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156章 大预言术


        岳光寒被林弦惊看得低下了头,像是一个做错了事,被大人发现的小孩。

        大家这时也回想起来了岳光寒刚才说过的摔跤的话,一起围了过来。

        林弦惊柔声说道:“没关系,光寒小兄弟,我只是想确认一下这事和你有没有关系。”

        “一桩小事而已,秦五当家可只是告诉我们你对危险十分敏感,没说别的。但如果真的和你有关系,那我倒是要对你刮目相看呢。”

        岳光寒抿了抿嘴唇,抬起头来望望大家,轻声说:

        “好吧,本来也没想瞒你们。五当家在我下山之前和我说过,你们是值得信任的伙伴,让我尽快融入你们。而且,在我自己的直觉里,你们都是好人,我愿意和你们分享我的秘密。”

        “等等。”华澜庭问:“你为什么管秦山隐叫五当家,他不是你的师父吗?”

        “是这样的。”岳光寒说:

        “我父母五年前不幸身故后,是五当家看我孤苦伶仃很可怜,于是收留了我。开始他是收了我做徒弟,但是一段时间之后,他发现我另有异能,而且我的体质并不适合修习他刚猛之极的功法,这以后,他就说他做不了我的师父。因此,虽然我们的感情情同父子,但我一直都称呼他为五当家。”

        “我在山林中长大,身体上先天虽不强健,但灵活好动。十二岁那年,我独自在山里玩耍,不小心掉进了一个山坳里,被顺水冲进了一条地下暗河,然后就昏了过去。等我醒过来,已经是晚上了,我独自摸索走了大半夜,终于找回了家。后来,我就发现……”

        “等等。”易流年又打断了他,然后手动捂脸,说道:

        “多么熟悉老旧的桥段和套路啊。接下来你不会是要说从此以后,你就多出了那个什么异能吧?为什么总是别人有这样的奇遇,哥哥我常在河边走,怎么从来不湿鞋?天天崖边蹦,次次脚不滑。”

        岳光寒认真地看着他:“原来易大哥也会异能?不然你怎么知道我多出了异能?”

        易流年无奈:“行行行,我不多话啦,你继续说。”

        “我发现自己的头脑里多出了一段口诀,很拗口,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刚开始,我完全顺不下来,只能一个字一个字地往外蹦,甚至停顿中会头晕、喘不上气来,会眼前发黑,还有几次甚至还晕厥了过去。”

        “应该是我一直比较倔强吧,我没有放弃,反正我也不着急,当它是一个游戏玩儿,平时山里根本看不到人,也没有什么消遣。”

        “终于,三个多月后,有一天,我能整句说出来了。当时只是觉得神清目明,也没有其他的什么感觉。直到有一次,我偶然注视一条盘在树上的蝮蛇的时候,嘴里不自觉地嘀咕了那段口诀。”

        “吓人的是,我脑海中突然就出现了一只苍鹰自高空直掠而下,抓起蝮蛇飞起,然后扔下来摔死的场景。”

        “接下来你就看见这一幕真实发生了?”文茵问道。

        “当然。”

        岳光寒理所当然地顿了一下后又接着续上:“当然不是这样的。

        ”啊?不是?那你什么意思?”

        “我是三天之后又路过那个地方时,才看见那一幕真实发生了的。”

        文茵无语,这有区别吗。

        “从此以后,只要我想,只要我刻意针对什么人或什么事,只要我诵出那段法诀,我就能看到未来几天里会发生的一些事情。”

        “更神奇的是,我偶然间还发现,我自己的想法有的时候能加诸其上。”

        “举例来说,如果我看那条蝮蛇时不希望它被苍鹰吃掉,那就有可能蝮蛇能在苍鹰下击时提前发觉并逃开。”

        “什么!”

        大家听到这里都惊叫出声,这太不可思议了吧,更有三人脱口说出三句话。

        易流年说的是:“诅咒术!”

        何大一说的是:“预见术!”

        华澜庭说的是:“言出法随!”

        林弦惊这时若有所思,没有说话。

        岳光寒道:“服了你们,果然是大家子弟,见多识广。五当家知道我的异能后,曾外出遍访名家,他不敢露底,只旁敲侧击转弯抹角地打听,回来后也和我提过这三样功法。但是,我想我的异能与之皆有所不同。”

        “光寒说的对,我知道一些情况。”林弦惊插进来说道:

        “首先,言出法随近乎仙家手段,我想就连本门掌门和精修天机术的宿老,都不敢夸口达到那等境界。”

        “第二,传闻我东方殊玄仙洲之外的大陆西方妙高圣地上,有一种类似天机预测术的法术,就是大一提到的预见术,流年说的诅咒术只是其中一个分支。”

        “会这种法术的人自称为预见师,数量很少,多隐居修行,每有人出世,必被西方妙高圣地各大势力奉为上宾,因为他们可以预见未来,并能在一定程度上改变走向。”

        “我之所以说光寒的异能和言出法随、预见术不同,是因为言出法随是修为绝高的大能者方能施展的神通,而天机预测术和妙高预见术都是有传承体系、需要苦修而成的术法。”

        “光寒的异能,怎么说呢,姑且称之为天赋神通吧。虽然也要修习,并且进阶难度更大,但是基本上是靠机缘天生天长的,别人想学都学不了。”

        岳光寒震惊:“说得对啊!我曾想把口诀告诉五当家,可只要我有这个念头,头脑马上断片,一片空白,要过一会儿才能恢复清明,根本就说不出来。林大哥,你怎么知道这么多?”

