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372章 合作克敌


  华澜庭四人可不是软柿子,正相反,都是久经战阵的硬茬。

  失了先手不怕,扳回来就是,寻真还不知在那个地方看着他们的表现呢。

  痛打落水狗?

  谁先落水还不一定!

  最先反击得手的是诸葛昀。

  鲁雄抽身撤步,踏足在海面上,同时抽动卷住了诸葛昀的粗长海蛇,要把他拖下海去。

  诸葛昀就势上前一步,眼看就要跌入到海水之中。

  猛然间,突如其来,当诸葛昀这一脚踩实,一直飘浮不动的水蜘蛛的一只节足毫无征兆地弹了起来,几处关节行云流水般甩动,如一杆笔直的长枪,闪电一样扎向鲁雄。

  鲁雄全副精力都在诸葛昀的身上,这下猝不及防,大惊失色。

  水蜘蛛的节足又长又粗,黝黑锃亮,不亚于一根大树的主干,前端尖利,这要挨上一下,还不开膛破腹。

  鲁雄怪叫一声,极力晃身形闪避,最后还是被戳中了大腿。

  空中溅起一蓬血雨,鲁雄偷鸡不成蚀把米,自己先掉入了海中。

  诸葛昀手中枪调转,反手一划拉,枪尾尖部在海蛇身长划出了一道长长的口子,海蛇负痛扭动,放开了对诸葛昀的缠绕。

  诸葛昀刚一放松,没想到海蛇顽强,滑开时一吐信子,张嘴咬向他的脖颈。

  诸葛被唬了一跳,不肯定海蛇有没有毒,偏头一让,一脚把海蛇踹了下去,然后一枪追身,贯入了海蛇的脑部。

  刚才在路上,林弦惊和易流年在斗嘴,华澜庭在帮腔,而诸葛昀的注意力则在黑寡妇身上,时不时向寻真提问几句,寻真见他感兴趣就教了一些,还让他操控了一会儿水蜘蛛,这也是他们被海腥帮追上的原因之一。

