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171章 以一敌七


        就是它了,华澜庭伸手入内,托出一个盘子,上面大大小小很多套茶杯,有字迹飘洒而下:

        二十茶器,可以之饮茶,可攻击,可御敌,作炉铸器亦可,可大可小,用心体味,各具妙用。

        华澜庭依次观之。

        头一个是建盏:传统名瓷,皇室御用,口沿釉层较薄,其内底釉厚,外壁多施半釉,有挂釉现象,俗称“釉泪”。

        可作暗器,釉泪超高温。

        二一个是钟式杯:倒扣似钟形,杯身高挑,器形俊逸,便于拿捏、闻香,集锁香、闻香、品饮多功能为一体。

        具识毒、鉴毒、解毒之效。

        第三个是压手杯:口平坦而外撇,腹壁近于垂直,自下腹壁内收,圈足,握之口沿压合于掌缘,稳贴合手,故名。

        可接收锁拿攻击器物。

        四是六方杯:六方形,造型挺拔,线面清爽,棱角分明,方中带曲,圆润耐看。

        此杯透明,可做铸炉,便于观火候。

        五是斗笠杯:形如蓑翁之斗笠,口部大,底足小,线条简洁优雅,不易烧制。

        可干扰天机预测类术法。

        六是花神杯:以各色釉水制瓷,画有各式纹路,属于釉下彩,花纹清晰,简约大气。

        杯身花彩可外放丹气药气,并可掩盖其气息。

        七是圆融杯:肚子略外鼓,口径略内收,纳天地于圆融,品人间于百味。

        可藏物聚气。

        八是竹丝杯:沿袭竹编精选料、特细丝、紧贴胎、密藏头特点,竹瓷浑然一体,宛若天成。

        防御韧性极佳。

        九是羽殇:可做酒具,器身椭圆,两侧有对称的小耳。

        可幻化放大为飞行辅佐之物。

        十是鸡缸杯:敞口、浅腹、卧足,以斗彩绘画雌雄雏鸡,间以山石、兰草、牡丹,价值惊人。

        鸡身可离体攻击,鸡喙极利。

        接下来是爵杯:口沿外撇,圆腹略深,前尖后翘,下承三高足,口沿两侧有对称立柱。

        可做铸炉用,耐高温。

        下一个是高足杯:杯身下有高足,口微撇,近底处丰满。

        炼化药草佳品。

        第十三种是卧足杯:杯底无圈足,卧足呈内凹。

        与马蹄杯合用,具移形换位奇效。

        十四是罗汉杯:源于罗汉缸,以粉彩工艺和釉下工艺结合,细腻粉润,晶莹透亮,不易褪色。

        可破除幻象。

        十五为铃铛杯:杯口外撇,深腹,圈足,倒置似铃铛。

        其音穿透力强,兼具伤敌之效。

        十六为马蹄杯:敞口,斜削腹,内凹小平底,形状倒置似马蹄。

        与卧足杯合用,具移形换位奇效。

        十七为高足碗:造型与高足杯相同,略大。

        炼石化物佳品。

        十八为宫碗:口沿外撇,腹部宽深丰润,造型端正。

        对五行功法术法均有一定压制作用。

        十九是葵口杯:杯沿呈葵花口状纹,釉色蓝中泛青,青中有白。

        此杯具迷幻特效。

        最后是冰裂杯:以杯身裂纹出名。破碎效果极佳。

        看毕,华澜庭又存心一一试用了一番,心中暗自赞叹,一代老祖果然不凡,年轻时制作的这二十套茶杯不但颇具情趣,而且材质特殊、铸造精巧,还兼具灵器法宝的各种功效,十分神妙,不由大为满意。

        研究之后,等他返身出了瀑布,身后石壁和瀑布逐渐淡化,秘境消失。

        华澜庭沿着地下暗河上行,前去寻找岳光寒。

        来到约定的地点,这里却空无一人,华澜庭又在周围搜索一圈,确定没人后,就取出了地图查看,随即赶往两人说好的失散后的集合点,发现还是没有岳光寒的身影。

        这小子去哪儿了?

        传送之前,林弦惊和他们两人分析过可能的行动方案,以他们的修为要想侦察到屠家的实力情报只能智取,比如擒获对方一个适合的人物盘问出来,或者是打入内部查找线索,因为尘封山一役里只是首脑人物失利逃走,其他大部分山寨普通子弟不可能被斩尽杀绝,应该是会被用作苦力。

        华澜庭盘算了一下,一种可能是岳光寒传送不到位,如果不是的话,来之前胡如远曾帮着岳光寒易过了容,估计这小子是找不见自己,他报仇心切,于是擅自行动了,应该是利用自己熟悉山寨情况的优势想着混进去打探情况了。

        华澜庭现在的位置离山寨不近,不管怎么说,先接近到主峰附近再做定夺。

        他在山河落座小洞天里耽误了大半天的工夫,如今外面已是夜色笼罩,华澜庭辨明方向,散开灵识,一路向着主峰疾行。

        岳光寒选的空降地点隐蔽偏僻,尘封山占地不小,他倒不担心有人会在这条线路上设防看守。

        然而,就在距离主峰大寨还有二十几里山路的时候,华澜庭停住了脚步,他的灵识察觉到前方数里地之外有人,而且还不只一个人。

        怎么会有人在寨子外这么远的地方活动?难不成是在勘查矿产?可这大半夜的也不休息吗?

