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192章 上善若水


        白袍男自觉已经在过渡区里待的有些久了,又是收获颇丰,此时不愿废话,只想三下五除二干掉三人后撤走,他直接用弯刀出手,拉出几道弧线,构成了数个圆圈,配合着刀势罩了过来。

        华澜庭手执金丝铁线迎上。

        陈纸鸢使用鞋遁消耗极大,她没有上前,而是跌坐盘膝调息。丁修勤惧怕白袍男,畏缩在后,不敢上去帮忙。

        白袍男这次全力以赴,给华澜庭的感觉不同之前,不但弯刀的角度诡异刁钻,那圆月术法同时让他觉得全身冷飕飕的,眼前越来越多的满月状圆环上下盘绕飞舞,他已经看不清白袍男的身形了,连注意力都难以集中,心中所想动作要到位,手下却慢的跟不上节奏。

        勾魂一说并不是虚言!

        跌遇几次凶险后,华澜庭判断这圆月术法是种幻术,当机立断拿出了晶莹透亮,具有破幻作用的罗汉杯。

        果然见效,罗汉杯的光芒驱散了部分圆月影像散发的迷乱之光,华澜庭精神一振。

        然而白袍男并不在意,就是以修为优势驱动弯刀和术法疾风暴雨般强攻,让华澜庭应接不暇,全面采取守势,仍然步步后退。

        再退就是陈纸鸢和丁修勤了,华澜庭停下,决心死战不退。

        白袍男招法一变,变得小巧绵密凶狠,这剔骨削肉刀法一出,华澜庭身上血光迸现,开始有了伤势。

        陈纸鸢大急,虽然还是身软力疲,不得不跃起身来帮忙,却被白袍男一刀砍伤右臂,迫了回去。

        忽然,侧方传过来一道阴恻恻的声音:“仇欢喜,你不是自诩风流倜傥怜香惜玉吗?今天怎么就对白皙妹子辣手摧花了。”

        这边三人还没反应过来,仇欢喜听到声音已经先叫了出来:“单天冲?又是你,你小子还敢露面。”

        “有什么敢不敢的,咱两人斗了这么多年,也没见你夺了我的命勾了我的魂。”

        华澜庭借机喘息,向右侧看去,真的是单天冲站立在十几丈外的山坡之上。

        他心下微沉,一个白袍男仇欢喜已经不好应付,现在又多了个结下过梁子的单天冲,不过,好在听来这两人也相互不对付。

        仇欢喜和单天冲又斗了几句嘴,却并不见单天冲下坡走过来,就是站在那里不停地以不阴不阳地语气,调侃讥讽白袍男拿不下三个年轻人。

        仇欢喜见单天冲不动手,料其是想等他吃掉三人后捡便宜,他两人自幼认识,知根知底,他并太担心对方能威胁到自己的性命,当下不再答话,又开始杀招频出,狂攻华澜庭。

        华澜庭无法,拼命抵抗,趁着还有几分功力,他在抛出铃铛杯的同时,又用出了陈履安传授的佛门金刚狮子头大手印放手一搏。

        两种音攻之术叠加,这次终于彻底破了仇欢喜附加在刀身上的圆月幻术,并震退了对方。

        仇欢喜见幻术失效,单天冲在旁只是以言语骚扰并不参与,他凶性大发,不管不顾地将剔骨削肉刀法施展到极致。

        华澜庭遮拦不住,守不住防线,斜斜向后,就快退到了断崖边上。

        危急时刻,就在华澜庭打算豁出去搏命的时候,猛见仇欢喜攻势一顿,气息忽地一降再降。

        躲到一旁准备随时逃命的丁修勤大叫:“机会!他不行了,越是高手受到的压制和消耗越快,大伙儿一起上,做了他!”

