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229章 大幕拉开


        天将破晓,有人进来通禀,胡式微待来人出去后,振衣而起,一垂首,招呼卫展眉道:“少主,复国大计,面南背北,始于今朝。我们走!”

        卫展眉一个恍惚,心道这是哪出戏码啊,差点儿就虚扶一把冲口而出:爱卿,免礼平身。

        胡式微发布命令召集人马,不多时,两人出了南镇抚司,片身上马,带领大队绣衣卫向城外疾驰。

        不久后,他们来到了城郊一处群山环抱的山洼里,这里是集中关押两千多武林人士的地方,有临时搭建的数十座帐篷营地。

        从半山腰向下望去,山洼里灯火通明、杀声震天,看守的兵士正和四散奔逃的武林豪杰混在战一起。

        做戏要做足做全套,胡式微反正不在乎这些人的生死和是否真的借机逃走,装模作样下达命令指挥平乱,并以人手不足为由着人火速调集保护简郡王季琨的数百名绣衣卫前来协助。

        等援兵赶来,到了黎明前最黑暗的一段,眼见暴乱基本上平息了,胡式微安排人收拾残局善后,对卫展眉说:“差不多了,黄雀可以出发了。”说完点齐了一部百人的绣衣卫,带着卫展眉和张忽雷、佟祥等人奔向一座高峰。

        青川内廷的涂海涂公公对深入朝华的简郡王季琨的安全非常重视,季琨虽然为了招降朝华武林门派的事情出城亲自坐镇,但他的行踪和住处不定,是一天换一个地方,今天的行营扎在了北高峰后背风的一处平地上。

        胡式微一行翻过山顶下来后,夜色中也能够依稀看到远处山间有许多人影攒动,并传过来刀枪碰撞的声音。

        成了,绣衣卫离开后,看来左丘明和快雪时晴堂的人已经杀进了行营,双方激战正酣。

        确实如胡式微所料,左丘明亲率快雪时晴堂一众高手夜袭季琨的营帐,两边已经鏖战了不短的时间。

        左丘明带来的都是快雪时晴堂的精兵强将,但涂海这边也不弱,简郡王府上的八大金刚亲随和内廷十八铜人一个不少,还有数十个随行武士,尽管在得知发生暴乱,在绣衣卫被调走后让左丘明趁虚而入打了个措手不及,还是做到稳住了阵脚待援。

        此时此刻,季琨身边的第一高手涂海正大战快雪时晴堂总堂主左丘明,这两人都是棍法大家,一使熟铜棍,一使齐眉棍,而鸾凤真人挺一口长剑和一名使枪的老者正杀得难解难分。

        不远处,武艺稀松的简郡王季琨被八大金刚和十八铜人团团围在当中,他身边赫然是公主季瑜。

        卫展眉原以为季瑜会在天明后到百花深处如约找他,所以不会出现在这里,但鸾凤真人日前心神不宁,占了一卦后觉得今晚不会太平,所以季琨才召集了所有护卫在身边,并强令季瑜随行不要外出。

        这时,季琨一方见援兵迟迟不来,双方人手都有了不小的折损,已经开始边打边往山下退去。

        天色微明,胡式微观察了一小会儿,见双方死伤虽有,但力量对比并不悬殊,涂海他们有了撤退逃走的意思。他盘算片刻,下了帮助涂海剿灭左丘明和快雪时晴堂的决心,把手一招,带着大家冲下去救援。

        刚到半途,斜刺里突然杀出一哨人马拦住了去路。

        原来,总堂主左丘明冒险进入朝华腹地刺杀季琨,也是经过深思熟虑,做了万全的打算的。

        一方面,左丘明请来了强援,那名和鸾凤真人对敌的老者乃是严家寨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大当家严歌泣,双方一直在军饷一事上有合作,而严歌泣又知会了盟友复国锄奸盟和南平王,这两路义军派了正好在附近活动的纪妆妆和叶仄仄参与此事。

        另一方面,左丘明特地留下了少堂主韦普天会同纪妆妆和叶仄仄带着一批人在外面做接应,这样不论是得手后的撤退还是失利后的逃遁都更有把握,就算面临最坏的情况,有韦普天在,快雪时晴堂也后继有人。

