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228章 身世秘闻


        卫展眉哑然失笑。

        自己这是有些多愁善感了,每次位面穿越都像是一次漫长的域外旅行,时间稍久,就会不自禁地想家。

        家,到底哪里算是自己的家呢?

        殊玄仙洲吗?嗯,有长辈和师父,有兄弟和朋友,还有,红颜知己,有感情的牵挂……

        有句话说:不是所有的东西都会被时间摧毁。牵挂,是爱最疼的部分。

        又过了这些天,脑海里能够解锁和想起的东西越来越多……

        家,是屋顶之下有窝猪,那其实就应该是俗世界日月王朝滇西州云龙府的老虎村……

        这更夫的歌唱得好啊,像是唱给在外待归的游子:

        寻自我,觅真情。

        停步处,视作家乡。

        投入命运万劫火,笑揖清风洗我狂!

        长路我伴你万里闯,永远知心守在旁……

        正出神时,一只柔荑,带着温热,轻轻握住了他的手。

        手,就是一颤,那是季瑜。

        干咳一声,卫展眉想起了风清隽,想起了,叶仄仄眼底深处那道倩影。

        如今,他已经知道,那是风清隽的影子,难道说……

        两人一路赶回郢都城,卫展眉路上一直在抓紧时间昼夜修炼《小神经》。随着记忆的渐次清晰,他的功力一日千里,以致不得不考虑到地方后,要用出秘法来尽量掩饰内力的提升。

        路上行进的速度并不快,因为即将爆发战乱的传言使得不少老百姓举家迁徙避难,两人只能在拥挤的人流中穿梭。

        这一日夜里,终于进了郢都城。

        城里冷清了很多,卫展眉和季瑜先回到了百花深处的住处,却没有看到殷姿和她的爷爷,院子里的人也不知道去向,反而是有两名绣衣卫在门口守候,说是等了好几天了,让他一回来就去南镇抚司找胡式微。

        季瑜要去见他哥哥报平安,于是两人说好第二天上午再在此处相会,看看下一步要做如何打算。

        夜半时分,卫展眉在南镇抚司见到了胡式微。

        胡式微的面容略显憔悴,可能是这段时间处理翡冷翠岛的事情太过操心,但看上去他的精神却相当亢奋,和平常的沉稳有些不同,并且一身戎装齐备,一副整装待发的样子。

        看见卫展眉进来,胡式微笑着说:“太好了,你终于回来了。怎么样?还顺利吧,我就知道你不会有事。”

        言罢,他仔细看了卫展眉几眼:“咦?展眉,距离上次见面没过多久,怎么你的内力增强了?”

        卫展眉的进境太快,即便是动用了秘法也不能全部掩盖住,只好回道:“经历了数场大战,莫名的就有些感悟”,他接着把地下暗河里的事情拣能说的说了一遍。

        胡式微没有追问细节,听得也是心不在焉的模样,心思显得游离,最后说道:“财宝的事情先放一放,现在不是最紧迫的要务。目前形势变化,伯父觉得……”

        说到这里,胡式微停了下来,目光灼灼看着卫展眉,半晌不语,然后似是下了什么决心,缓缓说道:“展眉,伯父觉得有些事情,是时候该让你知道了。接下来我的话,很重要,你,要听仔细了。”

        身子向后一仰,胡式微靠在太师椅背上,微闭双目,好像是在回忆和回味着什么。末了,他一手轻轻敲打着桌面,一边说道:

        “展眉,你幼年丧父,伯父受你父所托,也算是看着你长大。但我有公事和军务在身,你我是聚少离多,我只能抽空偷偷回乡教你习武,大多时间都是找人在照顾你,直到你成年,并有了自己的艺业,很是争气,才把你带在身边。”

        卫展眉不明白胡式微想说什么,只道:“伯父无子,待我如子,虽然没有长伴身边,展眉也只有您这个亲人了。”

        胡式微点点头,又摆摆手,示意卫展眉不要打断他,继续说道:

        “你对自己的身世一直朦朦胧胧,小时候问过我多次,我从来也没有直言相告。其实,我很长时间一直在有意撇清,不让外人知道我们的关系,我也没有传授你我的功夫,而是指导你按照秘籍修炼你的家传武学。这,都是有原因的。”

        “如今,是让你知道的时候了。”

        卫展眉本已聚精会神,听到这里,心头微惊,更是目不转睛盯视胡式微,静待下文。

        “伯父是朝华旧臣,后归顺青川,这你是清楚的。但是,我的祖上原是弘兴一朝的大将,朝华太祖周普发动兵变,推翻弘兴称帝,建立新朝,先祖迫于无奈,转为在朝华军中效力。”

        卫展眉心想这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周普改朝换代成功了,弘兴的大部分官员和将领被留用是很正常的事情,然而胡式微下面的几句话,却在他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

        “我胡家的情况确实不奇怪,但你,可就不同了。”

        “你,卫展眉。不,你本应该叫韦展眉。韦姓,是弘兴的国姓。”

        “你,本是弘兴朝的,帝室血脉!”

        一石激起千层浪!