        华澜庭不想在此遭遇对方,于是换了个方向继续潜行。

        可是很快地,他就觉得事情不对劲了,这不是巧遇,对方分明是冲着他来的!

        因为他已经连换了几个方向,但这批人每次都能跟着变向,并在加速向他靠近,就连他使用了隐身太极巾都没有摆脱锁定。

        华澜庭心头升起疑惑,百思不得其解。

        自己的行踪很隐秘,怎么会被提前发现?这侦察任务岂不就算失败了?

        而且他已经多次转向,现在已经是和主峰反向而行了,对方还能跟上,这又是为什么?

        对方也有天机高手能算出己方的意图和自己的位置?

        逃还是战?

        华澜庭决定停下一战。

        对方不是远超自己的高手,气息没那么强大,不然也不会被自己轻易感应到,另外也只有打了照面才有可能找出自己被发现和锁定的原因。

        既已暴露,华澜庭索性沉心静气,原地守候,做好了战斗准备。

        过不多时,七道身影在雾气和月色下走了出来。

        华澜庭定睛一看,其中有熟人啊。

        七人呈半包围圈围拢上来,当中三人,原来是海棠城四大世家中皇甫家族的人,是皇甫八骏屠的上一辈,皇甫八大将中的皇甫中、皇甫发和皇甫白。

        其余四人看形貌,估计是皇甫东、皇甫南、皇甫西和皇甫北了。

        皇甫八将中的东西南北中发白,缺了据说最厉害的皇甫雀。

        当日,华澜庭在林弦惊和易流年的协助下扇了皇甫中一个耳光,然后皇甫家三长老皇甫巡出来打圆场,后来还送了他们一堆灵宝赔罪,在其后的郊外庄园婚典斗法中,皇甫家就没有再出现了。

        华澜庭万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皇甫家的人,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是这七人追杀过来,此刻无暇细思,他笑道:“大家半夜好啊,真的好巧,又见面了。”

        皇甫中等人也认出了是华澜庭,他们倒是没有表现出太多诧异的神色,皇甫中脸带恨意阴阴回道:“原来是你小子,好极了,当日一巴掌之赐,我皇甫中一直耿耿于怀,今天正好连本带利收回来。”

        华澜庭知道事无善了,只有打赢了才能问明白。

        他不再说话,抬手取出金丝铁线,深吸一口气,微微仰起头来,怡然不惧。

        对方是有七个人,作为比他高上一辈大上几十岁的人,各个身手都不算弱,但皇甫家放眼仙洲只是个普通家族,这七人的修为除了皇甫中和他相当以外,其他人都还没有进入炼己境。

        华澜庭如今突破进入了四象阴阳镜,又刚刚率队在仙洲东部青年菁英弟子大赛上取胜,并且几乎说得上是在个人能力上也力拔头筹。

        他知道以一敌七殊为不易,但华澜庭此时挟夺冠之威,风头正盛,气势正旺,心劲正高,全身又是满满的灵器法宝,作为在修真界里的豪门弟子,他在心里打算着,要把皇甫**丝七兄弟当作自己晋级后的首个磨刀试金石。

        不等皇甫七兄弟阵型合拢就位,华澜庭率先出手,金丝铁线抖得笔直,以四象阴阳境修为全力发出五行清炁雷法强力一击,声势惊人,直奔居中的皇甫中而去。

        皇甫兄弟人多势众,也没有把孤身一人的华澜庭当作不可战胜的劲敌,老大皇甫中恼怒当日掌掴之辱,见华澜庭气势汹汹,他也纵身迎上,手中枪点向金丝铁线。

        双方兵器相交,灵力发出爆响,皇甫中被震退数步,华澜庭借势欺身而上,轻身功夫脱袍让位使出,瞬间贴近皇甫中,随即黄狗撒尿暗腿踢出,皇甫中慌忙躲闪之际,华澜庭扬手,一个大耳贴子呼在他右边脸上。

        华澜庭先声夺人,打了对方一个下马威。

        皇甫中再挨耳光,气得哇哇大叫。

        他退后一招手,七兄弟迅速围成一圈,立即发动了皇甫家擅长的障眼阵法。

        华澜庭的这一掌是成功了,但也打醒了对方七人。

        七人收起轻敌之心,阵法发动后,七人连同手中兵器、法宝和发出的术法都幻化出双影,总共五六十道人影与兵器以及法宝、术法形成的异形围绕着华澜庭团团旋转。

        华澜庭被围困在中间,一时眼花缭乱,分不清真假虚实,他舞动金丝铁线防身,不断破开对方的攻击,可自身也连续被七人的攻击打到身上。

        皇甫家七兄弟单打独斗都不是他的对手,可七人的整体灵力完全压制住了他,而障眼秘法确有神奇之处,华澜庭经常打空击虚,徒耗灵力。

        双方力量此消彼长,开始受到十几下重击还没什么事儿,到了后来,华澜庭终于出现了伤势。

        对方瞧出便宜,开始减少虚影的幻化,但每下攻击的力度猛然加大。

        华澜庭边打边退,颇为吃力,局面完全不是他开战前想象的,他竟然全面落入了下风。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