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223章 以德服人


        陶然亭:“哦?这位少侠,有何话讲?”

        卫展眉言简意赅:“无主重宝,见者有份,区区不才,也想试上一试。”

        陶然亭上下打量卫展眉几眼:“敢问少侠贵姓?刀枪无眼,你年纪轻轻,老夫钦佩你的勇气,但这后果,你可有想好?”

        “在下卫展眉。”

        “诸位前辈功力高深,小子再如何狂傲,也不敢单挑争胜,正好我这里有几位同伴,却不知能否组成一队,算作一方。”

        卫展眉本来并没有夺宝之心,在听到黄叶飞说心法名为《小神经》,是《大神经》的改良版后,勾起了他的兴趣。

        他修炼过《大神经》,最是知道其中的妙处和缺陷,听闻有法子改进弊端,不由好奇心大起。

        在和季瑜等人确认过眼神后,这才出头参与。

        陶然亭问道:“还有哪几位青年才俊?就请现身吧。”

        先是季瑜,随后是散开了头发的纪妆妆,再然后是叶仄仄、裴晚伶,连洛花倾和洛琼娉最后也站了出来。

        陶然亭哑然失笑:“好极妙极,没想到是六位巾帼女侠,有意思。好,且待老夫问上一问,大家的想法如何啊?”

        沙芒硝怫然不悦:“简直是胡闹。就算你们胜出,又要如何分宝?”

        卫展眉硬硬顶了回去:“怎么分关你屁事,不劳费心。”

        沙芒硝就要发作,被陶然亭劝了下来,他继续征求旁人的意见。

        鸡皮鹤发、腰背微驼的荼蘼婆婆饶有兴趣地看着一男六女,笑道:“没意见,老身瞧这七位当中,有几人已有英华内敛之象,想当初婆婆我在你们的年纪,可还没有这般修为,难得难得,后生可畏。只是咱们先说好,真要动起手来,人人是势在必得,老婆子我可不会手下容情。”

        一直笑脸示人的老剑客李外里说道:“哈哈,我也同意,老夫喜热闹,多些人多些趣味。再说了,就算我们不愿意,谁要是得了宝,还是要闯七个娃娃这一关,不如就让他们加入好了。”

        魁梧如塔、头上戴着一个金色发箍的塞北独行大盗木头陀不善言辞,只一点头:“我无所谓。”

        陶然亭道:“既然有三位同意,那老夫就顺水推舟也赞成吧。”

        “且慢。”沙芒硝又道:“可以是可以,但这几位青年俊杰既然敢于出头,自然艺业非凡,以七对一,是不是太多了点儿?”

        其余的人暗自不齿沙芒硝丢了高手的风范,但也没有说话。

        卫展眉以目示意最弱的洛氏姐妹退后:“我们五个,这样总可以了吧。”

        陶然亭环顾左右:“还有没有人想要出战?”

        余者无言。剩下这些人里头,有的是他们的随从,有年纪大的自忖不是五大高手的对手,有年轻的形单影孤不敢掺和。

        陶然亭接着说:“那好,时间不多,老夫建议简化过程,以武功决胜负,六方一对一,轮流出场,负者出局,胜者可歇息一场,输的要言而有信,不可再争。是点到即止,还是分出生死,自己看着办,大家觉得怎样?”

        各方俱都同意。

        陶然亭一转头:“卫展眉,我们五人不说知根知底,也是相互闻名,就你们五个是后辈,不如先亮个相吧,也好让大家看看到底有没有两把刷子,黄叶飞兄弟也要看看你们有没有值得他交换的绝活儿啊。”

        卫展眉说:“陶庄主此言不差,说的有理,却之不恭。那,我们要先挑战雷火堂沙芒硝。”

        沙芒硝一拢袍袖,森然道:“好壮的胆子。好,本座如你所愿,就教训教训你们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小辈们。”

        卫展眉脸带不屑,正色道:“好说,我们是后生晚辈,但好歹知道武人尚武,亦有武德,不然纵你武功天下第一,不以德服人,也为江湖中人所不齿。”

        “沙家主刚才在密道口以火器造成塌方,阻千百同道于洞外,置其生死于不顾,心肠歹毒,就凭你,也配教训小爷我!”

