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226章 人为财死


        这一刻,钱杀青还在心里惋惜:这年轻人根骨不错,脚法精湛,假以时日,必成一代腿法名家。可惜了的,命蹇福薄,阻我财路,葬身地下,不然收做弟子也是好的。

        下一刻,他只觉身下一轻。

        视线中,一截断腿飞上半空,带起一蓬血雨。

        疼倒是不疼。

        卫展眉大秀腿法,强势诱敌,右手刀起,手腕轻转,以内侧击出。

        时隔经年,天下第一利刃,柳叶神经刀,重现江湖。

        柳叶神经刀之锋利,犹在游心太玄剑之上,并且附带破坏内家护体罡气的功效。

        毫无声息,铁制护腿如同一块嫩豆腐,钱杀青的小腿自膝而断,体内真气就是一滞,支撑腿不由自主一软,向前倒了下去。

        杀人者,人恒杀之。

        卫展眉左手刀递出,送入钱杀青的心窝,北腿王的思维还停留在惋惜错愕的瞬间,只叫出了半声,其人已殁。

        出其不意,三招两式,快刀斩乱麻,卫展眉强势击杀北腿王钱杀青。

        现场高手,都是打斗期间能耳听八方之辈,见此情景,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北腿王和他们齐名,连他们都不敢说能轻易战而胜之,却被一个后生小子三下五除二杀死。

        这,这是什么情况?

        卫展眉这一方的人马上也察觉到钱杀青身死,吃惊而后又惊喜的同时,和几大高手一样呆了一呆。

        在场诸人都是一呆,但是呆过之后的反应却有那么瞬间的不同,这一点反应迟滞的不同直接导致了之后局面的急转之下。

        卫展眉等人毕竟年轻,功夫上再怎么高明,可说已经超越了面前这些大高手同年龄时的水平,但在江湖阅历和打斗经验上却是有所不如。

        让卫展眉始料不及的是,他设想中抢先做掉钱杀青,然后己方士气大涨,实现以弱胜强、反败为胜的场景还没有出现,迎来的反倒是对手兔死狐悲后,破釜沉舟式的大爆发。

        首先发难的是荼蘼婆婆。

        荼蘼婆婆的对手本就比她要弱上一线,在之前的大战中又受伤脱力,这时被荼蘼婆婆一拐杖击中胸口,口中鲜血狂喷,重伤倒地。

        荼蘼婆婆离得卫展眉最近,她击垮对手后身形如飞,闪身过来,龙头拐当作枪使,尖利的拐尾鸣雷轰电般扎向卫展眉的前胸,声势骇人。

        既然能够击杀钱杀青,那么这个小子就是最大的威胁,此时双方已经撕破了脸,不是你死就是我活,荼蘼婆婆出手就是势在必得的全力一击。

        卫展眉杀了钱杀青已经是全力以赴的结果了,这时候还没调整过来,就觉上半身被劲风和罡气笼罩的喘不过气来,别说移动,连抬手都困难。

        第二个发动的是陶然亭。他和钱杀青相交莫逆,看到好友身死,他心头一凛,知道此时不能迟疑和藏拙了,跳蚤步法用出,猛然跳出了季瑜等六女的包围圈,一个跨步到了卫展眉近前。

