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199章 人间烟火


        中央天井内,还在施法的虞化龙和解无常同时睁眼,脸上都露出不解和惶急的神色。

        虞化龙问道:“老解,人还没有送出去,可我感应不到了,怎么回事?”

        解无常疑惑地说:“我也不知道啊,我已经全力施为了,同样找不到,只觉得有一股异样的力量出现,其势宏大飘渺,那不是我俩能对付的了的。”

        虞化龙沉吟片刻:“不成,受人所托,忠人之事,拿不到奖赏也就罢了,这些孩子传送出了问题,你我都承受不了那位的怒火,赶紧报告吧。”

        没多久,空间里传来华澜庭在道观里遇到的器灵分身懒洋洋的声音:“何事惊慌?老夫没有如愿获得能量补充,正在沉睡修炼,干嘛叫醒我?”

        “卢大人,大事不好啊。”虞化龙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器灵分身吃了一惊,完全清醒过来,沉默了一会儿,开口说道:“查过了,此事不怪你们,有人半路打劫。”

        “是谁这么大胆子,敢坏您老人家的大事?”解无常问。

        器灵分身过了半晌,才没好气地答道:“你问我,我问谁?这下麻烦了,本来只想让他们穿越到那处大陆里历练一番,多些积累,没想到老夫此番自作主张强行加戏,弄巧成拙啊,竟然有人强行抢戏,主人知道了定然怪罪,这便如何是好?”

        虞化龙小心翼翼地说:“卢大人,我们是助其身穿,我感到那股神秘力量中途插手,不是要取这些孩子的性命,而是用的更为高明的魂穿之法,但是万一如果以后不能身魂合一……”

        器灵分身声音凝重:“这还用你说。老夫要是和我的几个兄弟联手的话,从下级位面召唤神魂归位也不是难事。”

        “问题在于,此人修为虽然比我还要厉害,终归没有超凡入圣,这人有所不知的是,这次中央天井提前启动,是受到堪称仙家力量的牵引波及,受此干扰,华澜庭八人魂穿后的神魂必然受损,现在召回不是时机。”

        “会受损到什么程度?”虞化龙问。

        “说不好,最严重就是失忆,甚至变成傻子了,轻者也会丧失部分记忆,只能等八人全部依靠自己的能力,在那个位面里自行恢复后才能召回,这时间,可就没谱了。”

        虞化龙和解无常不敢接话,却感到器灵分身的目光在两人身上不怀好意地转来转去。

        解无常忙道:“卢大人,我俩尽力了啊,您说过不怪我们的。”

        器灵分身言道:“放心放心,不怪不怪,老夫非但不怪,而且还有所求。“

        “常言道: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又所谓一事不烦二主。老夫的意思是,烦请两位也一起过去,寻找并保护和帮助八人恢复,你们看可好?”

        解无常:“不要啊,我也不要什么奖赏了,放我们走就行。”

        器灵分身:“不行,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老夫一口唾沫一个钉,奖赏必须有,事成之后还会加倍给。老夫不是在和你们商量,而是要求!”

        “那就拜托了哈,你们的鱼子蟹孙我会代为照看的。但是,如果完不成任务,丑话说在前头,你俩就升格为两族的太上皇了。”

        “好走不送!”

        美人鱼和蜘蛛蟹的本体仍在当地,但目光呆滞,神魂已经被器灵分身施展无上妙法摄出,循着神秘人残留的法力波动,追及华澜庭等人而去。

        ……

        华澜庭清醒过来的时候,感觉自己是仰面睡在一张床榻之上,周围漆黑如墨。

        他侧头转动下眼珠,旁边的窗户上没有透进任何光亮,这应该是个无月的深夜吧。

        念头一起,顿觉身体异常酥麻无力,全身如压千斤巨石一般难以动换,他意图起身,然而头脑昏沉,两侧太阳穴突突乱跳,头疼欲裂,眼冒金星,冷汗哗地就出来了。

        什么情况?自己这是在哪儿?

        皱眉忍痛,他深吸一口气缓缓呼出,华澜庭想让自己先冷静下来。

        这一个动作不打紧,他马上发现这具躯体不是自己的!

        又来?

