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211章 山口激战


        前文书说到卫展眉邂逅故人闯过两关,关于纪妆妆和叶仄仄为什么也在子规山,就要提一提严家。

        严家先祖对皇上的猜忌之心有所察觉,为谋后路,早已暗中安排将攻城拔寨时积累的军备物资和金银财宝运往子规山老家,后来辞官避祸后,严家数代后人一直图谋起复,再现严家荣光。

        严家并没有称王称霸的野心,就是想割据一方,延续严家从军镇边的世家传统。

        当代家主严歌泣在遇到青川入朝华的混乱局面后,觉得是一个好机会,决定浑水摸鱼,他选择了十八路烽烟中有实力有特点的三家义军谋求合作,以期在任何一家做大做强后,严家都可以从中获益。

        其一就是以财富资助快雪时晴堂扩军征战,当晚卫展眉看到的马车进寨,来的就是快雪时晴堂派来催要军饷的人,也就是在严丁卯身边的那名白衣青年胖公子,姓韦名普天,他是总堂主的传人。

        其二,是为复国锄奸盟提供训练新血杀手的场地,并派出严家高手传授以严家武功,纪妆妆作为负责人和教头,此来就是检验并接收训练有成的新一批杀手的。

        第三,是为十八路烽烟中唯一一家对外称王的南平王军中培养高级将官。严家行伍出身,对行军布阵、指挥作战有独到的心得,旨在建国称雄的南平王的南平军亟需这方面的人才,南平王义女叶仄仄正好负责这方面的事务,也是她为什么入山的原因。

        纪妆妆和叶仄仄与卫展眉分开后各自前往严家寨,三拨人的脚程有快有慢,前后脚进了子规山。纪妆妆、叶仄仄和韦普天分别居住在后山的别院里,三人都是身负秘密使命各干各的事,严家也不会允许和安排这些人碰面。

        今天夜里听到示警声,才有了协助严家追杀卫展眉和季瑜的一幕。

        再说卫季两人拐上了舍身崖方向,不多时就到了悬崖绝壁跟前,这里是死路,崖下深不见底,季瑜急道:“纪妆妆指这条路是什么意思?不帮我们,也没必要多此一举啊?”

        卫展眉沉声道:“她应该是知道凭我们的本事,能从这里险中求生,别急,想想办法。”

        怎么会不急?卫展眉匆匆检视摸索一番,发现地上长有不少藤蔓,崖边也有一些垂下,心中有了主意,他用白斩刀割断一条较长的坚韧藤蔓,牢牢系到两人腰间,分给季瑜一把白斩刀:“攀岩而下,不知公主,可敢随卫某一行?”

        “哈哈,玩儿的就是心跳。你不提我倒忘了,初上大雪山时,师父也以此锻炼过我们的胆量,我有经验,只是那是在白天,也没有这么直上直下。走着。”

        两人隔着一丈左右的距离下了崖,一人以刀插入岩缝固定并寻找藤蔓扯住,另一人攀援着慢慢垂落数丈找到下一个落脚点,两人交替下行,期间虽有凶险,好在没有失手。

        等严家寨的人追到悬崖,空有山风呼啸,不见人影。

        为首之人发现地上有藤蔓割断的痕迹,猜想两人是冒险下崖了,他们这些人是无论如何不敢跟下的,恨声道:

        “这两人好大的胆子,外面就是一线天,过了一线天就出了严家寨了。你们两个,立即回报三寨主,其他人,跟我绕道烧山冲继续追。”

        卫展眉和季瑜脚踏实地后,任是胆色惊人也手脚酸软,坐地喘息了好一阵儿才继续向外跑去。

        这会儿,在乌云遮盖下的月亮露出了一角,濛濛月色下能够看到正前方高高的黑色山峰耸峙之间,有缝隙漏出一抹亮色。

        两人加快步伐赶到山口,一线天恰如其名,坡上双峰间夹着一条天然形成,只容一人通过的空间。

        总算是要逃出去了。

        一念及此,斜上方的岩石后就闪出了一人。

        此人远远见过,正是凭借过人的嗅觉发现两人踪迹的严家三老中的老二严丁卯!

        严丁卯右手背在身后,掌中一杆鹅蛋粗细的混铁皂缨长枪,枪头处嵌有一根两头尖的横向铁纤,和枪尖呈一十字形。

        严丁卯当时见他二人向后逃窜,心知寨里有三弟坐镇,严圈点足智多谋,寨内高手众多,贼人回到地势复杂封闭的后山和内寨那是自投罗网,并不足虑。

        但他心思缜密,所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贼人既然能够偷入守卫森严的严家寨,想来身手高强,前山人多势众,后山出口也有重兵把守,只有烧山冲这一带因为山势最为险要,大队人马没有攻入的可能,反而力量薄弱,于是他坐镇原地没有动窝,以防贼人回马枪杀回来。

        就在刚才,寨内飞鸽传书,用最快的速度通知他贼人自舍身崖突围逃向一线天,烧山冲外就出了严家寨,去往一线天的路上天险重重,只有他有能力在最短的时间内进行堵截,他这才火急火燎赶来,真就堵住了两人。

        双方照了面,都没有说多余的废话,都明白只有一战才能决定成败。卫展眉的白斩双短刀和季瑜的游心太玄剑,要大战严丁卯的严家内门密不外传的十字锁喉枪!

