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188章 神符天遁


        有火必有烟。

        火窟的上半段还好,随着炭石燃烧的加剧,下半段内浓烟弥漫,并顺着杯体的裂缝渗入进来。

        华澜庭在不大的空间里避无可避,他虽能闭息较长时间,总是有个限度,到最后窒息而亡的话,真还不如直接火焚来得痛快呢。

        烟!烟!有什么法宝是能够控烟的?

        华澜庭的思虑纷乱如麻,时间一点点流逝,气息将尽,越来越难以静心深入思考。

        闭上双眼,黑暗中,福至心灵,如闪电划过夜空。

        记不清谁和他说过了,好像是慕倥偬吧,两点之间直线最短!

        烟!烟!无暇深入思考,那最直接最浅显最直白的和烟有关的是什么?

        一直以来,自己身上最神秘的物件就是空天青烟玉了,名字中这个烟字可否救命?

        怎么用?

        自己从来是吸取空天青烟玉中的灵气,那是此玉时时自动吸取储存外界灵气的结果,这是个双向的过程。

        道门有云,顺成凡,逆成仙!

        既然能够运功提取,就应该可以催动其吸收,试试?

        心念一动,胸口空天青烟玉发热,真的在抽丝剥茧般吞进丝丝烟火之气!

        尽管不是长鲸吸水一样明显,但的确有用。

        华澜庭在惊喜后稳住心神,指挥空天青烟玉缓缓汲取空气中的烟雾,呼吸逐渐顺畅起来。

        但是,周边的温度越来越高,感到自己好像一根在烈火中烘烤的干柴,随时会被点燃成灰。

        华澜庭也试图驱动空天青烟玉吸收火焰,发现无效之后,不得不颓然放弃。他把能暂缓阻挡火焰侵入的灵器法宝尽数调用出来,护住自己的身体,只保留下一丝山穷水尽时就自爆了事的念头。

        浑浑噩噩中,脑海中是一幅幅身边熟悉之人的音容笑貌走马灯似的闪过,最后定格在初入山门时,至道诗会开始前,风清隽一袭白衣袅袅而来的画面。

        华澜庭一时泪下潸然,心灰若死……他状若枯木,浑身气血的运转也似乎逐渐在停滞中……

        即便是一声娇脆的叱骂声响起,他也没有马上反应过来。

        “我靠,这什么鬼地方,玩我啊!咳咳,呛死了……糟了,灵力不足。避火符,给我出……咳咳咳……”

        一阵阵剧烈的咳嗽声,终于将华澜庭唤醒了过来。

        他睁开眼,在火焰灼烤呼吸不畅造成的迷迷糊糊中,透过六方杯透明的杯身抬头看出去。

        几丈开外,一团火焰包裹中,有一个人形正在手忙脚乱手舞足蹈,每一次挥动,都会有噼里啪啦的声音响起,随后火焰就会被逼开数尺。

        “嗯?什么情况?”华澜庭睁大眼睛。

        这次,等火焰被连续逼开后,他看清楚了,那里面是一个人!

        一个黑衣人,一个黑衣女子,脸色在火光的映衬下还是显得极白,细目弯眉,要不是一张嘴大了些,称得上是个美女,看年龄比他要大上一轮。

        此刻,黑衣女正气急败坏地不断取出一张张符纸,接连拍向上下前后左右,一边被呛得咳嗽不止。

        这里怎么会莫名其妙出现一个人?自己这是在阴间了吗?华澜庭的脑子还没有转过来。

        不过他的手下可不慢,眼见此女被烟火呛烧之下快要支持不住的样子,华澜庭下意识地抖手甩出了金丝铁线。

        金丝铁线自六方杯的一个缺口飞出,够向那女子,同时华澜庭喊道:“接住,过来!”。

        那女子听到声音,这才转头看见了华澜庭。

        诧异之下,伸手攥住金丝铁线的一端,她被华澜庭拽了过来。

        飞快地掀开六方杯又再合上,华澜庭把黑衣女子拉了进来。

        里面空间不大,两人几乎是贴面而立。

        女子抢着问道:“你,你是谁?在这里干嘛?练功么?咦?这里不呛,好地方。”

        不等华澜庭回答,黑衣女子四下看了看,随手拍出数十道符纸,把杯体的漏洞全都补上并贴满,咳嗽了几声,摸着胸前大口喘了几口气,又说道:

        “四面漏风,你这东西不行啊,有我的避火符也坚持不了多久了。小兄弟你心够大的,看你修为还不如我,但够镇静的啊,那一定是有后手能出去了。带我一程如何?不白帮我,必有重谢。”

        华澜庭刚才置之死地而后生,置之的有点儿大发了,此刻还没有完全回神,顺口答道:“没留后手,出不去了,你有办法吗?”

