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193章 道德一章


        话音一落,托住他们的水流不复存在,四人急坠而下,落入河中,却只感到穿透了一层犹如实质的水波,并没有任何湿意,很快就踩到了实地。

        落脚之处,是和之前一模一样的那座道观的山门之前,四人抬脚走进山门。

        进入的一刹那,华澜庭但觉胸口空天青烟玉嗡嗡震动起来,其他三人似乎也都有反应,齐齐顿了一顿。

        等踏入观内,里面的灵气比外面充沛许多,大家都觉神清气爽。

        中央天井对修为的压制之力还在,但华澜庭发现丹田气血滚动,内丹丹华隐现,竟有了蠢蠢欲动之之势,这是有了快要突破的迹象。

        顺势运转玄功行走全身,他向对面望去。

        前方是座有三个门的牌楼,正中上方龙飞凤舞几行字迹,是《道德经》第一章的内容: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

        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

        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

        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以目观之,字迹忽隐忽现,忽远忽近,引动体内灵力波动,似要破体而出,华澜庭不敢再细看,四人都低头垂目穿过中间的拱形门。

        这时那个让华澜庭感到熟悉的声音又再响起:“沉睡许久,终于有人来了。你四人可各寻一殿进去,机缘如何,各凭本事。”

        四人相互望望,既来之则安之,虽然心下惴惴,还是分先后左右向内走去。

        华澜庭选了左侧道路信步前行,两三个盘绕后,途径几个殿堂,一眼瞥见侧前方一处建筑前有一座神像。

        神像右手握一管大笔,左手持一只墨斗,右脚金鸡独立,脚下踩着海中一条鳌鱼的头部,左脚扬起后踢,大腹便便。

        这是魁星,寓意魁星踢斗、独占鳌头、满腹经纶。

        此乃文昌殿。

        文昌帝君又称梓潼帝君、文曲星、文星,为主宰功名、禄位之神,是古代学问、文章、科举士子的守护神,上主三十三天仙籍,中主人间寿夭祸福,下主十八地狱轮回。

        华澜庭素喜文事,见之心下一动,决定就进这文昌殿了。

        殿内,文昌帝君雍容慧颜,坐下驾白驴,左右分列天聋、地哑二个侍童,一个掌管文人录运薄册,一个手持文昌大印,取其能知者不能言,能言者不能知,不泄天机之意。

        华澜庭跪拜叩首,起身抬头之后,却见帝君和侍童的塑像已然隐去,眼前是一片肃杀的广袤天地,有一人一兽正在捉对厮杀,不一时,那人被异兽咬中撕扯丧生,兵器法宝落下。

        其后,不同的位置一一闪现出不同的画面,有的是人兽搏杀,有的是修士之间的斗法,还有的是有人被各种天象异变或诡异地势所吞噬,以及被种种幻象迷惑,最终爆体或力竭而亡,不一而足。

        这些人陨落后的随身武器、丹药、书册、灵器等宝物散落,并渐渐汇聚归拢,形成一个个光团飘浮空中。

        声音响起:“这些是部分以往探险者死亡后留下的宝物,比起假析易观中的那些只多不少,成色只高不低。”

        “尔等既有缘来到崖边,并且敢于舍身犯险跳下,就具备了获取的资格。”

        “然而,世间少有不劳不争而获之事,你们四人的修为将被压制到同等水平,相互以各自的武技、术法、灵宝等斗力斗法,杀死其他三人获胜者可任取其中十件。当然,这里的死亡并不会是真实的,无需担心。”

        “现在,请踏入光幕吧。”

        片刻后,华澜庭看到陈纸鸢、单天冲和丁修勤三人出现在光幕之内。

        而他,脚步挪动数下,终是没有再迈出。

        良久,那个声音忍不住问道:“文昌殿中的小子,你,为何不进?”

        华澜庭不答,反问道:“这里,可是老祖设下的第二处秘境?您,可是器灵分身之一?”

        “说的不错,正是如此。既然猜到,何不博取机缘?”

        华澜庭谓然一声长叹:“不是不愿,而是不忍。”

        “陈纸鸢于我有火坑搭救之恩,单天冲于我有相助脱险之谊,丁修勤虽无恩德,但我已从他手里得到数件灵宝,我既不想被杀,也不想杀人,实不欲和他们自相残杀。”

        “说过又不会真的陨落,修真界强者为尊,胜者占先,天经地义,何必婆婆妈妈、畏畏缩缩、顾虑重重?这样岂能成就天道!可是觉得奖赏不够丰厚?”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当仁自然无需谦让,但我既受人恩惠在前,当思图报在先。这次,我,愿意把机会拱手相让。并不是矫情,确实是即便下场,也难以全力以赴,胜算不大,不如求个心安。”

        “你可想好?机不可失,你真的要和老祖这处道场的机缘失之交臂?”

        “嗯……我意已决,还请器灵大人成全。”

        “哈哈哈,好好好,恭喜过关通过考验。不管你心里到底怎么想的,形式和结果上是做对了。”

        “来来来,本器灵可以答应你三个要求。事先说好啊,要求要在我的能力范围之内,不能过份,要是你在当下,此时,不经过思考最想知道的三件事。”

        华澜庭这下喜出望外,他念头急动,眼珠一转,心里咂摸着器灵话里的每一个字,嘴里却慢悠悠问道:“那,他们三个,怎么办?会有危险吗?算闯关失败了?”

