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231章 游戏结束


        卫展眉也踟蹰了。

        胡式微的善恶先不说,这人心狠手辣,老谋深算,笑脸杀人,六亲不认,翻脸无情,翻云覆雨,着实不是一个可以靠的太近的人,共事下去无异于与虎谋皮,不知哪天就被吃得渣子都不剩。

        按照自己现在的功力提升速度,很快就可以回归,现在又已经知道了风清隽是谁,连虚与委蛇的心思都没有了。

        问题是,他和四女最近练习《小神经》后都是功力大进,但还不是面前五人的对手,尤其是错叔的武功高绝,远在众人之上。

        正犹豫间,佛殿外面一阵骚乱,殿门一响,大门被打开,有三个人就闯了进来。

        卫展眉一看,不由大喜,来的是裴晚伶,她后面跟着两人,一人是个骨架粗大的中年妇人,另一名老者虎背熊腰,面貌粗豪。

        这两人他都不认识,但这妇人必是裴晚伶离开青州城时说要去联络的大师姐了。

        有此强援,或可和胡式微五人一战。

        胡式微不想有人参与这里的争端,虽然看见有陌生高手进来,但他对袁错极具信心,袁错名声不显,那是需要他隐在暗处,这错叔数年前曾和大雪山温如神尼比试,不过惜败而已。

        这样想着,胡式微挥手示意张忽雷等人退下,继续在外守候。

        门一关上,裴晚伶就和卫展眉几人低声交谈起来。

        那妇人果然是其大师姐郁萃,老者乃是梅山闫家族长闫苍茫。

        当时在青州城,闫茂修走前曾和裴晚伶说好,要请两边长辈比试一场,双方就约在了小庙的附近。

        闫苍茫得信后欣然赶来,他闫家前辈败于铁马秋风大劈棺手之下,数十年来一直隐世苦修,到他这一代终于有所突破,自然想一雪前耻,拿回不三不四拳天下第一手的名头。

        而铁马秋风大劈棺手极为难练,中间几乎断了传承,直至裴晚伶这一代,才有大她几十岁的掌门大师姐郁萃练成。

        双方见面后激斗一场,最后握手言和冰释前嫌。

        书中暗表,这郁萃和闫苍茫正是器灵分身派过来此界的虞化龙和解无常,附身郁闫二人身上。

        两人见面交过手后,所有记忆解开,了然了前因后果,两人的任务就是为华澜庭此界之行保驾护航,在发现这边有大批人马争斗过来察看后,当然是进来帮忙。

        卫展眉几人正在快速交谈,负手立在后面的袁错却忽然低声咦了一下。

        他在这里功夫最高,闫郁两人一进来就引起了他的注意,绝顶高手之间只凭气势、眼神、身态就能相互判断个大概,又在仔细感应后,他对胡式微急道:“这两人不好对付,先交给我,你四个速战速决,把几个小辈解决掉。”

        说完就挺剑上前,闫苍茫和郁萃立刻反应,双双迎了上来,联手战袁错。

        胡式微起先还没明白袁错的意思,待看了数招,发现以袁错之能并加上抢过来的游心太玄剑之助,袁错还只能采取守势,震惊的同时,他杀心大起。

        胡式微野心极大,复国是他的第一步棋,他的个人目标是登基开国称帝。所以在他心里,卫展眉只是个傀儡和过渡,以之为旗号恢复弘兴后,等时机成熟,未来必定是要取而代之。

        既然是傀儡,当然要听话可控,但卫展眉竟然有连袁错都忌惮的帮手,那就很危险了。

        弘兴后代血脉有三子,除了老大韦普天和老三卫展眉,老二由袁错抚养,其人不能习武又平庸,尽管不如卫展眉和自己亲近,但更易控制。

        胡式微杀伐决断,一旦下了决心,立即知会了黄非三人,一起恶狠狠扑了过来。

        卫展眉不怕撕破脸,却没想到胡式微一伙儿如此穷凶极恶,上来就痛下杀手。

        他对上了黄非、黄厚兄弟,两人的正反五虎断门刀虎虎生风,刀刀不离要害,他使出浑身解数才没有马上受伤。

        其他三女面对胡式微和王梓更加不堪,季瑜没了游心太玄剑,王梓的金装锏挡住了裴晚伶的宝剑,形势陡然凶险。

        黄非的一刀自卫展眉额前划过,几缕发丝飘落,扫了眼袁错三人,胡式微突起的杀意昭然若揭,卫展眉血往上涌,二目圆睁,只能拼了。

        大喝一声:“季瑜、晚伶缠住!妆妆坚持住!”

