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173章 是战是走
    据张管事刚才的说法,这柴亨是屠翼身边的头号幕僚、首席智囊,不但有一身不弱的修为,头脑亦是十分的精明,经商的本事相当了得,所以得了个“财运亨通”的外号,在屠家的地位颇高。

    屠家当代家主屠悬临有两个儿子,屠翔和屠翼。

    长子屠翔痴迷于修炼,修为高强,但是对经商一道兴趣缺缺,不是很上心,至于二爷屠翼,更像是个文不成武不就的纨绔二世子。

    坊间传言,这两位的状况让屠悬临很是头疼,不知道诺大的家业以后要传给谁。

    而柴亨保的是次子屠翼,正是因为有了他的鼎力帮衬和全力运作,屠翼才能在屠家家主之争中隐隐然占到了些上风,可见此人的能力出众。

    柴亨好酒,他和张管事是多年的酒友,今晚在陪着屠翼监督了一天传送法阵的修建后,他得了个空就过来找张管事喝酒。

    华澜庭心思电转,匆匆和张管事又说了几句,左手一送右手一拍,飞快地收回了葵口杯,然后就垂手侍立在桌边。

    刚做完这些,柴亨就推门而入。

    柴亨大腹便便,衣着普通,步履缓慢,一副中年员外郎的模样,进来后先是用一双小眼瞄了下华澜庭,知道是过来伺候酒局的,便没理会,自顾坐下和张管事聊开了。

    张管事刚从迷幻状态中醒过来,说话还有些颠三倒四。

    柴亨笑道:“尘封山的酒有这么厉害吗?瞧你醉眼朦胧的样子,明早罚你必须和我去山上喝风醒酒去。”

    两人推杯换盏,酒酣耳热,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华澜庭在一旁低眉顺眼,乖巧地斟酒布菜。

    等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柴亨起身告辞,等他走到门口,华澜庭刚要松一口气,柴亨突然转过身来对他说:“小伙子挺有眼力见儿,叫什么名字啊?”

    华澜庭随意编了个名字,柴亨点点头说:“老张休息一下早上也会上山,你先随我来,到山上帮着干活儿去。”

    华澜庭有些忐忑,不知道这柴亨是瞧出了什么破绽,还只是临时起意随口一说,却也无法,只好跟着出来。

    好在柴亨在路上倒没理会他,带着他和几个手下又回到了山头传送法阵的工地上。

    华澜庭偷眼一看,这里一片紧张繁忙的样子,很多尘封山弟子在屠家高手指挥下正忙碌着,法阵看上去已经搭建的有模有样。

    柴亨随手指派他去一个地方帮忙,自己则到另一边和众人簇拥的一人低声耳语起来。

    华澜庭向他说的地方走过去,刚才已经瞥见被围护的那人是个油头粉面的贵介公子哥儿,人长得倒是很俊秀,应该就是屠家二公子屠翼了。

    让华澜庭意外惊喜的是,他无意中看见隔着不远在忙碌的一群人中的一人竟是岳光寒!

    岳光寒早就也看见了他,两人交换了个眼色,就都埋头干活儿了。

    到了天光微曦的时候,又有一批尘封山弟子被押着上山来替换他们这批,华澜庭和岳光寒随着其他人回到了甬道里面的仓库里。

    等看守出去后,两人慢慢蹭到一起,悄声交换分开后各自的情况。

    岳光寒是左等右等等不到华澜庭后,就装成被打散的尘封山弟子混了进来,反正屠家俘获并在这些天收容起来的人有好几百之多,也无人详查每一个人的实际身份。

    岳光寒在听了华澜庭的叙说后,着急地说道:“澜庭哥,我以大预言术看过了,这个传送法阵最迟今天中午就能基本竣工,并不是你说的三天后,等他们大批人手传过来,我们就没有机会了。”

    华澜庭问道:“你能在暗中破坏法阵吗?”

    岳光寒摇摇头说:“不行,我完全不懂传送法阵的结构,而且传送阵能量级太大,以我目前之力还影响不到,还会让屠家马上发觉。”

    “不过,我可以提供定位和以大预言术接应,等弦惊他们到了山下,这个距离实在太近,完全能够借助法阵之力并依靠我们新的传送方法送不少强者直接上来。”

    华澜庭思索片刻后说:“那就是说要提前行动了。我已经探明范梨花担心海棠城的安危,所以梨花会的人马在和屠家一起攻山后就撤离了。屠家仓促之中带来的高手虽然不算少,但是商二爷集合起来的力量如果计划得当,是有反攻得手的可能的。”

    “这样吧,等会儿我先用传音设备把屠家的人数和强者的情况通知他们,等到上午商家召集的人手聚齐后,如果商二爷认为可行,我们就在午前里应外合攻山。”

