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235章 回到俗世


        转过天来的一大早儿,战队成员准时来到后山汇合。

        此次大赛暨抗击行动的集合地点在仙洲北部的一个山谷里,为了挤出更多的时间修炼,众人没有提前出发走陆路,而是要经由传送阵直接挪移过去。

        带队的师长们已经在此等候,为首的雷罚殿殿主守砚真人面目慈和,但看着是个话少之人,只微笑看了大家几眼就闭目垂坐不语,一应安排都是副手辛桥仙在张罗。

        华澜庭他们和瑶光峰的阵道宗师辛桥仙在雾岚山打过交道,见到是他都倍感亲切。

        另外一个随队的长辈也不是外人,正是风清隽在开阳峰的师父一罄道姑,她是医道疗伤的能者,据传和营造处总管慕倥偬有着不明不白的暧昧关系。

        再有一人比较陌生,听辛桥仙介绍是招摇峰的一位崖主,名叫林壑,不但精通御兽,同时对修冥之法有着深入的了解,所以被门里派了出来。

        闲话不表,自有专人很快启动了传送阵法,老少二十二人从原地消失,再出现时已经落在了山谷集合地。

        众人就地扎营休息,直到傍晚时分,所有五十支队伍终于全部到齐,在接到通知后,全体大赛人员在指定地点集结完毕。

        在等待的时间里,华澜庭他们看见了紫岳仙宗的战队,里面有交过手的齐铿锵、吴梦洁、诸兑有等人。

        两个门派最近形势一度紧张,但这并没有影响年轻人之间的交情,双方走近打过招呼,齐铿锵仍然一如既往地豪放,放言要在这次的赛事上找回上次失利的场子。

        其他仙洲南部北部和西部战队的成员他们基本上都不认识,辛桥仙和一罄在旁边拣重要的和他们一一做了介绍。

        各支队伍的装束和形象气质各异,有左顾右盼趾高气扬,显得七个不服八个不忿的,有沉默无声但气势凌厉、眼神警觉的,也有嘻嘻哈哈满不在乎的鱼腩队伍,其中还有几支战队全部由女修组成。

        辛桥仙特地点指了屠家的战队给他们认识。按照大赛的规定,宗门战队必须由门下弟子组成,而家族战队可以聘请外援,屠家家大业大,自是不缺人才,但听说这次也招收了几名散修助阵。

        每支战队的正选队员人数为十人,预备队员数量不超过十人。本次赛事特殊,四擘盟要求队员修为必须不低于炼己境,所以各队队员数量不等。有人对此提出过异议,但四擘盟说达标人数也是宗门实力的体现,大宗门占些便宜也是应该的。

        青年弟子们的修为在仙洲里当然还处在中下层,可在同龄人里个个都是出类拔萃的人物,大几百人聚在一起放开声势,搅动山谷里的灵气震荡,让自在万象门弟子们在惊戒的同时,心中热血也开始沸腾。

        又过了一阵儿,终于有人开口说话了,声音一出,就压下了所有嘈杂之声:“诸位,请肃静。人已到齐,进入俗世界之前,本座有几句话要说。”

        说话的是来自大赛主办方四擘盟的人。

        为了显示公正,四擘大联盟负责组织实施这届大赛的负责人并不隶属于任何一个门派,而是一位在仙洲里赫赫有名的散修高手,名叫沈明斋。虽然其人在四擘盟长老团里位居末席,但天资绝顶,修为极高。

        此人的散修之路与众不同,在仙洲里也是个传奇人物。他不是独自修炼有成,而是自修炼伊始就不停地拜师学艺,足足认过数十位师父,每次当修为超过师父后他就另寻另投名师,到最后都没什么人愿意再收他做弟子了,因为他总是能最终超越师父。

        沈明斋说是无门无派,但自从他声名鹊起,进入四擘盟长老团之后,大多数被他打败并曾心存怨怼的前师父们反而对此引以为荣,所以在仙洲里反倒建立起了相当的影响力,在很多门派都能说上话。

        只听沈明斋说道:“本届仙洲青年弟子菁英大赛不同以往,具体原因大家都清楚,西方妙高圣地入侵者的情报,以及大赛的赛程、方式和规则,盟里也已经下发给各门各派,我就不多重复了。”

        “历届大赛上,队员中都有出现个别死伤的情况,固然刀枪无眼在所难免,而这次你们肩负抗击外敌的任务,对手不是同道,而是穷凶极恶的妙高圣地冥修,友谊赛由此变为性命相博。“

        “如此一来,生死更是,各安天命!”

        “我辈修士,求的是得道长生,其中过程本就充满各种凶险。如今大陆局势又起动荡,外敌连一个相对和平的修行环境都不愿给我们,仙洲命运再添变数。”

        “你们,作为仙洲最为优秀的后备力量,是未来仙洲修真界的领导者和家园的捍卫者,只有经过血雨腥风的洗礼,才能真正成长起来,这也是大联盟决心改变比赛性质,决定以实战代竞赛的出发点。”

        “我就问,你们,怕了吗?你们,准备好了吗!”

        听到台下的回应,沈明斋满意地点点头:“很好!”

        “为了激励大家,除了各自门派中的奖励,大联盟另外设下前所未有的丰厚奖赏,等着你们,胜利归来!”

        “诛杀西方妙高圣地的入侵冥修,找出他们登陆的秘密,证明你们,是我东方殊玄仙洲青年一代中,最强的人!”

        “既然准备好了,我们,出发!”

