向面前的山坡,果然发现有敌踪,冥修的气息和修真者有异,不会有错。

        对方似乎也发现了他们,山林间响起了啸声,那是猿人在嚎叫。

        大家先是默默判别,啸声漫山遍野、此起彼伏。

        易流年第一个兴奋起来:“公然叫嚣,这是明目张胆、明火执仗的挑衅。走,去教训他们。”

        华澜庭说:“等等,对方的气息杂乱,感觉人数可不少,啸声忽远忽近、时左时右、前呼后应,之间间隔一里到几里地不等。弦惊,你说怎么打?”

        “还怎么打?见一个杀一个,见两个杀一双,为仙洲里的平民报仇。”王根基双眼发红,气势汹汹。

        云袖春也跃跃欲试:“说的不错,敢不敢和师姐比比,看谁杀的多杀得快?”

        易流年在旁应道:“有何不敢!比就比。好,男左女右,你右我左,一炷香的时间,数人头为数。”

        王根基接道:“师姐又没和你说话,要比也是我和她,没你的事。”

        易流年怒道:“她又没看着你,怎知不是和我说话,你走开。”

        两人吵作一团。

        林弦惊皱眉:“都住嘴!澜庭问我怎么打,你们三个多什么嘴。”

        最后面的何大一懒懒说道:“你们先上吧,随便打,我没兴趣对付炮灰猿人,把厉害的兽衣冥修留给我好了。”

        曲正则不愿意了,叫着何大一的道号:“式一道长,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谁也不比谁差多少,为什么厉害的留给你?瞧不起非道门俗家弟子吗?”

        虞蹊帮腔道:“说的是,要不在场的道家弟子和我们比一比好了。”

        诸葛昀也说道:“我看行,谁怕谁啊?”

        连风清隽都加入了进来:“索性女弟子一伙儿,道家和俗家弟子各一伙儿,大家伙儿比赛。”

        华澜庭看大家你一言我一语七嘴八舌,被搅得脑袋疼,不耐烦地说道:“有完没完!敌人散作十几处,我是问弦惊,是一起上,还是各个击破。”

        林弦惊这才插上话:“敌人分散,一起上难免顾此失彼,不能全歼,会有漏网之鱼,不如……”他沉吟一下又说:“但我们有过决议,集体行动,不单独作战,且容我想想。”

        云袖春急道:“婆婆妈妈的,你平时不这样啊?依我看,分头行动,各个击破,才好比出高低上下。”

        华澜庭今天也莫名烦躁:“弦惊你也是的,优柔寡断拿不定注意,我一人可对付两处,其他的你们九个自便。”

        这下捅了马蜂窝,其余九人乱糟糟地指责华澜庭眼高于顶,不把同门放在眼里。

        争吵之时,已有猿人显出身形,探头探脑。

        十人停了争吵,不约而同各自冲了出去,自然而然地分散开来,向着不同的方向杀出。

        自在万象门战队十人,没有意识到他们放弃了集体决策和共同行动,一窝蜂呈散兵状扑向各处的冥修。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