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177章 中庸之道


        华澜庭作为矛头所指的主要人物,这时看上去有些沉闷低迷。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道理他懂,他也不太在意被别人议论,他受了云轶奇和风火伦话语的影响,现在倒宁愿踏踏实实安心在门中修炼,而不是频繁外出历险,但就是牵连到其他师长的流言让他很不舒服。

        其他伙伴的脸上都多多少少带着些情绪,尤其是易流年表现的最为激动,屁股还没落定,就大声说道:

        “太气人了,你们几个比较闭塞,是不知道有些话说的多难听,自然界里弱肉强食,修真界中强者为尊,实力强的人机会多,这有什么可以非议的吗?”

        林弦惊说:“淡定淡定,话虽如此,但是如果形成了对机会的垄断,也要允许人家有意见。依我看,绝对的公平是没有的,不过适当扩大范围,给更多水平靠前的弟子们以锻炼的机会也没有错。”

        易流年哼哼道:“他们也得行啊,哪次历练我们不是伤痕累累出生入死,荣誉和机会是拿命换的,实力、勇气、智慧缺一不可。也行,这次就让他们去好了,我听说历次死亡放风中的死亡率就没有低过百分之五十的。”

        慕倥偬出声呵斥道:“流年,都是同门师兄弟,不要说这样的气话。”

        易流年还是有些怕慕倥偬,讪讪回道:“我就这么一说,他们的流言里可是连您老人家都指桑骂槐含沙射影连带在内了。”

        慕倥偬今天很高兴,华澜庭四人离开营造处后他很是寂寞,今儿个大家把他请过来,显然这些弟子心里一直都有他,所以他也没和易流年计较,而是劝慰大家道:

        “在这个世界上,以大概率来说,总有那么大约五分之一的人,不论你怎样做,他们都会讨厌你。”

        “还会有一半以上的人,他们会根据你的行为来决定对你的态度,有时候是从路人转变为你的拥趸,有时候又会从拥趸变成黑你。”

        “剩下的人么,无论你多么傻,多么笨,犯了多大的错,都会一如既往地喜欢你。所以说,不要太往心里去。”

        “你的境遇,百分之十是由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情构成的,而其余的百分之九十,则是你对待所发生的事情而作出的反应所决定的。”

        “这人啊,要有不计较的智慧——常与同好争高下,不与傻瓜论短长,不值得浪费时间在垃圾人和垃圾言论身上。千万不要因为少量的负面评价,去否定自己百分之百的努力。”

        易流年也不知道听没听进去,点点头后又转向林弦惊问道:“弦惊,要不你来测一测,看看我们能不能去成,此行的风险会不会很大?”

        林弦惊摇了摇头:“中央天井的变动是个大事件,还不是我现在的能力可以妄自预测的,门中大能自然会作出反应和判断。”

        “另外,好的的天机术士在教授徒弟的第一天,都会告诫弟子不要随意动用预测术法,个中原因,遭到反噬和天谴只是一方面。”

        “我俗世界中的老师在我入门时就说过:天运循环,周而复始。一日行善,福虽未至,祸自远矣。一日行恶,祸虽未至,福自远矣。行善之人,如春园之草,不见其长,日有所增。做恶之人,如磨刀之石,不见其损,日有所亏。算什么命,问什么卜,欺人是祸,饶人是福,天网恢恢,报应自速。”

        “门中师父告诉我的是,天机术士要尽可能减少预测的频率和次数,平常人也不要没有大事动辄就随意去占卜算命,因为人的命运会被占卜的结果所左右和影响。”

        “这种影响,很难说是好是坏。但如果经常施加这种影响,就肯定是坏事。”

        “预测者看到的,一定只是未来命运的片段。所谓祸福相依,或许你求来的福,正是大祸的发端,也许你避过的当前之祸,乃是你未来之福也说不定。”

        “你算一次,就是加入了另外的因缘,你每多算一次,你的命象就变得更加具象和实体化一丝。换句话说,就是可能性被压缩得越来越窄,可能性越来越小。最极端的情况,就是把命运给算死了,此乃大忌。”

        易流年撇撇嘴:“好吧,说不过你,那你说现在怎么办?怎么对付这些流言和谣言?”

