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190章 井下道观


        华澜庭和陈纸鸢两人养精蓄锐,待修为全部恢复后,一前一后沿小路摸索前行。

        向下约莫走了小半个时辰,感到潮湿之意越来越浓,来到一个低矮狭小的石洞后,前方没有了道路。

        两人看到石洞中间有一个高出地面的宽大井台,确认这里没有人迹和危险,二人转到井台前,向内看去。

        井下有一泓清水,初时并无异样,等待片刻,水面就自左而右旋转开来,形成一个漩涡,其中慢慢显出影像,待清晰之后,露出一片宏大的建筑群。

        神奇的是,随着两人目光的停留和转动,眼前景象随之放大和移动,直至能够看清每一座殿堂。

        这是一处规整的道观,建筑格局为传统的四合院式,山门前有影壁,影壁前有棂星门,主殿和配殿纵横铺开,层层院落依次递进,形成鳞次栉比的形态。

        到了最后,连每座建筑的上匾额都能看得清楚,有灵官殿、真武殿、玉皇殿、三清殿、财神殿、文昌殿、八仙殿、雷神殿、广嗣殿等等。

        更加不可思议的是,又过了一会儿,殿里面的事物也渐次显露,只见供桌和条案上飘浮着一个个光团,里面裹着的不是兵器或法宝,就是厚薄不等的书册。

        凝神之下,竟有字迹浮现于上,例如:一千一百年前龙门派王玉鼎的天师刀、八百三十年前洞虚散人的三清铃、一百九十年前昊天宗镇宗真心息妄大法,诸如此类。

        华澜庭和陈纸鸢直看得是心跳加速。

        看来这里保存的都是历年来进入中央天井探险而陨落的各路高手之物,草草一数,有二三百件之多,虽然只是一小部分,可也足以让人怦然心动了,这不就是大家冒险到此想得到的机缘吗?

        两个人并没看完,就抬头相互对视一眼,各自咽了咽口水,手扶井沿动着心思。

        华澜庭张嘴问道:“陈陈姐,你怎么看?”

        陈纸鸢吐出一口浊气,反问道:“咱们要冷静,庭庭弟,你说呢?”

        华澜庭原地转了两圈,两手抱肩:“江湖有谚:事出反常,必有妖蛾子。”

        陈纸鸢颔首:“说得不错,江湖还有谚:逢林莫入,逢井莫跳。此乃颠扑不破之真理。”

        华澜庭:“这明显是人为的,是谁能收集到这些宝物放到这里?肯定是要诱惑众人下去抢夺,不管目的为何,必是陷阱圈套,我都能闻到下面有淡淡的血腥味道飘上来。”

        陈纸鸢:“老弟明智的很,东西是真是假还不知道,一般人还真抗拒不了这种贪念,我看贸然下去凶多吉少。”

        华澜庭道:“我曾在一个异度空间听到一句歌词,好像叫三年二般双截伦周杰棍,虽然不明其意,但是,你我岂是一般的人物。”

        陈纸鸢重重一点头:“那是当然,摆明了这旋井就是陷阱,我们要离开这个是非地。来,一起找找出路。”

        两人沿着石洞游走,华澜庭一路敲敲打打,陈纸鸢手指一晃,指尖出现一道符纸,她低念咒语后,喝了声:“探勘符,走你。”

        那符纸就飞出,没入了岩壁。

        陈纸鸢闭目感应,睁眼说道:“这里没路,岩壁坚硬,连着地面之下都内含丰富的火雷元素,不宜施展遁术。”

        华澜庭点头:“姐姐言之有理。我在那个叫扭腰的异度空间里的一本书上也看到过,有位那个时代的大能曾成功地借助海底光缆施法,以光速瞬息穿越到了大洋彼岸,他欣喜大意之下,在用地行术去一个叫圆明园的地下探宝的途中,碰到北京西山里叫什么军事基地埋设的超高压电缆,然后就不幸挂掉了。”

        陈纸鸢:“弟弟你知道的真多。”

        华澜庭:“没办法了,我们还是回到石门那里,借土遁到其他地方碰碰运气吧。”

        华澜庭坚决地转身就走,却没听到陈纸鸢跟上的脚步声,他回头见她又趴在井口朝下看,就喊了一声。

        陈纸鸢回了句:“让我再最后看一眼,都是好东西啊,有点儿舍不得呢。”

        华澜庭等了会儿,陈纸鸢还在看,他过去一拍肩膀:“走了啦,镜花水月,不要留恋。”

        陈纸鸢没有动作,华澜庭发现她双眼赤红,呼吸急促,忙问道:“姐你怎么了?”

        陈纸鸢说不出话来,只是指着下面。

        华澜庭探头,这时水面上显露出的是慈航殿里的一本书册,上面写着:百年前神符天遁门陈振声,《遁甲探源之六》。

        只听陈纸鸢颤声带着哭音结结巴巴地说:“就,就是这个。我,我来这里就是为了这个,那是二爷爷的东西,他老人家不告而别,果然失踪在此地。他随身带走了第六册,我门遁术由此在传承上出了瑕疵。此物,我势在必得!”

