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194章 仙家秘术


        华澜庭闭目体会,然后问道:“那么空间之奥呢?”

        器灵答说:“你还是没有悟透啊……道可道,非常道。时空之道,岂是言语所能描述。”

        “众妙之门,那也是不得不用门这个字来勉强说明。大道,其来无迹,其往无崖,无门无房,四达之皇皇也。”

        “门是出入口,房是有形的空间。道来的时候,没有痕迹和具体的样子,走的时候也不会打个招呼后穿房跃脊,它上天入地,进出自由,天上地下,畅通无阻,不能双规——不能在规定的时间和规定的地点现形和停留。”

        “它一如我们的念头和意识,来无影,去无踪,忽闪忽灭,自在无羁,无形无迹,不可琢磨。好比只要你敢想,思绪瞬间就可以回到自在万象门。”

        “人人随时都有百千的念头,你可以控制它,谁又能真的限制你思考或发呆呢?但你又不能完全控制它,每个人都有局限,会有诸多的想不到,人人都有想得到后悔药的时候。”

        “有形的空间之术,可以教你,但那只是术,而无形的空间之道,其实,你刚才不是已经触到了吗?”

        “刚才……触到了时空之道……”

        华澜庭如遭棒喝,似有所悟,脱口说道:

        “是呀,《道德经》成书数以千载,李聃下笔写下第一章的时候,必有他自己的想法。那位大师也是百千年前的人物,他的讲授是他自己的理解。而我,藉由文字和声音,刚才已经跨越了千载时空,代入其中,聆听了教诲,和他们进行了交流。”

        “如果时空真的可以折叠,我们已经相会和交互过了,这不是比穿越小空间的壁障更为神妙的事情嘛。”

        听了华澜庭的自语,器灵似乎抚掌而笑:“妙哉,你已对时空之道初窥门径,那我又怎会吝啬时空之术。现在,就传你一手仙家手段。”

        “这一门术法,即便在仙界,也不是人人都会的。虽然比不上一个筋头十万八千里,但瞬息百里千里还是不成问题的,只是你的修为,还只能修习这仙家秘法的人间入门版。”

        “你且听好,此法练到极处,唤作纵地金光法,而我道门的凡间版本,要先学会最基本的空间折叠,其名叫做——寸步千里,缩地术!”

        华澜庭接收到了术法秘要,稍加思索,已明其理。所谓缩地,就是以精妙的技巧和力道把目的地的空间坐标折叠过来,达到转瞬即达的效果。

        以他现下的修为,估计修到小成之后,在同一时空下,应可实现几十丈距离转念之间的横渡,这还比不上一些精深的空间系修真术法,但已经比普通的轻身功法要高明且快得多了。

        等他感受了一会儿,器灵又说道:“这是对你悟性的奖励,先前也说过了,你能提出这样三个不那么势利现实的问题,本器灵还有馈赠。这次你,就不要拒绝了。”

        “实话说,光幕里那三个人,他们能达到现在的修为,和他们各自有缘获得并秘而不宣的东西有关,而这东西于我,嗯,于你,于你胸口之玉其实大有关联。”

        “你没有选择进入光幕,所以,他们三人的这层气运我要拿回来归属于你。有了三份助益,加上我会指点你本门五气朝元境的修炼窍诀,用不了多久,你就能连跨数关直升进阶了。”

        没有人对于境界的快速提升不心生向往,华澜庭问道:“那对他们自身有没有损害?”

        “没有任何损害,无非就是以后要靠他们自身的努力,实打实的修行来提高而已,减缓进步的速度罢了,他们之前已经受益良多了。”

        华澜庭犹豫道:“这不太好吧,朋友之物,或者人家愿意给,或者等价交换,不告而取……”

        器灵似有不愉:“你这又是何苦,本来就不是他们的东西,如今拿回来并无不妥,这里我做主,想给谁给谁,不必多言。”

        华澜庭默然良久,反复思量,末了洒然一笑,说道:“多谢您的成全,我还是不愿接受这样的馈赠,夺取朋友的气运壮大己身,非君子所为。”

        “我也受此玉的帮助很大,知道其中的妙处好处,如果被凭空取走,同样会不舍,那种感觉我能感同身受。”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大家对进阶的渴望是一般无二的,与其夺人之美,我更愿意如您所说,踏踏实实靠修炼提升,而不是不劳而获。”

        器灵:“你,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好心当成驴肝肺,放着捷径不走,偏要自找苦吃。”

        华澜庭苦笑:“我不是圣人,但也知道要广结善缘、广种福田,强用手段把本来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据为己有,目的只为增加自己的生命资粮和修为,一时开心,但这很可能会为以后招来祸殃。”

        “我亦知天道无情,修真道上弱肉强食,但我还没达到大道无情的层次。如此做法,会让我保持不了内心水一般的平静平衡,会导致道心有亏,心有罅隙,于修行大为不利。”

        “可能,等境界、格局和眼界到了,以后会看开吧,至少现在,我还不能逾越自己这一关。”

        “臭小子,你还振振有词,倒显得本器灵毁人不倦,逼良为娼似的。好吧,算你又过一关,经受住了诱惑和考验,本来就是无可无不可的事儿,用得着上纲上线么。”

