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181章 狐假虎威


        无名术法和瑜伽**在气旋内形成了无形的撞击。

        两相交锋之下,犹如一只下山的雏虎对上一头年迈的大象,一个上窜下跳牙利爪尖,一个行动迟缓然皮糙肉厚,一时间并没有分出胜负。

        但是,两方之间的气机受到影响,引动这一段的气流疯狂地肆虐开来,咆哮着忽左忽右,时上时下,八人手舞足蹈,被颠来拋去。

        等到这一波乱流平复,双方发现他们被卷到了一起,隔着几十丈的距离,各自喘息着。

        两边都不敢再继续做法。

        华澜庭忍住腹内上涌的不适,喊道:“单天冲,再斗下去,谁都落不了好,等漩涡通道关闭,还不知道是什么结果。”

        “识相的,罢手停战,进去了再分输赢。”

        单天冲知道华澜庭说的是实情,这种不受控制的空间通道里未知因素很多,失踪陨落都有可能,再不甘心,也不是斗气的时候。

        正要点头答应,岳光寒指着前面叫道:“你们快看!”

        前面的亮光处正在缩小,出口要关闭!

        华澜庭当机立断:“单天冲,不想迷失闷死在通道里,就联手吧,一起轰击后方,加速出去。”

        形势比人强,单天冲也不回答,面向后方施法,这边同样开始动作。

        后方气流如水入油锅暴烈冲起,众人不由自主身不由己地被快速推向出口方向,直至被挤压喷吐了出去。

        砰砰数声,八人相继跌落在地。

        这回还好,着陆的地方是处沼泽烂泥塘,大家只是头脸身上被裹上了层泥浆。

        单天冲最先爬了起来,寻思片刻,拔腿就走,只留下了一句话:“不要再让我在过渡区里看见你们。”

        他倒是想再战一场,可他已经感到了修为被压制回落,而这些万象门弟子人多势众,各个不弱手段不少,自己未必讨得了好,还是找他们落单的机会报复不迟,而且他对于华澜庭总是有种说不出的感觉,那是种恨不得置之于死地偏生又很亲切的怪异感觉。

        华澜庭他们也不想和单天冲硬拼,见他退走正中下怀。

        岳光寒抹去脸上的烂泥问道:“现在我们怎么办?”

        华澜庭观察了下四周的环境说道:“先离开这里再说,据说过渡区里危机四伏,我们刚才落地的动静是不大,但还是小心些为好。”

        林弦惊说:“对,先找个稳妥的地方休息下。过渡区里情况不明,等我们三个有精力了,先预测下哪个方向比较安全,哪个区域机会多再出发。”

        霍徽晓也说:“行,这里和几个入口距离都很远,估计一时半会儿没有其他人过来,正好趁机先多找些好东西。”

        华澜庭又说:“没有其他修真者的话,我们的危险很可能是这里的陌生环境和生物,大家保持队形,相互不要离得太远。”

        宋霏霏催促到:“别说了,赶快走,找个地方清洗下,这一身泥巴糊在身上太难受了。”

        一行七人起身向着远处低山丘陵的地方而去。

        周围都是沼泽和水塘,偶尔可见绿色的水生植物,说不上山清水秀,但也没有特别怪异的地方。

        他们刚离开没多久,这里的泥塘里开始冒出泡泡,越来越多,咕咕作响,接着,有东西成片成片冒出头来。

        这些生物是些怪鱼,有大有小,鱼身没什么特殊,但鱼眼白多黑少,张开嘴来,嘴里满是锋利的牙齿,而且两边的鱼鳍和鱼尾露出,分开犹如人的手指足趾,它们竟可以在泥地上跳跃行走,加上最少上千条的数量,看上去很是吓人。

