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215章 杀人夺宝


        裴晚伶带着三人跑向她用洛阳铲挖开的盗洞的方向,但是已经来不及了,沿途地面轻微晃动,头顶上不断有尘土扑簌簌地落下,还没到地方,他们就被闭合的断龙石挡住了去路。

        问了一下方位,裴晚伶又领着大家冲向卫展眉他们下来时的洞口,可仍旧在半路上受阻于断龙石。

        裴晚伶一跺脚:“好严密的设计。刚才我取金椁的时候,已经把重量差不多的替代物同时放进了银椁里,怕的就是拿出金椁引发机关,谁知还是不行。”

        “那怎么办?”

        卫展眉三人都不精通古时墓道里的机关布置,但也清楚一旦所有的断龙石落下闭合,这座古墓就变成了一座活棺材。

        “别无他法,断龙石从内部是打不开的,为今之计,只能是四处看看,希望历经千多年后,这里的地质条件有所变动,能够找到薄弱坍塌的地方。”

        三人都默契地没敢再问要是找不到突破口怎么办,跟着裴晚伶沿古墓周边游走查看。

        裴晚伶一路观察,时而敲敲打打,都没有发现有可资利用的缺口,就在大家的心越来越沉到谷底、室内空气也开始变得稀薄气闷的时候,终于天无绝人之路,皇天不负有心人,在那座缩微古寺的后面让他们看到了一线生机。

        古寺的后身也有一道断龙石落下,但可能是这里的土质松软,滑道受到挤压,断龙石出现了歪斜,最后落地时在一侧留下了一条几指高的细缝。

        四人从附近找来一些条石硬物和尖利的陪葬品,开始齐心合力换班挖掘。

        石质地面虽坚硬,靠着这条缝隙和两口锋利的宝剑,在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后,终是挖开了一个勉勉强强可容一人爬出的缺口。

        四个人依次钻出,到了断龙石的后面,在火折子的光照下,这里还是个密闭的空间。

        看到三面都是坚固的碎石夯土墙壁,卫展眉三人不免脸露失望之色,难道真要困死在这里?

        裴晚伶在仔细查看并敲打听声之后,却脸显喜色,说道:“有戏,你们看,这里有渗水干涸的痕迹,说明距离地面不远,而且听回声判断,对面应该是空的。”

        有希望就好,三人闻言精神大振,以卫展眉为主力,继续利用一切可用的物体开凿墙壁。

        经过艰苦的挖掘,轰然一声,土石墙被洞穿,一阵尘土飞扬过后,对面真的现出一处广大的空间,由几十根粗大的木柱支撑,其间凌乱摆放着很多只一人多高的木箱。

        卫展眉三人对望一眼,因祸得福,这里说不定就是他们此行所要找的藏宝之地。

        打开一口箱子,果不其然,里面确实是金砖银锭等财宝之物。

        齐齐欢呼一声,当务之急不是检索财物,而是要继续找到出口才行。

        四人正要去找地穴密室的门口,就听到有脚步声传来,没等隐藏,有三个人就从前面转了出来。

        三人显然是被墙壁破裂的声音引过来的,全部一身劲装、手中提刀,一名汉子喊道:“呔,什么人?好大的狗胆,竟敢潜入偷宝,活得不耐烦了吧。”

        卫展眉望向对面,三人中的一人他居然识得,就是在子规山严家寨中远远见过的那个青年白衣公子,他当时怀疑是南镇抚司通缉在案的义军快雪时晴堂少堂主韦普天。

        书中暗表,卫展眉的判断是对的,此人正是韦普天。

        韦普天奉命前往严家寨催要军饷,虽然出了有人夜闯严家寨的事情,严家还是依言给足了约定的钱财。

        这个韦普天作为总堂主的爱徒和少堂主,为人算是精明干练,并且一身功夫尽得总堂主的真传,但却是个花花纨绔公子。

        他自恃总堂主的宠爱,在管理堂内事务和指挥军事上并不含糊,然平时恃才傲物,行为放浪不羁、横行无忌。

        这回押送军饷回返,他倒不敢打十几车军需财物的主意,但他日常挥霍无度,在途中的青楼妓馆流连后,手头甚紧,于是命令副手押车回程先走,自己则带着两名心腹暗中来到了这里。

        这里是快雪时晴堂极少数核心高层才能知晓的地方,是留作万一时刻和最后危急关头才会启用的保底秘地,韦普天是知情者之一,知道地点和开启的方法。

        他是未来的堂主人选,把这里视为私人资财的来源,已经数次从中取走财物私用了,反正再多也就是九牛一毛而已。

        这次秘密过来,打算取用一些后就日夜兼程追上车队,没想能遇到有人潜入进来的情况。

        这还得了!

