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206章 金蝉脱壳


        季瑜先说道:“无妨,本公主有通行令牌,加上卫总旗证明,我看谁敢造次。”

        卫展眉道:“亮出朝廷特使亲卫的身份,问题倒是不大,就是碰到一般绣衣卫还好说,要是来的是张千户或佟百户,这两人精明,难免引起怀疑,就算当时没事,也会留下隐患,而且张忽雷和纪妆妆照过面,有风险。”

        季瑜道:“我不管,这是你的地盘,你给我想办法,叛军我当然没好感,但帮亲不帮理,纪师姐除外,这位给你下毒的姐姐嘛,算她沾光。”

        卫展眉:“这样吧,我屋里有条地道通往外面,可以躲避一时。姿姿,你先回屋,装作什么事也不知道。”

        “不行。”纪妆妆说道:“她知道我的真实身份和面貌,我不放心,带她走,等脱险后再放她回来。”

        见卫展眉皱眉,殷姿抢着说:“没关系,卫大哥,我和你们走。爷爷昨天说过他出城有事要办,七天后才回来,你不用担心我。”

        卫展眉想了想答应了,他心思细密,先让殷姿回屋拿了三套平时穿的衣服,然后自己带着两女开了院门又再返回屋内,给院里租户造成已经离开的假象。

        回到屋里,他清理了床铺上的血迹后,开启了墙角隐藏的暗门,五人依次进去。

        卫展眉还不放心,他扳动机关,毁掉并堵塞了这处暗道的入口,大家才沿着狭小的密道潜走。

        密道不是很长,出口处是片堆积破旧杂物和垃圾的小树林,外面现在并不安全,五人没有急着出去,三女先在拐角的地方换下了夜行衣,穿上殷姿带来的衣服,季瑜和纪妆妆的身材大致合身,只叶仄仄就穿得紧绷绷很局促了。

        卫展眉问道:“接下来你们有什么打算?我是领有任务,要出城一趟。”

        季瑜说:“那正好啊,我跟着你,反正到朝华我就是到处走走逛逛。”

        “这不方便吧,您贵为青川公主,怎么好无缘无故消失,那南镇抚司和涂公公还不急的上房揭瓦。”

        “没事,等会儿我找个绣衣卫,凭令牌让他去报个口信就好了。哼,我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涂海他还不敢管本公主的事儿。”

        卫展眉有些头大,他不想带着这个刁蛮不着调的公主,却不知用什么托词拒绝。

        殷姿小声说道:“卫,卫大哥,我也想跟着你,我一个人回去害怕,这位纪姐姐估计也不希望在出城前放我走。”

        纪妆妆说:“巧了,我也要出城,一起呗。”

        叶仄仄说:“我也有事要办,正好出城避避风头。”

        卫展眉:“问题是我们五个人,只有公主和我有南镇抚司发放的特别通行腰牌,这种牌子虽没标明序号,但只限本人使用,现在盘查必定森严,要如何出城?”

        季瑜大咧咧说道:“这种烧脑的问题你去想,我先出去找人报信。”

        走到这步,大家也不担心她会反悔,于是季瑜悄悄出了地道口。

        过了足有大半个时辰,季瑜又钻回了密道,盖上伪装后说道:“搞定,而且有个好消息,戒严已经解除,街面上能够任意行走了,不过进出城门还是受限,你们想出办法没?”

        卫展眉绞尽脑汁也没有想出好的法子,蹙眉不答,这时叶仄仄沉吟道:“如果实在没有办法,我……”

        话没说完,一直在沉思的殷姿突然怯生生开口:“我,我有个主意,你们看成不成?”

        大家听她如此这般说完,季瑜一拍她的肩膀:“行啊,小姑娘人小鬼大,脑筋灵光的很,聪明,就这么办了。”

        时近中午,卫展眉和季瑜出现在西城门附近,城里的人流已经基本恢复了正常,街边的店铺和小商小贩也开始做起了生意,城门口有两队军士列队把守,进城不限,出城要凭特殊手令和腰牌才能放行。

        季瑜和卫展眉一起走到城门前,守门的一名队长先是验看了季瑜的令牌,然后又接过卫展眉的腰牌瞟了一眼就还了回去,他认识卫展眉,笑着说:“卫总旗,出城啊,看您的面色,又是忙了一宿吧。”

        卫展眉上前一步:“说得是呢,兄弟们也辛苦了,等这阵儿风过去,我请你们喝酒。”

        “那敢情好,一醉方休,不醉无归。”队长一边答话,一边抬手让行。

        没走两步,卫展眉站住,返身往回走来,随口对守门队长说道:“突然就饿了,想起早饭还没吃,我去买个煎饼垫垫肚子。”边说边走向不远处一个摊子。

        排队买了两张煎饼,卫展眉又和队长说笑几句,这才出了城门。

        一刻钟后,纪妆妆带着殷姿来到了城门边,还是那名队长查验了两人的腰牌,他们是认牌不认人,见腰牌无误,就挥手让两人过去了。

        没过多久,卫展眉再次返回,说是忘带了东西要回去取,等再出来时,只和队长点一点头就急匆匆出城了。

        又过片刻,叶仄仄神态从容地走向城门,向队长出示腰牌后向外走去。

        “等等。”她刚走两步,不想身后的队长叫住了她。

        这队长也是临时起意,今天这是第四名女子携牌出城了,按说府衙和军中发放的腰牌很少有给女子使用的,难道说是城中长官的女眷出城避乱?他想着盘问上几句。

        叶仄仄心中一突,回身问道:“请问何事?”

