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219章 不三不四


        书说简短,两人走到了满觉陇的深处,向山民打听一个叫九溪十八涧的地方,山民指点了方向,但告诉二人那里是禁地,进不去的。

        白晓升由于不分管财物,只知道去往军饷储藏之地要经过九溪十八涧的铁冠梁。这处地方是快雪时晴堂经常使用的补给地,只是如何进入和怎么运输出去的,他也不是很清楚。

        卫展眉当然不会因为是禁地就不去探个明白。进入九溪十八涧后,这里景如其名,处处溪水潺潺,山涧飞流,夹岸生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置身其间,一如世外桃源。

        沿山中小路曲折而上,远远就看见两座山峰之间有一座天然形成的石梁,状如头冠,长度只有六七丈,并不很宽的样子,入口周围散落着八九间茅屋,应该是有人长居于此。

        两人走近,刚想要走上通往石梁之路的时候,茅屋中走出来两个人,一老一少,衣着古旧,面色黝黑,俱都骨节粗壮、身材壮硕,像是爷孙俩儿。

        老者出屋就停下了,那个少年郎径直过来拦住了去路,说道:“两位,前方是私人禁地,游山玩水的话,还请绕路而行。”

        卫展眉一抱拳:“这位小哥儿,我二人游玩至此,见这里景致绝佳,还请行个方便,让我们进去寻幽探奇,方不负这大好春光。”

        少年年轻气盛,脸色板正了起来:“听不懂你文绉绉的话,都说过是禁地了,闲人免进,劝你们赶紧离开,不要自误。”

        卫展眉有心试探,当下也拉下脸说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又不是王宫内院,不过是山野僻壤,怎么就成了你家的私地?小爷就是要进去,你待如何?”

        少年缩手后扬拳:“我家受托守山,主家有命,擅入者一概打出去,不要自找苦吃。”

        卫展眉腾身上前,双拳击出,嘴里叫道:“小心了,正要领教!”

        少年双手先是内缩后猛然弹出,两人四手四拳相接,卫展眉只觉一股大力传来,身形不稳,退后半步,又再冲上。

        少年双脚不动如山,膝腰肩肘接连扭动后骤然发力,又是一缩一放,劲力大如洪钟巨罄拍击。

        卫展眉未出全力,招架不及,腾腾腾连退数步,胸口气血一阵翻涌。

        身后的季瑜此时脸色剧变,拔剑急叫道:“展眉小心!这是不三不四神拳,不要硬抗,退后我来。”说完挺剑迎上。

        听到不三不四四个字,卫展眉也想起来了,这是江湖上一个神秘宗门的独门拳术。

        此拳是朝华南部梅山闫家的家传武功。

        闫家拳法传男不传女,并且从不收家族之外的弟子,加之人丁稀落,会的人很少,但这并不妨碍这门绝艺在武林中的赫赫声名。

        闫家拳术实际上有个很长的文气范儿的名目,叫做“自惜袖短、内手知寒、追命八打”。

        此拳共有八式,每一式都蕴含变招,但万变不离其宗,以闫家世代相传的惊人内功心法为底,以膝腰肩肘四处为轴,出手一般只动大臂小臂和拳头三处,虽然没有大开大阖之势,但劲力刚猛无俦,沾到即飞,碰到即伤,曾经号称“天下第一手”,其霸道狠厉为天下拳法之最。

        此八式分别名为“不三不四,欺三瞒四,朝三暮四,说三道四,挑三拣四,颠三倒四,丢三落四,再三再四。”

        由于拳法的本名太长,江湖上通常以第一招“不三不四”名之,吃过苦头怀恨在心的人则暗地里称之为“王八(霸)拳”。

        “自惜袖短、内手知寒”其意为出拳时都会先内收笼袖缩手蓄力这个特征,所以尽管闫家退隐不出已经很久,但大雪山弟子季瑜还是能够一眼认了出来。

        闫家并不是主动隐世,但在三百年前,闫家族长的追命八打败在了“君临天下,绝世容颜”夫妇中容东阁的“铁马秋风大劈棺手”之下,让出了天下拳法刚猛第一的名头,传闻闫家自此退隐,潜心改进磨练拳术,意图重新夺回“天下第一手”的称号,武林中这才不见此拳久矣。

        同为顶尖门派和超一流高手,大雪山温如神尼自是知道不三不四拳的来历和厉害,并且有过私下小圈子里的交流,所以才会告诫季瑜如果行走江湖碰到的话,一定要小心从事,不要轻易得罪。

        季瑜不敢托大,这回直接拿出了游心太玄剑,那少年人年纪还小,修为不足,两只手终是不能和宝剑相比,很快就守得住而攻不出来了。

        见此情景,少年身后的老者欺身上前,二话不说,一双肉掌拍带引砸,拳风刚劲,姜是老的辣,老者全然不惧宝剑之威,几招下来就打得季瑜只有招架之,功全无还手之力。

        老者占了上风后收势停手,说道:“不用打了,既然是大雪山弟子,以大欺小也不合适,你们也不要纠缠,这就下山去吧。”