    两人接着又分析商议了下几种可能的攻山建议方案,待周围的尘封山弟子入睡后,他们来到一个角落里,岳光寒掩护华澜庭把消息发送了出去。

    几个时辰过后,天光大亮之时,华澜庭他们这批人在用过早饭后,又被带到山头上换下了夜里作业的人,而屠翼和柴亨也在屠家强者的护卫下到了。

    时间临近中午,眼看传送法阵接近大功告成,突然就有屠家的人跑上来向屠翼汇报,说是商家商晨曦率领大批高手从前山山门开始大举攻山。

    屠翼和柴亨丝毫没有慌张的样子,本来他们也不认为商家会甘心吃这个亏,一直都在做着准备。

    柴亨在问明了商家攻山高手的大体实力后,立即派遣了此地一半以上的高手下山,帮助他们在山下的人进行防御。

    华澜庭和岳光寒在不远处看得心中暗喜,他们之前定下的计策就是声东击西、调虎离山。

    即先以佯攻吸引大部分屠家强者到山下,然后在屠家法阵启动之前,把商晨曦和他召集的顶尖高手传送上来,以优势力量突袭防护力量变得薄弱空虚的山头屠家之人,最好是能擒下屠翼,这样就可以迫使屠家退却。

    众多屠家强者离开后不久,传送法阵的搭建终于到了尾声,马上就可以进入试运行开启状态了,而岳光寒已经悄悄发动了术法进行定位引导。

    屠家法阵的一侧,骤然亮起耀眼夺目的传送之光,四周气流紊乱,惊得屠家之人纷纷走避。

    光芒过后,显出了商晨曦等人的身影,包括戴西归、抱剑伯、卢端烧、秦山隐等人以及数位商家紧急招来的高手。

    商晨曦哈哈大笑:“翼少,你我二人多时不见,你可清减了不少啊。”

    屠翼面色微变,和柴亨对视一眼,旋即也是哈哈一笑:“我道是谁,原来是曦少,真好手段,竟能直接传送上山,和本少所料,是虽不中亦不远矣。只是,不知道咱们俩个,谁能笑到最后。”

    听了这话,轮到商晨曦面色微变:“怎么?屠家强抢我商家到手之物还有理了?如今这山头上你的人马虽多,强手数量和实力却不及我,本少劝你主动撤兵下山,不要真的伤了两家的和气才好!”

    柴亨站前一步,开声说道:“曦少大意了吧。”

    说着,他以手点指侧后方位置的华澜庭:“以为我们不知道你安排了伏兵眼线?”

    “这小子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潜入进来,可惜,他不该被我撞到。想我柴亨是什么人,一个小毛孩子还想逃过我的法眼?”

    “此人迷惑张管事妄图套取情报,奈何我素知老张虽然好酒贪杯,但从来就没有喝醉过,怎会没几壶下肚就胡言乱语?而且尘封山就没有他报的那个名字的人。所以,他,必然有问题。”

    “我确实不清楚你具体的计划,但用后脚跟猜也猜得到,你们只有用奇袭方能致胜。你会布疑兵,我也有疑阵,只要将计就计顺水推舟,你们自然早晚会露出马脚。只要力量不分散,你曦少也折腾不出我们翼少的手掌心。你来看!”

    柴亨一扬手,山头四周坡下的岩石丛林里立即涌出了很多人。

    为首的,正是梨花会会长范梨花。

    原来,柴亨做事小心谨慎又周密,范梨花和梨花会几大堂主以及手下高手根本就没有走,下山的只是普通会众,对内谎称撤离只是故布疑阵,为的就是吸引商晨曦攻山。

    这时,刚刚派出去抵御商家攻山的部分强者也折返了回来。

    同时,屠家传送法阵运转的轰鸣声响起,阵法进入了发动前的准备阶段,很快就能分批传送过来更多的高手。

    柴亨身后的屠翼掏出一柄折扇,打开一摇,轻松说道:

    “曦少,怎么样?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如今这山头上你的手下虽多,我的强手数量和实力却比你只强不弱,我奉劝你主动下山,不要真的伤了两家的和气才好。”

    “本少原话奉还,等我传送阵启,强者数量多你几倍,我又不会真个伤你,只要你亲口承认这铼矿是我屠家的就行了。”

    “现在,你是战是走,给个话儿吧。”

    商晨曦没想到情势急转直下,一时没有作答。

    这边,华澜庭的脸色红一阵儿白一阵儿,心头大恨。

    这柴亨老狐狸真是狡猾,姜还是老的辣,不动声色就把自己玩弄于股掌之间。

    如今己方全面陷于被动,没有后着,没有还手之力,这都是自己消息失误一手导致的。

    华澜庭气急攻心,悔怒交加,血往上涌。

    不行,自己虽然是个被利用小角色,但自己犯的错误自己要承担,小角色此时胜在已没人关注,我,豁出去了!

    华澜庭,他要冒险,拼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