        “不会的,这三人也是有缘人,都会有收获,你就不用管了。”

        华澜庭虽然宅心仁厚,但并不蠢笨,多了这两句话的时间,他琢磨器灵刚才话里的意思,说道:“当下想知道的,没说最想得到的……那我的三个想知道有这些。”

        “在门口我看到了《道德经》首章,虽然自幼熟读,先生也有讲过,然书不在多,在于读透,既然写于此观,不知您可有教我?”

        “第二,我于空间穿梭多有模糊感悟,却苦无切实所得,这里诸多袖珍空间,您可肯点拨一二?”

        “最后,我想知道那六名同门现在何地。”

        器灵听罢,笑道:“算你小子聪明又狡猾,知道咬文嚼字揣度我的用词。”

        “问得好。如果你上来就索要直接提升修为战力的功法秘技灵宝,我也会给,不过那未免落了下乘,丢了西瓜,捡了芝麻。就冲此点,另有奖赏。”

        “同门的下落,待会儿会指引你方位去汇合。”

        “至于这道德一章么,这里正好有份玉简,是老祖当年一位友人教导弟子时留存下的,你且先自行体悟吧。”

        华澜庭伸手接过,置于掌心,催动灵力激发。

        居然是份有声玉简,一个人很口语化的声音释放出来:

        《道德经》第一章,用咱们现在的话翻译过来,可以这么讲。

        道这个玩意儿,能说,但不好说。

        我要一说吧,就得整很多新词儿出来。

        不好整啊,不准确。

        因为,宇宙开始的时候是没有名字的,后来咱管它叫宇宙,咱还给世间万物都起了名。

        这些先入为主的辞汇带来了形质上的局限,使我们很难看到事物本来的面目。

        你以为的你所熟知的事物,只有摒除情之所好,忘却它的名,才能看到你所不曾看到的精、微、深、远。

        以名称的局限和自我的态度去审视,你只能看到事物的表象。

        这里面有起点有终点,而我要说的好像是没头没尾的事情。反正挺玄的,挺神妙,挺深奧。

        本质的深微和过程的归终是一个妈生的,起了俩名字罢了,归根结底都叫个玄。

        简直了,玄得不能再玄。你要想从这玄里头得点妙处,就从这道门进来吧。

        再具体点儿讲。

        任何的道理都是管一时之用,天底下没有一个道理是绝对的,所有可以说明白、解释得通的道理都不是一以贯之的道理,都不是恒定恒常的道理。

        比如,父母对子女应该慈爱,但是不听话的时候就必须予以管教。子女应该对父母孝顺,当做了有违人伦常理的事,儿女就应该大义灭亲。

        我们讲慈悲为怀,应该帮助穷人,而当大家都去帮助穷人的时候,就会培养懒人了。

        我们说三角形内角之和是固定的,可在球形和立体的情况下呢?

        道可道,非常道。

        没有一个道理是恒常的,就看多快变了,会如何变了。

        名可名,非常名。

        华澜庭,来到这里之前是你,现在是你,逛丽春院的是你,杀人见血的是你,在父母师长眼中是你,同门心目中你还叫华澜庭。

        到底哪个是华澜庭?都是,又都不是。

        树,矮小的时候是树,高大的时候也说是树,枯死的时候还是叫树。

        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

        一颗树种,是这棵树的母亲,那么树又怎么会产生种子呢?先有鸡还是先有蛋,就在那一刹那间,怎么成为天地之始?什么关系?恐怕就是那个过程。

        树之前是什么?树种。树种和长成树之间的关系是什么?种子和树苗之间的关系是什么?你能无限细分下去吗?

        我们只知道,只看见它的形状变化,长叶子了叫苗,没长叶子叫种。

        但种是一夜之间变成苗的吗?不是,可能三十天才变。第一天叫种,第二第三四天叫种子,就在你看见叶的一刻叫苗?

        在那个无名的时候,才是万物的开始,才是天地的开始,叫得出名字的都是后面的。

        种子之前是什么?也许是树籽,树籽是种子吗?又不是……

        所有可能的变化和孕育才是天地的开始,叫得出名字的时候,已经是具象的,那一刻是万物之母了。

        故常无欲以观奇妙,常有欲以观其徼。

        无欲观其妙。无欲,没有欲望,不关切,没有寄托。妙指的是变化,万物的变化。

        商人待价而沽时,坚信会涨,会有意识地忽略坏消息只关注好消息,而空仓的时候坚信会跌,每一次跌的时候又都觉得该补进了。

        极其有欲望的时候,叫徼,意思是边界、大小、,是这个时间点下的状态。

        有欲望的时候关心当下的情态,无欲念的时候关注发生的长远的变化,

        此二者同出而异名。

        道,规律;名,称谓;妙,过程和变化;徼,当下实物的存在。

        种子是树,树苗是树,树是树,三十年前是树,烂掉了做成桌子也还是树。

        都是一个地方出来的。

        徼是静止的、当下的存在。妙是从微小种子到参天大树,再到一张桌子的过程。

        两个东西从一个地方出来的,这个地方是哪儿?就是道。

        从道而出,同出而异名。

        徼是不变的现时,妙是变来变去,什么关系?

        是玄,玄是相互作用相互关系。

        玄之又玄,是不断地相互作用相互关系。

        众妙之门,这才是种是苗的源头,打开往里看,这是得道的不二法门。

        华澜庭听罢,在心中说道:“这位大师好碎的嘴,不过好像有些门道。”

        “玄之又玄,众妙之门……修真求道就是探究事物间不断关联不断作用的变化之道……”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