        韦普天一直埋伏在暗处,本来见两方势均力敌而对方有了退却的意思,正要率领后备队现身,好合兵一处后给予对手以重击,没想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敌人的援军也到了,于是出来阻挡。

        胡式微认出了领头的是被朝廷通缉的韦普天,心中计较,脸色不变,传令道:“张忽雷、佟祥,你二人带本部绣衣卫迎敌,我领人去救援涂公公。”

        然后又转向卫展眉,附耳说道:“展眉,这少堂主韦普天就交给你了,记住我之前说的话,此人必须就地格杀,以绝后患。这样左丘明和其传人一死,快雪时晴堂群龙无主,必然归于我手,大事可成,明白吗?”

        卫展眉和韦普天打过交道,已经结仇,对此人本就没什么好感,自然一口应承下来。

        胡式微领着一部分人夺路而走,卫展眉等人迎了上去。

        天光更亮,卫展眉和韦普天队伍里的纪妆妆与叶仄仄都互相看见了对方,却默契地没有打照面,卫展眉直接找上了韦普天。

        韦普天也认出了卫展眉,古墓里的夺宝之仇正好一起解决,话不多说,两人直接出手,其他人也战作一团。

        卫展眉此际内力大涨,交手不过三五个回合,上次还不是对手的他马上占到了上风,压迫的手持护手短钩的韦普天接连倒退。

        韦普天内心惊疑,卫展眉短短时间的功力的增长让他极为挫败,此刻时间紧迫,在郢都城外多待一分就多一分风险,所以他立下决心,要放出绝招制敌。

        返身便走,韦普天收起双钩,双手连扬,银针飞射卫展眉,快雪时晴堂的“风雨无晴针”。

        卫展眉在古墓里就知道韦普天也是暗器行家,自然有所防范,同样以钢钉还击。

        一轮对射过后,两人都是毫发无伤,卫展眉却是心头一动,起了疑心。

        当时在古墓里,他就觉得韦普天的钩法招数和他的白斩刀法很相似,针法施放手法也似曾相识,和他家传的九种杏花春雨夺命钉法有异曲同工之妙,为什么会这样?

        略一迟疑的工夫,就见前方的韦普天停步、回首、矮身、左右双肩先后快速上下耸动,同时曲臂翻手,一蓬漆黑如墨毫无光华的细小乌针爆射而出。

        脑海中,犹如暗夜中的一道亮光闪过,卫展眉乍然有了一个大胆的念头——这韦普天,必然与自己有极大的关联,甚至两人是……

        其一,这人的钩法和针法如此熟稔,可说是同出一门。

        其二,如果说钩法和针法还只是相似,刚才发针的一套动作分明是自己少有用出的独门绝技“山间一窝梅花蜂”的标准姿态。

        按照胡式微的说法,自己的刀法和钉法是弘兴皇室子弟中资质好的才有资格修习的,就连胡式微按照他父亲传下来的秘本对他进行指导,但都不敢也没有亲自练过。

        而为了掩人耳目,不卫展眉是以钉换针,并起了杏花春雨夺命钉这个新的名字。

        这“山间一窝梅花蜂”更是暗器针法中的秘术,不但对内力修为有要求,发劲方法也极为特殊和复杂,卫展眉也是到了成年后才学有所成。

        同时,发出的乌针的材质也异常稀少,打制之法据说已经失传,卫展眉在用之射杀保护白晓升的绣衣卫和白晓升过后,手头也只剩下了三三十枚而已。

        别看这乌针细小如牛毛,但极为沉重,见肉即入,并且见血即沉,以巧劲射入人体后会迅速刺破血肉骨骼坠下,不但可穿透和伤害人身脏器,其中含有的天然物质还是难以查出的剧毒,中者无药可治,须臾之间就会死亡,乌针最终透体而出没入地下,无迹可查。

        其三,这韦普天姓韦,正是弘兴国姓,他师父左丘明又是胡式微等六人中的一人,那韦普天的身份似乎呼之欲出,难道他也是弘兴帝室后裔?和卫展眉是同辈的血缘关系?是亲兄弟或者堂兄弟,亦或是左丘明把这套皇室秘技教给了一个外人?

