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201章 百花深处


        涂海扫了眼在大门口低头恭送的错叔,出门钻进了在门口等候的一辆豪华马车,那黑衣女子也跟了上去。

        马车里,一个青年男子慵懒地斜坐在榻上,涂海上车后马上闪身一让,黑衣女子越过他坐到了青年男子身边。

        涂海在对面坐定,等马车启动后,低声把在南镇抚司里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向青年男子叙述了一遍。

        青年男子哦了一声:“这南镇抚司里还真是乱啊。”

        涂海说:“回王爷,这倒也不怪胡式微,如今局势动荡,各方势力都在往关键之处安插人手,胡式微再强势也挡不住,换了别人更是弹压不住。”

        这青年男子是青川十七皇子简郡王季琨,他揉了揉发胀的额头问道:‘涂海啊,你是父皇一早就派到南边的老人了,依你看,如何才能尽快平定内乱?”

        涂海欠了欠身:“属下不敢妄议政事,不过王爷相询不敢不答。依我看,短时间内难尽全功,最好的办法还是让他们狗咬狗,斗个几败俱伤的时候,才好大军出来收拾残局。”

        季琨叹了口气:“你是父皇的人,也是五哥的亲信手下,本王不瞒你,原本的计划是过些年等准备充足了再南下朝华,但是父皇日渐老迈,身体精神欠佳,一心想着成就一统天下的夙愿,这才提前出兵,导致不能一蹴而就。”

        “现在北边并不安宁,南方又烽烟不靖,颇有些骑虎难下,家里争储之势又日趋激烈。五哥揣摩父皇的意思,谁能在平定朝华一事上表现出能力,则继承大统有望,这才派我微服私来摸清情况,好谋划下一步的方略。”

        涂海回道:“以我之见,那就只能拉拢掌握住几方大的力量,即便不能很快结束混乱,也能在今后占据主动。”

        季琨说:“说是这么说,本来想抓住白晓升这次机会,看看能不能利用快雪时晴堂这手牌做做文章,现在白晓升一死,线索就断了。”

        涂海笑道:“五王爷早就料想到这种情况,所以让老臣多做几手准备。我们想得到,其他皇子必然也没在闲着,白晓升之死虽然还不知是哪方直接下的手,但背后未必没有其他人参与博弈。无妨,老臣还有其他后手。”

        季琨点点头,又问:“这个胡式微如何?能不能抓在手里?这事真的是那张富贵做的?”

        涂海回道:“鸾风道人的秘法经过数次验证,确实有效,张富贵就算与此事无关,他昨晚在家睡觉也不是实话。至于胡式微,这人老奸巨猾,忠心和能力是有的,与朝华叛军对立也不用怀疑,他手上沾了太多鲜血了,被叛军视为眼中钉肉中刺。”

        “但忠心是忠心,忠的是我青川,还是朝华小朝廷,还是于他有利的哪个主子,就不好说了。胡家上几代本是弘兴旧臣,换了朝华,就投降了,如今我青川来了,他又归顺过来,就是个墙头草,用好了可以是把快刀。”

        “所以老臣也没有太过逼迫于他,我们在这里还要借用他南镇抚司的势力。”

        那黑衣女子这时已经摘去了面纱,露出一张精致如画的面庞,接口道:“我看胡式微也没什么了不起的,还不是要借助我们才查出张富贵在撒谎?我们一来就遇袭,白晓升也被杀,还要靠我干掉暴起伤人的张富贵,这人笨得很嘛。”

        涂海陪着笑:“淳安公主,老奴斗胆说句不中听的话,公主适才出手太过急切了。张富贵胆子再大,再狗急跳墙,也未必敢当堂刺杀老奴。”

        “老奴当时被胡式微挡住了视线,没有看清,然后张富贵就好像扑了过来,这胡式微以颠倒迷乱步和如意穿心腿出名,焉知不是他脚下使了绊子?那叫卫展眉的从旁协助,张富贵这才被公主一剑毙命,这下死无对证,还叫他剪除了异己。老奴后来点了他几句,却也不好说什么。”

        淳安公主名叫季瑜,是青川五皇子醇亲王季珂的亲妹妹,简郡王季琨的堂妹,听了这话眼睛一瞪:“老涂海,你这是怪本公主出手莽撞了?张富贵想杀你可能是假,怎么知道他不是虚晃一枪好借机后退逃走?”

        “本公主既然扮做你的侍卫,自然要做戏做足,你还敢编排我的不是不成?”

