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184章 一封书信


        暂且不提华澜庭他们如何探险,时间回溯到当日传送弟子去往中央天井那天。

        在最后一批传送启动后的不长时间,梦笔生花山后山,斗极群峰内的一座议事大殿里,围坐着几名老者。

        大殿巍峨雄伟,名为“七真老律堂”,殿前通廊九级石阶,左侧有一株高约十五丈的银杏树,前檐排列六根大石圆柱,古朴肃然。

        殿里面的铜铸仙鹤香炉散发出轻烟袅袅,正中神像前方,分左右有两根高耸的圆形梁柱,柱上各挂着一块长长的弧形木匾。

        左面木匾上以金字书写:知妙理,达妙境,展开妙道,妙神通。

        右侧木匾的一列大字是:入真门,秉真心,参透真玄,真自在。

        殿内八扇屏风围拢,为首一人乃是长老周翕,他们正在讨论刚才的突发事件。

        传送开始没多久,主持阵法的长老就发现了异常,知道传送中出了差池,他和几名副手极力施法稳定大阵。

        阵法最终没有坍塌,但是里面的弟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有没有传送到位,却无从判断。

        事情迅速上报到周翕那里后,周翕立即召集相关人等到七真老律堂商议此事。

        此刻,一名来自瑶光峰的资深天机术大能正在施展大衍天机诀卜问事情的吉凶。

        末了,这名紫红脸膛的老者扬了扬雪白的眉毛,慢条斯理地说道:

        “乾卦,用九。见群龙无首,吉。群龙者,潜、见、跃、飞之龙也。首者,头也。乾为首。不见其首,则阳变为阴,刚变为柔,知进知退,知存知亡,知得知丧,不为穷灾,不与时偕极,所以无悔而吉。”

        “总体而言,和我们之前预测的差不多,此行虽有凶险,结果大体无碍,这些弟子们各有所得,只是华澜庭此子必另有际遇,与众不同,其运自成一势,难以捉摸。”

        “那就是说传送时发生的意外问题不大,他们现在已经就位,但是前方还没有信息传回啊?”周翕问道。

        紫红脸老者又取出六枚铜钱,单手做出一套带出残影的繁复手势,随后翻掌拍下,看了眼桌面上铜钱的分布位置与入木深浅,微微蹙眉道:

        “问题是不大,这次意外并没有外力的恶意干预,他们的人当在中央天井附近,就是那里天机搅动,无法准确定位。”

        周翕思索一阵后说:‘传命下去,通知另外两队弟子进入过渡区后不要探险寻宝,任务临时改为寻找失联的华澜庭七人。”

        “另外,再从五十九和六十代弟子中挑选出十四人,分作两队,请两位瑶光峰的斋主带领,投送到过渡区,分头沿外围搜寻。一旦有消息,即刻回报,还是要见到人知道下落,我才能安心。”

        第二天傍晚,周翕本来还有其他要事处理,然而在收到一个消息后,因为事关一名弟子的失踪,又不得不在七真堂内召开了一个会议。

        原来事情是这样的,天枢峰弟子盛歌入选搜寻队,他被传送到过渡区后,竟然在留下一封书信后不辞而别,至今未归,同行众人也没有找到他的行踪。

        一个六十代弟子暂时失踪的事,按说不一定非要惊动周翕,但是此人系主动脱离门派,这种事情尽管过去不是没有发生过,可在最近的数百年里很是罕见,所以周翕非常重视。

        原信还在当地,信的内容已经被传递回来。一片光幕出现,周翕等人阅览起来。

        信是这样写的:

        余于机缘巧合之下,有幸以彷徨委顿之身,自俗世界拜入仙洲修行圣地自在万象门,叹时光荏苒、岁月如梭,迄今已逾十几载。

        期间的修炼经历令人五味杂陈、百感交集,有师兄弟们携手意气风发、鲜衣怒马、傲啸江湖之日,亦有数次冲关失败心灰意懒、意冷踟蹰、萌生退意之时。

        曾追随师长驰骋历练,长枪大戟斩敌手于马下,一骑绝尘呼啸而去,也曾试验新药灵丹碰壁南墙,铩羽而归,无颜见江东父老,背人徐徐咽下胸中一口闷气。

        一路行来,从普通武者到修仙之士之转变,从低武世界到术法妙地环境之迥异,一度让吾感到困惑艰难。

        然一路修炼至今,发现师门对于人心态之锻炼、心智之增长实非一般宗派所能比拟。

        如若没有后面之事,一切该当如何美好。

        余后跟随开阳峰师父钟鼎盛府主学习丹学毒道。

        师父圆面鱼眼,高不过六尺,虽无尧眉八采,舜目重瞳之相,然则头大如斗,胸有沟壑。素闻师父自幼敏而好学,过目不忘,卓然而成大家。

        师父其人狂傲不羁,屠狗功名,雕龙文卷,睥睨俗世,行事每每出人意表,出没时时神龙见首。

        师父授课,崇尚白天不懂夜的黑,时常开坛夜讲,口若悬河,舌绽莲花,慷慨激昂,开阖纵横,吾对其学识之佩服以五体投地形容不为过。

        但师父性如烈火,疾恶如仇,秉承以霹雳手段,行菩萨心肠,刀下证道果的原则,加之目光如炬,既独且毒,所有蝇营狗苟,一概无所遁形。

        钟师暴怒之时,如天上雷君下凡,言语犀利,中者无不神弛目摇,呆若木鸡,面如焦炭。

        数次激烈的责骂与冲突,于我如朔风乍起,秋水尽皱,一时间吹落斜阳残云碎,山高月矮天欲坠,致使道心若死灰。

        反躬自省,余貌似忠厚,实则奸巧,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修行中不思进取,浅尝辄止,在师父积威之下心生怨怼,棒喝当头滋生腹诽。

        以致常在同门中间口不择言,含沙射影,以泄私愤,此谓之不仁;罔顾关爱,掉口反噬,谓之不义;腐蚀士气,动摇道心,谓之不信;首鼠两端,骑墙顾盼,谓之不智。

        如此不仁不义不信不智之徒,其心可诛。

        人不负我,我却负人,往昔师徒之谊蒙尘。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所有旧债,随时可清,难言之痛,一走了之,今生或可与诸位相忘于江湖,邂逅于山水。

        盛歌顿首百拜。

        周翕身边一名雷罚殿老者看毕,冷哼一声说道:

        “此子倒是写得一手好文章,堪称文采斐然、字字珠玑、花团锦簌,奈何不辞而别,执行任务时擅自出走,初步已经可以定性为叛门潜逃,其心的确可诛!”

        “依照门规,从轻处罚也要锁拿归山废去修为,如查出有对本门不利的严重行为,自应处以形神俱灭极刑。”

        周翕皱眉不语,沉默片刻,说道:“先不急下结论。这封信看似说明了原委,细思有不少语焉不详、前后矛盾、避重就轻的地方,我感觉并没有说明白冲突表象下,导致出走的具体理由。”

        周翕问向对面一人:“耿师弟,你们开阳峰首座是不是还在闭关,他师父钟鼎盛府主是去了中央天井之地吧?”

        开阳峰的耿落尘府主点点头:“是这样的。”

        周翕又问:“盛歌这名弟子我对他的了解不多,你们开阳峰对这件事有什么看法和说道?”

        耿落尘道:“这孩子我接触过几次,但非我门下。听说此事后,我在来之前紧急走访了天枢和开阳两峰,从各个侧面了解到了一些情况。”

        “盛歌出身俗世界,并非门阀世家子弟。据说初来之时,资质不错,为人外和内骄,稍有孤僻,不够合群。”

        “在天枢峰时,他的修为中上,不属于最显眼的那一批,但也是六十代弟子中的佼佼者了,但同门都说他为此暗中很是失落。”

        “后来,在择峰考核中显出了在丹道毒医上的天份,得以被钟府主收为弟子。”

        “钟府主的个性你们大家都清楚,什么都好,就是性子过于暴躁易怒了些,在他一脉中一言九鼎,一意孤行,容不得门下反驳他。这些年来,他的弟子要不就是在习惯之后适应了,要不就是忍受不了要求更换师父。”

        “一开始,盛歌的丹医修习由上代师兄代师传艺,还没什么,他的成绩也很不错。”

        “等到学有所成后,改为钟府主亲自指导,于是矛盾就出现了。盛歌的自尊心很强,受不了老钟的语言暴力,修为和丹道上也遇到瓶颈,进境缓慢,升级不顺,这让他深受打击。”

        “他先是变得郁郁寡欢、自暴自弃,总是爱独来独往离群索居,其后突然就又性格大变,主动和其他各峰弟子们来往,但是交往中常有抱怨挑拨之言语,被老钟多次责骂打罚,和开阳峰同门也发生过不少争执和龌龊,不过修行上却莫名地就进步飞速。”

        “这孩子以前读书很好,落下了个很明显的特点,即十分迷信书上的内容,热衷于搜集阅读各种秘本古籍,笃信古方,时常自己钻研试验,在这方面非常固执死板,养成了照本宣科、钻牛角尖的毛病,大家都说他入了魔怔了。”

        “而老钟是野路子靠悟性修炼出来的,盛歌虽佩服老钟,却更推崇古人先贤的说法,师徒二人在这点上冲突很剧烈……”

        几人又讨论了一会儿后,周翕总结说道:“依我看,盛歌的私自脱队没有表面上这么简单,能促使他做出这样的决定,其中必然有更深的原因,而且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值得我们警醒啊。”

        “彻查,雷罚殿负责全面细致地了解清楚盛歌日常行为的异常之处,务必找出真实的原因和诱因,以及蜕变过程。”

        “另外,明天晚上给我在至道学宫安排一场和六十代弟子的恳谈,我会针对谦卑自省和如何对待典籍谈谈自己的体会,你们也都参加吧,一起分享下经验和教训。”

        “我不知道你们,这件事给我是敲响了警钟。关于如何教导弟子的问题上,我看我们是时候需要先自己反省和改进一番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