        沙芒硝被卫展眉当众揭出痛脚,无言以对,恼羞成怒,猝然发难,拢在袖中的双手拇指一捺,成名绝技屠神指出,指风强劲,打向卫展眉。

        卫展眉双刀一错,暗运有心无意勾连手的缠丝劲,挡下了指风突袭,身子接连退腾腾腾了三步。

        陶然亭等人看得都是暗自点头,能在老魔沙芒硝含怒出手的屠神指力下只退了三步,这个姓卫的小子内力不俗,果然有些门道。

        沙芒硝得势不饶人,卫展眉身边的季瑜和裴晚伶刚要上前,他的数枚霹雳雷火弹已经扔出来,袭向二女。

        两女知道此弹的威势,沾之即爆,不敢轻慢,长剑劈挑,她们手中皆是宝剑,雷火弹皆被从中一分为二,没有爆开。

        沙芒硝心中吃惊的同时,手下不慢,接下来的雷火弹全部飞向卫展眉。

        卫展眉发出漫天的杏花春雨钉迎击,在半路空中就击爆了雷火弹,一时火光烟雾缭绕。

        陶然亭等人心中再次点头,神色开始凝重起来,这几个年轻人值得正视,虽然是靠着宝剑之利和暗器之功挡住了雷火弹,但这样一来,沙芒硝让常人难以招架的火器优势被大幅削弱,起码双方确实有对战的实力。

        这时季瑜和裴晚伶已经攻到了沙芒硝的近前,一人一剑缠住了他的双手。

        不过数招,陶然亭等人第三次吃惊。

        他们见多识广,很快就认出了大雪山神剑和细雨骑驴剑这两门江湖少见的上乘剑法,都是倒吸半口凉气,怪不得孩子们敢于挑战,其中竟有名家子弟。

        沙芒硝同样吃惊,他双手戳戳点点,以深厚的内力御使屠神指功夫,同两柄宝剑和两大剑法正面抗衡,徒手战双剑丝毫不弱,确实当得当世高手的称谓。

        但他被两柄剑缠住,可就无暇发出火器了,而纪妆妆和叶仄仄都是杀手出身,最善于把握战机,两女此时已经绕到沙芒硝的身后,各以短刃觅机偷袭,还有卫展眉在前以暗器袭扰。

        四面受敌,沙芒硝大感吃力和压力,好难缠的五个小辈!

        收起小觑之心,沙芒硝顿脚大吼,全身气劲外放,屠神指力大增,手指分别弹在两柄宝剑的剑刃面上,两女功力不及,都被大力连人带剑崩飞丈外。

        沙芒硝在身上一拍,十几只霹雳雷火弹齐打向正面的卫展眉,迫的他不得不疲于应付。

        沙芒硝随即猛转身,两只手的五指呈现出淡淡的暗青色,这是屠神指功运到极致的表现,居然一手一个,生生握住了纪妆妆和叶仄仄各一把锋利的青钢短刃而不伤,他要发力扭断后再指击两女,先废掉两人破了围攻之势。