        “哼哼,不过,那个叫卫展眉的小子长得真是可人,南方男子果然比我们北边的细嫩俊俏……”

        涂海和季琨相对苦笑,公主这话的弯儿转得可有些大,但上下有别尊卑有分,涂海不敢再说话。

        季琨无奈地看着季瑜:“小姑奶奶,你和五哥死缠烂打,五哥才同意你随我出来,我知道你跟你师父大雪山温如神尼学了一身好功夫,想会一会南方武林高手,但是你来之前可满口答应听琨哥我的话的,只动手,对军国大事不闻不说。”

        季瑜一噘嘴,气鼓鼓地说:“好了好了,知道了,没劲,你们谈吧,我回自己的车里了。”说完搭上黑纱,跃出了马车。

        不提他们去往驿馆,涂海进行其他的安排,且说胡式微这里叫来了卫展眉。

        卫展眉坐下后,胡式微说:“展眉啊,今天还真有点儿凶险,没料到涂海还有鸾风真人这一手,幸亏你心里素质过关,又有张富贵顶缸,你看懂了我递的眼色,还有那个涂海身边的小妮子心直鲁莽,这才能不着痕迹阴差阳错地,做掉了张富贵这个朝中大佬安插在我这里的眼线。”

        卫展眉心道这不是我心里素质好,而是“华澜庭”根本就没做过昨夜之事,自然不怕半夜鬼叫门,鸾风真人的测谎法当然看不出端倪。

        没去和胡式微对视,卫展眉低头说道:“都是大阁领洪福齐天,属下只是尽力配合而已,其实听说了鸾风真人的把戏,我也惊出了一身冷汗。”

        胡式微哈哈一笑:“和你说过多少遍了,没人的时候叫我伯父就好,我和你父相交莫逆,有我在你就吃不了亏,即便你刚才露了马脚,我也有办法替你搪塞过去。”

        “张富贵合该倒霉,昨天午夜请了老夫去天香楼**尝鲜。如今战时,军中狎妓按律是死罪,他当然不肯实说了。”

        “话说回来,昨夜之事手脚干净吧?”

        “伯父放心,平时我在人前用的都是杏花春雨夺命钉,家里传子不传女的山间一窝梅花蜂针法不会有人瞧出问题的。”

        “嗯,你办事,我放心。本来招你来之后,你太年轻,提升到总旗的位置就不好再过快往上提拔了,这下钱万里死了,不日就可向上报备,叫你补上他的职缺。”

        卫展眉站起身来:“多谢伯父栽培。”

        胡式微摆摆手让他坐下,见他欲言又止的样子,说道:“展眉,你不用怕,也不用担心我,早和你说过了,朝中现在需要我在这里给他们卖命,暂时不会因为白晓升的事情办砸怪罪于我的,而且,不是还有替罪羊吗。”

        “展眉,目下时局混乱,今后谁会定鼎天下并不明朗,目前还不到咱们站队的时候,还是借机敛财才是正事。”

        “咱爷俩儿最不济大不了抽身一走,秦陆之大,找个地方做个田舍富家翁。闲不住的话,真有钱了,谁上位都可以等事态平静后再买个官儿做。”

        “让你落实的事儿还没时间去做吧?”

        卫展眉答道:“伯父妙计,中间把白晓升转移了几个地方,其中一次是由我单独负责的,我趁机逼问,姓白的只求得个一官半职,对这些外财倒是不甚在意,已经告诉了我几个快雪时晴堂兵饷财宝的埋藏地点,只是我还没空去亲自查验。”

        胡式微点点头:“这些天不给你安排别的差事了,白晓升以及涂海一行的这些敏感的事情,我会带着其他人跟进,你对外就说我另有任务给你,尽快把藏宝之地确实为好。”

        卫展眉颔首应下后就退出了内堂。

        回到房间,换回了便服,和主管他的百户打了个招呼,卫展眉就出了南镇抚司。

        没有直接回家,卫展眉先去了西城一个叫砖塔巷的地方,那里有个正阳书局,是他没事时常去的地方。

        砖塔巷十分古旧,胡同口有个四合小院,院里有一座已经有八百多年历史的密檐式九层砖塔,据说这里曾经前后是前朝文墨大家周树人和张恨水的旧居,现在经过修缮,改为了专门收集出售古籍善本的书局。

        正值上午时分,书局里的人很少,卫展眉和相熟的书局老板两人在里间聊了一会儿,就在院子里找了个藤椅,取了一本书看了起来。

        院内,古塔耸立、草木茂繁,葡萄架下,有一只白色小猫蜷卧在下面打盹儿,一缕阳光照在一缸悠闲游动的金鱼身上,分外的古朴幽静。

        卫展眉的心思却不在书上,他并不似表面看上去那么平静。

        这时候,他对昨晚的记忆已经全部浮现脑海了。

        黎明前最黑暗的那一刻,当华澜庭附身到卫展眉身上时,那种如压重石般酥软,头疼冒汗的感觉并不全是魂穿后的不适所造成的,其中一部分原因是卫展眉那时是真的虚弱紧张。

        因为,卫展眉刚刚用尽全力杀了白晓升和钱万里等人,正好从屋外的地道潜回屋里,躺到床上。

        乱花渐欲迷人眼……

        合上书,把面前的盖碗茶水喝光后,卫展眉离开书局,向着自己住处所在,名为“百花深处”的巷子走去。

        拐了几道弯,卫展眉稍稍放慢了脚步。

        他发现自己,被人盯梢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