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158章 锋芒毕露


        实际上,包括卢端烧在内的自在万象门高层的判断,是有所失误的。或者说,他们都低估了紫岳仙宗对于自在万象门的重视程度。

        这也不是紫岳仙宗刻意为之,而是由于有暗中势力的插手介入,提供了更多的有关资料和信息,使得紫岳仙宗对自在万象门的了解要比想象的更为全面深入,因而也比之前更加忌惮自在万象门的发展潜力。

        自在万象门在其议事名单上的级别,业已从经常关注提升到了着手打压的层次。

        紫岳仙宗定义里的打压,意味着全面的、长期性的遏制与削弱,其中也包括了对于自在万象门年轻一代成长性的扼杀。

        因为,两个宗门之间的竞争,最高等级最终手段是爆发大规模你死我活的门派大战,但这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会伤及自身并让其他对手拍手称快的做法轻易不会发生。

        而在没有明显有力的借口的情况下,双方中高端强者高烈度的直接碰撞和对决所造成的损失,往往也是任何一方不愿看到和承受的。

        因此,伤害对手年轻一代的力量,迫使其传承断档,减损对手的长期竞争力,就成了紫岳仙宗惯常使用的一种手段。

        由于过往在针对其他对手时尝到过甜头,加上紫岳仙宗里上梁不正下梁歪,从上到下有不少道貌岸然之辈,有很多人都喜欢玩弄阴谋诡计,造成他们对于这种不战而屈人之兵、软刀子伤人的做法十分热衷,也积累不少经验。

        有鉴于此,自在万象门铁血少年团在大赛上的表现,从开赛伊始就受到了专人的关注。

        辜鸿枭正是此事的具体负责人。

        华澜庭等铁血少年团的成员们正值年少,正是血气方刚、风华正茂的年纪,又是头一次代表门派外出参加如此规模的盛事,一心想着为自在万象门争光,因此人人奋勇,各个争先,力争人前显胜、傲里夺尊,并在同辈中扬名立万儿。

        大赛开始的头几场里,对手的实力普遍不强,铁血少年团势如破竹、连战连胜。

        再往后数场,对手实力有所增强,但铁血少年团的平均年龄虽然是数百支队伍最低的,可平均修为普遍高出一大截,仍然是过关斩将,一路上通行无阻。

        最近的三场里,对手开始变得难缠起来,少年们凭借精妙的配合和高出一筹的实力,还是没有悬念地在分组排位赛里暂时取得了第一的名次。

        自在万象门,铁血少年团,如出鞘的利剑,煞气逼人,锋芒毕露!

        但是在这三场比赛中,尽管众人都有隐藏的手段还没有使出,但修为的真实水平纷纷显露出来。

        尤其是华澜庭,为了在最近一场赛事中争胜,显出了三山伴月境造极期,也就是炼己境巅峰期的修为。

        这下终于让暗中观战的辜鸿枭动容。

        要知道,在紫岳仙宗的“英雄豪杰”战队中,也只有一人达到了还丹境初期,这也是所有参赛青年修士中唯一的一人,被誉为紫岳仙宗年轻一代中的天才领军人物。

        在辜鸿枭看来,华澜庭或许还难以胜过此人,但一则华澜庭要更加年轻,二则有他率领的队伍已经可以对紫岳仙宗战队造成极大的威胁了,这是在本次大赛上志在夺冠的紫岳仙宗所不能容忍的。

        情况上报之后,紫岳仙宗决定必须采取一些必要的行动和手段了。

        按照赛程和规则的安排,每场比赛过后,各个战队都有一定的休息时间,从一天到几天不等,越往后时间越长,以使队员能够保持在一定的竞技水平上。

        这一天晚上,华澜庭等人挟连胜之威,人人兴高采烈,而且正是第二天没有比赛的休息日,大家都很放松,于是在晚饭过后凑在一起闲聊,议论着在比赛中碰到的异彩纷呈的各种奇奇怪怪的术法武技。

        聊到夜深,最后只剩下了华澜庭、林弦惊、岳光寒和胡飒沓还没有尽兴,其他人都对他们几个正在热议的预测术话题没有兴趣,就都回房休息了。

        四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地交流着关于预测术的心得体会,说到兴奋处还各自使出法术进行了模拟演练,并惊喜地发现几种异术竟然在有些地方可以互相借鉴和补充,效果上比单独使用更有妙处。

