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202章 暗影重重


        卫展眉的这具躯体比起华澜庭自然是大为不如,但如今的神魂却是华澜庭自己的,穿越过来后是有所削弱,发现有人跟踪还是轻而易举的。

        就在他考虑是进入百花深处巷子里面解决,还是继续前行观察待变时,对面急匆匆跑过来一队绣衣卫,头前一人来到近前说道:“卫总旗,总算等到你了,城中出事,大阁领命你马上放下手头事务前去帮忙。”

        “发生什么事了?”卫展眉问。

        “青龙帮帮主黄崇虎刚刚遇刺被杀,太守已经命令全城戒严,并限期让南镇抚司缉拿凶手,江千户要保护特使一行抽不开身,佟百户已经赶去现场了,大阁领请您前往协助。”

        卫展眉心中立即闪过黄崇虎的相关资料。

        这黄崇虎原是郢都城内的地头蛇之一,青川打下郢都后,其他几位地方帮会的头脑人物不肯做亡国奴,纷纷逃出城去,只有这黄崇虎留了下来,在收拢了各方人马后,青龙帮成为城内最大的帮会组织,并积极配合新主扫平潜伏的义军势力。

        由此,黄崇虎被旨在复国的义军视为叛国贼,傀儡小朝廷的鹰犬和帮凶,上了他们的必杀名单,黄崇虎不得不小心翼翼,出入都是前呼后拥,义军曾派人暗杀过他多次都没有得手,不想今天伏诛。

        这事可不小,怪不得太守都亲自过问。卫展眉知道南镇抚司专职侦破缉盗的千户张忽雷被派往郊县公干,如今由佟祥百户接替职司,但佟祥并非捕快出身,胡式微这是让他去协助处理。

        卫展眉于是让绣衣卫在前面带路,等出了早上经过的早市长街后,他已经感应不到盯梢之人的踪迹了,估计是看到有绣衣卫前来,暂时放弃了跟踪。

        不多时,到了事发地点,这里是一个澡堂子,周围已经封了路,南镇抚司的人正在勘验现场。

        卫展眉进到里面找到佟祥:“百户大人,大阁领命我前来协助,情况怎么样?”

        佟祥抬头见是他,眼中闪过一丝阴翳,随即笑道:“我道是谁,原来是卫总旗,哦不,现在应该是卫百户了。衙里已经传开,大阁领又准备升你的职了,你我同级,这大人二字以后就不用再叫了。”

        佟祥热衷功名,又是从新都瀛都派下来的,一向不太瞧得起地方上的人,卫展眉心知他这是在嫉妒自己一路快速升职,当下说道:“百户大人言重了,还没有正式任命,标下奉命前来听候调遣。”

        佟祥不再多说,介绍道:“我已经问清楚了,凶手十分狡猾,打听到黄帮主经常到这里来泡澡,他穿上了和黄帮主贴身护卫一模一样的衣服,等人出来时在旁边大吼了一句有刺客,然后趁着当时一片混乱,混进了护卫队伍,在大家保护黄帮主撤退时突然出手,一刀毙命。”

        “现场可留下什么线索?”

        “刺客手法干净利落,得手后迅速远遁,但黄帮主也不是那么好杀的,他逃走时肩头中了保镖的一刀,流了血,我已经命人跟了下去。你既然来了,过来看看尸体吧,我还有事要你确认。”

        两人一起来到尸体旁边,刺客一刀准确命中黄崇虎的心脏,卫展眉轻轻扒开衣服察验刀口,佟祥在一边问道:

        “卫总旗,我总觉得这个伤口不一般,似乎案卷里看见过类似的描述,但一时想不起来了,你在衙里的时间比我久,对此可有印象?”

        卫展眉心中暗惊,他已经认出了这个刀口是谁用什么武器造成的,本来有心不说,但没料到佟祥会在此时这么问他。

        佟祥这是何意?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作不知?

        卫展眉心念电闪,开口答道:“刀口不深,入肉很浅,堪堪达到毙命的效果后就果断抽出了,不浪费一丝力气,这手法确凿无疑了,这次动手的,应该是复国锄奸盟的庄纪!”

        佟祥啊了一声:“卫总旗这么一说,我一下想起来了。不错,复国锄奸盟,天字第一号杀手庄纪。他不是一直在瀛都附近活动吗?没想到为了杀黄崇虎,竟然把他调来了。”

        卫展眉:“也不奇怪,黄帮主防范森严,义军几次下手都失利了,不得不打出这张大牌。不过,佟百户,听闻这庄纪不但轻功了得,武功更是高强,我怕他很快就能止血,你的人未必追得到他。”

        佟祥笑道:“卫总旗说得对,但庄纪这次遇到了我,可就没那么好的运气了。”

        “怎么说?”卫展眉问。

        “无他,细心加运气而已。我已经从地上的血迹中找到了一小块儿被刀锋割掉的衣服碎片,循着血迹可能追不上,但是靠着训练过的猎犬的嗅觉,定能找到他的落脚之处。”

        卫展眉不动声色,夸到:“都说佟百户不是六扇门出身,但这一手端的厉害,标下提前恭喜百户拿获朝廷要犯。”

        佟祥哈哈一笑:“好说好说,等下一起出手,真抓住了庄纪,少不了你的功劳。”

        这时一名绣衣卫贴上来耳语了几句,佟祥喜道:“找到了,留下十人在此,其余的都随我缉凶去。”

        大队绣衣卫开拔,迅速包围封锁了城南一处僻静的区域,这里地形复杂,分布着几十户人家。

        等他们到了,绣衣卫小旗官上来汇报情况,佟祥和卫展眉隐藏在一处地势较高的屋顶烟囱旁,佟祥命令说:“等人员全部就位,听我号令,派人去撞门发起攻击。”

        等待的时间里,卫展眉突然说道:“百户大人,此处屋舍小巷密布,庄纪可能不是一个人,需要防备人犯多路出逃,免得中了调虎离山之计。”

        佟祥偏首问道:“嗯,你有什么建议?”

