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176章 禁忌之地


        东方殊玄仙洲地域广袤,修真门派众多,其中称得上有些规模的足有数千,要是算上数量更多的修真家族和林林总总的小型门派以及散修的帮派组织,虽说没有确切的统计,上万总是有的。

        这些大大小小的势力各自占据一方之地。通常来说,人们习惯以东南西北四个部分来大致划分和区别所在的区域,比如自在万象门就地处仙洲东部。

        在仙洲大陆的中间,实际上还有一个面积不大,方圆只有数百里的地区。然而长久以来,虽不能说讳莫如深,但是很少有人提及这个相对于大陆而言只是个巴掌大小的地方,更没有仙洲中部这个称谓。

        因为,此地,在仙洲里是一个禁忌的区域,甚至是一个忌讳的话题。

        因为,这里,是一个异常神秘、几乎是有进无出的死亡地域。

        尽管如此,这里还是有个正式的名称,就叫做“中央天井”,也不知是谁最先想出和叫起这个名字的。

        没有人知道中央天井是何时因何而出现的。在传说中,中央天井自大陆形成以来就有了。

        多少万年以来,不管大陆的地势地貌如何变迁,各方势力版图又是如何变换,中央天井始终如一,没有任何势力敢于染指此地,甚至鲜有人会接近此处,人们似乎都选择性地遗忘殊玄仙洲里还有这么个地方。

        最主要的原因是这里太凶险了,凶险到几乎没有人活着出来过,或者说曾偶尔有人生还过,但出来的人不是疯癫了,就是遗忘了其中的经历,当然也不排除有人是不敢不肯泄露。

        总之,据故老口口相传,说是最开始之时,传言曾有修士在入内历险后得到了大气运加身和惊天秘宝,很快就由此得以飞升成仙,所以曾经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引得大陆内的修士蜂拥而至趋之若鹜,却无一例外的都一去不返,很多门派都为此折损了大量高阶修士,以致连传承都受到了影响。

        沉寂了很久后,还是有人不信这个邪,不时有大门派大家族的顶尖高手或强大的散修冒险进入,但最终还是全部以生命验证了死亡之地、修士禁区的说法。

        连续无数次探险并历经多年后,尽管修真者中从来不缺少为了求飞升长生而不惜以命相搏者,但这种十死无生毫无回报的结果,终于打消了人们的贪念,人们都当仙洲里不存在这么个地方,失去了探索的兴趣。

        从那时起,修真界都自觉不自觉地不再提起此地,不得已要经过时也都是远远绕道而行,不排除还是会有个别走到生命尽头又飞升无望的修士,或者被仇家追杀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绝望之人,会抱着必死的心态试着进去,但是已经没有人关心他们的所踪了。

        不过,成千上万修士以生命谱写出来的这曲绝唱悲歌似的历史也不是一无所获,人们至少从中发现了一个规律:

        就是每隔一段时间,中央天井区域周边的威压会有一个大幅度的减弱,往往要过上数月才会恢复如初。

        这几个月,被称为中央天井的衰弱期。

        减弱的威压也不是仙洲里的修士能够轻易承受和突破的,所以意义并不大,人们至今还是对中央天井核心区内部的环境和秘密近乎一无所知。

        但是有一桩事,却逐渐被人们注意到。

        人们发现,当中央天井处于衰弱期时,在其核心区四周会出现一片宽达百里的过渡区。

        过渡区里的环境千变万化、变幻莫测,没有任何规律可言,其内同样是危险重重,但却是此界修士可以勉强进入的一个区域,而且里面会有很多以往探险失踪死亡的修士遗留的物品散落其中。历次衰弱期都有人从中获得百千年以至万年前修真高手的宝物,有的甚至足以成为镇派之宝。

        在这种诱人利益的驱使下,每次衰弱期时,都会有大批修士不顾高的惊人的死亡率深入过渡区内探险。长久下来,这种行为成为了仙洲里修真者们的一个惯例,被大家称之为“死亡放风”,意思是冒死在中央天井难得的一次放风期内的抢宝活动。

        中央天井衰弱期出现的间隔时间是非常长的,最初是长达上千年之久,后来虽然每次都有减少,可也是只少几十年而已。到了现今时代,大概缩短到了六百年上下。

        在仙洲漫长的历史里,确知活到六百岁的修士简直是凤毛麟角。在一个门派,六百年就意味着数代弟子的间隔,而中央天井的上一次衰弱期发生在三百年前。

        所以,如果以自在万象门为例,上至掌门守恒真人,包括他上一两辈的宿老,下至华澜庭这代以及下两三代的弟子,按理说应该都是和中央天井的死亡放风活动无缘的。

        因此,仙洲里平时是没人关心和谈及这件事的。

        然而,事有凑巧,就在半个月前,中央天井之地的天象突然发生异变,无数股色彩和属性各异的绝强灵气直冲霄汉,远隔数百里都能看到。

        这,是中央天井衰弱期来临的重要征兆。

        此次衰弱期,提前了?

