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179章 出师不利


        悠悠醒转之后,以华澜庭已经大成的紧皮抻筋拔骨功,他仍然感到浑身无处不疼。

        华澜庭挣扎着坐起来,灵识扫过周遭,发现不远处躺着三人,是林弦惊、霍徽晓和岳光寒,而章晗蕴、宋霏霏和虞蹊不见踪影。

        还是出了岔子?华澜庭的灵识再次扩大搜索范围。

        这里是片乱石岗,此时天色阴沉,空气中的水气很重,灵气倒还充裕,也不知道是不是还在仙洲之内。

        没有发现人迹,华澜庭艰难挪到林弦惊三人身旁,他的修为还在,只是肉身在摔落后受创不轻。

        仔细检查了三人,确认他们只是昏迷后,华澜庭吞服了一枚丹药,决定先就地打坐疗伤,等待三人苏醒。

        过不多时,三人先后醒了过来。

        等这三个二货呲牙咧嘴地靠着岩石坐好,华澜庭也不说话,只目不转睛地挨个来回扫视三人。

        三人渐渐回过神儿来,互相瞅了瞅,又看看一言不发盯视的华澜庭,明白华澜庭是在责怪他们胆大妄为私自施展术法,以致大家经历了一场不必要的风险,险些就被卷入虚空。

        三人知道玩大发了,自知理亏,林弦惊干咳一声,讪讪说道:“天色好暗啊,道祖保佑,我先定下位,看看我们这是在哪儿。”

        霍徽晓讷讷地说:“这里好湿啊,我也来判断下方位,看看离中央天井还有多远。”

        罪魁祸首的始作俑者岳光寒也目光闪烁,糯糯地说:“那个,好像少了三名同伴,我立即施展大预言术测算下。”

        华澜庭面无表情:“赶紧的,戴罪立功,要是此地不是殊玄仙洲,要是找不到失踪的同门,我看你们怎么交代。刚才要不是我,咱们已经出师未捷身先死了,都老大不小的了,简直是胡闹。”

        三人不敢说话,齐齐向他比出了大拇指,顾不上身体的疼痛,各展术法进行测算。

        林弦惊用的是大衍天机诀中的卦法,霍徽晓用的是天机预测术中的秘技,岳光寒则以大预言术判断。

        过了一会儿,林弦惊舒了口气:“还好还好,万幸万幸,我们不但在仙洲内,而且这里就是中央天井。”

        霍徽晓取出一份地图,查对半晌后说道:“没错,我们所在的地方叫蒹葭泽,位于中央天井西北,比较偏僻,就是和预定的目的地很远啊。”

        岳光寒收了功,气喘吁吁地说:“有眉目了,章晗蕴三人性命无碍,大概在我们的东北方向,应该不太远。”

        林弦惊赔笑说道:“澜庭,你很牛啊,你是怎么把我们重新定位回来传送到这儿的?”

        华澜庭冷冷道:“保密。”

        林弦惊:“好的好的,应该应该,现在我们怎么办?”

        华澜庭望向东北方向:“你们三个先疗伤,然后我们去找到宋霏霏三人,再决定行止。”

        四人调息半个时辰后,整装出发。

        出了乱石岗,他们面前是一片浩大的水域沼泽,就是地图标示的蒹葭泽了。

        云层极低,象是紧紧压在沼泽上方,目之所及苍茫灰暗,水面上一派肃杀死寂的气氛。

        四人沿着水边向东北一路疾行。

        走了很久,别说人的气息了,连水鸟等生物昆虫的影子都没有见到过。

        霍徽晓被沼泽散发寒气激得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抱怨道:“小岳岳,你靠不靠谱啊,确定宋霏霏三个是在这个方向上?”

        岳光寒的修为最弱,冻得蜷缩着身体还没有答话,就听华澜庭说道:“禁声,前面有人了!”

        四人停下脚步,迅速隐在一处土堆上枯黄的芦苇丛中,驻足探头观望。

        很快,前方出现了几条身影,三前一后,看样子是后面一人正在追赶前面三人。

        前面的并不是章晗蕴三人,而是身量俱都高挑的两女一男,女的容貌俊美,男的面目英朗,只是这时节三人被追赶的颇为狼狈。

        后面那人的鹰钩鼻子长得十分突出,神情阴鸷,四十岁往上的模样,身法也很古怪,犹如被绳子拽着,一顿一顿地前行,速度可不慢,瞧上去很轻松,像是没有用出全力。

        此人在追赶的同时还在不断以言语逼迫:“南宫家的身法可远没有南宫家的女儿这么漂亮了,我可是快要追上你们喽,你们再加把劲儿吧。”

        “其实跑什么跑呢,男的大可以走,只要两个女孩留下来陪我就好,没想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还能撞见两朵娇艳欲滴的鲜花,实在是不枉我历经多次传送,万里迢迢只身孤影前来啊。”

        说话间,他陡然加速,而前面三人也来到了华澜庭他们藏身的地方。

        华澜庭四人听出了端倪,还没待有所动作,鹰钩男的头一扬,喝到:“什么人?鬼鬼祟祟,给我出来!”