        黑衣女子说:“当然有啊,区区小事,就是本小姐消耗有些大,灵力不足,你有办法吗?”

        华澜庭:“当然有啊,这有何难,我度灵气给你,助你恢复。”说着伸出手去。

        黑衣女子退后半步:“慢着,男女授受不亲,我不放心,你握住这个。”她翻手露出一根软索,上面密密麻麻布满了各种符箓。

        华澜庭握住一头,将空天青烟玉内传来的灵气注入,传了过去。

        黑衣女子试了试,两人盘坐下来。

        过不多久,黑衣女子说了声:“成了,够用了。”说罢起身,细长的双目一眯,看了眼华澜庭,见他并没有什么动作,她右手中指伸出,食指和拇指掐诀,嘴里念念有词。

        念毕,黑衣女子揭开旁边一张符纸,自外面竟抓回来一团火焰在手中,另一只手在火上飞快地虚写了一个字,然后将这团火焰扔到左脚下踩住,再默念一段咒语,凝神又看了看呆立不动的华澜庭,神色有些怪异,她脚下用力,说了声:“遁!”

        遁字一出,黑衣女子身影倏然消失。

        华澜庭愣怔了一下,终于全然清醒过来,不由跌坐,摇头苦笑一声。

        他适才自忖必死,已然关闭心智,等待最后一刻的到来。

        黑衣女子出现,他后来一系列的表现一方面是心神半闭,所有反应都比平时迟缓了半拍,另一方面也是行事出于下意识的本能,没有什么过多的考虑。

        现在被摆了一道,此女借助自己的帮助遁走逃生,谁知并没有带上他一起。

        女子使用的术法他识得,乃是道家奇门遁甲之术中的遁术。

        奇门遁甲术他在自在万象门中也有涉猎,门里不教普通的障眼法,高阶奇门遁甲术他还没有得到传授,洞明峰的老师风火伦尤其精于此道,但也是说要等他踏入四象阴阳境登封期后再开始教习。

        轻叹一声,这些和自己现在都没有什么关系了,华澜庭的心态平和下来,临行之际还能救人一命,他不觉得有什么遗憾了,造化使然,时也,命也,事情没有出现转机变得更好,但也没有更糟,无非是……

        他想起来那次在异世界尘王朝时回归的话语:生有来处,死有归途,不如,归去。

        慢慢闭上眼睛,刚才都在渡送灵气给人,没有再补充自己,这时他已经渐感承受不住烈火的灼烤,于是脸带微笑,静静做好了逆转玄功自爆内丹的准备。

        就在此时,面前忽感风声飒然,手已被人握住,睁眼观瞧,却是那黑衣女子又再现身,哈哈一笑说道:

        “小兄弟视死如归,舍己救人,泰然无怨。这份心境,着实罕见,了得了得,难得难得。想我神符天遁门门下,岂是忘恩负义、凉薄自私之人,随我同走吧。”

        不等华澜庭说话,此女再次做法,掐诀取过一团火焰手书一字,这次华澜庭看清了是个“路”字,之后飞速吟唱咒诀:敬请此间火神灵,仔细守把焰火门,来往大路随我走,不许透露我行踪。供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遁!”

        遁光起处,两人自火窟内消失。

        风驰电掣,光怪陆离,华澜庭意识一恍,睁眼已经落地,耳边就传来黑衣女子遥远沉闷的惊呼:“糟了,运气这么差,这如何是好?你在哪儿?”

        原来黑衣女子为了救华澜庭同走,抓住了他的手,后来却不好意思和一个陌生男子一直执手相握,在遁光就要消逝的瞬间松开了手,哪想无巧不巧,本来相距也不会有多远,但落地后两人竟被一道石门屏障隔在了两边。

        华澜庭左右四顾,发现自己又是身处一个高台上面,探头一看,高台之下没有了火焰,而是变成了流动的岩浆。

        浓厚的岩浆在黑暗中泛着赤红的光芒,缓慢地蠕动着,热力扑面而来,而且正在以肉眼可及的速度上涨着。

        华澜庭确认之后叫道:“我在这边,你那里什么情况?”