        有了上次穿越到清远侯府岳景身上的经历,华澜庭倒没有大惊小怪、惊慌失措,自己这应该是还不适应新的身体而导致的反应,他闭目敛息,仔细感受。

        不错,身体不是自己的,体格还算强壮,有内功的底子,是个习武之人,丹田……丹田里没有内丹了,只能模糊觉到一颗小如米粒黯淡无光的种子时隐时现。

        这不是修真者的身体,大致和前世日月王朝里随同老师戴安蓝练武的时候相仿,远不如在尘王朝时接近突破一元复始境那样的境界。

        这里,应该是和俗世界类同的武者时代。

        倒也无妨,自己还有功法和武技傍身,大可再行练起。

        嗯,不对啊?

        一念及此,华澜庭这次是悚然而惊,脑海里空空荡荡,竟然没有了在自在万象门学过的功法武技的影子!

        等等,不要急。

        这时他开始略微适应了新身体的状况,能够轻微扭动了。平躺着活动下全身的关节,意守丹田,放轻身体,放空心思,华澜庭慢慢试图回想以前的一切。

        有问题,很大的问题。

        他能够想起日月王朝的一切,能够想起后来进入自在万象门修炼,雾岚山、尘王朝、尘封山、中央天井……

        对了,离得最近的记忆是在中央天井被一鱼一蟹传送,说是去另一方世界自己找路想办法回去。

        但是,从拜入自在万象门开始,后面漫长的过程中所遇到的林林总总的人物都想不起来了!

        总有师父、同门、朋友、对手吧,全部影影绰绰,想不起面目和名字。总有发生的各种事件吧,全都一闪而过,回忆不清细节。

        慢着,出现了一些功法武技,但都是进入一元复始境之前的,那就是说还是能逐渐记起来的?

        华澜庭继续放松心神极力搜寻,却无论如何都如竹篮打水指上流沙一样没有收获。

        这就是此行的设定吗?那自己来此的目的是什么?

        硬生生挖地三尺,华澜庭勉勉强强生出了寻找同伴和提升回归两个想法,至于找谁,有什么特征,如何回归还是没有眉目,好像同伴是女的,回归还是要修炼到一元复始境的地步。

        枯躺了半个时辰,华澜庭暂时放弃了继续深想的想法。

        此时,他已经与原主的身体基本上契合了,能够坐起身行动了。

        刚一尝试下地,身体契合后的宿主记忆融合就开始了,华澜庭大叫一声,仰头摔倒,这二十多年来万千场景的涌来直接就炸翻了他的脑海。

        晕了醒转,醒了又晕,再次醒来时,华澜庭凝神在心中默念:主干、主干……同时以原主修习的内功行走周天,这才能够在清明状态下接受信息。

        花了足足又半个时辰,华澜庭慢慢梳理出了一些大体的脉络,其他细节他打算等接触到外物后再一点点打开,不然变得和宿主一样羸弱的灵识似乎不能一下子接纳所有的内容。

        身体的主人名叫卫展眉。

        身处之地名为秦陆,秦陆上有数个大大小小的国度,其中面积最大的两个分别是北方的青川和南方的朝华,卫展眉原本是朝华人。

        朝华之前的朝代是弘兴。弘兴末年,朝中官拜护圣都指挥使并领殿前都检点衔,掌管殿前禁军的周普发动兵变称帝,谋朝篡位成功,改国号为朝华。

        周普励精图治,先后灭亡了周边小国,几乎完成了秦陆南方的统一,但在历经数世的强盛后,朝华后来几代皇帝妄自尊大、耽于享乐、不思进取,以致国势由盛转衰。

        此时,北方偏于一隅的青川异军突起,接连吞灭数国。青川开国君主极善隐忍,假意称臣,奉朝华为宗主国,年年来朝,岁岁纳贡,以属国自居,实际上对朝华虎视眈眈,秣兵历马,暗中积蓄力量。

        终于,三年之前,青川第二代国主觉得时机成熟,大举发兵南下,数路大军摧枯拉巧势如破竹,迅速占领朝华大部,并会师于朝华国都郢都,朝华国灭。

        青川兵强马壮,军力强悍,但是人口只有朝华的十分之一。在灭国占地后,由于战线拉得太长,控制全域力有不逮,只好选择扶持了一个傀儡小朝廷,通过在主要城市驻军和收编朝华原有军马的办法维持统治。

        其后,局面陷于混乱,朝华被打散的军队旧部、各个地方割据势力,包括各类不甘于做亡国奴的江湖奇人异士,纷纷起兵造反。

        一时间,图谋复国和反抗青川的义军如烽火燎原般四起,其中各地规模较大的义军有三十六家,史称三十六路烽烟。

        在青川国实施了一轮血腥镇压后,双方都是损失惨重,由此进入了一个长期胶着僵持的局面——青川和傀儡朝廷无力全面绞杀所有复国叛军,但义军也无力攻取大城,只能以城内袭扰和城外游击战为主。