        言毕,他右手刀翻起挥落,柳叶神经刀现,黄氏兄弟的刀身齐断,刀气涌出,两人一愣并内力一顿的时候,卫展眉欺身抢进,双刀一分,直捅心窝。

        黄非黄厚瞳孔中光芒一闪,来不及绝望就中了刀,但两人怎么说也是高手,临死之前断刀交相划向卫展眉胸前。

        卫展眉本来可以缩腹避过,但余光扫到纪妆妆挡不住王梓的大力劈击,行将被击碎天灵,他只好含胸拔背,吐气开声,晃了两晃,左手弃刀,发出了山间一窝梅花蜂。

        王梓背后中钉,颓然倒地。

        卫展眉肋下被两柄断刀划开两道口子,他顾不上疼痛,蓦地大叫:“清隽!”

        双手再一分,左手把扣在右手刀内的柳叶神经刀用力甩了出去,一道黑线直奔胡式微。

        力杀三人的时间里,听到他喊话的季瑜和裴晚伶奋力各自出剑,分别缠住了胡式微的一只手,而叶仄仄借机以短刃直取胡式微的心窝。

        胡式微临危不乱,左手短刃敌住裴晚伶的宝剑,右手长袖卷住季瑜的青钢剑,中间一记如意穿心腿踢了出去。

        他耳听八方,察觉到卫展眉的甩手刀飞了过来,听声辨位,判断此刀应是卫展眉力毙三人后脱力了,失了准头,将擦着他肩头之上掠过,于是并未理会。

        但他左右手分心应付季裴两女的剑招相当吃力,中间这一腿用不上力道,只以脚尖点向叶仄仄膻中大穴。

        叶仄仄就是风清隽,听到卫展眉那声“清隽”,她心神激荡,心意相通,心领神会。

        就见叶仄仄使出左右逢源密法,移穴错位,被胡式微一腿点中后,她受力后仰,身体可没被封穴失控。

        与此同时,卫展眉的柳叶神经刀击空,从胡式微肩上耳侧飞过,被后仰中的叶仄仄一把捞住,用尽全身力气向前挥了出去。

        胡式微对自己的如意穿心腿如何不知,脚趾点穴比手指还要灵活,哪里想到叶仄仄还能行动。

        再要躲可就晚了!

        何况柳叶神经刀还有一定的压制和闭塞内力的作用。

        在他骇然欲绝、魂飞天外的目光中,一道血线从喉管标出,激飞丈外。

        胡式微落地,抽搐几下,没了气息,双眼还大睁着望向卫展眉的方向。

        死不暝目!

        没理会自己的伤势,叶仄仄过来察看了卫展眉的刀伤,见只是皮肉伤才放下心来。

        另一边的战况也出了结果。袁错再厉害,也不是闫苍茫不三不四拳和郁萃铁马秋风大劈棺手联手的对手,靠着游心太玄剑才能支撑到现在,终是中了一掌一拳,夺后门而出落荒而逃,但闫郁二人也受了伤。

        几人聚在一起。

        闫苍茫喘息道:“此人好厉害,不过中了先后称为天下第一手的一拳一掌,他活不过十二个时辰。”

        郁莘环视一圈,点点头说道:

        “很好,你们差不多聚齐了,比我估计的要快。”

        “想必到现在,你们虽然程度不一,但都觉醒了大半,知道自己是谁和为什么在这里,回归可期。”

        “想要回去殊玄仙洲,或者修为突破,或者身殒,区别是以后能记起这里的内容多少不一样。”

        “现在五人在此,洛氏姐妹已亡,还有殷姿在城里。咱们先离开,你们去百花深处找到殷姿,我和闫族长要先疗伤,随后去和你们汇合,助你们突破。”

        八人闯出后门,留下张忽雷等人无须理会了。

        郁萃和闫苍茫半途觅地疗伤,一男四女回到了卫展眉百花深处巷子里的住处。

        进到院里,此时功力最高的卫展眉抬手止住大家,因为他听到殷姿的屋里有三个人的呼吸声。

        走近,慢慢打开屋门踏进。

        眼前情景让众人一下子把心提了上来。

        正对面,袁错一脸灰败靠坐在椅子上,在他的身后,一人以匕首架在殷姿的颈侧。

        此人竟是南镇抚司的文书袁恨普!