        这厮修为强悍啊,竟能发现他们的存在!

        四人闪身出来。

        前头的三名男女这才察觉到附近还有人,吃了一惊,其中一个女子反应很快,打量四人一眼,马上抱拳说道:“四位道友,我们是仙洲大贾商家旁系南宫家的子弟,路遇后面这个登徒子狂徒,还望施以援手,感激不尽。”

        原来是南宫家的人。

        华澜庭和林弦惊在雾岚山之行中,曾经见过跟随商晨曦的南宫步翩,当下问道:“敢问姑娘芳名,和南宫步翩是什么关系?”

        另一个女子眼睛一亮,答道:“步翩是我堂姐,我叫南宫雾涟,她是我妹妹南宫雾漪,这位是舍弟南宫无痕,你们是……”

        “我们是自在万象门六十代弟子。放心,既然大家认识,我们一起对付那个鹰钩鼻。”霍徽晓说道。

        南宫无痕先是一喜,而后又脸色一黯:“那个家伙很厉害,修为当在炼己境登封期以上,我们三个完全不是对手。”

        林弦惊问:“你们是怎么遇到此人的?知道他的来历吗?”

        南宫雾漪道:“这人自称是仙洲西部边陲一个叫台山的宗门的道子,名叫单天冲。我们三人迷了路,遇上后他就对我们姐妹言语轻薄,说什么做他的十八、十九道侣,一直追赶我们到这里。”

        华澜庭四人都没听说过台山这个门派。

        那人站在离着不远的地方,并没有干扰他们的对话,只一双眼睛斜睨着霍徽晓,砸吧着嘴,频频点头,嘴里自言自语着:

        “极品**啊,妙极妙极,就算取不到宝物也不虚此行了。相比之下,台山附近的都是些庸脂俗粉了。老爹误我,早知如此,实在应该早点儿挥枪挺进中原了,今天就尝尝三飞的滋味。”

        说着又歪头想了想:“自在万象门,师父好像有提过,是有这么一号,且让本道子来掂量掂量。”

        众人都在防备于他,他的话这边自然也听到了。

        霍徽晓人小鬼大,闻听此人的风言风语也没有发火生气,笑吟吟地侧过头说:“鹰钩鼻大叔,还三飞,您老行不行啊?就不怕小姑奶奶我骟了你!”

        单天冲脸色一僵,复又阴笑说道:“小丫头片子伶牙俐齿,本道子有那么老吗?你没听说过鼻子大那话儿也大么。”

        “实话告诉你,道子我可不比寻常,精通十几种玄门正宗的双修道法,那可不是淫流邪道的采补之术,实于双方都大有裨益,包你欲仙欲死喜欢的紧。”

        “来来来,就让你我,天地为席,野战百合。卿之童颜,我见犹怜。正所谓,可怜数滴道子泪,滴入萝莉两瓣中。”

        霍徽晓这次闻言大怒,抬手一缕指风,直取单天冲的下腹。

        华澜庭和林弦惊明知此人修为在他们之上,但也按捺不住了。

        华澜庭脚踩羽殇,后发先至,恨其言语无状,掐诀出手就是五雷鸣光掌,林弦惊取出大盾随后跟上。

        单天冲毫不在意霍徽晓的指风,手中现出一把皂缨枪,同样在掐诀后,迎头刺向华澜庭。

        鸣雷轰电的术法和皂缨枪相接,枪头的红缨激荡翻飞,而对方的枪势不减,单天冲手一摆,枪头左右一晃一圈,竟然击散了华澜庭的掌力,枪尖继续前进。

        华澜庭脚下羽殇一沉一绕,让过枪尖,枪尖刺在后面林弦惊的鸢形燕尾盾上,林弦惊飘退数丈,方才卸掉灵力的冲击。

        此人好术法,好功力!华澜庭和林弦惊同时在心中惊呼,必须联手!