        荼蘼婆婆和陶然亭不约而同,都把首要目标放在了卫展眉这里。

        他手中的月明长刀向后划了个半圆弧度斜挥,以防身后六女跟上追击,而左手并了个剑指,点向卫展眉的小腹。

        这是他的隐藏密技镜虹指,不到万分危急的时刻从不示人,威力不在沙芒硝的屠神指之下。

        卫展眉身前上有龙头拐,下有镜虹指,受到两大绝顶高手的全力齐袭,自己又在最虚弱的时候,无论如何是躲不过去了。

        只比荼蘼婆婆慢了半分,漠北大盗木头陀也成功地以方便铲让闫家另一位长老丧失了战斗力,一打眼判断形势后,他没有去帮助李外里,而是箭步窜到了陶然亭的身后。

        两大高手夹击卫展眉足够了,他要做的是举起方便铲,防范季瑜等六女过去救援。

        三大高手配合有度,两攻一防,只要卫展眉一去,剩下的不足为虑。

        电光石火间,局面在钱杀青死去后,反而逼得对方抢先发力,一下子变得十分不利。

        六女经验不足,反应慢了半拍,对方三人分工协作,对卫展眉的必杀势已成。

        千钧一发之际,六女中最快做出应对的是杀手出身、直觉极其敏感的叶仄仄。

        叶仄仄双眼一闭一睁,看向近旁的木头陀。

        摄魂术之下,对此异术毫无防备心理的木头陀立时变得呆滞,叶仄仄马上从他举着方便铲的腋下钻出,一头撞向卫展眉怀里。

        卫展眉不是黔驴技穷,没有保命的手段了,只是虚弱又被罡气压制,无法使用出来,这时只好勉强提起双刀抵挡荼蘼婆婆的龙头拐尾,陶然亭打向他小腹的一指已经顾不上了。

        白斩双刀刚刚架住龙头拐,陶然亭的剑指也到了,却在最后一刻被撞进他怀中的叶仄仄挡住,剑指重重戳在叶仄仄的后心要穴之上,这一指既封穴道,还注满内力。

        仓促抵挡的卫展眉敌不过荼蘼婆婆的拐杖之力,嘴角溢血,向后跌了出去,他怀里的叶仄仄也是一口鲜血喷在他的胸口,随着他一起飞出。

        一击未杀,荼蘼婆婆和陶然亭哪肯罢手,两人接着冲势交叉换位后,各出拐杖和长刀,发出了第二击,追打相互抱着向后飞出的卫展眉和叶仄仄。

        但在这次交手的短暂时间里,季瑜等四女已经有了时间反应。

        季瑜大叫一声,从还没回过神儿的木头陀的另一侧腋下钻出,大雪山冰上一羽轻功提纵术提升到极致,而裴晚伶和洛氏姐妹则是三剑齐出,把刚摆脱晕眩的木头陀钉死在了地上。

        季瑜现在有两个选择,一是从侧后斜着掩杀,在荼蘼婆婆龙头拐尾穿透卫展眉、叶仄仄的同时,一剑争取刺死荼蘼婆婆报仇;另一个选择是学着叶仄仄样子,飞扑过去,赶在前面护住两人。

        没有犹豫,季瑜脚尖猛点地,运足全身气力,合身扑了上去。

        龙头拐尾扎进了季瑜的后心。

        痴情勇烈,但也是聪明有脑子的姑娘。

        游心太玄剑改为反握,剑尖自腋下扬起,不但碰歪了龙头拐,拐尾没有刺中要害,长剑翻起,龙头拐断,剑尖划过荼蘼婆婆的咽喉。

        血线出,再一反手,人头落。

        卫展眉、叶仄仄、季瑜三人一起落地,伤而未死。

        一道惊鸿,刀光如练,如影随形,罩向地上的三人。那是陶然亭紧随其后的绝杀一刀。

        裴晚伶三女来不及援救的一刀。

        这边血光飞溅,已经和还在要决出生死,另一边的战况也同样惨烈。

        闫茂修四人力战十几个人,仗着不三不四拳的刚猛,此刻对方只剩下了四人,三名同族也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闫茂修披头散发,打出了真火,眼见挡不住同样杀红了眼的对手。

        二次血拼的闫苍黄和李外里两人势均力敌,他却不能不分心关注闫茂修,闫茂修是闫家族长,他大哥闫苍茫的独子,未来的家族掌舵人,不容出事。

        打到这个地步,他别无选择。

        闫苍黄虚晃一拳跳出圈外,直奔闫茂修这里,三拳两脚下重手料理了闫茂修的四名对手,一掌把闫茂修远远推了出去:“浮桥河岸下藏着条小船,你走!”

        话刚说完,已经被跟上来一顿疾攻的李外里一剑刺入肩窝,闫苍黄不待剑被拔出,反手抱住李外里以头撞头,就势滚入了地下暗河,同归于尽。

        闫茂修双目赤红,跑到河边,已经看不见被河水卷走的二人,只有一只系在岸边岩石下的孤舟在随波摇荡。

        正要下船,他想起了应该叫上卫展眉等人,回头一看,正是陶然亭的刀光大盛之时。

        叮当两声,惊鸿月明刀被两根短铁棒架住,火花四溅。

        本已绝望,要做最后挣扎的卫展眉一看,救他的两个人认识,瑶族蛊山双鬼莫瑶问和莫瑶题兄弟。

        这对兄弟是和北腿王钱杀青一道来的,卫展眉看见了两人,但没有时间打招呼和叙旧就开战了。

        两兄弟很鬼,不欲掺和中原武林中人的死斗,并没有参战,而是一早就跑到河边去试图渡河取财。他二人不会水,也没有发现藏在岩石之下的小船,没奈何之下只好又回到岸上,看到打过交道的卫展眉遇险,这才出手相助。

        兄弟俩的功夫相当不弱,但加起来仍然不及陶然亭,被刀身震得双手发麻,僵了一僵。

        陶然亭暴怒,几次三番杀卫展眉无果,荼蘼婆婆和木头陀都为此丧命,眼看得手,谁知又冒出来这两个僵尸鬼一样的人横插一杠子,他直气得三尸神暴跳,万劫不复神功在盛怒下运转,手腕一震,长刀嗡嗡剧颤,莫氏兄弟再也拿不住哭丧棒,松手就要后退。

        陶然亭将长刀插于背上刀鞘之内,两手前探,镜虹指出。

        莫氏兄弟不意陶然亭如此强大,躲闪不及,被镜虹指分别狠狠点在心脏部位,两人瞬息面色剧变,各出双手死死抓住陶然亭的两手,呵呵着说不出连贯的话来。

        最后莫瑶问吐字道:”瑶家蛊毒,杀人……无形”,莫瑶题接道:“蛊山双鬼,自报…….自仇。”

        话一说完,两人睁目气绝身亡,被陶然亭一脚一个踢下了河中。

        陶然亭杀了莫氏兄弟,一出胸中闷气,仰天长笑几声后,说道:“卫展眉,我看现在还有谁,能救得了你的性命!”边说边取下长刀,狞笑着向着卫展眉走过去。

        卫展眉已经把重伤的叶仄仄和季瑜分别放倒在他的两边躺下,自己挣扎着,却胸口剧痛,一时站不起身来。

        “还有我们!”裴晚伶和落在她后面的洛氏姐妹齐声喊道。

        陶然亭理都没理,仍旧一步步逼向卫展眉。

        “你们是我的。”一道声音从后面传来。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