        袁错,袁恨普。

        卫展眉一下子明白过来,袁恨普就是弘兴后裔中的老二,袁错的养子,恨普是怨恨夺了弘兴江山的朝华开国皇帝周普的意思。

        袁错受伤后回到了南镇抚司,准备带袁恨普逃走,听袁恨普无意中说起殷姿白天曾来找过卫展眉,他知道卫展眉的住处,也在平日里和卫展眉闲聊时听其提到过殷姿,于是改了主意。

        他自知伤重,而弘兴旧臣后人今晚尽墨,复国无望,本打算安顿了袁恨普后就闭目待死,这时却想能先伤害卫展眉身边一个亲近的熟人也算是个报复,这才来了百花深处。

        以残余的功力点穴制住殷姿后,袁错是想就地杀人,但袁恨普建议把殷姿带走,以后给他做个伴儿,正在犹豫的当口,听到有几个人进了院。

        双方照面,袁错阴恻恻笑道:“来的早不如来的巧,卫总旗别来无恙啊,就是不知是你来的巧还是我来的巧。”

        卫展眉道:“错叔,你这是要做什么?此事和殷姿无关,你放了她,有事好商量。”

        袁错:“展眉啊,承你还叫我声错叔,咱爷俩儿往日无冤近日无仇,平日里关系还不错,但今下之局面都是拜你所赐,你好端端现成的国君不当。错叔已是将死之人,我还有什么好顾忌的。”

        卫展眉一见到袁错时就在急思对策,这时已有了想法,他手一翻,取出一物亮给对方:“错叔,既然你说关系还不错,那我有一个一命换一命的提议,想必你不会拒绝。”

        “此物是我在翡冷翠岛所得,叫做易髓丸。你是当世绝顶高手,必然知晓《大神经》一事。”

        卫展眉当下把《小神经》的事情和易髓丸的功效说了一遍,又道:“此丸即便是毫无武功之人服用,不久之后也能凭增几十年内力,对你的伤势更是立竿见影,性命非但无忧,再涨几分亦非难事。”

        为了取信袁错,卫展眉甚至把《小神经》连易髓丸一齐抛了过去。

        袁错接过,略一审视,以他眼光见识,心下就信了九分,他绝处逢生,不由喜动颜色,随手隔空解了殷姿的穴道,狂笑道:“好好好,卫小子,真有你的,多活几年还能有所提升,对老人家我来说,比什么家国天下要有吸引力的多。成交!你们让开,咱们后会……”

        话没说完,袁错像被掐住了脖子的鸭子,突然失声,他艰难转头,努力抬起手想说什么,喉头滚动几下,眼神已经涣散,脑袋一歪。

        袁错身后,趁他全无防备,一匕首刺入其后心的袁恨普一把夺过易髓丸和竹简揣在怀里,右手匕首又收回抵在殷姿颈侧。

        袁恨普和韦普天与卫展眉不一样,他是知道自己身份的,袁错和他说过,并说正在暗中与他人图谋复国,只是没有告诉他还有两个兄弟。

        所以,袁恨普心有希冀,心里常以高人一等的落魄皇子自居,不愿和同僚有过多的来往。但同时,由于不能习武,守着袁错这么个顶尖高手和皇家武学只能干看着,他一直感到自卑忿忿和郁郁寡欢,造成了他变态畸形的性格。

        此时乍闻世间有神药能让普通人凭添内力,那么再加上他有弘兴皇室武学秘本,岂不是过不多久,他就有望真正叱咤风云,能掌控自身命运,而不是需要仰人鼻息了吗!

        性格乖张又利欲熏心,袁恨普没有太长的犹豫,立下狠手杀了全无戒心又功力大减的袁错。

        压下喜悦和得意,在大家震惊的目光中,他沉着脸押着殷姿前行,示意卫展眉等人退后让出道路。

        卫展眉一边退出了屋门,一边眉锋一挑,张手拦着身后诸女向后退去。

        袁恨普退到了院门,卫展眉猛然大喝一声:“袁恨普!你看你后面是谁?”

        袁恨普身躯一震,却忍住没有回头,狞笑道:“姓卫的,唬你家袁爷,这招没……”

        他“用”字还没出口,就和袁错刚才一般无二地住口顿住,喉头鲜血溅出,软倒在地。

        殷姿也已觉醒了大部分记忆,虽说这具躯体不会功夫,但她的修行武技和战斗意识都回来了,在和卫展眉挑眉时交流一下就明了了他的意图,袁恨普受惊一震时,她劈手抢下匕首,顺势一抹,薄刃割喉!

        其后一段时间,郢都城里混乱不堪,南镇抚司大阁领胡式微身死,青川特使一行暴亡,十八路义军也有的内乱有的起兵,烽烟四起。

        不过卫展眉和五女已顾不得这些了,郁萃和闫苍茫到来后,加紧帮助六人依照《小神经》进行修炼,殷姿在服食了易髓丸后也有了进阶的条件。

        卫展眉和五女彼此心照不宣,只埋头苦练,终有一日,大家俱都达到突破的边界。

        八人来到城外山上,在化身的虞化龙和解无常的导引之下,一齐打通了任督二脉。

        回归,殊玄仙洲!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