        “一颗红心,两手准备,你不要那个,我还有这个。”

        “事情是这样子嘀。老祖壮年之时曾进入中央天井探险,那时遇到了这里的一方霸主,乃是一只异种变色龙蜥,实力强悍,它和老祖大战了三天三夜才被老祖降服,老祖念其修行不易,没有斩杀而是收服留下。”

        “后来,老祖设下这座析易宫秘境,命我看管,并让变色龙蜥守护。这个孽障趁我沉睡,起了逃跑的心思,它被老祖封印,受到阵法制约不能出去,需要人类精血才能慢慢恢复,于是暗中布置了假的析易宫,吸引探险者进入互相残杀,以便汲取死者魂魄精血。”

        “也是我疏忽了,要不是你们这次进来唤醒我,可能再过些年,真叫这家伙得手。”

        “此物,就归你了,它被封印后体型很小,可以丢到圆融杯中,放入已经可以容纳活物的胸口玉中温养。此蜥血脉强大,神通不小,尤其擅长变幻,将来许是个助力。”

        “我教你控制它的办法,等你修为再进一步就可以驱策它了,随着修为增长可逐步解开其封印。”

        华澜庭对此到没什么异议,他常见易流年训练斑翅飞蜥,也早就想有头灵兽就好了。

        “你可在此自行修炼,待那三人事毕,我送你们出去。”器灵又言道。

        华澜庭躬身谢过,这里灵气浓厚,威压又强,正好适合练功,也好赶快熟悉寸步千里缩地术。

        不知过了多久,等他再睁开眼睛,殿外天光明亮,推开大门,陈纸鸢三人已经等得不耐烦了,见他出来,陈纸鸢叫道:“终于出来了,这里是适合修炼,但那个神秘声音说过渡区已经开始消散了,不宜久留。”

        华澜庭看她兴高采烈的样子,问道:“怎么样,收获如何?”

        “还不错,说起来还要多谢你,那声音说你主动放弃了争夺的机会,我们三个选择的余地就更大了些,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临阵退缩,不管怎么说,这事儿上我们都欠你个人情。”

        华澜庭没有去问三人之间的胜负,笑道:“吃亏是福,失之桑榆,收之东隅,说不到欠不欠的,那我们走吧。”

        出了析易观山门,脚下光晕晃动,华澜庭冲内欠身施礼,四人随即被传送了出去,现身之处是座小山的脚下。

        刚一出来,四人立时感到天地间的威压降低了很多,被压制的修为恢复了不少,华澜庭更是觉察到体内气血翻涌鼓荡,喷薄欲出。

        没等说话,就听得山那边有打斗的呼喝声,他们窜上山头向下一看,华澜庭一下就急了。

        山脚下东一堆西一伙儿,站立着很多看热闹的人,而中间有数人正在受到围攻,不是别人,正是林弦惊六人。

        六人此刻颇为狼狈,且战且退,易流年被林弦惊背在背上一动不动,看样子是受了不轻的伤势,有十几个人散在四周步步紧逼,其中有三个高手领头,一个圆滚滚的胖子,一个是名眇目汉子,另一人竟是逃走的仇欢喜。

        原来,华澜庭掉入火坑后,林弦惊他们虽然遥遥看见他躲进了两只放大的杯体中护身,又如何能够不焦急万分,但都没有办法下来,只好四下里找路,想着能够绕到底部寻找搭救他。

        但洞穴迷宫中岔路太多,急切间哪里找得到正确的下行道路,最后他们误打误撞地回到了地面之上,想要再回到地缝入口重新进入,却无论如何再也找不到了。

        不知是地缝合拢了,还是过渡区里的地势经常异变的原因,连来的时候大战蜘蛛蟹的地方都遍寻不着,这里又不能施展天机预测类术法,无奈之下,他们只好不断变换方向,扩大搜寻范围。

        这时候,入内的修士已经大多深入进了过渡区的内部,他们时不时能够撞见成群结队的探险者,万象门弟子是无心寻宝不想生事,但其他人并不会因此就不找他们的麻烦,所以这一路上,六人经历了多次或大或小的混战。

        六人联手的实力很强,不但没吃过亏,还顺手反抢了不少挑衅者自带或找到的好东西。

        后来,一队被击败的人马找来了那胖子高手助阵,这胖子狡猾谨慎,为了确保取胜,说动了同为强者的眇目汉子和仇欢喜一起围攻。

        仇欢喜逃走后被困在假析易观里出不去,直到变色龙蜥被器灵强行召回才得以逃脱,他实力大降本打算退出过渡区,后发现威压减弱修为有所回升,这才答应了胖子,参与了对万象门弟子的攻击,想着弥补空间袋被抢的损失。

        缺了华澜庭,林弦惊他们六人不能布置起防御力强的完整真武玄元阵法拒敌,加上苦战中易流年被仇欢喜的圆月弯刀击伤,其他五人也各有伤势,形势不容乐观。

        华澜庭叫道:“下面是我的同门,拜托三位,助我救人!”

        说完,他取出羽殇杯,一脚踏下,直飞下山,杀入战团之中。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