        严丁卯自然不着急,季瑜知道这一战关键,抢先出手,她一剑前指,剑身嗡嗡轻响,剑尖吞吐不定,直接用出了大雪山的镇山剑法——游凤戏龙。

        严丁卯虽觉两人年轻,并没有轻敌,大枪迎上,枪尖也是突突乱颤,红缨卷动扰人耳目。

        枪尖剑尖碰上,这次枪头却没有被宝剑削掉。

        严丁卯手中枪也是上等精钢打造,而且料足沉重,接触之下,他立知对手拿的是宝剑,心随意走,手腕圈转抖动卸力,宝剑只是在枪头上磕出了细小的缺口。

        暴喝一声,严丁卯打起精神,手中十字锁喉枪充分发挥长兵器一寸长一寸强的特点,进攻有刺、戳、点、扫、挑,防守有格、拨、架、挡、淌,严家枪独特之处在于将防守和进攻两端融为一体,攻防一次完成,防中带攻,攻中有防。

        特别是十字锁喉枪独有的前部十字形设计,使得对手难以利用短兵器沿枪身抢攻近身,而使枪者出枪前可攻,收枪时又能远距离格拦架挡,而横十字同时具有杀伤对手的作用,这才是严家枪攻防一体的妙诀。

        季瑜出山以来乍逢强手,她是遇强兴奋的性子,一口剑在灵动的身法配合下,时而凌厉逼人,时而中正堂皇,时而繁复花哨,时而缠绵柔和,时而刁钻诡谲,并且变换自如,让严丁卯一开始很不适应。

        所谓凤者,共有五象:五色而赤者凤,黄者鹓鶵,青者鸾,紫者鸑鷟,白者鸿鹄。游凤戏龙剑法据此分有五种,各具特色。

        季瑜能够把五种剑式间杂交叉使用,这是已经得到了温如神尼的真传,在剑法上具备了相当的功底和火候,初步达到了融会贯通的地步,寻常江湖高手难以匹敌。

        她如果百尺竿头再进一步的话,假以时日,到了温如神尼化繁为简,和五为一,只有剑意,剑招顺手拈来的层次,内功上再精进突破,就可臻至江湖上的顶尖高手之列。

        就是现在,在内力和经验不如严丁卯的情况下,只靠这一路剑法,三十招之内,修习家传武学数十年的严丁卯竟然略微处在下风,守多攻少。

        卫展眉开始没有上前,他在观察分析严家十字锁喉枪的特点,等严丁卯老脸有些发红,挂不住面子加力出手后,卫展眉双刀一摆,舞动半短不长白斩双刀,趋近夹击严丁卯。

        他这路刀法,是白斩刀百战刀法中的一套功夫,名为不亦快哉刀。

        白斩刀,顾名思义,以斩为主,但这路不亦快哉刀有所不同,侧重刺击,而且是主攻下盘的地趟刀法。

        此路快刀借鉴吸收了醉八仙的身法步法,形成了撒泼打滚、滚地葫芦般的无赖打法,一刀护身,另一刀不是扎脚就是刺膝,一旦使开,围绕对手不停歇地翻滚,只见刀光不见人。

        人直立行走后,才区别于动物,进而知礼仪,然俗话说站着不如倒着,动物性仍深植意识身体中,四肢着地、肆意翻滚是最符合天性又舒服的放松放纵情绪的方式之一,正所谓手舞而足蹈,不亦快哉取其意而命名。

        季瑜能从正面牵制住严丁卯,但很难攻进,卫展眉正是利用这点,意图从下三路破防,让严丁卯顾上顾不了下,顾远顾不了近。

        此举起先见效,打了严丁卯一个措手不及、手忙脚乱,但老人家也不是省油的灯,严家枪使得是出神入化,只见他手位前移,带尖的枪尾挡压顿挫,一杆枪直如两杆枪一般,同时应付前方和下面的攻势而不见散乱。

        更有甚者,他有时竟然以小腿硬扛刀锋,发出金铁交鸣声。

        却原来,严家出身军旅,装束与普通江湖人士又有不同,虽然不便周身顶盔贯甲,但胸背小臂小腿处均有铁制护甲防护。

        这一来,严丁卯无惧两人联手。

        严家人不是江湖武夫,讲究以韬略求得最终结果的胜利,不在意过程的周折。如今,只要耗到后续援兵前来,势单力孤的两人终会束手就擒,这不是江湖斗气争胜。

        所以严丁卯不急不躁、稳扎稳打,并不冒进。

        卫展眉自然看得出他的打算,他和季瑜可耗不起,岂能让严丁卯如意。

        收起左手刀,不亦快哉刀法不变,杏花春雨夺命钉在手,他祭出了“刀中夹钉”杀招。

        他的暗器时多时少,有虚有实,加上距离又近,威胁很大,严丁卯终于不得不连连后退以避锋芒。

        但严家历代经过军伍和江湖两方面打磨而成的技艺非同小可,严丁卯刚才胜券在握,又怎会不留后手。

        见势不对,严丁卯虎吼一声,全身气势拔起外放,内力激荡,大枪舞动如车轮,不再退避,而是硬桥硬马冲出,枪如蛟龙翻飞,风雨不透,人似奔马冲锋,势雄力沉。

        这一手枪马合一冲锋劲悟自战场厮杀。

        盖因两军阵前,骑兵集体冲锋时,人借马势,马借人威,人数不足的步军盾阵往往也难以抵挡对方单骑大将短距离冲刺形成的力扫千钧之威势。

        人枪一体,枪马合一劲一出,卫展眉再难以近身,这次换作他和季瑜被压迫的不断退后。

        久拖不利,展眉急了,眉锋一展,双刀合壁,大喝一句:“格格,掩护我!”

        说罢丹田较劲,全身发力,气运双臂,不再顾惜暗器存货,要放大招——“钉中夹刀”。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