        直至半夜,四人才恋恋不舍、意犹未尽地结束了夜谈,各自散开。

        华澜庭回到自己屋子里,很长时间没有睡着。

        他对自在万象门的天机预测术相对来说比较熟悉,对岳光寒的大预言术还是有些摸不着头脑,但最感兴趣的却是胡飒沓介绍的冥修之法。

        胡飒沓今晚和他们分享的是上古巫、道、仙的传说和演变。

        按照胡飒沓的说法,他这一门冥修功法与其说是发源自道门的一个分支,其实和上古巫术更有关联。或者说,道门现今的体系也是融合借鉴了上古巫术逐渐而成的。

        在胡飒沓看来,巫是人类最早的阶层之一,曾经处于社会权力的顶峰,巫师是能够与祖先与神鬼沟通的人物,是部落制时的实际领导者。

        随着时间的推移,在儒学崛起后,巫道开始合流,巫士阶层大部分并入道教,少部分并入儒教,剩下的较为浅显的成为民间的巫医。

        巫者,祝也。而祝是祭祀中做赞词的人,是负责主持向神明祈祷的人。

        在俗世界的商之一朝,曾经凡事必卜,巫师职业达到顶峰。

        巫的现象在各个大陆都有遗留。但殊玄仙州的巫祝与其他地方有所不同。

        其他大陆的巫师崇拜各种无所不能的神灵以及幽灵鬼怪,态度是顶礼膜拜,通过付出信仰和灵魂,以求赐下力量。

        殊玄仙洲内巫祝们的鬼神信仰,在最开始时也是自然崇拜,出于对大自然的敬畏和感恩,通过祭祀向上苍祈求平安顺遂。

        再后来转变成了祖先崇拜,即对于先祖们开疆拓土、繁衍生息、福泽后人的感恩和崇拜。这时巫祝们不再是单纯的卑微被动的祈求者了,逐步变为主动的修习和追求。

        《山海经》有云:十巫从此升降,群巫所从上下。意味着当时的大巫可以自由往来于天地之间,追求永生不灭的境界。自此,巫祝们不再向神像磕头祈福了,只是供奉拜祭。

        殊玄大陆巫祝的主流成为役使鬼神而不是信仰鬼神,并衍生出大量的巫术。

        这里的“役使”应该是通过具有神秘和神奇力量的咒语,类似岳光寒的法诀,达到和神明鬼怪沟通的目的。

        沟通在层级上可能有几种含义。一是订立具有平等互利关系和条件的契约,有付出地获得神鬼的帮助;二是供奉一类或一种神明或鬼怪,通过附体借用其超自然的能力;三是法力高深者可以直接拘役鬼神为己所用,或者三种兼而有之。

        胡飒沓相信,现在所知的修炼方法,特别是与神魂和精神有关的,大多是巫祝的遗留和传承,道教、佛教和儒教里的神通,相当比例的都是在巫祝的巫术遗存上发展起来的。

        后世,经历道教、儒教和佛教的盛行后,巫祝体系已经崩解,基本上是借助三教的力量流传于世。

        例如儒的本意是柔,是术士的意思,指的是有知识的人,即巫祝。儒家留下了巫之尊祖奉礼的精神含义,剥离了巫术巫法,而巫道合流依托了修仙的共同点,道教则是取了更多法术技能上的遗存。

        华澜庭对胡飒沓这些说法和观点的对错与否还不能完全判断,但他觉得不少内容非常值得思考。

        胡飒沓后来还讲了很多冥修关于上古道源、老庄之道、道与鬼神、道与生死、仙之渊源,以及转世轮回的认知,不过华澜庭这时精神疲乏,在勉强用蛰龙睡丹功修炼了一会儿紫微星斗观天诀后,他就沉沉入睡,进入了梦乡。

        不知过了多久,在梦里,华澜庭感觉身体变得非常沉重,周围的环境好像变成了一个密闭的通道,自己正在被一点儿一点儿地拖曳着向通道的深处掉落,不论怎么挣扎用力都摆脱不了下坠的趋势。

        骤然间,他的身体一轻。

        华澜庭睁开双眼,刚才长久的苦苦挣脱让他一时辨不清此时是在梦里,还是在现实之中。

        环顾左右,他发现自己似乎是置身在一处女子的闺房之内。

        房中珠帘床幔的布置偏于粉红香艳,屋内一股淡淡的奇香弥漫,满室寂静,只床上传来轻微平稳的呼吸之声。

        华澜庭咬咬嘴唇,断定自己是清醒的真实状态,却怎么会从梦中来到这里?

        略想了想,感觉到体内躁动,为防异香有毒,他先是连忙闭住呼吸,接着蹑足潜踪来到床前,挑开纱幔,不由大吃一惊。

        但见床上有一看不清面容的女子侧对着他卧于榻上,女子体型高挑、身材曼妙,周身只有轻纱罩体,波峰山谷若隐若现。

        华澜庭只觉自己体内不受控制地血气贲张,身下昂然,峰蟒毕露。

        而那女子轻吟一声,微微又侧了侧身。

        顿时,欲盖咪张,峰芒逼露。

        不好,有问题!

        华澜庭大急。

        眼见脑中一阵迷糊,华澜庭急中生智,在失控之前一刻,先是一掌探出,拍在那女子腹丹田。

        随后,他强运功力,双手十指连弹,全部点在自己周身多处穴位之上。

        那次,华澜庭在宗门试炼中经位面传送到了尘王朝后,曾经学会了部分游丙辰的刑讯逼供大法——游魂九针,现在他凭记忆全部用在了自己的身上。

        难以忍受的剧痛潮涌般疯狂传来,华澜庭眼前发黑,一口鲜血喷出,知觉在一阵清明之后,马上又陷入了无休止的万针攒刺之苦中。

        在抵受不住哼了一哼后,华澜庭一头栽倒在床上,昏迷了过去。

        其实时间极短,华澜庭却觉得渡过了漫长的一晚,等他再度清醒,仍在闺房之内,周围悄无声息,那女子还是沉睡在旁。

        心念电转,必须先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再说其他。

        想到这里,华澜庭随手取出九尾灵狐制作的太极巾,披于身上,抬脚出了屋门,外面夜色阑珊,静寂无人。

        飞身上了房顶,靠着远处高耸的齐天门为参照物,华澜庭急急向住处闲庭所在的方位疾驰。

        刚刚落到院子里,猛听得来的地方钟声大作,警音长鸣!

        闲庭不闲,华澜庭即将,陷入旋涡波澜之中!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