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182章 无为而为


        快追到矮山另一侧的时候,怪鱼群放慢了脚步,略微停顿了一下,可能再往前就不是它们的领地了,但在几条大怪鱼的驱使下,鱼群不肯放弃到嘴的美味,还是追了上来。

        万象门七人来回奔逃,已经是精疲力竭,这时华澜庭咬咬牙,自空天青烟玉中取出了那条瘦小枯干的咸带鱼。

        此鱼在他们刚才传送之前就在他的怀中蠢蠢欲动,当时没有时间详查,但华澜庭总觉得和怪鱼群有关,现在形势不妙,他别无他法,于是拿出来一试。

        咸带鱼飞起空中,摇头摆尾,样子极为欢快,一双死鱼眼似乎转动了两下,瞪视下方的怪鱼群。

        说来也怪,怪鱼群见了咸带鱼,竟然现出惧怕之意,都停了下来,并开始躁动不安起来,一副不敢前进又不肯后退的模样。

        几条大鱼在鱼群中躲躲闪闪,悄悄后退,咸带鱼张口一吸,不论大鱼小鱼都似被抽了脊梁一般,瘫软在地没了精神,而咸带鱼则大上了几圈,丰满起来,肉色居然呈现出红烧的色彩。

        有用啊,咸带鱼进化成红烧鱼了?华澜庭惊喜交加。

        他不知道的是,此物原本出自这里,被人降服禁锢了灵识又晒干精血后带出,在万象门中一直传到陈履安手中。

        此鱼后来一直在空天青烟玉中温养,之后又在山河落座小洞天内得到老祖气息的滋润,现在这里感受到出生地特有灵气和族群的味道,干涸的灵识有了少许复苏的迹象,这也是陈履安所没有料到的。

        怪鱼群此时不再躁动,全部低首匍匐在地表示臣服。

        七人见状大喜,华澜庭和大家虽然不知道底细,可也明白危机解除,他们暂时安全了。

        红烧鱼舔了舔嘴唇,心满意足地飞回青烟玉内,怪鱼群缓缓退却,回到了小湖里。

        众人上到矮山上修整,在下一步的行止上却起了争执。

        林弦惊认为应该在原地驻留等待,不要贸然四处探险,给出的理由是:

        其一,此地过于凶险,他们还没有走出太远就受到了怪鱼群和癞蛤蟆群的袭击,而且集众人之力都难以抗衡,还不知道继续冒险会遇到什么更强大的生物和不可测的危险。

        其二,过渡区内的死亡率很高,而这里的情况已经相对清楚,相比大家的安全而言,寻宝是次要的,没有了天机术的预测,此行的策略应以保守稳健为主。

        其三,如果一定要有所收获,可以在此养精蓄锐,等到过渡区开放的后期,情况被其他人探知,局面进一步明朗后,或者主动出击,或者守株待兔,总不会空手而归。

        霍徽晓不同意林弦惊的看法,她建议大家在恢复后接着深入探险,她说出的原因如下:

        一来这次行动的目的就是寻宝,门中明知折损率高还会让六十代弟子的精英尽出,肯定是预测出风险不大,或是能够像今天这样逢凶化吉。

        二来,她建议可以先沿着怪鱼群的栖息水域活动,如今鱼群已经被降服,可以增强他们的战力和抵御风险的能力,抵消了天机术失效的弊端。

        三来,从来都是先下手为强,这里的情况对于探险者来说都是两眼一抹黑,空自等待别人找到机缘后再出击或抢夺,很可能连残羹剩饭都吃不到。

        听了两人的分析,章晗蕴和虞蹊支持林弦惊,岳光寒和宋霏霏则站在霍徽晓一方。

        林弦惊又继续劝道:“很多时候,不做,是更高明的做,这叫无为而为。”

        霍徽晓反驳道:“我最烦长辈高人故弄玄虚地说什么很多时候应该怎样怎样。既然有很多时候,那就有其他时候,为什么只有你的时候是对的,我的时候就不对。”

        林弦惊无奈地解释道:“目前的状态是情况不明、局势不清、风险很大。所谓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这时的不作为就是一种策略,过刚易折,不如退而结网等待时机。”

        “这在商业上叫躺赢。我记得商晨曦在去天齐城的路上和我们闲聊时讲过商家的经历”。

        “他说很久以前,有一个阶段仙洲里出现纷争,局势变得十分混乱。开始时,其他门派和做生意的都趁乱大肆买进矿脉和土地等,想着抢夺资源囤积居奇,只有商家无动于衷按兵不动,甚至是出卖资产换来大量灵石。”

        “等到仙洲里真的烽烟四起战火纷飞时,大家自身难保,保命都来不及,一切资源的价格都跌倒了谷底,这时商家巨额灵石在手,身家已然暴涨,那时节不亏就是躺赢所有人了。同时,他们出手疯狂收购见底的便宜资产。”

        “也就是从那次以后,商家以无为而大为的策略,一举奠定了仙洲首富的地位。”

