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238章 稳扎稳打


        易流年随口答道:“这不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林崖主脑袋上的头发——明摆着的嘛。”

        “这些人仅仅是妙高圣地冥修的小股先头部队,修为能有多高,消灭他们最多花个吹灰之力就够了,说明不了太大的问题,厉害的在后头呢。我说得没错吧?小林子。”

        林弦惊同情地看着他:“话里的道理本身基本上对,话外音就不像话了。你惨了,迟早要吃亏在这张嘴上。”

        “此话怎讲?”易流年不解。

        “你看,你这几句话起码得罪了两个人。”

        “头一个是林壑林崖主,我观林崖主很是珍惜他那几根硕果仅存的头发,你这样拿他打镲,传出去人家岂能乐意?你不是在招摇峰辅修御兽吗,小心林崖主找个由头修理你。”

        “其二,你说这事儿是明摆着的,那意思明摆着就是云师姐见事不明,头发长,见识短,看不出来呗。反正搁我,可不敢这么当面编排咱们第三峰的大师姐。”

        易流年有些慌:“林小三儿,你,你挑拨离间,我才没你那些花花肠子。师姐,我冤枉啊。”

        云袖春一拢齐耳短发,挥挥手大度地说:“流年,没事儿,别听他的,师姐我才没那么小气。嗯,等大赛结束回到门里,姐会送你一双小鞋穿的。这事儿呀,姐还真没放在心上——我放在心里了。”

        易流年哭丧着脸:“你等会儿,姐,亲姐,我不是那意思……”

        华澜庭出来打圆场,岔开了话题:“弦惊,流年的话怎么叫基本上对,还有遗漏吗?让我想想。”

        “刚才带队兽衣冥修的修为大概在炼己境初期到中期之间,所使冥术的威胁并不大,猿人们就更弱了,虽然身体硬朗,对我们来说也就相当于炮灰,所以不算太费力。”

        “通常负责先头探路侦察的人的实力不会太强,如果流年的判断是对的,今后遇到相当于炼己境中后期高手领衔的小队,跟随的猿人修为也有所提高,那再以一敌十一的话,确实对付起来就会吃力很多了。”

        “不过应该还好。你们想,情报说侵入的猿人有三四千,兽衣冥修的数量有五六百。仙洲五十支参赛战队,正队加替补的人数少说也有七八百人吧,而且平均年龄普遍比我们大,又都是青年弟子中的精英,所以修为水平当在炼己境中期左右,算起来,我们是略占优势的。”

        林弦惊回应道:“综合看是这样的,想必这也是四擘盟如此安排的初衷,利用六四开的优势打败对方。只是这其中有不少的变数,我们来分析下。”

        “首先,假定四擘盟的情报准确,我方在人员总数和修为整体质量上要高出对方,所以胜算比较大。”

        “变数一,此次不是擂台比武,你出一人,我出对等修为的一人,或者你一个人正好对上对方一个实力弱小或差不多的小队。”

        “横断山脉地形多变,山势多样,双方实力相若但兵力分布互不知晓,这就很有可能在局部自然形成以多打少、以弱对强的局面,运气稍差一些,此消彼长之下,胜负算下来,到最后未必就胜券在握,比较遭的局面,是胜也是惨胜。”

        “其二,对方已经在此修整了一段时间,按理说,应该对地利有了相当的了解,算是以逸待劳。而我们是五十支战队到了后就齐头并进、各自为战,并没有安排什么协同作战、战术配合。”

        “怕就怕对方主动刻意地集中兵力先吃掉一批相对较弱的战队,或者是设下陷阱先硬打击溃几支强势战队,而在其他方向上选择游斗纠缠。一旦对方的计谋得逞,随着时间的拖延,我们的初始优势就会被逐步削弱,甚至是被反转,那就危险了。”

        “其三,我方的五十支队伍实力并不均衡,正选队和预备队又是分割开来的,七八百人实际上处在一个相对分散零落的状态,对地形地貌也没有准确的情报。”

        “如果对方通过先头部队的侦察试探摸清情况,等战斗全面展开后,各队推进速度不依,相互之间又缺乏联系和呼应,人家再通过穿插迂回来扯动牵制,利用山脉后的广阔的地域纵深进一步打散我们的位置形态,就可以最大程度上降低我们整体实力和人数上的优势。”

        “真要那样,一盘散沙的情况下很容易被各个击破。打到最后,单支战队的战力再强,也左右不了战局。”

        听了林弦惊的分析,大家一时都陷入了沉思。

        易流年说道:“我承认你说的有道理,有可能,但也是如果、万一的情况下。”