        林弦惊耸耸肩:“周翕长老的公开讨论就很好啊,真理越辩越明。当信息不足或信息不对称的时候,人们往往会用想象力来补足,这时候最容易出现谣言。”

        “到底是心怀叵测的谣言,还是理性求真的质疑,要通过提供足够的信息和充分的讨论来加以区分。”

        “谣言是可怕,但比谣言更可怕的,是把合理的质疑等同于谣言一体对待。那样的话,人们在对信息的恐慌中,就会把谣言升格为真相,从而使得真相湮没。”

        易流年听了后说道:“弦惊,我承认你说话总是很有道理的样子,但你这说了等于没说啊,我问的是具体的解决办法。”

        慕倥偬接过话来说道:“流年,你也不要总是苛求弦惊。世间是有智者,但是并没有完人。”

        “有些事情,如果边界清晰,条件充足,是可以给你一个肯定的非此即彼的答案的。问题是大多数事情往往都是模棱两可的,人家可以给你一个方向,但具体怎么做还要就事论事。”

        “拿现在这件事来说,是让你去还是让别的同门去,我想不管是长老会还是我,或者是你和弦惊,提出的任何方案都不能令所有人满意。”

        “很多事情本身就没有标准答案,凡事都有三种及以上的解决办法,怎么抉择取决于你的智慧和当时的诉求,能够通过折中让大多数人满意最好,否则的话,尽量创造出一种兼容。”

        “举个老例来说,你妈和你老婆同时掉河里,你会先救谁?过节的时候是去你妈家过还是去她妈家过?类似这些问题就没有一个放之四海皆准的答案。”

        “去你妈家过也行,对你来说,这行的是忠道和孝道;去她妈家过也可以,你行的是恕道和忍道,同时也是孝道。”

        “另外还有其他的很多解决办法:比如说传统习俗是初一去你家,初二回她家;比如说前三天去你家,后三天去他家;比如说各回各家,各找各妈;比如说把双方父母接到一起过,再比如说大家到第三地一起过节;还可以抓阄决定,也可以今年这样过,明年那样过。”

        “方法很多,但只要你选择了一种,还是会有不如意的地方,也意味着放弃了另一种的好处。”

        “所以,解决事情除了做法以外,还要有心法相辅——你必须选择一种做法,但同时要有好的心态面对当时和应对其后的弊端与后果。例如在做法上可以今年去你家,但你是不是在心法上可以对对方的理解和支持心存感恩、感谢和感激呢?并在其他事情上回报以同样的理解和支持?”

        “真正的中庸之道,并不是简单的折中方案,不是在中间找一个出口,中庸之中不是往中间走,而是应该往上走,是力图找一个双方都能接受互不抵触的解决方式,是把看似对立和矛盾的二元是非对错变成一种双方兼容的情境。”

        “如果有足够的心胸、智慧和想象力,应该是可以把对立的两件事情的内核抽离出来,并整合成一件事的,虽然这并不容易。”

        “我们的文字里其实就包含了这样的秘密和喻示:好比向往一词,向是未来,往是过去,向往两个字合在一起,同时表达了一种对过去和未来所有美好事物的兼容。再好像睡觉的觉,既是觉,代表了睡着,同时又是觉,代表了觉醒之觉。”

        众弟子听了,心头各有所悟。

        没过几日,门内高层在听取了各个峰头汇总的意见和建议后,出台了“中央天井死亡放风”历练行动的人员甄选办法。

        一是人数扩大到二十一人。

        二是先由各峰选拔和推荐弟子,原则是必须在玄功修为、术法武技、丹道医术、天机阵法、锻造炼器和御兽至少其中一个领域有所专长,以便可以分组配合行动,然后再由高层综合评议后定下大名单。

        三是大名单初定后,未获推荐和落选的弟子可以对大名单内的入选弟子发起挑战,胜者淘汰败者,但是双方比试的内容必须是被挑战一方的强项。

        四是六十代弟子中入门较早、年龄较大、出身仙洲内部的那批弟子会另行组队。

        最后的结果是有五名大名单内的弟子被挑战者击败,而华澜庭等七人都赫然在列,几个对华澜庭不服气的挑战弟子全都在他初步修成的五雷鸣光掌下迅速败北。

        另外,霍徽晓、岳光寒、晁天阙、曲正则、王根基、虞蹊等华澜庭熟识的人也进入了名单,其他的是一些华澜庭认识却不太熟悉的弟子。

        名单确定后,为了不落人后抢占先机,第二天的早上,他们二十一人集中到一起,准备通过传送法阵空降到中央天井的目的地,这也就是大宗门才有资源和能力做到了。

        门中早已派遣数名强者带领六十代弟子中单独组队的一批人提前传送过去了,为的是占据进入过渡区的有利位置。

        由于梦笔生花山和中央天井之地相距数千里之遥,距离是相当之远,稳妥起见,二十一人将被分为三组分批传送,其中华澜庭、林弦惊、霍徽晓、岳光寒、章晗蕴、宋霏霏和虞蹊七人被随机分到了一组。

        头前两组的传送很顺利,而华澜庭这最后一组在传送的过程中却,出了岔子。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