        “无为不是一直闲散懒惰不行动,是不能为了跟风表现,为了显示存在感而去做,而是要在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情况下,在认清形势后主动地选择不作为。无为是平时放松,但保持清醒,在关键的时候做一两个正确的决定和几件正确的事情就好。”

        霍徽晓想了想说:“我认同你说的观点,但是当前情势的条件和边界并不清晰。”

        “第一,中央天井此次的变动突然,你焉知开放期还是和以前一样的几个月长短?如果很快就提前结束,我们就坐失良机了。”

        “第二,情况不明,可能其他地方更加可怕,但也可能还没这里凶险呢?如果让别人抢了先手,我们也会失去机会。”

        “第三,我还是想强调,这次各家各派来的多是结丹和炼己境弟子,大家面对的环境又都是一样的,没有理由我们龟缩一地不为人先啊?”

        林弦惊沉吟不语,他注意到华澜庭一直没有说话,转向他问道:“澜庭,你怎么不言声,想什么呢?”

        华澜庭此刻的面色发白,勉强答道:“不是我不想说话,是说话费劲啊。这条咸带鱼,不对,这红烧鱼在储物空间里沉睡,却不停地吸收其中的灵气,包括我自身的灵力,弄得我不得不运功相抗。”

        “不过我因此有了一个发现,所以在总体上倾向于弦惊原地修养的意见。”

        “我发现,我这么一运转自在无极功,修为上隐隐有了一丝增长,平时可是要打坐几天才行的。以此看来,此地虽然对我们的修为有压制,但也是个修炼的好地方。”

        “这样一来,自身修为的进境可是实打实的,找不到宝物咱们也是稳赚不赔躺赢了。”

        “当然了,就这么躺几个月也不是事儿,积累到一个阶段后,还是出去打打秋风比较好,只是这里环境险恶,令人担心,不能指望每次都履险如夷啊。”

        章晗蕴突然插话道:“你的红烧鱼不是能控制怪鱼群吗?可以尝试问问过渡区里的情况,这些土著指定比我们知道的要多。”

        华澜庭奇道:“这样也行?这条鱼是个宝物,但好像没有什么神智的啊?”

        章晗蕴说:“这条鱼是还不算真正的通灵活物儿,现在只是依靠别人赋予他的能力行事。但从刚才的表现看,它已经有了少许的本能出现,接近到了开启灵智的边缘,以后要是福缘和机缘足够的话,说不定能进化成为你的灵宠呢。”

        华澜庭睁大眼睛:“还有这种事?怎么实现?”

        章晗蕴笑道:“我就这么一说,难啊,这种例子万中无一,不比我们成仙容易。”

        “白高兴一场。”华澜庭蔫了下来。

        “这个不提,我有御兽秘法可以试着和它沟通,看能不能问出些这里的情况来。”

        华澜庭知道以章晗蕴的性子不会无的放矢,于是取出来交了给她。

        章晗蕴接了过来走到旁边,她家学渊源,又在招摇峰学习多年,自有多种方法能和灵物兽类沟通,只是这种沟通不能随心所欲,以章晗蕴的水平更要受到诸多条件的限制。

        过了很久,耗费了不少修为,显得虚弱下来的章晗蕴回到大家中间,说道:“我也是第一次尝试,还要通过这条半死不活状态下的红烧鱼和怪鱼群沟通,吃力的很,不过连蒙带猜总算是是有些眉目。怪鱼反馈回来的模糊信息大致有这么几层意思。”

        “其一,过渡区里的陆地面积大于水域,它们并不清楚陆地上的情况,在水里它们也只是在这一大片水域里称霸,而且也不是一家独大,还有一些对头存在。”

        “其二,过渡区里的水体非常深,所以才能够容纳这么多数量的生物,但河湖深处底部连它们也不敢进入。”

        “其三,过渡区里的地貌和天象经常变化,很多时候它们也不敢上岸行动。”

        “第四,外来修士的肉身和气血对于过渡区内的生物是大补之物,所以一旦发现必然会受到攻击。”

        “第五,很奇妙,除了少数特殊的存在,这里的生物是不死不灭的,我们杀掉的怪鱼过一段时间就能复活。”

        “最后,它们没法理解我说的宝物是什么,但据我转弯抹角地询问和推测,这里的宝物应该说的是几千上万年以来探险者们陨落后遗失的兵器法宝,甚至是储物袋里的宝贝和功法什么的。这片水域附近里就应该有不少。“

        众人听到重点都是心动不已,这些无主之物才是所有探险者们此行的目标。

        接下来,七人根据这些信息达成了共识:

        一是调整恢复为先,每次至少要具备随时发动传送阵逃生的能力后才出行。

        二是以七天为一个修炼周期,修炼完成后先分几次探索怪鱼活动范围内不同方向的水域以及附近的陆地。

        三是不论有无收获,探索完一个区域后都回到这里继续修炼提升修为。

        四是探索完这片水域后,再视收获的情况和有无其他探险者出现来决定是否扩大搜寻范围。

        时间很快到了他们第一次出行的时候。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