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371章 东海之星


  华澜庭四人,闻声游目四顾。

  四周海面波澜不惊,一片平静祥和,视线和感知里都没有发现敌踪。

  寻真道:“不必找了,你们感应不到的,一会儿就会出现。”

  “是什么人?”华澜庭问。

  “看样子是海盗。”

  寻真道:“有史以来,海中世界和我们大陆之间发生剧烈冲突的时候不多,平常多是相安无事,但是两边也有来往,尤其是相互之间的奇珍异宝的交易一直都有。”

  “大海之中的物产丰富,海兽们基本上可以自给自足,大陆上却也有些东西是海中强者需要的,人类修士对海里天材地宝的需求就更多了。”

  “海兽的寿命悠长,比我们人类要长得多,有道是沧海桑田,路上的世事人事变迁的快,这让海兽们交易起来很不便利,于是它们就设立了代理人的做法,委托一些世家宗门固定和长期负责双方的交易。”

  “我们要去的岛上宁海城的俞家,就是其中的一个,所以此岛也被称为俞岛。”

  “在这东海之滨,另外还有两个代理人,代表着海中不同的大族群势力与陆上做生意,二者之一为海中的巨盗组织,起名为东海之星。”

  “俞家还算恪守本分,祖祖辈辈以来一直靠着正当生意立足于东海。这东海之星却是实打实的海盗,仗着背后海兽的撑腰,在沿海一带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普通民众和修真门派都饱受欺凌,又奈何不了他们,暗中都称之为海腥帮。”

  “海腥帮于东海之地横行,连俞家的货都敢劫,两家摩擦不断,势成水火。”

  “我本以为这里靠近宁海,没想到还是能遇到海腥帮的人。”

  其实寻真这回也是冤枉了海腥帮。

  东海沿海势力各有大致的地域划分,如非必要,此时又是夜里,少有船只人员出行,海腥帮一般也不会越界滋事。

  怎奈寻真的这只“黑寡妇蜘蛛船”在今夜几乎亮如白昼的月色下太过显眼,被游弋在远处的海腥帮巡海夜叉哨发现了。

  大蜘蛛本身的目标并不大,然而速度实在太快,形成的水线引起了注意。

  大蜘蛛要是活的,八只脚可压住水花,几乎是踏水无痕,但靠着秘法保持住活力和以真气及机关阵法驱动的八肢就没这个能力了。

  巡海哨把情况报给了在近海停靠寻找猎物的海盗船。

  这艘船上当值的大统领名叫靳取,他在跟踪观察后垂涎三尺,利欲熏心之下,决定出手抢夺。

  黑寡妇的速度太扎眼了。

  海腥帮里形形色色的船只等各式海上代步工具不少,但除了帮主朱落雨的坐骑外,因为黑寡妇只在内陆江河出没,靳取还从没见过如此神速的水上赶路宝物。

  这要是能夺下来献给帮主,必是大功一件,只要速战速决,短时突入宁海俞家领海辖区的问题不大。

  拥有这等宝贝的必不是弱者,时间不等人,仓促之间,召唤人手来不及了,身为玄珠强者的靳取只来得及叫上三名船上海盗中的脱胎境高手跟了上来。

  寻真驱动水蜘蛛在陆地江河上行走没问题,但他缺少在茫茫无际的大海上航行的经验,另外也没有特意操控水蜘蛛以精确的方向和线路前进,所以渐渐被熟悉海域情况、善于辨向的靳取几人追赶了上来。

  寻真继续说道:“对方必是要抢夺黑寡妇,你们四个可要保护我。让我看看你们的真实战力吧,记住不可假手于外人”

  “人所以沦为海盗,各有各的原因,未必都是奸恶之辈,不过海腥帮作恶累累,人人双手沾满血腥,下手不用容情。”

  “同时也警告你们,海腥帮穷凶极恶,行事狠辣,劫掠起来一向是干净利落,绝不拖泥带水,来去如风,又向来斩草除根,你们要小心了。”

  “来者不善,对手实力要胜过你等,我当保你们无虞,但那样的话,就无法令我对你们另眼相看了,也就没了以后的青眼有加。嗯,明白吗?”

  “弟子明白”,四人同答。

  说话的工夫,视线里有了动静。

  前后左右,对方从四个方向包抄而来。

  四人各驾一只不知用何物遗骸做成的白骨小舟,乘风破浪,速度亦是不慢。

  以水蜘蛛之快,再提速后当可从空档冲出包围,寻真要检验四人,却是没有加速,他们不久后被海腥帮的四舟围在了当中。

  寻真此时已不见踪影。

  华澜庭四个还想先整个来将通名之类的,而海腥帮四人确如寻真所言,既已决定抢劫,又见对方四个青年年纪不大,虽实力不俗却功力不及,当下根本不予废话,驾舟直扑。

  行到半途,四人跃起空中,除靳取空手以外,其他三人各展兵刃,居高临下,落向水蜘蛛。

  这边只华澜庭升空,悬浮在上方,其他三人都不到七星北斗境,只能原地等待。

  没有开打,己方就落在了下风头。

  最先出手的一人名为左道倾,人尚在空中,手中一柄长着怪刺的长剑就脱手而飞,奔向林弦惊。

  林弦惊的鸢形燕尾盾数度损毁,如今经洞明峰再次打造的大盾重新取名为紫华奇林盾,迎上了飞剑。

  盾剑相交,左道倾这第一击竟然是全力以赴,加上他的修为高出,剑尖直刺入了盾身半寸,卡在了上面。

  林弦惊出乎意料,全身剧震。

  左道倾毫不迟疑,接着发力招手一吸,长剑回收,带着受到冲击顿了一顿的林弦惊离开了水蜘蛛。

  林弦惊在空中缓过气来,甩臂一抖,震脱了长剑,随即要借震脱之力返回水蜘蛛上,以免落水,那样很可能更加不是久居海上的海盗的对手。

  身形刚退,猛然惊觉危险。

  有数物绕过大盾攻向自己。

  剑鱼!