        确实如此。

        仇欢喜是自家人知自家事。

        他下来的时候就知道自己能坚持的时间不多了,本想一鼓作气拿下三人后立即撤走,没料华澜庭几次三番坚持到现在,而单天冲又意外出现,尽管没有参战,但宿敌在侧的虎视眈眈给他带来的是心理上的压力和精神上的消耗,他又连续猛攻了这几轮,终于强弩之末难穿鲁缟,在最后关头抗不过中央天井的压制,修为降到底线了。

        心知不妙,仇欢喜断然放弃攻击,马上返身向外疾冲逃走。

        华澜庭见势反转,以残存的修为发出了冰裂杯追袭。

        仇欢喜反手一刀格挡,圆月弯刀碎裂,他头也不回地继续飞奔。

        华澜庭和陈纸鸢都无力再行追击,单天冲也不见动作,反倒是丁修勤箭一般地窜了出去,速度竟是,奇快无比。

        几个起落,两人只纠缠了瞬息,而后迅速反向分开,仇欢喜咒骂了一句后,就逃出山谷不见了人影,丁修勤则是喜滋滋地飞身回来,手里拿着个储物戒指。

        三人惊魂初定,陈纸鸢说道:“西瓜籽,真人不露相啊,一直避战不帮忙,最后才出来痛打落水狗。来吧,见者有份,戒指给姐看看。”

        西卦子眨眨小眼睛,掂量了下华澜庭刚才显露的战力,又瞄了瞄陈纸鸢和那边的单天冲,这才讪讪地说道:

        “冤枉啊,贫道我干仗打架斗法是不行的,但在投入宝胜宗之前乃是盗门高手,这妙手空空和速度逃命的本事是看家必修课,所以……那个,姐姐你给我留点汤儿喝,别都拿走啊。”

        陈纸鸢一把抢过戒指,用了一道符打开后翻了翻,欣喜地取出一本册子,正是她孜孜不忘的《遁甲探源之六》,她随手把戒指扔给华澜庭:“我只要这个,其他的你们分吧。”

        华澜庭也不客气,随意看看取了几件,就把戒指还给了眼巴巴的丁修勤:“怎么说你也没趁乱溜走,还敢在最后关头见机虎口夺食,也算有功,大头留给你。”

        随后,华澜庭一抱拳,向着单天冲的方向说道:“单兄,你我虽有旧怨,但是这次你肯现身,客观上帮了我们的大忙,自在万象门华澜庭在此谢过,还请过来一叙。”

        单天冲苦笑说道:“你也不必挂怀,我没那么好心。一来,单仇两家在仙洲西域那是累代的世仇,其中纠葛比你我的恩怨可要大得多了,我和他见面就要动手的。”

        “仇欢喜修为比我高,但我凭借茅台瑜伽天机术和独门瞳术总能自保,之前在道观里我们就斗了一场,他没赢,我也没输,为了抓紧时间找宝夺宝,就没有纠缠下去。”

        “所以,能借你们之手让他吃个亏,我也乐见其成。帮忙谈不上,打退他是你有这个能力和运气。”

        “这其二么,嗯,我其实是需要你的帮助。我,现在,被困在阵法里了。”

        听了此话,华澜庭一愣,怪不得单天冲只是出声,而没有参与战事,也没有追击仇欢喜。

        三人快步走上山坡,到了近处,这才看到单天冲周边有一层极淡的光幕把他围在当中。

        陈纸鸢咦了一声说道:“画地为牢?”