        林弦惊回答道:“我师父在闲谈时提过一段轶事。他师父的师父的师爷,曾经以天机预测术和一位来自西方圣地的大预见师,以及一位身具你这样本事的异人有过一次斗法。”

        “那次比试虽是友好切磋,但过程凶险异常。最终的结果,是那异人技高一筹,险胜其他两人。”

        “从那以后,本门这位师祖受到刺激,这才开始广泛收集包括紫微斗数在内的各种预测类术法,想着通过博采众长,能够开创一门胜过那位异人的神术,这也是本门大衍天机诀的由来。”

        “时至今日,大衍天机诀仍在不断精研和开发完善中。师父说那位异人之后再未现世,也没听说有传人出现。所以,我知道一鳞半爪,但也仅限这些了。”

        岳光寒听得十分专注,问道:“还有什么有关信息没?除了口诀,我真的什么都不清楚。”

        林弦惊说:“据师父说,这种秘术的原理不明,师祖推测应该是可以沟通上界神明,神灵以附体或直接展开画面的方法提示未来之事。”

        犹豫了一下,林弦惊又说:“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有此异能者亦要付出代价,自身会命运多蹇,经历常人没有的凶险,不是自己身体毛病多,就是周边之人遭遇不顺。”

        岳光寒听后脸色变得黯然:“我自己倒不怕险阻,只求不要带给他人灾厄。恐怕我父母之亡亦是受我牵连,我常自后悔没有看过二老的运势,以至他们惨遭不测。”

        华澜庭有心转移话题,遂问道:“那刚才是你影响到流年,让他坠马的了?”

        岳光寒嗯了声说道:“我恼他说我像女人,动用法诀看到他的马会有磕拌,所以又加成了一下,想着让他摔下来出个丑。”

        “刚才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应该是我功力低微,此术的缺陷也很大。”

        “一个最大的缺陷是时灵时不灵。我分析琢磨过很长时间,没有找出任何规律,成与不成完全凭运气。”

        “二一个是效果。对于比我修为高的人,我的预测和愿望加持并不一定准确和心想事成。你像刚才流年哥并没有落马摔倒,反而是作用到了马的身上——本该只是轻微崴了下脚的灵马变作失了前蹄。”

        “第三点,预测只对时间近的人事物有作用,太远的将来我还看不到,而且根据难度的不同,画面的清晰度不同,很多时候极其模糊,让我都猜不出是什么意思。”

        “再有就是,不能无限制地使用,损耗过度的话,我需要调养些日子才能再用。”

        林弦惊笑道:“这就对了,要不然你就是世间的神了。做到这样子已经很厉害了,假以时日,等你修为上来,任谁都会对你避之不及,不敢轻易得罪你,唯恐被你惦记上。”

        岳光寒这次没谦虚,点头说道:“我有预感,口中念诀是个阶段,心中默念是下一个阶段,脑中闪念即成是更高的层级,只是达到需要很久很久的时间。”

        林弦惊又问道:“你就这么信任我们?把自己的秘密竹筒倒豆子和盘托出?”

        岳光寒有些忸怩地说:“实话实说,五当家这次是不想要我了。他说他在预测一道上指导不了我,意思是让我争取拜入自在万象门,将来才能有大成就大出息,才能更好地护佑尘封山一脉。”

        林弦惊点头:“别人是长安米贵,白居不易。你有此异能,本门自然欢迎之至。等此间事了,我来引见,必无问题。”

        易流年哈哈一笑,纵身翻上了岳光寒的马背,坐到了他后面,说道:“岳师弟,提前恭喜啦。你弄跛了我的马,师兄只好和你同骑一匹了。”

        “你放心,以后在门里,由师兄我罩着你。咱哥俩儿谁跟谁啊,是吧。不过有个条件哈,你那个什么什么术,以后可不能再针对我使了。”

        岳光寒对林弦惊说:“林大哥,你这么博学,知不知道这门异能叫什么名字?要不,你帮着起一个,我一直犯愁不知称作什么。”

        林弦惊说:“我怎么敢起,那位异人也没说过,不过本门先辈为了说着方便,对之有个称谓,就叫做——大预言术!”

        “大者,指其神秘莫测威力无边;预者,洞见未来之意;言者,取其有言出法随、改动天机的潜在功能。”

        岳光寒听了十分欢喜:“大预言术!好名字,霸气侧露,要得。”

        大家说到这里,已经走出好远的车队派了个伙计跑过来,请他们跟上队伍。

        众人策马急行,追上了商家车队,一票人马很快来到了齐南城西门跟前。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