  左道倾长剑上的倒刺居然是被炼化的年久成精的剑鱼,在他的驱使下化为活体,在近距离破防,尖利的长嘴刺向林弦惊的心窝。

  林弦惊大叫一声,丹田气沉,身子急坠,摆脱了剑鱼的攻击,落在了海面上。

  好在他有大盾可浮于水面,林弦惊站在了上方。

  剑鱼的攻击落空,更多的剑鱼从左道倾的长剑上飞出落下,剑鱼形成剑雨罩了下来,而长剑也夹在其中,攒刺而来。

  与此同时,其他人也动手了。

  另一名脱胎高手童林的兵器,直接就是一条丈许长的活虎鲨本体,利嘴钢牙咬向易流年。

  易流年以黄金错刀格挡。

  虎鲨扭动,让过刀锋,翻滚到旁边,摆尾抽向易流年。

  易流年在水蜘蛛上腾挪不便,想以身硬抗,但是童林在半空中发出数股强烈的真气袭扰,易流年摇摆闪躲,被虎鲨尾大力撞上,身子被抽击了出去。

  虎鲨如影随形跟上,大嘴张开,牙如锯齿,看样子是要把易流年一口两断。

  易流年和林弦惊的选择一样,身子坠落躲开,运气发出灵力,以黄金错刀轻点水面,竟能疾飞而起,在和笔直冲下的虎鲨错身之际,空中转体变向,附到了虎鲨身上。

  虎鲨有灵性,学着易流年的模样加速,打着把他带入水中的主意,在海中它的神通能力才能完全发挥。

  易流年面临着随之而下还是脱身的选择,问题是脱身了也不易回到水蜘蛛上面了。

  第三名脱胎高手找上了诸葛昀。

  此人名叫鲁雄,身高力大,喜好近战,临近后当头一棍砸了下来,意图凭借势大力沉的一招把诸葛昀打落下水。

  诸葛昀精于搏击,远攻近战都不惧。

  这种双方都有兵器的情况下,被动遮拦非高手所为,因为实力相仿时的挡架只会是自己受到震动交出主动权。

  长兵器的精华并不在于砸和扫,而是捅。

  近身战的要义是谁先近身抢进,谁就占优势。

  对方再高明,举棍下击也需要时间。

  诸葛昀的高天流云枪夹在腋下握在手中,只是瞧准时机,迅速地前指一捅,枪尖就轻轻巧巧地点到了鲁雄的胸前,这时对方上身的一条竖线上都是攻击点,点哪里,就看是要死还是要伤了。

  鲁雄也是技击高手,见枪尖突到了身前,双手棍不再下击,旋身一翻,让过枪头,人到了诸葛昀的右侧,身形如熊步摇晃,靠近后一掌拍出,熊掌拨清波,打向右胁。

  诸葛昀要是拦挡,这一掌顺势上移,就会改为熊掌抓面满脸花,端的厉害。

  诸葛昀是你硬我也硬的性子,单手猫洗脸,左掌在眼前一晃后下抓,护脸的同时,截击对方袭胸的一掌。

  双掌相交,发出沉闷一声,鲁雄似力道不及,飞身后退。

  这一掌本就是鲁雄的虚招,他的长棍是海蛇所化,此时棍变成蛇,水桶粗的海蟒缠上了诸葛的腰,鲁雄要借退身之力把诸葛拉下水。

  华澜庭在空中遇上了空手的靳取。

  靳取说是空手,他的攻击利器是无处不在的海水。

  只见他双手连拍,海面掀起大浪,几个浪头接连扑向华澜庭,水势迅疾,水力沉重。

  华澜庭闪过几道,然而浪头越来越多,而且开始呈扇面状散开,水气弥漫中蕴含了靳取的真气,连绵不绝,想突出来都要耗费不少力气。

  华澜庭连番移动,正要发力冲出,已经蓄好势待发的靳取两手一拍,口中施咒念诀。

  华澜庭四周的海水骤然向内收拢,并且凝结成坚硬寒冷的冰碴,飞快地把他冻结在里面。

  靳取还在不断地施法,加固海面上的锥形冰山。

  一时之间,没几个回合,华澜庭四人都遇险了。

  寻真虽然警告过他们了,但临战才真正体会了海腥帮行事狠辣干净利落的意思。

  这四人首先是一上来话不多说直接开打,而且出手就是全力施为的大招重手,并且发觉不能一击奏效拿下敌人的话,战术马上改为把对手带离水蜘蛛,使他们失去落脚之地,陷入入海作战的不利局面。

  看来这一套不知使用过多少回了,已经成为海腥帮的固定战法。

  接下里要做的,就是,痛打落水狗。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