        “不如你南我北我各守一方,如果其中不止一个高手,都能照应得上。”

        佟祥想了想说:“不必了,这里能够俯视,等下根据情况,你听我命令行事即可。”

        卫展眉退后不言。

        布置好后,绣衣卫在叫门不应后破门而入,里面随即鸡飞狗跳传来打斗声,后面的绣衣卫一拥而上,院子内果然飞出数道身影上了房,分头四散奔逃。

        佟祥没有马上行动,他仔细观看片刻,一手指向一个方向的一人:“北镇抚司有过记录,庄纪身材瘦小,大家随我追。卫总旗,你留下负责收拾残局,剿灭余孽。走!”

        卫展眉适才主动献计只是在故布疑阵,让佟祥疑他想要争功,佟祥果然上当,不让他参与缉捕,正中了他的下怀。

        等佟祥走了后,卫展眉慢腾腾下到那处院子里,战斗已经结束,除了逃走的数人,余者皆不肯降,全部力战而死。

        卫展眉命令绣衣卫抓紧清理尸体,打扫战场,并在周围院落搜索一番后,就让一部分人带尸体回衙,另一部分去接应佟祥。

        等绣衣卫全部撤走后,卫展眉自己却单独留了下来。

        这时日头开始偏西沉下,周围家家关门闭户悄无人声,他翻身上房,直奔早就观察好的一处更易隐藏和俯视观察的地点。

        那里是处小天台,上面有一个杂乱堆积的破旧窝棚,卫展眉蹑足潜踪靠了上去,准备寻个位置蹲守。

        不料刚一接近,窝棚一侧陡然飞起一道凌冽的刀光,斜劈而下。

        卫展眉虽无防备,但一对白斩刀始终扣在手里,他及时一抬胳膊,双刀交叉,架住了那一刀。

        两人正要变招,却同时收了手,卫展眉脱口叫道:“张千户,怎么是您?您怎么会在这儿?”

        对面之人年纪颇老,须发皆白,说道:“原来是你小子,行啊,有进步,能找到这里,没辜负了我往日的点拨。”

        这人非是别个,乃是南镇抚司两名千户之一的张忽雷,本是朝华郢都六扇门三大神捕之一。

        朝华败亡后,因其家族数代上百口人都长居城内,既难以只身逃走,家里也需要依仗他的职位和声望养家糊口,后来就被胡式微半请半逼地来了南镇抚司。

        一个多月前,张忽雷被借调到郊县侦破大案,没想到在这里意外重逢。

        张忽雷一拉卫展眉,两人矮身蹲到窝棚之下。

        张忽雷说道:“碰见了也就不用瞒你了。大阁领收到密报,说复国锄奸盟头号杀手庄纪很可能南下郢都,虽然当时不知他的目的,但大阁领决定抓住此人,这样既能立功,还能让久久不能将此僚绳之以法的北镇抚司吃瘪。”

        “大阁领假意派我外出,实际上我一直隐在城中秘密查找,但他行踪隐秘,我虽有线索,但两次都是晚到半步扑空,直到这次出了黄崇虎的事。唉,还是人家棋高一着,没能在他动手前拿下他。”

        “不过我尾随绣衣卫缇骑到此,这次不能再失手了。小卫子,你是怎么判断出庄纪还藏匿在这片区域的?”

        卫展眉含糊说道:“我也不敢肯定,只是觉得名扬天下的庄纪没有这么容易就暴露,逃走那个也许是疑兵之计。佟祥怕我抢功不让我参与,我憋着口气想试试能不能守株待兔,其实并没有什么把握,就是搂草打兔子碰碰运气。”

        “对了,张头,你又是如何断定逃走那个不是庄纪的?”

        张忽雷在郢都衙门口里威望甚高,平时待人又和气,在卫展眉刚来的时候还带过他一段,所以卫展眉习惯以捕快行里常用的称呼叫他。

        张忽雷笑笑:“你小子一向聪明,运气也不错。”

        “我倒不是瞎蒙,为了抓住庄纪,我特地请大阁领申请调阅了这些年以来刑部有关他的卷宗,以及很难看到的内廷有关存档记录,经过仔细研究,发现尽管不是每次犯案时都会出现,但这人似乎有一个搭档和他配合行动,这样才使得庄纪每每能在关键时刻逃出生天。”

        “所以我没有轻举妄动,就是想印证下我的判断是不是正确。如果确实,又有你正好从旁协助,这次我要让他插翅难逃。好了,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你我耐心等待吧。”

        说完,张忽雷蜷下身子,闭上眼睛,静静感受周边的风吹草动。

        卫展眉也移到另一边,学着张忽雷的样子监听动静。

        然而,他看似面色从容呼吸平稳,实际上内心十分焦急,但有张忽雷这个大高手在侧,急切间也没有想出好的应对之策。

        夕阳已经快要落下,天色越来越暗,卫展眉手心冒汗,心潮起伏,他明面上是南镇抚司总旗官,暗地里却还有另外一个身份——“暗影重重”秘密组织的“十三太保”之一。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