        这些怪鱼没有找到目标,逡巡了一会儿,纷纷沉入沼泽里,不知去向。

        华澜庭七人在日头西斜的时候来到了一座矮山的脚下,山脚下有一块特别巨大的岩石向山边的小湖里昂首伸出,林弦惊选定了这里作为歇脚之地,因为在岩石上可以看清周边的情况,并且面向小湖凹陷的巨岩下方能够让大家轮流躲进去清洗身子。

        大家换班休息和清洗。夕阳即将沉下的时分,换上了干净衣服并修整过来的林弦惊和霍徽晓、岳光寒三人开始施法寻找下一步的行动方向和区域。

        过了半晌,华澜庭见三人面面相觑,不由问道:“怎样?有什么发现没有?结果很不好?你们的脸色怎么这么差?”

        林弦惊答道:“也不能说是没有结果,但结果就是,无法预测。”

        霍徽晓解释道:“这里的天机似被蒙蔽,我们的天机术失灵了,一团混沌,看不出任何有用的迹象。”

        岳光寒沮丧地说:“我的大预言术也只能看到一片漆黑,我的修最低,几乎没受到什么压制,但无法预测,我在这里就变成了一个最没用的人了。”

        华澜庭仰头看看稀疏的挂着几颗星星的天空,安慰他们道:“没事,我们不行的话,其他人也不行,那进来的人都一样,谁也占不了便宜,也算公平。今晚咱们就在这里露宿,明天随意找个方向,凭运气找机缘吧。”

        他们这里正说着,突然传来宋霏霏的惊叫声。

        宋霏霏的动作最慢,这时章晗蕴正陪着她在岩石遮盖下的湖里清洗身上的泥浆。

        大家闻声赶到岩石边上,瞧见宋霏霏正趟着水大呼小叫地往上跑,一边向后不停地施放红焱赤焰术,章晗蕴在旁边也舞动长剑攒刺拨挡。

        借着落日余晖和火系术法的光芒,等大家看清楚了,都吓了一大跳。

        怪鱼!成群结队的怪鱼在追赶二女。

        这些怪鱼口露雪白的利齿,或从水路,或跃身飞起,还有的从两边的岩石上以鳍代步,前仆后继地扑向二人。

        章晗蕴剑剑不落空,每一剑都穿透一条怪鱼,宋霏霏的红焱赤焰术烤鱼一绝,怪鱼成片地被烤的焦黑落下,但是其他的仍然穷追不放紧追不舍。

        众人连忙下去把两人接应上来。

        等回到岩石顶部一看,他们已经被包围了,湖面上是黑压压数不清的怪鱼,还有大批怪鱼上到岸上,顺着岩石从陆路上攻击而来。

        原本居高临下的岩石反倒成了无处可逃的孤岛。

        大家无法,只好奋力拼杀。

        这些怪鱼单个不算什么,但是数量实在是太多了,这时怕不是聚集了数万条。

        怪鱼的身体强度不行,碰到兵器和术法都难以抵御,牙齿却非常尖利,岩石都能咬碎。问题是它们速度很快还悍不畏死,死鱼都铺满了好几层,可这些怪鱼白多黑少的鱼眼里看不出任何情绪,只知道往前冲。

        七人集中火力向下突围,杀伤怪鱼无数,大威力的灵宝往往能清空一片地方,可瞬间就被后续的怪鱼群补上,冲了几次都被挡了回来。

        蚁多咬死象,这样下去,等灵力耗尽,难不成要葬身鱼腹?

        中央天井里果真是凶险无比,这刚进到过渡区就遭遇了岌岌可危的险境。

        而在这时,不远处的水面上又出现了十几条体型更大的怪鱼,竟然能够人立在水中,似乎是在指挥鱼群冲击,消耗众人的体力。

        林弦惊叫到:“没办法了,凭我们的力量冲不出去的,趁着还有灵力,试试传送秘法在这里管不管用吧!目标,陆地深处。”

        华澜庭突然觉得怀中空天青烟玉内传来动静,还不及细想,林弦惊三人已经坐地展开了术法,于是他马上向着周围扔出了几颗商晨曦赠送的闪光雷焱珠,暂时阻挡住一波怪鱼的攻势,也立即盘坐下来和另外三人围坐,配合启动传送阵。