  好奇好问发挥了作用。

  诸葛昀虽然对水蜘蛛的认识还不全面,可粗浅的了解让他知道在何处使力用巧劲能够让其节足动起来,一举迫退了鲁雄。

  另一边,易流年攀附在虎鲨身上,在即将入水的一刻,黄金错刀切开,扎入。

  虎鲨皮糙肉厚,黄金错刀倒是切入进去了,但被里面的筋肉骨骼夹挡住,虎鲨吃痛,入水后奋力向深处游去。

  易流年拔刀,浮出水面换气。

  童林自天而降,双手交替连发真气,轰击易流年。

  易流年提气换形,在水面上闪避,残影过处,身后留下道道冲天而起的水浪。

  数次过后,他再也无法稳住身形,就要沉下。

  童林跟上,加大掌力下击,而水下的虎鲨也游了过来,上下夹攻。

  一人一鲨联手之下,易流年落水中招。

  但那只是他“幻影游动”术法中的一个虚影。

  虚影破碎,易流年在不远处钻出水面,黄金错刀斜挥。

  这次,刀影如山、刀光似炼,刀气纵横,海水都被激起翻涌。

  虎鲨再添伤口,水面染红,它潜入水下,不敢再露头。

  童林大怒,全身旋转,掐诀并拢双掌。

  易流年所在水面翻卷起来,很快形成一个漩涡,他身不由己,在中心挣扎着抵抗水流水压。

  童林高举双掌,如刀劈下,海水被分了开来,眼瞧着易流年要被这一道气劲劈中。

  然而不知为何,易流年如同被一只无形之手拉着一样,身子骤然出了水面,迅速向空中飞去,脱离了危险区域。

  童林追了上去。

  再说林弦惊,他站在大盾上正受到剑鱼群和左道倾长剑的袭击。

  林弦惊驱动紫华奇林盾,似踩着只滑板,在海面上游鱼般往来穿梭趋避,致使对方的攻击连续落在空处。

  左道倾见自己在空中远距离攻击的灵活性和力度不足,遂收了剑鱼,降了下来,临近后发起猛攻。

  面对左道倾连绵凌厉的剑气,林弦惊右手一抖,幻化出一面和脚下大盾相同的虚幻之盾,一面变线滑行,一面抵挡。

  他现在已经可以把大范围的龙形战阵凝聚成小型阵盾,借助紫华齐林盾的飘飞之力,应付左道倾并不吃力。

  华澜庭也展开了反击。

  自从在厚土大陆歌月会总部里经过天雷的冲击后,华澜庭的腹内雷丹如今青莹圆润,而且收发自如,释放出的雷属性真气中夹杂着丝丝淡淡的紫意,威力大增。

  跨入七星北斗境后,华澜庭可把灵力升级后的元力经由通身毛孔散逸,当带着雷电之能的气息轻微外溢时,周身传来轻微的噼噼啪啪声,再一晃身,禁锢他的海冰哗啦啦碎开掉落。

  靳取见自己的海水凝冰法轻易就被华澜庭破了,心头微惊。

  不等他动作,华澜庭冲出冰山后,金丝铁线飞出,直取靳取。

  尚在途中,现如今提升了不知多少个等级的五行清炁雷力接连喷吐而出。

  靳取冷哼一声,手一招,他下方海面上的白骨小舟应声飞起,被他当作兵器用出。

  骨舟立起迎上,挡住了金丝铁线的雷力攻击,舟身剧烈晃动。

  趁着靳取的视线被阻,华澜庭并不纠缠,一个空中寸步千里,再出现时已经到了靳取的近前不远处,双手左右一分,金丝铁线分作两股,“撇捺人生”发出。

  靳取先惊于华澜庭的瞬移速度,再惊于“撇捺人生”那简练却蕴含极大切割之力的招法。

  到底是玄珠强者,虽惊不乱,意念闪动,退了几步的同时,骨舟被他召唤而至,竖在身前。

  金丝铁线交叉划过骨舟,片刻之后,骨舟分作三段掉落。

  靳取揉身而上,简简单单一拳,对着华澜庭轰出。

  为防华澜庭故技重施逃走,周围水面上又掀起数道水浪,并呈扇面状向中心挤压,固化成冰,阻挡退路。

  华澜庭挥出金丝铁线,同时下坠,靳取也随之降落,挥拳追击。

  金丝铁线却不是攻击靳取,而是飞向了易流年,卷住其腰,把他从海水旋涡中拉了出来。

  华澜庭在即将入水时疾停,猛然发力,易流年被加速从海冰空隙中拽了过来,而他自己在会意后也借力疾飞,径直迎上了靳取的第二拳。

  华澜庭则发动寸步千里身法,迎面截击从寒冰夹缝中追了过来的童林。

  易流年施展出他的“极道流年”准道域,硬接了靳取势大力沉的一拳。

  “极道流年”被破开,但也替易流年化解了这一拳,他借势飘出,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

  另一边的童林就没这么好命了。

  他背后有靳取的冰山阻挡,出现在前面的华澜庭直接就全力发出了升级后威能再次加强的“小玄机一式”。

  蕴含着半仙机半道意的“小玄机一式”大展神威,修为和华澜庭半斤八两的童林在意想不到的情况下根本接不下来,被打得重伤濒死,跌落入海。

  寻真说过对海腥帮的人不必留手,所以华澜庭采取田忌赛马的策略,骤下杀手,结果了童林。

  靳取立马就急眼了,学着华澜庭的法子,扑向了逃得不远并受了轻伤落水的易流年,他要一报还一报。

  易流年被高出他一个半大境界的靳取的气机锁定,奋力后退却脱不出攻击范围。

  华澜庭在发出“小玄机一式”后耗费了不少修为,需要缓一口气,一时也不及救援。

  危险的时刻,接连三只气箭无声无息自冰山上方的缺口划了一道弧线飞了过来,直奔靳取的面门。

  这是林弦惊以锦背花雕弓射出来的。

  龙形战阵缩小幻化成盾后的威力不俗,在林弦惊的驱使下暂时绊住了左道倾的长剑,使林弦惊得以抽身,在发现易流年遇险后以气箭解围。

  气箭威胁不到靳取,但干扰了他对易流年的攻杀,易流年被缓过气来的华澜庭以金丝铁线又拖到了身边,两人靠扶着并肩御敌。

  诸葛昀在击退鲁雄和打伤海蛇后,迅即驾着水蜘蛛赶了过来,以节足推开小冰山驶向华澜庭两人,接应他们上船。

  鲁雄和海蛇逃到了白骨小舟上,因腿伤颇重之故,没敢再追上来。

  左道倾此时已经击散了林弦惊的龙形盾阵,但林弦惊早已驱动大盾滑向水蜘蛛,他一时也追赶不上。

  战到此时,海腥帮四人在大意之下一死一伤,吃了个大亏,但是华澜庭、易流年和林弦惊也消耗不小。

  有玄珠境的靳取在,他和左道倾两人仍可与华澜庭及不会飞行的三人对抗,若肯拼命一搏的话,胜负还在未知之间。

  华澜庭四人当然不担心,不说他们尚未尽全力,不惧靳取两人,这次是寻真说过不让假他人之手,要是空天青烟玉里的变色龙蜥和顺逆八极云光阵阵灵助战,对方只会是全军覆没的结局,而且还有寻真坐镇呢。

  靳取本可赶在诸葛昀和林弦惊过来汇合之前强力突进,争取给予战力下降许多的华澜庭和易流年以重创,但他犹豫了。

  因为此地的剧斗已经惊动了宁海城俞家的海防巡逻队,在他的感知里,对方已经离得不远了。

  再久留纠缠下去,就算取胜,他和左道倾碰上冤家死对头俞家的巡逻队,必定会吃不了兜着走。

  今晚算是栽了。

  靳取阴沉着脸,知道问来历对方也未必肯说,还自取其辱,因此场面话也没心情撂下,瞪视几眼,似乎是要记住四人容貌,而后带着左道倾和鲁雄迅速离去。

  过不多时,俞家的巡逻队到了,一共一中一小两艘快船和六只小舟,人数不详,杀气腾腾,把水蜘蛛包围了起来。

  居中的船上,一人脸带寒霜,居高临下立于船头甲板,审视过后,发现是四名陌生的年青人,这才面色稍缓,但仍沉声喝问:“来者何人?为何在我宁海俞家海域闹事!”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