        单天冲答道:“小姑娘眼力不差。我以瞳术看破道观里的一处机关后就到了这里,这山坳两边的布置十分神妙,我寻找出路时触发了禁制,被困于此。只要我不妄动,你们看不见我,但我出不去,你们也进不来。”

        陈纸鸢道:“画地为牢阵法持续时间不长,但我听说最后消散时会爆发强力,将入阵者灭杀。”

        单天冲说:“我查看估算过,杀是杀不了我,但不死也要脱层皮……”

        陈纸鸢和丁修勤都看向华澜庭,他们和单天冲素不相识,听起来华单二人反而有过冲突,救不救就看华澜庭的意思了。

        华澜庭没有太多的犹豫,他们和单天冲在进来时很是争夺了一番,过程还非常激烈凶险,但没有人员伤亡算不上死仇,冤家宜解不宜结,单天冲虽有私心,但没他在旁干扰威慑,三人逼走仇欢喜肯定会大费周章,说不定还要付出极大的代价,甚至结果也不好说。

        华澜庭问道:“我们先打坐恢复修为,只是这画地为牢要怎么破?”

        单天冲说:“没什么好办法,只能各展所能,内外攻击一点,争取强力破之。”

        休息半个时辰之后,华澜庭以金丝铁线操控五雷鸣光掌,陈纸鸢使用符箓,丁修勤找出戒指中一些可用的法宝,单天冲以七巧魔瞳自内发力,四人联手最终轰破了画地为牢。

        脱困之后,单天冲问道:“现在你们打算何去何从?”

        丁修勤说:“大家都各有收获,我看见好就收吧,贪多嚼不烂,小命要紧。”

        陈纸鸢也说:“玄英为死绝之地,两边阵法难防,前方断崖深水,我建议原路退走。”

        单天冲道:“我同意,这里以我之力都不能应付了,深处更不敢去了。”

        华澜庭也有此意,他惦念同伴们的安危,想尽快找到他们汇合。

        不过转念一想,道观里的活人很少了,他也没有感受到同门的气息,于是不甘心地走到断崖边观察。

        看了半晌,他对三人说道:“天无绝人之路,置之死地而后生。这里既然有通道下来,还有人为的阵法痕迹,不能是死胡同吧。”

        “你们看,断崖下有三棵相隔不远的松树枯干探出,我们身后的草地上也有三根并列的倒伏枯树,这像什么?”

        西卦子回道:“三股托天叉,叉死你,让你枯死哭死。”

        华澜庭摇摇头:“冬尽春来,枯木逢春,死绝之后就是胎养和新生成长,三三六根树木合起来,那就是个出字。”

        陈纸鸢问:“出路就在脚下,指向前方,我们要,跳崖入水?”

        华澜庭说:“不是我们,是我。当大家都惶惶退却的时候,就应该入场了。”

        单天冲哈哈笑道:“连我的瞳术都看不清底下的虚实。好吓人的地方,好,你们救了我,人死鸟朝天,我就陪你闯上一闯。”

        陈纸鸢瞪他一眼:“男女搭配,干活儿不累,我也去。”

        丁修勤苦着脸说:“我胆小,一个人不敢走回头路。那,那我也跳吧,游泳我在行。”

        既然说定,四人一同跳下。

        人在半空,下面突然喷涌上来一大股水流,托住了四人。

        一个声音响起:“既然选择跳下,说明你们与此地有缘。但在进入之前,还要回答一个问题。”

        “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对此,说出你们的看法,没有定论,但凭己心。”

        四人吃惊之下,各自思索,华澜庭先说道:

        “善利万物,水流进任何地形或容器之内,都会依势变化,或者成为那个器皿的样子,并且呈现出水面平直的状态。水,对任何东西都不直接硬行对抗,趋利避害的同时,还能保持自己内在的平静与平衡。”

        单天冲说:“水临断崖深渊,会毫不犹豫地纵身而下,果敢坚强,无惧牺牲和艰险。”

        陈纸鸢说:“水到了舒缓柔弱的地方,又会表现得深沉而细微,能与任何杂质混为一体,并对之进行涤荡和过滤,直至那里变得,醇和清澈。”

        丁修勤说:“水,源自千溪万涧,清浅透明,最后水流千遭归大海,深不可测。水,可深可浅,可清可浊,可圆可方,可静可动,可猛可绵,变化万千。”

        那个声音言道:“还不错。欢迎几位,来到真正的,析易观。”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