        华澜庭眨眨眼,劝道:“姐,逢井莫跳,你可不是一般人啊,要经得起诱惑啊。”

        陈纸鸢:“我不管,门中全体发动找寻百年,其中记载的两种功法至为重要,为了续上传承,管不了它几年几班人了。”

        华澜庭叹息一声,看陈纸鸢的样子是九头牛也拽不回头了,事不关己时贪嗔执念都容易放下,一旦与自身利益扯上关联……

        陈纸鸢猛然回首:“你走吧,如果姐有不测,烦请前去告知我门中二爷爷和功法的下落,多谢。”说完就纵身跃下。

        华澜庭一把没有拉住,稍一闪念,摇摇头,也纵身跳入井内。

        两人穿透水波,下面是个长长的无底管道,感觉上粘稠却实际上光滑,身体不由自主,急速溜向深处。

        良久,在似乎撞碎了一层壁障后,二人落地,正是道观山门前。

        门上三个大字:析易观。

        陈纸鸢见华澜庭随之而来,看了他一眼没有作声,闪身形进了大门。

        刚一进去,扑面而来的就是浓浓的血腥之气。

        两人放眼望去,不少地方都有倒伏的尸体,死状都不完整,散落着残肢断臂,显见有很多人受不了宝物的诱惑选择来到这里,相互为夺宝厮杀至死。

        华澜庭压下心头上涌的不舒服的感觉,正在辨明慈航殿的方向,陈纸鸢在一旁已手捂嘴唇,弯腰呕吐起来。

        华澜庭知她应该是没有见惯这种残杀血腥的场面,停下脚步等陈纸鸢平复。

        没多久,陈纸鸢起身擦擦嘴,一个箭步冲了出去。

        华澜庭连忙跟上,叫道:“慢点儿,小心些,里面可能还有人,外面也可能有人陆续进来。”

        一路穿堂过殿,越过不少死去的修士,到了福禄寿三星殿里时,华澜庭听到前面远处有斗法的动静,拉住陈纸鸢停了下来。

        等了片刻,前面声息渐无,正要起身出门转往慈航殿,华澜庭心细,灵识觉察到附近的一个死人堆里,发出来一丝微不可闻的声响。

        他轻轻推开陈纸鸢,垫步拧腰无声地窜了过去,刚一俯身查看,一道白光陡然射出。

        华澜庭早有警惕,伸指弹飞了飞刀,右手金丝铁线疾刺而下。

        “道友饶命!我愿让出宝物,千万不要杀我啊。”

        随着声音,一个人推开压在身上的尸体,高抬双手举着一物爬了出来。

        华澜庭不是嗜杀之人,闻言只以金丝铁线抵在其人喉头。

        那人身着道袍,袍上有血,长得贼眉鼠眼,佝偻着身子目光闪烁,说道:“道友,有话好说,有话好说,我身受重伤,必不是您的对手,求放过,宝物献上,不敢藏私。”

        华澜庭左手一招,取过那宝物,右手一紧,喝到:“说,你是谁?躲在这里干什么?”

        那人向后闪了闪,谄媚地回道:“我说我说,先谢过道友不杀之恩。”

        见华澜庭真的没再动手,此人又退了退,继续说道:“贫道丁修勤,道号西卦子,是太悬山宝胜宗门下弟子,随本宗师兄弟前来探险。”

        “我们进来后,路上连斗数场,到了一处深井边上,看到此道观的情况后就进来了,想必道友也是如此。”

        这时陈纸鸢也走了过来:“丁秀芹?西瓜子?你这人怎么取个女人和零食的名字?刚才这里是什么情形?”

        观察到华澜庭和陈纸鸢都面色和善并且年轻,丁修勤放下大半心来,又挤出些笑容:“是是是,这位女仙说的是,都怪贫道的爹娘没文化,修炼也不够勤快,您要是不爱听,我现在就改名。”

        顿了顿,西卦子确认两人没有杀他之意,放下双手,赔笑说道:

        “哎呀,道友你们是来的晚没赶上,运气好啊。我们可是碰上大波轰了,几十个门派的数百修士为了那些个宝贝大混战啊,战况空前惨烈,人人都像疯了一般,这是何苦呢,修道求长生,小命最要紧。”

        “别废话。”华澜庭打住他。

        “好的好的,一通厮杀过后,小可的同门死伤殆尽。我见势不妙,于是装死躲进死人堆里,这才侥幸逃得性命。本想等没人时溜走,这不是碰到两位了吗,我屏息闭气时间太长,让这位耳聪目明的小哥慧眼识破,事情就是这样。“

        陈纸鸢心系《遁甲探源》,听得西卦子啰嗦,不耐地说:“庭庭,别理他了,处理下,我们走。”

        西卦子听到处理下三个字,吓得马上又连退数步,作揖打躬:“别别,小人修为低下,人畜无害啊。我,我还有消息奉上。”

        “我知道两位功力通神,真不是瞧不起你们,但这里面确然有些个是炼己境以上的高手,他们不惜放下身段和面子混了进来,真的打不过啊。奉劝两位小心为上,不要逞强。贫道我记心甚佳,可以头前带路。”

        华澜庭说:“不必了,后会有期。”

        “你们真不杀我?”

        “嗯,现在还没找到理由,难道说你很着急投胎?”

        “不不不,两位请,不用管我。”

        等华澜庭两人走远,西卦子大大松了口气,直起身子,他只是贪生怕死,其实并没有受太重的伤,此刻喃喃自语道:

        “现在怎么办?幸好遇到两个雏儿,杀性不大。罢了,让这两人在前面探探路,我先搜罗下这里死去修士的储物空间。人已归西,不拿白不拿,我西卦出手,向无空手。然后嘛,再跟上去捡捡漏,说不定碰到好东西。“

        “本道爷没别的本事,装死和逃生,再有这寻宝鉴宝、妙手空空的功夫一流。好,就是这个主意。”

        不提丁修勤翻衣倒包,取拿死者的随身物品,华澜庭两人出来后直奔慈航殿而来。

        去往西厢偏殿的路上,他二人再没有碰到活人,就在临近慈航殿殿门时,耳边忽听有人发声:

        “就猜到总会有漏网之鱼,身上有什么收获,都交出来吧,否则休怪本公子,手下无情!”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