        石门极为厚重,声音不易穿透,华澜庭不得不运足功力说话。

        黑衣女答道:“我这儿没事,没有火。吓死个人了,还好没弄丢你,你那里火大吗?”

        “你怎么知道有火?火是不大,下面全是岩浆,正在上涨。”

        “废话,火遁术只要触火就可以逃走,然后会在附近任何有火的地方出现,一个时辰内不能逃离开的话,就会再回到原地,遭受烈火焚身。我这安全,火自然在你那里了。”

        “啊!这石门和山体结合,平整光滑,我打不开,你那边也是这样吗?”

        “不是,有个石制转盘,像是开关,我来转动一下,开门救你出来。等等,不行啊,转不动,纹丝不动。”

        “那你再看看旁边,有没有其他机关或者什么特殊的地方。”

        “我看看,嗯,门上有几个标志,有个凸起,有个圆圈,有处凹陷,还有……”

        华澜庭虽然没有系统学习过机关术,但和林弦惊相处久了,自然也有粗浅的了解。他略想了想,说道:

        “估计是年头太久,能量耗尽了,你试试把手放入凹陷处充入灵力。”

        “这么衰啊,哎呀,我也是一样倒霉,在另一个地方遇到大火,施展火遁术却遁到了你那里的火窟,反而火势更猛,还有浓烟。”

        “是是是,你非常棒,火里来,火里去的。你能不能先给机关充下能?”

        “可以啊,你救过我,我当然不会见死不救的。都是我不好,平时不刻苦修炼,现在只能随机遁逃,不会控制和选择出来的距离以及地点。”

        “没关系,你看我连遁术都还不会呢。话说你先充能打开大门好么?”

        “好的呀。要是我师父在就好了,她老人家一定能选择一处火头小的地方遁走,这样我和你都不会这么麻烦了。”

        “你说得对,现在,大姐你充能先好不啦!”

        “没问题,但是你叫我什么?大姐?我有辣么老么?我可以叫你小兄弟,可你不能这么称呼我啊?岁月就是把杀猪刀姐姐我也要硌钝它。”

        “好好,道友,麻烦请你先开开门。”

        “什么?我听不清。”

        “现在能听清楚了吗?小姐姐,您能快点儿吗?”

        “当然可以,你刚才说按哪个机关?”

        “凹陷那个,注入灵力。”

        “为什么呀?”

        “因为转盘不动,兴许是动力不足,需要充能。”

        “你肯定吗?符箓遁术我懂,机关一窍不通,临时抱佛脚行吗?”

        “.…..”

        “喂,你说话啊?”

        “我就是想让你试试,如果不行,我们再想别的办法。”

        “这样啊,我明白了,那你说还有什么别的办法,只要我做得到的,姐没二话。”

        “我……”

        “你是不是生气啦?”

        “没有没有,我生什么气啊,你一直在帮我。”

        “你明明就是生气了,是我说错做错什么了吗?你告诉我啊,你不说我怎么知道,谦虚使人进步,我会道歉并改正的。”

        “我真的没生气,真的。”

        “那你干嘛总是强调这点。”

        “不是,咱们还是先说充能的事好吗?”

        “好啊,我们不是一直在讲充能开门么?”

        “对对,我不生气,我只关心充能。”

        “你看,你们男生就是太理性讲道理,不像我,很会关注别人的感受。”

        “好好,对不起,是我不好,那你现在可以开始注入灵力了吧。”

        “看看,你还是生气了,语气都变了。”

        “我……没生气,真没生气,你要相信我。”

        “你干嘛骗我,生气就是生气,我现在特别的着急上火,我跟你讲,一个时辰内不能离开出口的着火点,你会很危险。”

        “不是,我没……我就是想问你能否试试充能,帮我打开石门,让我过去。”

        “别扯石门,我现在说得不是这个,是你这个人,你我素未平生,但我很欣赏你,你施恩不图报很好,但你……”

        “停停,我没生气,没上火,就是快火烧屁股了,你……”

        “人家不叫婷婷,我很坦荡的,从不遮遮掩掩,我来自神符天遁门,行不改姓坐不更名,大名陈纸鸢,家里人叫我纸纸,师兄弟们叫我陈陈。”

        “.…..“

        “.…..我想叫你直直,这真是个直女啊,和诸葛昀有的一拼。”华澜庭看了眼上涨得离他只有十几丈距离的红彤彤的岩浆,心中暗自腹诽。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