        韦普天在暗道侥幸之后,心里已经把这四个小贼判了死刑了,待他看清几人的面貌,更是惊中有喜,命令道:

        “我来对付这男的,你们两个,拿下三个女娃,记住,要生擒活捉。这穷乡僻壤的,这几天快憋死我了,难得遇到三个水灵灵粉嫩嫩的豆蔻佳品,玩儿过了再弄死不迟,吃剩下的给你俩个喝汤。”

        “是,少主放心。”两名心腹手下闻弦歌而知雅意,都抽刀坏笑起来。

        “卫展眉”穿越而来,虽是暗影重重的人,听了这话,对韦普天此人好感顿消,说不得要教训一二。

        身后三女更是闻听之后心中大怒,季瑜和裴晚伶挺剑而上。

        季瑜贵为青川公主,自然受不得这等污言秽语。她年纪不大,但也随军出征过,虽未亲自上阵,阵前可是见过两军血腥厮杀,师父温如神尼性格刚烈,调教出来的弟子不允许是温室花朵花拳绣腿之辈,她不缺实战猎杀手刃江湖恶徒的经历。

        裴晚伶就更不用说了,本身就是山野中生长,不受拘束、清高冷冽、率性而为的性子,师门长辈又都是好武成痴、三天不动手过招全身皮痒的武人剑客,她不说是视人命如草芥,那也是不把豆包当干粮的人物。

        韦普天的两名手下武功不弱,都是快雪时晴堂网罗过来的江湖豪客,也是一等的武林好手,奈何两女师出名门,非但内功不俗,剑法好的出奇,用得更是神兵利器,三下五除二就削断了两人的长刀,加上心中有气,下手无情,两人就这样被干脆利落地以窝心剑扎了个透心凉,死尸倒地。

        卫展眉就没这么轻松了。

        韦普天天资既好,又得名师指点,自己也肯下苦功,真有绝艺傍身,功夫比他的手下要强多了。

        他手执一对护手双钩,比常用的要短上一半,出手是招招抢攻、式式凶险。

        而且,这一动上手后,两人都是暗自惊奇,双方刀法和钩法的路数颇为相似,只是双钩是刀剑类兵器的克星,让卫展眉感到处处受制,束手束脚。

        季瑜和裴晚伶快速了结了言语无状的对手后,见卫展眉没有落败之虞,都没有上前夹攻,而是粉脸带煞,气定神闲地负手旁观。

        卫展眉虽落下风,尽自抵敌的住。

        对手的兵器是克制他,但他对对方的钩法有熟悉之感,应对起来虽吃力不轻松,但并无大的危险。

        韦普天可就不好过了,心里翻起了滔天大浪。

        一是两名手下很快就挂掉了这件事让他一时很难接受,这两人是不如他,但也不至于在两个少女手下走不了三招五式就丢了性命啊,那二女得强到什么程度?这下可撞到铁板了。

        二是卫展眉看上去比他还要小几岁的样子,竟能和他游斗良久不露明显的败象,要知道他韦普天在当代江湖青年俊彦中,可是公认数得上字号、排名十分靠前的后起之秀。

        三是季瑜和裴晚伶虽不参与围攻,但两女自带强大的气场,兼而煞气逼人,挟杀人之威和宝剑之利环伺在侧,给他的心理压力太大了,这就令他开始吃不消了。

        钱财都是身外之物,没有什么比小命更重要的了,韦普天有大好的前程可期,可还没活够,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记住这几人的容貌,韦普天打了退堂鼓。

        虚晃数钩,韦普天抽身爆退,同时收钩插于后背兵器套中后,双手连扬,数十只银针射向四人。

        他还是名暗器高手!

        季瑜闪身护住殷姿,裴晚伶以剑拨打银针,卫展眉自然不怕,闪避后同样发出钢钉还击,并和裴晚伶就追了上去。

        别看韦普天身形胖硕,身法却快如游鱼,加上熟悉地宫里的道路,两人跟上逼近却无法追上。

        韦普天本打算佯装败退,利用他熟知暗道埋伏的优势,借助隐藏的机关暗器暗算两人。

        但不想裴晚伶是此中的行家里手,每每在他要发动机关时就先行叫破,指引卫展眉发出钢钉阻止韦普天的算计。

        几次之后,韦普天彻底放弃了争斗的想法,发足狂奔,全力出逃,依靠地利优势率先跑出了地宫,一溜烟远去了。

        卫展眉两人追之不及,在洞口停下了脚步。

        返回之后,四人商量接下来的行动。

        裴晚伶说:“财宝之物我没有兴趣,我可以帮助你们改变洞口的机关禁制,除非顶尖机关高手亲至,否则他们以后恐怕是不容易再行打开了,你们可以尽快安排人手来取宝。我另有要事要办,不能在此耽搁。”

        季瑜和殷姿都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

        卫展眉想了想说道:“那就有劳裴女侠去调整禁制。入宝山不必空手而归,麻烦格格和姿姿取走一些咱们能带的走的珠宝玉饰等,以备不时之需。”

        “我还要回到古墓里一趟,翻阅记忆下竹简上面记载的珍稀典籍文字,大概一个时辰的时间吧,我们封住地宫后离开此地。”

        亏得卫展眉不甚在意金银财宝,而是惦记着没有看完的宝贵竹简古籍。

        这一去,倒叫他得了更大的好处。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