        短刃抽之不出,两女想要以另一只手的短刃还击,却被沙芒硝隔刃传过来的内力冲击,难以聚力。

        卫展眉正在退后避让雷火弹的锋芒,并发出长钉抵挡,见势不妙,右手刀带着细链抖手飞出,奔向沙芒硝的后心。

        卫展眉这些天里内力大进,沙芒硝原本不在意,耳中听得风声恶急,判断出不能硬抗,这才放弃了手中握住的双刃,回身以指风荡开白斩刀。

        有了这一击换来的时间,季瑜和裴晚伶得以飞身而起,各展绝艺,从半空中下刺,双剑合围,长虹贯日般钉向沙芒硝的左右肩窝。

        来势凶猛,剑路刁钻,又是宝剑,沙芒硝不敢怠慢,十指连动,刚柔相济,与变换的剑招斗在一起。

        身后的纪妆妆和叶仄仄得了机会,不等喘息,两人四刃刺向沙芒硝的下盘,沙芒硝顾上顾不了下,只能蓄力在腿,晃动卸力。

        他修为深湛,两女的短刃划开了小腿的皮肤,却没能刺入进去,反被震得脱手。

        她俩久经训练反应迅速,立即弃刀,双手擒拿锁上,虽然扣住了沙芒硝的腿部穴道而封之不住,但干扰之下,沙芒硝应付前面攻击的精神气力可就弱了下来。

        季瑜和裴晚伶立时感应到此消彼长的变化,双剑各出杀招压迫向对手。

        呲呲两声,沙芒硝的袖子被削断,如蝴蝶般化作碎片散落,要不是他应对及时,手指都要不保。

        卫展眉等的就是这个机会。

        此时沙芒硝双腿受制,双手受制,但全身的架子和气血未散,还说不上落败,只是被逼处在了守势。

        然而卫展眉刚才是藏了拙的,一直只用出了七分内力在相博,这时冲上前来,简简单单的一招黑虎掏心,照沙芒硝的心窝一拳打来,同时脚下一记撩阴腿,飞踢沙芒硝的下阴。

        这就是《大神经》这等速成高阶心法的好处了,见效极快。

        沙芒硝见这一招毫无花俏,但蕴含的内劲之强,差不多等同于自己的全力一击,唬得亡魂皆冒。

        换作单打独斗,他自然不惧这一拳,碰撞之下,谁也奈何不了谁罢了。可此时他上下四方受到牵制,反击之力不足,兜心一拳,定会受到重伤,再挨上一记撩阴腿,半条命就去了。

        不及权衡利弊,沙芒硝本能地下面屈膝,上面以双手挡住来势汹汹的一拳。

        判断失误,满盘皆输。

        实际上,卫展眉内力虽涨,但这样的一拳,他只有一击之力。

        只要沙芒硝拼着受些内伤,等卫展眉一拳之后力竭,最起码还能堪堪守住平局,五人内力皆不如他持久,最后鹿死谁手还未可知。

        但这一次误判,胜负立断。

        沙芒硝如愿接下了卫展眉的一拳一腿后,全身就是一顿,气血凝滞。

        而后,先是纪妆妆和叶仄仄趁机发力封住了他两腿上的穴道,致使其下盘虚浮不稳,随后是季瑜和裴晚伶宝剑发威,寒光闪处,血光迸现,沙芒硝的两手拇指被削断。

        屠神指主要的功夫在于拇指,这一下,沙芒硝算是废了。

        沙芒硝惨叫一声。

        卫展眉恨其歹毒,白斩刀出,就要一刀断魂。

        “饶命啊,不是说要以德服人吗!”沙芒硝脸色煞白,吓得赶忙出声求饶。

        卫展眉顿住,一转念,脚下踢起一块鹅卵石,右手刀迅速在上面划写了一个“德”字:

        “说得好,你姥姥的人渣,那就给你来个以德服人,满脸花,一脸血!”

        随后轮圆了,一石狠狠拍在沙芒硝的老脸上。

        沙芒硝受此重创,一身指功和火器能力所剩无几,沙家必然自此一落千丈,被坑的江湖门派定会落井下石,雷火堂算是完了,倒也不必现在就杀了他,留条活命让他亲眼看着家族败亡,那会更加解气。

        首战告捷。

        这个结果是旁观众人事先完全没有料到的,一时满场静寂。

        幸好规矩是打一场后可以休息,激战过后,这时候卫展眉五人其实战力十去七八,完全没有连续作战的力气了。

        默然半晌,陶然亭四人重新评估了五个年轻人的实力,暗中掂量自己遇到会怎么应对后,开启了下一轮比武。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