        林弦惊随在华澜庭左右,华澜庭以五雷鸣光掌主攻,林弦惊的大盾主守,和对方周旋在一起。

        单天冲笑道:“不错不错,有些意思,本道子就陪你们两个小子玩玩。”

        好个单天冲,嘴里念念有词,左手诀法不断变换,右手枪神出鬼没,不同形状和颜色的术法之光接连亮起。

        旁边观战的霍徽晓终于变色,叫道:“正宗茅山术!雷霆大威德神咒,大木郎神咒,太乙三山小木郎神咒,三十六雷总辖咒,七十二侯都总咒,大金光神咒,他怎么会这么多咒法!”

        单天冲人虽猥琐,一身修为却传自道家的茅山正宗,一手诀法或掐,或捏,或捻,使得纯熟无比,转换的自然迅捷,各路茅山术法层出不穷。

        单论术法威力的话,茅山术法或许及不上华澜庭的五雷鸣光掌,但他炼己境登封期的修为超过两人,灵力浑厚,压制得华澜庭和林弦惊节节退后,眼看支撑不了多久。

        霍徽晓只有三山伴月境入室期的修为,岳光寒入门后进境虽快,也还停留在二龙出水境升堂期上,二人又都不善打斗,华澜庭三人的声势已起,两人试了几次,都是插不进去战局,只有干着急。

        旁边的南宫家三人见状就围了上去,南宫雾涟、南宫雾漪和南宫无棋各据一角,随着华澜庭他们的移动而移动。

        南宫姊妹这一支在家族中精擅阵法,刚才单天冲一直不紧不慢地尾追逼迫他们,让他们没有足够的时间布阵,这时才找到了空隙。

        等阵法完成并启动后,阵中的华澜庭三人立时觉得周围的环境千变万化,令人目眩神迷。

        此阵名为万花迷人筒,能够扰乱灵识,致人昏迷。

        这阵法具备敌我识别功能,华澜庭和林弦惊受到的影响不大,行动无碍。单天冲依靠强大的修为,分出灵识抵御后并没有晕厥,但术法的攻击力大降。华澜庭抓住时机,用出了多个二十杯具中具有攻守能力的杯子,五人合力扳平了局面。

        此时此刻,八人都集中精神在斗法上,没有注意到蒹葭泽悄悄起了变化,水面上的雾气大盛,灵气变得浓郁起来,半空中气息翻卷,慢慢出现了无数个奇异的旋涡。

        华澜庭意欲借助南宫家阵法的辅助一举制敌,扬手抛出了那条干瘪的咸带鱼,用出了咸鱼带盐**。

        当日里,连柴亨那等高手不防之下都短暂着了道,这单天冲也不能幸免,他浑身一软就要瘫倒。

        华澜庭见势,就要以五雷鸣光掌伤敌。

        单天冲冷哼一声,叫道:“还真是难缠,这可是你们逼我的。”

        “水官驰禁,不锁雷城,轮脱其车,鬼捣其瓶,飞天歘火,大布阳晶,赫日杲炽,山谷藏云。急急如律令。歘火开晶,七巧魔瞳!开!”

        随着其咒法的完结,只见单天冲的左眼急速转动,诡异地现出五彩毫光。

        毫光一出,万花迷人筒阵瞬间法告破,所有幻象被一扫而空,七人人人如受重击,全部向外跌了出去。

        观战的霍徽晓和岳光寒还好,只是受到波及倒地,而南宫家三人同时被阵法破损所牵连,全都口中溢血,林弦惊的大盾裂开,自身的伤势倒不算重。

        华澜庭的感觉最为特殊,离得最近的他胸口遭到大力冲击,本当受创最重,然而空天青烟玉再次放出青光保护了他,他跌落到林弦惊身边,呆呆注视着单天冲的左眼瞳孔。

        单天冲狞笑:“既然看到了本道子的七巧魔瞳,为了守秘,除了三个女的,你们就都去死吧。”言罢瞳孔中毫光闪烁流转,这次飞出四道斑斓的光线,直击华澜庭四人。

        四人眼看不及躲闪,忽然身后的蒹葭泽响起巨大的轰鸣声,掀起滔天巨浪,一面遮天蔽日的水幕光墙沛然升起,上面有无数旋涡有顺有逆或缓或慢旋转,其中最大的一个旋涡中间隐约可见有日月星辰的画面明暗交替映照。

        单天冲露出惊喜之色,扫了众人一眼,急急说道:“算你们命大,此时壁障最弱。这笔账,咱们以后再算。”

        说完,他收回了四道光线,转而以魔瞳向水幕望去,同时脚下出现了一片象牙笏板,其身似被大漩涡所牵引,踩着飞行法器凌空跃起,飞向其中。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