        阵法之光亮起,看来除了天机术无效,其他术法不受影响。

        接下来是腾云驾雾般的感觉,七人随即在原地消失。

        等落下地来,大家都暗道侥幸,幸亏还能传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啊。

        打眼观察周边环境,此处还是湿地,但已经比岸边干燥了很多,脚下是泥泞的半干半湿的芦苇塘,刚才那处矮山在视线里还可以望见,大约有一二里路的样子,看来传送距离不能及远,那也总算是脱离了险境。

        林弦惊三人发动传送已经几乎耗光了灵力,他们找了处干硬的地面,立即打坐调息。

        然而刚坐稳不久,在变得阴暗的夜色中,四周的泥塘里就有很多黄绿色的光点在闪动,令人毛骨悚然。

        大家运足目力观察,终于看清远远近近上千个光点居然是眨动的眼睛!

        还是单眼!

        单眼的所有者是足有人的小腿高的癞蛤蟆。

        癞蛤蟆还是三足的。

        三只腿的癞蛤蟆两两成双勾肩搭背,两只在一起,双眼六腿组成一对。

        见此怪物,宋霏霏妈呀一声叫了出来。

        听见叫声,这群样貌古怪的癞蛤蟆也一起叫了起来,声音此起彼伏连成一片。

        华澜庭七人都觉得两耳嗡嗡作响头脑发晕。

        最前面的一对癞蛤蟆叫完之后,六足一起弹动,高高跃起,吐出两条带着粘液的舌头就扑了过来。

        虞蹊试探性发出一道灵力,击飞了这一对,这两只癞蛤蟆翻落到后面分了开来,然后马上跛着腿跳了两跳又贴合到一起,六足发力,一下子又跃了回来。

        其他的一对对癞蛤蟆也同时攻了上来。

        这是才出狼窝,又进虎穴!

        万象门七人修为未复,又陷入一场苦战。

        这近千只单眼三足成对的癞蛤蟆弹跳惊人,叫声奇大,能够扰乱心神,而且身体坚韧,一两下打不死,还能够口喷毒液,虽不致命,但腐蚀衣物,所中处的皮肤瘙痒难当。

        众人以武器和术法竭力斩杀了上百只后,又用出随身的灵器宝物击杀了不少,可癞蛤蟆还剩下很多,但他们已经后力不继了,防守的圈子越缩越小,纷纷叫苦不迭,此时既无力也无暇再发动空间传送阵法了,眼看又再陷入危局。

        连一向多谋的林弦惊也无法可想。

        华澜庭眼珠急转,接连抛出数只二十杯具中的杯子,罩住其他六人,喊道:“跟我突围,借力打力,驱虎吞狼!”

        说完他大吼一声,双手结印,发出了金刚狮子头音杀技,震死震退了附近几十只癞蛤蟆,随后带领众人往来时的矮山头逃去。

        其他六人有明白有不明白的,但都拼命跟着跑了过去,有杯子罩身,跳得快跟上来的一些癞蛤蟆的攻击暂时伤不到他们。

        险险逃到矮山边缘,大队癞蛤蟆可就追了上来。

        那群怪鱼此时还没有完全散尽,听到这边的响声,待看见华澜庭他们又回转前来奔向湖边,迅即聚拢在一起,蹦跳着围了过来。

        华澜庭不等两边撞上,返身又领着六人冲向癞蛤蟆群。

        数百只的癞蛤蟆群看清了乌央乌央的怪鱼群,不知是惧怕怪鱼,还是恐惧怪鱼上千只的数量,反正是转身就逃,以比来的时候更快的速度跳进了池塘,钻进湿地不见。

        这一招狐假虎威是解决了癞蛤蟆群的威胁,但华澜庭又要如何应对,怪鱼的追击?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