        队长刚想询问,等他对上叶仄仄的眼睛,忽然头脑里一片空白,愣了下神,张嘴说道:“啊,没事没事,叨扰了。”

        叶仄仄又看了他一眼,转身出城而去,留下这队长挠了挠头,他自己都记不起来为什么要叫住人家了。

        原来,殷姿出的点子是让卫展眉和季瑜先出城,在卫展眉和队长说话的时候,他已经暗中接过了季瑜的腰牌,两人都是习武之人,手法快捷隐秘。

        等卫展眉慌称肚子饿去买煎饼时,他就把两枚腰牌偷偷递给了同样装作在排队的纪妆妆的手中,这样纪妆妆和殷姿两人凭着腰牌顺利出城。

        最后,卫展眉二次回城,在暗处把一枚腰牌交给了叶仄仄,叶仄仄也就可以诓出城去。

        没想还是出了点儿小插曲,那队长偏生有心无意地拦住了她。

        好在叶仄仄被安排在最后一个出城,她身具摄魂奇术,立即施法掌控了队长的心神,有惊无险地蒙混过关。

        随后,一行五人在城外一个偏僻处汇合一处。

        平安离城,大家都不约而同松了口气。

        卫展眉对纪妆妆和叶仄仄说道:“现下安全了,殷姿姑娘回城,在下和公主去办事。相逢即是有缘,但大家彼此立场不同,不相统属,纪姑娘和叶姑娘两位身有要务,不如就此别过。”

        两女还没说话,殷姿就红了眼圈:“卫大哥,能不能不赶我走,爷爷不在家,我一个人回去,兵荒马乱的,我知道自己不会武功是个累赘,但我不会给你添麻烦的。”

        季瑜也说:“带上她吧,这丫头聪明伶俐,我喜欢。”

        “出来这感觉真不错,离开了涂海和……那老家伙,我才有了仗剑天涯闯荡江湖的感觉,多个伴儿也好。”

        公主如此说,卫展眉的眉可有些展不开了。

        叶仄仄说道:“那就在此分手吧。卫总旗,我还会去找你的。”

        殷姿有了公主季瑜撑腰,胆子大了起来,冲叶仄仄说道:“这位叶姑娘,你已经脱险了,能不能麻烦你在走之前解了卫大哥中的毒?”

        叶仄仄:“不行!他这人我还有用。”

        季瑜不干了:“多亏姿姿提醒,差点儿忘了这事儿。叶仄仄是吧,看在师姐的份儿上,这次没找你这叛党的麻烦,还帮你出城,但这只是你运气好,适逢其会,识相的赶紧解毒,不然要你好看!”

        叶仄仄退身,拔出短匕:“怎么着,我和姓卫的事,和你们没关系。本姑娘又没求着你帮忙,这刚出来就翻脸不是?当我怕你啊,大雪山武功名闻天下尚未见识过,我倒要讨教一二。”

        季瑜刷地一下宝剑出鞘:“嘿嘿,不识好歹,那就如你所愿,正愁没有机会动手呢。”

        看两人摆开架势,纪妆妆忙劝解道:“你们先别打,我说两句。”

        “公主,蒙你看在神尼的面子上叫我一声师姐,还帮助我们离开,很是感激,要不你就好人做到底,再卖师姐一个面子,这次就放过叶姑娘。”

        “师姐身属义军,你为青川公主,你我各为其主,以后最好不要有机会在战场上相见,但这份私谊我记下了,容后报答。”

        “这位叶姑娘,我也多说一句,不管初心如何,总是人家今番帮了我们的忙,卫总旗这样的人多得是,不如今天就放过他一人可好?”

        叶仄仄冷然说道:“本来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他中的毒是慢性的,并不会很快发作,我身上也没有带着现成的解药,现在无能为力……既然纪姐姐替他求情,一个月之内,我会着人送上配制的解药。”

        季瑜说道:“人命关天,怎么能相信你?”

        叶仄仄:“那我就没办法了,手底下见输赢吧。我胜了,也是这句话;我死了,他也活不了。”

        纪妆妆又出来打圆场:“这样吧,同为十八路烽烟,我相信叶姑娘不会食言,我来作保此事。卫总旗,你看可行?”

        卫展眉苦笑道:“我看,行吧,今天就不要伤和气了,快到一个月的时候,我在南镇抚司恭候。”

        话说到了这个份上,大家都没有了久留的必要,扬手告辞后,分作两路而行。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