        胡式微应该是清楚这其中的关系的,那他为什么不说?为什么要自己击杀韦普天?是为自己着想,灭掉起了异心的左丘明及其传人,扫除复国立君的障碍?

        说来话长,这纷至沓来的念头实际只在卫展眉心中电闪而过,韦普天的乌针已经发了出来。

        卫展眉如今的功力高过韦普天不是一星半点儿,又熟知乌针的力道、方向和路线,思考之时,一模一样发出了他的“山间一窝梅花蜂”,撞落了韦普天的乌针。

        韦普天讶然呆住。

        卫展眉已是手下留情,否则强力反击的话,韦普天就要死在针下,他还想弄明白和韦普天之间的关系,这时只是上前一掌打晕了对方。

        韦普天被擒,他的手下立时慌乱,被张忽雷等绣衣卫一阵冲杀打散。

        天边泛起鱼肚白,卫展眉举目向下望去,下面的三方已经分出层次拉开了距离:

        功夫最高、速度最快的涂海、鸾凤真人和左丘明以及一个用枪的老者四人在前,边打边走。

        落后一大段距离的是大批青川护卫和快雪时晴堂的人,快雪时晴堂的人已经看见了救援而来的绣衣卫,阵型开始出现了散乱。

        南镇抚司的绣衣卫们正在后面追上,而胡式微和身边四人脱离了大队,施展轻功从难行的乱石堆上抄近路正高速插上,那四人卫展眉没见过,竟能跟上胡式微的步伐。

        慢着,等等,涂海四人附近那一身华服之人该是简郡王季琨,正被人拉拽着疾行。拉着他的人是,那是季瑜!

        她怎么没在城里?糟了!

        卫展眉正要赶过去,纪妆妆和叶仄仄来到了他的身旁,只来得及对视一下,等卫展眉和叶仄仄交换了一个眼神,张忽雷和佟祥就追了过来。

        卫展眉急道:“张千户,这两人是自己人,我要和她们去帮大阁领,请您带人追杀快雪时晴堂。”

        不等张忽雷作答,他一手提起韦普天,和纪妆妆、叶仄仄已如离弦之箭一般冲了出去。

        三人轻功俱佳,这时天光渐亮能看清楚了地形,于是走直线直奔最前方的涂海等人而去。

        张忽雷等人不及说话,又见了卫展眉三五招拿下少堂主韦普天的威势,随后就率众向下掩杀。

        山脚下有一间废弃破旧的小庙,涂海四人和季氏兄妹一马当先闯了进去。

        接踵而至的胡式微在庙门口停住,回头看了眼情况,运内力向远处的张忽雷喊道:“张忽雷,你带人围杀快雪时晴堂,然后在庙的周围布防,没我的命令谁都不准放进来。”

        说完他就和身边四人进了小庙。

        随后赶到的是卫展眉,他拎着韦普天和叶纪两女也跟了进去。

        大队绣衣卫和季琨的护卫们依靠人数优势很快击溃了快雪时晴堂的人马。

        张忽雷对胡式微唯命是从,他着人把小庙团团围住,并拒绝了青川人进庙的要求,青川护卫死伤颇多,又是力战多时皆疲,只好在庙外守候,这且不提。

        这个残庙不大,里面只一间正殿还算宽敞。

        第一批六人进了殿后,左丘明在外注意到胡式微带人来了,他和严歌泣死死缠住涂海和鸾凤真人,涂海不得脱身,一面抵挡一面让季瑜赶紧带季琨从后门逃走。

        这时胡式微等五人进入殿里。

        涂海马上叫道:“大阁领,你来的正好,这人是快雪时晴堂总堂主左丘明,助咱家擒下他,记你大功一件!”

        左丘明精神矍铄,须发灰白,一摆熟铜棍,也大笑说道:“来得好!胡老弟,助我一起杀了这老儿,拿住简郡王,你就不用再藏头缩尾干什么大阁领了,以我们为首,联合十八路烽烟共同发兵,大事可成。”

        就在涂海听得一愣的工夫,胡式微大笑着走近,同时说道:“左总堂主,你少来挑拨离间,本阁领身为青川之臣。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话音一落,他脸色一收,森然道:“杀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