        这,可是一件大事。

        这下可像是捅了马蜂窝一样,东方殊玄仙洲上的各个势力闻风而动,所有精通类似天机术的大能都全力展开术法进行预测,还有很多人亲自赶往中央天井边缘进行近距离的观测。

        最终的结论证实了衰弱期的提前到来。

        于是,仙洲之内立即就沸腾了,没有太多人关心为什么衰弱期会提前,只知道他们恰逢其会,宝物无主,得者有缘,风险再大,也值得去争。

        于是乎,只这短短十几天的时间内,就已经有不少中小势力的人马,利用各种手段匆匆从四面八方赶到了业已形成的中央天井过渡区的各个边缘,早起的鸟儿有虫吃,他们要抢鲜头一口汤,烧那头柱香。

        遗憾的是,早起的虫儿被鸟吃,这些急于求成的中小门派在付出了血淋淋的代价后,好处倒是为后来者摸清了这次进入过渡区的特点和要求。

        首先的一点是,过渡区边沿和内部的威压对任何修士的修为都有明显的压制作用,具体来说,是修为越高,压制的程度越大。

        例如脱胎和温养境高手至少要降低两个大境界,并且抵抗威压消耗的灵力十分巨大,很难长时间待在里面。

        而对于筑基和得药期修真者的压制就要轻得多,但是有一利必有一弊,低境界的人面对过渡区内复杂危险的环境很容易陨落,难以有大的作为。

        最终的结论是,最适合进入的为结丹和炼己境的修士,还丹境的勉强也可以,过渡区对这些人的压制和消耗都相对有限,这样他们在内生存的时间较长,有利于寻宝。

        发现的第二个特点是过渡区周边的进入难度有异,有若干处地方已被探明灵压相比之下较为薄弱,更加适合作为突破口。

        第三个发现是过渡区内部的环境极不稳定,随时会发生急剧的变化,不宜于修为术法属性单一或适应性差的修真者生存。

        得到了这些消息后,各个中大型势力都变得谨慎了很多。

        一方面,中央天井的衰弱期有好几个月的时间,早些晚些进入的区别不大,但是也不能太迟疑,如果那些易于突破进去的地点被别的势力抢占,无异于增加了进入的难度。

        另一方面,适合进入探险的结丹和炼己境弟子都是各家的有生后备力量,容不得也犯不上大量折损。这样一来,人员和数量的选择就很有讲究了。

        自在万象门当然没有理由放过这样既能锻炼弟子又有获得宝物可能的机会,只是在高层还在斟酌人选问题和行动计划的时候,修为普遍在结丹境的六十代弟子们却在得了信息后不安分起来。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不安分的情况还有了愈演愈烈的趋势。

        实际情况是,有不同版本的流言,甚至是谣言,开始在弟子们中间出现并扩散开来。

        例如,有说法是门内已经内定了华澜庭等人代表宗门出行探险,但是有声音对此表示不满,认为高层太过偏心,指责好的机会总是被少数人长期占有,致使其他弟子得不到足够的外出历练的名额。

        弟子中还有人对此表示不服气,觉得自身资质不差,也足够努力,却得不到资源的倾斜,长此以往,强者恒强,而他们则会渐渐对修炼失去兴趣和信心。

        也有的人承认华澜庭等人的修为很强,给予扶持没有问题,可是不应该形成对机会的垄断,每个弟子都应该得到公平发展的待遇,如此才能提升后辈弟子的整体水平。

        这些还是相对公允客气的说法,更有一些偏激的言论无中生有,矛头直指高层中有人任人唯亲,搞裙带关系,败坏了宗门内的风气等等。

        人一多了嘴就杂,一时间自在万象门内流言四起,有关的没关的人,各代弟子们和部分师长都参与了进来,加上别有用心之人的推波助澜,门中上下都因此躁动起来,都快到了影响正常修炼的地步了。

        为此,周翕及时颁下命令,让各个峰头组织展开内部讨论,收集各方意见和建议,以期借此事件对门内风气进行整顿,并统一认识。

        这天晚上,在连续苦修半年未曾聚会后,加上正处在言论的风口浪尖上,又邀请了正式拜师后好久没见的慕倥偬,华澜庭等人商量好聚在一起聊一聊,以便在其后的各峰讨论中表达自己的观点。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