        为了打破结界一次性送五六百号人进入俗世界中,四擘大联盟这次也是下了本钱,拿出了盟里的一件准神器和大量极品灵石,并调动了若干高阶修士,联手催动大范围的跨界传送大阵。

        声震山谷的轰鸣声中,所有人员穿越结界。

        华澜庭自从上山拜入自在万象门以来,第一次回到了殊玄仙洲的俗世界中。

        传送的目的地在仙洲俗世界的东北角。

        此地位于一处山势连绵不绝林木茂盛的山脉之下,山脉名为横断山脉,斜向里把连接长岛魔鬼大陆桥的一隅和内陆隔开,如今这一带已经没有了人烟,普通民众都逃回了内陆地区。

        抵达后,沈明斋先让五十支战队就地休息,缓解远距离传送的眩晕感,尽快消除俗世界灵气匮乏带来的不适感,修整之后,将在第二天上午向山上进发。

        根据情报,妙高圣地入侵的冥修在占领山后的地域,停止进攻一段时间后,业已开始分批越过横断山脉向内地挺进,预计双方将在横断山脉东南一侧的山峰陡坡上展开接触战。

        按照四擘盟的设想,最好是先由参赛战队扫清对方的先头部队,摸清冥修的虚实,然后各个战队集中在一起翻越山脉,与对方在山后平原展开决战,将敌人歼灭或驱赶回妙高圣地,顺便查清冥修能够突破封锁进入仙洲的秘密。

        第二天清晨,华澜庭早早和同伴们来到了山脚下。

        有过多次穿越异界位面的经历,华澜庭恢复和适应的很快。他和林弦惊、易流年等人都来自于俗世界,这次有机会回归故里,俱都心生感慨之情。

        此地不是他们几人的家乡所在,而且这里临近北地,气候寒冷,横断山脉上此时随处可见还没有完全消融的积雪,山坡上除了长青的松柏,其他树木都是光秃秃的,灵气也的确稀薄的很。

        即便如此,沐浴在晨辉之中,在清寒中感受着微暖的阳光,看着这枯黄的草木和冬春交接之际的山川,呼吸着带着冷意的空气,他们依然觉得如远行的游子归家一般,眼前的一切在陌生中透出熟悉,令人踏实和流连。

        等下吃过早饭,正选队员们就要离开此处的大本营出发上山了,候补队员也会跟进,但只能停在山脚下,一旦正队中有人伤重或是死亡,在确认之后可以替补上场。

        这次四擘盟定下的规矩十分严苛,尽管还是会有盟中高手进行巡察,然而却不会如正常比赛里一样,会对有生命危险的选手出手抢救,巡察者将只负责确认现场情况和传递消息。

        如果有战队发出求助信号,巡察者才会出手,但是这支战队就会因此被判定为弃权出局。

        正因为如此,鉴于伤亡率必定较正常比赛要高得多,一些通过资格赛而精英弟子较少的宗门才望而却步放弃参赛。

        华澜庭和风清隽都是正式队员,两人并肩站在一起窃窃私语,说好有机会要同去对方的老家看一看。文茵担心易流年的安危,又不能像华风两人一样同行,这时正在拉着易流年在一旁叮咛嘱咐。

        耐下性子听文茵唠叨一番过后,易流年一回头,发现宋霏霏一人形只影单地呆立在一侧,而不是像往常一样缠着林弦惊,于是奇道:“霏霏,你怎么一个人?不去找小林子说话?”

        宋霏霏落落寡欢、神态恹恹,拿眼角夹了眼不远处的林弦惊:“说什么说。最近大家都忙于修炼,他更是根本连见都不见我。这么多年了,我,我受够了这种日子了,反正三哥又不喜欢我。”

        “谁说的?”易流年嘿嘿一笑,故作惊诧。

        “难道不是吗?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难不成,他和你说过喜欢我?”宋霏霏眼眉一挑,反问道。

        “不是。我是问你,是谁把他不喜欢你这件事告诉你的。”

        宋霏霏柳眉倒竖:“易流年!你……文茵,你看,你就不管管你们家小易吗。”

        文茵一把搂过宋霏霏:“不是这样的。我觉得弦惊还是很体贴你的,他就是在天机术上放的心思太重,忽略了感情这件事。”

        “我记得不久前我们在一起说事儿,你低头拾掉在地上的东西,他可是随即就把手搭在桌角上,结果你起身的时候,头正好碰到他的手。”

        “哼。”宋霏霏似乎瞬间就红了眼圈:“他那是人好,对谁都温柔以待。但我,更喜欢的是,被特殊对待。”

        “我不管。我这个人,认死理儿,不喜欢日久见人心。我喜欢他,只凭第一眼就认定了。但这么久了,他要还总是这么个清汤寡水的态度,不给我个准话儿,我,我就去和别人好。”

        “别呀。”华澜庭闻声和风清隽一起走了过来,心下也在头疼。

        林弦惊对宋霏霏一直不冷不热爱答不理的,做别的事杀伐决断,就在宋霏霏这里不说行,也不说不行的。

        风清隽劝道:“霏霏,有话好好说,千万别冲动。一时冲动一时爽,过后有你后悔的。”

        华澜庭接口道:“就是,你们都各自退一步,听我一句,成不成?”

        “各退一步?怎么个退法?你说。”宋霏霏问。

        “他不用马上给准话儿,你呢,也先别和别人好。”

        宋霏霏破涕为笑:“华澜庭,你和易流年是一路人,都来消遣我!姐走过最崎岖的路就是你们的套路!”

        “好了好了,大战之前就别闹了。再说哪有别人等着和你好啊。弦惊那边儿呢,我和流年虽然是路人,但保证想办法,总之让他尽早给出个态度好不。”

        几个人正聊着,有人过来传话,那位招摇峰叫林壑的崖主要趁着早饭的工夫,在战前再和他们说一说冥修的事情。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