        “依我看,这帮冥修连身像样的衣服都没有,好像刚从莽荒时期走出来的蛮人,应该还没进化到有这样智商的程度。再说了,你能想到,四擘盟就想不到?兴许早有布置,不会任由最坏的情况发生。”

        林弦惊叹道:“他们能想到自是好,但我总感觉四擘盟这次有些过于托大和盲目乐观了。”

        “退一步说,就算我们胜出,总要付出代价。普通的损失还能接受,但凡牺牲大一些就不划算了。要知道,来的这批人个个都是仙洲后备力量中的楚翘,而对方连妙高圣地三大派的人都不是,即便拼光了也无损人家的根基。”

        “再说了,刚才说的是万一,我还有万二的顾虑呢。”

        华澜庭问道:“你是担忧妙高圣地不止这些人,还有后手的准备?”

        林弦惊点头:“他们既然能够送人过来,这段时间又停步不前,难保不是在增兵加人,我们以为的优势,没准儿一开始就是自欺欺人的劣势。“

        “先不说有没有我们不能力敌的强者,澜庭,我就问你,如果碰上的是一个同阶的冥修,再加上二三十个猿人参与围攻,你还能轻易取胜吗?”

        华澜庭想了想说道:“同阶已经不好对付了,而且对方的高阶冥术我们至今还没有足够深入的了解。另外,再是炮灰,要是多上二三十个修为高一些的猿人,威胁不了我,也会耗干我。”

        “先前一战,我用金丝铁线一招搞定十人,看似举重若轻,十分轻松,动用的灵力可是不菲。”

        “你说的对,要是妙高圣地采用人海战术杀伤我们,以炮灰换精英,对于仙洲来说可是得不偿失啊。”

        林弦惊嗯了一声,继续说道:“耗干你。这就是我的第三个担心了。”

        “这里是俗世界,灵气稀薄,对我们的影响就是消耗比修真界里更大更快,而补充恢复起来更慢更难。而对方呢,可能不会在乎炮灰的死亡,再有,死的人越多,冥修能够获得的补给就越多,对他们越有利。”

        诸葛昀听了忙道:“没错。我适才只顾着杀得过瘾,没注意招法术法的选择,你这么一说,回想起来,灵力的损耗真是不小,补充起来的效果和速度也的确比平时要差的多。”

        “弦惊你这个醒儿提得好。其他的先不说,这一点我们必须要正视起来。非到必要,尽量少使用大威力的术法,受伤也要尽量避免,不然连续作战后,战力下降的会很快,伤势更不易医治,到那时还真有被炮灰猿人磨死的可能,那笑话可就大了。”

        听到这里,众人才真的悚然而惊,首战得胜的喜悦一扫而空。

        看来,这次菁英大赛兼抗击冥修可没有原先以为的风险不大,真正的危险和考验或许才刚刚开始。

        曲正则正色问道:“林师兄,那我们该当如何应对才好?”

        林弦惊笑笑:“我只是居安思危,也许问题没有想象的那么严重,我们小心谨慎些便罢了。”

        “以我之见,我们应当步步为营,稳扎稳打。”

        “第一,不以击杀冥修取得功勋值、获得大赛最佳名次为第一要务,而是以保全自己,全身而退为重,在此前提下尽量做到最好即可。”、

        “第二,不追求推进速度,不贪功冒进,每战之后和但有伤损必及时修养,随时保持足够的战力,以及和后面的预备队的距离不能拉开过远。”

        “第三,集体决策,集体行动,避免被分割开来单兵作战。”

        大家听清楚了利害,对此都无异议。

        在原地休息了相当长的时间,直到恢复得七七八八后,十个人才整装进入密林,继续向深处进发。

        路上,易流年自言自语说道:“也说不清我们的运气是好还是不好。”

        “说好吧,是真好。首战告捷,歼灭对方百人,差不多占已知冥修数量的五十分之一了,理论上我们已经完成了基本任务。”

        “说不好吧,怎么这么巧,这么寸,一上来就遇上敌方的大队人马,我估摸大部分战队还没见过冥修长什么样呢。”

        说者无意,却引起了林弦惊的警觉,他停下说道:“或许是巧合,不过流年的话倒提醒了我。我们最好不要一直走直线前进,要变向。一来随机再试试运气,二来不论在前在后,都更容易和其他战队碰上,遇到险境,互相至少有个照应。”

        “向哪里走?”易流年问。

        “出发时我们是在所有战队右侧靠边的位置,那就向里向内靠拢。”

        于是,自在万象门主力战队变向,斜插向中间。

        距离他们很远的地方,逃走的那名冥修首领一副虚弱的样子,正被几个兽衣冥修手下抬着疾走,此时忽然半开双目,似有所感。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