        季瑜心思灵敏,拱手说道:“大雪山季瑜拜见闫前辈,没想到闫家隐居在此,多有打扰。晚辈等到积翠谷看热闹,想着在开始前在周围到处走走看看,不想有此巧遇。”

        老者点点头:“老夫闫家副族长闫苍黄,这是我侄子闫茂修。《大神经》的事儿我也听说了,既然是无心误闯,此事便罢。从这里去积翠谷,有条当地人才知道的近路,可以指点你们过去,省些时间和脚程。“

        “但有一节,闫家隐于此的事情,还请女娃子保守秘密。回去后,还请替我代问尊师温如师太安好。”

        季瑜回道:“多谢闫族长宽宥,您老放心,晚辈自当从命。”

        又叙了几句话,卫展眉和季瑜拜别了闫苍黄叔侄。

        已经知道快雪时晴堂请动了梅山闫家守山,这里必是藏宝之地,卫展眉觉得也不必再想办法混进去了,毕竟他的任务只是确认地点而不是进入取宝,以后的事情就让胡式微去头疼好了。

        出了九溪十八涧,季瑜问道:“十九哥,离翡冷翠岛出水的日子还有几天,咱们是原路返回再进积翠谷,还是从那条小路提前赶过去?”

        卫展眉想了一想道:“原路返回是来得及,但路上也是无聊,还是走小路吧,提前到还能打探摸摸情况,到时候好决定上不上岛。”

        季瑜问他:“不上岛?难道你就不对心法宝刀感兴趣?”

        卫展眉宝刀在怀,那神经兮兮的心法已经倒背如流,又怎么会在意,敷衍道:

        “有心杀贼,无力回天啊,就凭我这稀松的本事?连你都打不过,如何敢在上千人堆儿里争雄夺宝。”

        季瑜横了他一眼:“怂样儿,没出息劲儿,枉费本公主还对你另眼相看,青眼有加。”

        “我有预感,总觉得你在装大尾巴狼,有事瞒着我,要知道女人的直觉很灵的。”

        “其实你不用自卑啊,在排风城小树林里比划的那几招很厉害啊,我就差点儿没接下来。你要是有心争夺,我把游心太玄剑借你,在加上我从旁辅助,未必没有希望。”

        公主季瑜是一颗芳心系在情郎身上,自然是希望卫展眉越强越好。

        卫展眉摇摇头:“谢了,我还想多活几年,我也使不来剑。”

        “据我在城里听到的消息,宝刀和心法的事情真假未知,顶尖高手们因为各种原因可能不会轻信前来,但已知赶到和会到的就有那么十来位了,而各个知名大派和武林势力应该都派出了中上层次的高手来碰运气,再算上一般的江湖各路侠客匪盗,希望渺茫啊。”

        “随你吧,不争就不争,不过我想上岛看看热闹,百年难遇的盛事,见识见识强者的风范也好啊,能过上几招也是难得的经历不是,不用拼命就是了。你想想,上千武者的大乱斗,该有多好玩儿。”

        两人边说边走,奔向闫苍黄指的山间小路。

        这时天色渐暗,堆云山的山势虽然不高,但小径高低起伏,崎岖难行,山里猎户和采摘草药的山民也只是偶尔走这条路才踩出些痕迹,好在两人身具武功,吃了些携带的干粮清水后,披荆斩棘沿山前行。

        根据闫苍黄说的距离远近,两人是打算借着快到满月的月色连夜赶路,一口气在黎明前抵达西海大湖后再歇息。

        走到黄昏已过的时候,他们发现在不远的地方有炊烟袅袅升起,要不是离得近了都看不出来。

        谁会在晚饭时间后还在杳无人迹的密林里生火做饭呢?

        两人感到奇怪,就离开小路向坡下走去查看。

        走了一段,二人来到了一处背风的山坡,在灌木后向下一望,却被眼前的景象惊到了。

        山坡中间,树林遮盖下,竟是好几座营帐!

        天还没有全然黑透,能模糊看到营帐内外有不少人在出来进去。

        两人矮身观察了一阵儿,随后季瑜就拉着卫展眉离开,回到了小路上。

        卫展眉说:“有问题啊!那些人明显是青川军的装束,除了没有战马,兵器武备齐全。我数了数,怎么着也有大几百号人。他们,怎么会在这里?”

        “圈套!这是个圈套,青川军埋伏在此,是要把来的武林中人一网打尽,没听说你们青川有这个意图啊?”

        季瑜答道:“什么叫你们,明明是我们。不过你说对了,是我青川军,而且看装束,还是精锐之师,有半个千人队的数量,并且其中混有京师三大营的高手。”

        “京师三大营?”

        “你是分辨不出来。我大青川都城崟都除了拱卫京师的大军外,还有天地玄黄四个大营:天字营由皇家宗室和王公贵戚的子弟组成,地字营选拔的都是嫡系军中的亲信将佐,玄字营是招揽的江湖高手和奇人异士,黄字营中是从地方抽调上来的各地精锐。”

        “看服色,这里包含了地字玄字黄字三营的部分人手。”

        卫展眉听罢暗道,青川精锐辅以功夫好手。这,莫不是要对夺宝的江湖人士来个赶尽杀绝?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