        卫展眉是大惊失色。

        胡式微停顿片刻,等卫展眉消化了一会儿,方才继续说道:“千真万确,如假包换,你且听我说完。”

        原来,周普兵变后,弘兴帝室几乎被屠戮殆尽,只有一位年幼的皇子在几位忠心大臣的保护下侥幸逃脱,其中一人就是胡式微的先祖。

        后来,这几名大臣中,胡式微的先祖仍旧在朝华朝中为将,其他的人抚养皇子长大。这些人对弘兴忠心耿耿,始终念念不忘光复弘兴一朝,可是朝华其势以成,他们历经数代都没有做成此事。

        到了最近的一代,卫展眉的父亲为此郁郁,早早就撒手人寰。但这几位大臣的后代,包括胡式微在内,从小接受家里的训教,始终把重建弘兴视为己任,从未放弃努力,暗中在各处培养势力,企图有朝一日复国。

        听完胡式微一番话,卫展眉一时也不知该作何感想,自己的身份还真是复杂:根上是弘兴帝室后裔,曾为朝华的捕快,现在是青川扶植的傀儡朝廷的一名总旗官,暗地里还是反青川复朝华的“暗影重重”组织的人,实际上自己又是穿越而来……

        卫展眉平复了下心情,起身面对胡式微深深一躬:“伯父,我相信您的话,您也没有骗我的必要。不论我是谁,无论能不能复国成功,展眉都要在此谢过您和其他志士数代不改孜孜不忘的忠诚之心。”

        胡式微扶起卫展眉:“少主有心了,不必多礼。之所以能够长期坚持下来,一是我们这些人幼承庭训,矢志复国,同时也是因为几位大臣的后人一直都是有雄心之辈,总想借助着复国,能够延续祖上的荣光,成为一国之柱石,开创一番事业,得以青史留名。”

        两人又再坐好,胡式微言道:“现在说出来,是因为我们觉得时机到了。当年几位臣子的后人有的中途故去,如今还有六人,我们各自在不同的地方谋划准备,现下可以对你和盘托出了。”

        “我是其中之一,负责在朝华朝中以现在的身份策应,我还有一个弟弟,他和另外两人如今是十八路烽烟义军中三路的首脑,占据了连成一片的庐州、达州和并州三地。”

        “我们四人的关系最为密切,我在暗中利用南镇抚司大阁领的权力为这三路义军的发展提供方便,制约其他义军的壮大。“

        “我们的想法是趁着现在烽烟即起,青川、朝华傀儡朝廷和义军多方混战的时机扩大地盘,拥你为主,重树弘兴的国号,就算不能马上一统天下,也可以割据庐、达、并州三地和新打下的地盘立国,统一大计可徐徐图之。”

        “另有一人,虽无势力,但武学修为极高,是我们在必要时对敌人实施斩首行动的人选。”

        “这最后的第六个人却出了问题,也是今晚我要和你商量并采取行动剪除的。”

        “此人的武功和智谋都是一把好手,不在我之下,本来是成事的强大助力,奈何我们近来发现他起了异心,不再以复国为目的,而是为了一己的私欲想要自立为王,背叛了大家的初心。”

        “这人的大名如雷贯耳,他就是十八路烽烟中目前风头最盛的快雪时晴堂总堂主,左丘明!”

        “本来快雪时晴堂掌握的疆土和军势最大,如果他肯合力,我们联起手来的话,先做到和青川与朝华形成三分天下之势是手拿把掐的。但他既然已经离心离德,我们不得不杀了他,吞并掉快雪时晴堂,这样才能确保重立国号后。起码可以立足一隅,拥有争夺天下的力量。”

        卫展眉问:“看您一身戎装,是在今晚就要行动吗?计划是什么?需要我做什么?”

        胡式微答道:“我们五人洞察了左丘明的野心,但是表面上还没有撕破脸皮,双方还在互通有无,我们想利用这次青川收服朝华武林的行动做个局,形成一个杀他的契机。”

        “具体来说,青川十七皇子简郡王季琨来朝华负责此次行动,我已经把季琨今晚的行踪透露给了左丘明。左丘明现在利欲熏心,心态膨胀,希望通过刺杀季琨来进一步打响他个人的声威,以及坐实他快雪时晴堂十八路义军领袖的名望,为他的称王野心铺路。所以,他必然会冒险亲自带人袭杀季琨。”

        “我们就坐山观虎斗,坐收渔翁之利。”

        “如果左丘明刺杀成功,快雪时晴堂就会成为青川的主要攻击目标,我们以庐达并三州的军力借机扩大自己的势力范围。”

        “如果刺杀失败,左丘明身死,还是同样的效果,我们还能趁势蚕食吞并快雪时晴堂的兵马和地盘。”

        “不管刺杀成败与否,或是两边两败俱伤,我们都会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争取出手杀掉左丘明和简郡王,以搅乱局势浑水摸鱼。”

        “在实际部署上,我会在私下里安排策动被看押在郊外的两千多武林人士暴动,然后借故调走保护季琨的兵马去镇压,给左丘明的刺杀创造机会。”

        “等他们斗个你死我活之后,我再派人袭击两方,咱们再去收拾残局。你我先坐等,再过一会儿,等传来暴动的消息,就出发行动。”

        等待的时间里,卫展眉陷入沉思,今晚的消息太过突兀,他还没能完全吃透。胡式微说的事情不似有假,但以他对胡式微的了解,此人城府很深,其人到底居心和目的何在,打得什么主意?

        自己的立场又是什么?任由季瑜的哥哥季琨被杀?左丘明又是否如胡式微所言的那样?还有谁会参加和卷入今晚的计划……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