        华澜庭就是在此时来到,面对的是一个形势兵荒马乱局面错综复杂,南北朝堂风起云涌、天下江湖英雄辈出、草莽豪杰群英荟萃的年代。

        卫展眉本是一名朝华国都附近郡城的捕快,其人祖上似乎颇有来头,但华澜庭还没有接收到更多的信息。

        卫展眉为人大方豪爽,身负家传武功,在郡城小有名气。

        朝华国灭后,青川扶持的傀儡朝廷组建了一个机构,专门负责收集叛军情报,并网罗高手,以对付在各大城市和地方上进行袭扰的义军江湖人士,这个机构的副首领和卫展眉过世的父亲有旧,于是就把他当作心腹吸纳进来。

        为了便于控制,青川北迁了朝华都城,傀儡小朝廷定都北部的大城瀛都,但是南方的旧都郢都依然是各方势力角逐的焦点。因此,平叛情报机构的总部仍设在郢都,卫展眉日常都是要在一大清早去点卯报到的。

        梳理完这些,华澜庭又在目前力所能及的情况下接受了部分信息后,倒是对这个新的身份有了很大的兴趣,这个卫展眉身上的秘密不少,更多的需要随着时间的推移,等身体和神魂逐步完全融合后才能挖掘出来。

        现状已然如此,华澜庭再次熟悉和过滤了一遍自己的这副身体和掌握的讯息,排除杂念,不作他想。

        他决定尽快融入这个世界和年代,以寻找同伴和提升功力为两个基本点,以早日回归为一个中心,顺势而为。

        初夏的晨光此刻已微曦,华澜庭举步抬足出了房门,在清新的空气里长长伸了个懒腰。

        这个小院是卫家祖传的,如今他单身一人,所以有几间房出租了出去。

        这时尚早,别人家都还没有起床,华澜庭回屋洗漱,喝了口温水,混着津液分次吞下,做了会儿八段锦静功,又回到院子里,悄无声息地打了套拳,直至全身微微发热,气定神闲,呼出一口丈许长的白气才收了功。

        卫展眉的内功底子还成,武技上乏善可陈,不过华澜庭已经能记起来一些套路,估计在这方世界里还是可以应付的。

        官家的玄衣鱼服在衙门里才换,华澜庭随意套了件衫子就出了门。

        没走多远,拐个弯出了巷口,眼前一下子热闹起来,仿佛两个天地。

        卫展眉院子的位置着实是好,闹中取静,外面是条长街,这时正是早市的时间,附近的一些人家和外来的小商小贩排列两旁,各种问早和吆喝叫卖声此起彼伏。

        华澜庭长居山中修炼,久违了凡人世间的市井烟火气息,乍一扑面而来,他突然一下子内心就平静下来,而且,接着就这么,喜欢上了这里。

        感慨了一下,定了定神,华澜庭,不,卫展眉,信步向外走去,没入熙熙攘攘人流攒动的街面。

        一路上,不时有二大妈三大姑之流和他亲切地打招呼,卫展眉打小生活在这里,认识他的人很多,都习惯性地仍旧称呼他为宋捕头,虽然国灭后他改换门庭,职衔已经变了。

        华澜庭笑着,一个个地点头示意,果然有外物刺激,他又可以回忆起来很多和卫展眉相关的人事。

        走到长街中间,卫展眉顺手买了个早点,是这里道地的特色小吃肉夹馍,名副其实的肉夹馍——两块巴掌大小的肉中间夹着一块馍……

        宋展眉走的不快,他想多享受下这难得的人间早晨和嘈杂却悦耳的当地土话俚语。

        心中在想:修行,就那么重要和必要吗?这样平凡度过一生未尝不是一种选择。

        正胡乱想着,那边有人争执起来。

        一个瘦小枯干的汉子带着个肥胖的婆娘在挑西瓜,那个卖西瓜的倔老头死活不肯降价。

        汉子说:“就不能便宜些么?你看人家都卖一文钱一斤,怎么就你个色,非要卖一文半?”

        老头也说的有些急赤白脸了,回道:“是,你有理,那我来问你,同样是自家的媳妇,人家的婆姨都一百斤,怎么就你的一百五?”

        汉子摸摸头:“大爷,你,你容我先冷静一会儿……”

        华澜庭听得哈哈一笑,快步向官衙走去。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